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三章 陷阱

作者:冷无涯啊字数:2649更新时间:2022-11-24 21:42:11
最新网址:www.mw8.la
    走廊的尽头是一间幽暗的地下室,里面只有一张破旧的铁床和堆满草稿的书桌。

    铁床上只有一条单薄的棉被,浅灰色的被单上有几个打着补丁的破洞,真正引起潘月兴趣的是书桌上散落的草稿。

    最上面几张稿纸并没有什么灰尘,而叠在下面的那些稿纸则依次规律地愈发泛黄,这更加印证了潘月的猜想——有人经常来这里进行着某些神秘的研究,或许坚持了几年、十几年,甚至可以追溯到迷雾之城形成之初。

    他随手拿起一张草稿,上面除了和墙壁上笔迹相同的怪异符号外还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晦涩难懂的文字。

    那些字迹时而工整时而凌乱,但从书写习惯来看这里留下的所有信息都是出自同一个人。

    “窥见主之瞳......难以承受的灵感......审判之日......”

    正当潘月面对这些信息毫无头绪之时,两个熟悉的名字让他愣住了。

    “潘月.......赵去邪.......”

    “半神血脉......”

    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才不到十天,却可能已经被人研究了二十余年。

    刺骨的寒意瞬间涌上潘月心头,这种恐惧远比异鬼带给他的视觉冲击震撼得多。他想到了华天明那副阴郁深邃的眼眸,仿佛自己从踏入光圈的那一刻起就始终被这双眼睛在暗中监视着。

    这几天积攒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他在这间狭小的地下室内肆意嘶吼着发泄自己的委屈和怒火,发疯似的将面前的纸堆扫到地上。

    桌上的草稿所剩无几,余下的全都早已泛黄干枯,从颜色上看和“志高之人”赵清泉在湖光村小屋中留下的手稿一样年代久远。

    忽然,潘月的目光瞥见了一张字条,从那崭新的颜色和油墨可以断定是最近才出现在这里的。

    他不由自主地拿起字条,最顶端是一个奇怪的图案。

    那图案和教堂天花板的极为相似,只是眼前这个更为简略:一个圆圈紧紧包裹着那用一条虚线和三条直线组成的长方形。

    图案下方的字迹端正工整,似乎这间地下室的主人在写下这段话时非常清醒。

    “吾主将至,审判之日将至。”

    那纸条就像是刻意布置在这里的陷阱,等待着潘月在最癫狂、最无力防备的情况下发现它。

    刹那间,附着在纸条上强大的黑暗能量涌入潘月体内,先前的虚弱感被一股充盈的力量取代,无数黑魔法在这一瞬间刻入他的脑海。

    “吾将以大主教之位,代主向圣子赐福。”

    潘月痛苦地抱着脑袋跪在地上,竭尽全力想要遗忘那些邪恶的魔法,可它就如同诅咒一般紧紧缠绕着潘越的意识,任凭他怎么努力也无法摆脱。

    地下室在他体内强大的能量涌动下被缓缓点燃,黑色的火蛇无情地吞噬了铁床、书桌、草稿,潘月在火海中任由命运对他嘲弄和摆布,麻木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化为灰烬。

    “群星归位之时已至......”

    大火伴随着呓语向外蔓延,潘月趁着自己还有一丝意识赶紧起身沿着狭长的走廊一路狂奔。

    “昔时已逝.....末日正临........”

    直到推开教堂的大门,夹杂着陈腐气气味的空气灌入潘月的鼻腔,理智逐渐赶走脑中令人癫狂的呢喃,他才感觉自己重新回到了人间。

    整座教堂在他身后被熊熊烈火包裹着发出焦味,潘月已经不想再呆在这个诡异的地方,随意挑选了一个反向后浑浑噩噩地走入迷雾。

    他独自向前走了几十分钟,一路上连异鬼的精神波动都没有感受到,更别提走散的探险家和保镖队,但这份难得的寂静竟让他慢慢冷静下来,开始思考一个之前被忽略的问题。

    赵去邪的名字为什么也会出现在华天明的草稿上?

    想到这里,他突然有些后悔没有把草稿带出火海,现在所有线索都被烧毁,想要调查也无从下手。

    虽然此刻自己体内的黑暗能量异常充盈,但潘月决定死都不会再用黑魔法了。不管华天明有什么阴谋,自己都不会让他得逞。

    他皱着眉跨过面前的台阶,这里到处都是枯萎的树木和只剩尘土的花坛,看上去似乎曾经是一座公园。

    突然,他隐约看到前方有一个身影坐在地上,乌黑的头发和淡蓝色的长袍让他心中激动起来。

    “谁在那儿!是保镖队的人吗!”

    对方没有回应,只是低低地垂着头,如铜雕像一般一动也不动。潘月快步走到他面前,认出了眼前这个人。

    准确来说,是尸体。

    那是在集市上接受探险家雇佣的几个人之一,此刻早已停止了呼吸,面容干枯地如同已经死了许多年。

    他的嘴以极为夸张的幅度张开,眼珠被某种尖锐的东西生生挖去,只留下两只布满鲜血的窟窿,双手僵硬地举在耳边,似乎想要阻止什么可怕的声音。

    “我c!”

    潘月忍不住惊叫着后退几步,同时感受到一股强大邪恶的精神波动在另一个位面飞速向自己靠近。

    紧接着,他的耳边响起了尖锐的蜂鸣,与折磨心智的呓语不同,这蜂鸣虽然同样来自另一个位面,却极为简单粗暴的穿刺着潘月的耳膜。

    “呃.......”

    潘月捂住耳朵,刺耳的蜂鸣声却没有丝毫衰减。正当他想要痛苦地呐喊的时候,几根粗壮的树枝忽然拔地而起,将他的身体和嘴牢牢固定住,旁边的花坛内蹦出一个小动物,嘴里还发出吱吱的叫声。

    瞬间,蜂鸣声消失了,同时空中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它的外形和人类有些相似,但躯体和四肢都极为纤细,当它转身寻找声音来源时,潘月的全身如同触电般颤抖起来。

    那是一颗如同鹅蛋一般光洁的脑袋,脸色透着潘月从未见过、难以形容的惨白。它没有眼睛和嘴巴,椭圆形的脸上只有两个紧挨的小孔,从中吐出一股类似腐烂尸体的气息。

    那怪物缓缓地靠近潘月,鼻息贪婪的嗅着猎物的气味,细长的手臂眼看就要触碰到潘月。

    “吱吱吱——”

    先前小动物忽然发出叫声朝远处跑去,怪物以极快的速度穿梭到猎物面前,伸手将它钉在地上。

    咔。

    那绝不是插入柔软躯体的声音,更像是某个机器被毁坏了,随后猎物发出漏电般的滋滋声,更让潘月确信是有人用仿真动物替他吸引注意。

    怪物趴在地上,将那张可怕的脸贴近仿真动物,一道微弱的灰光从损坏的机器内流入怪物的鼻孔,机器瞬间化为了一滩铁水。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