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章 夫人请上座

作者:凡有相字数:2814更新时间:2022-11-25 10:40:20
最新网址:www.mw8.la
    见张嫣娥失神的瘫坐在玉榻上,泪水无声的滑落。

    叶不吝趁机扑上去,一把紧搂住张嫣娥细嫩腰肢。

    贪婪的深嗅她身上散发出的体香,眼眸炽盛火热。

    激动的声音都在打颤。

    “夫人别怕,有我呢,只要你跟了我,日后我就是尚书,你还是尚书夫人。

    来吧美人,可把老子想死了,今天让老子好好稀罕稀罕。”

    嘶啦!

    一声裂帛。

    玉脂冰肌,纤腰丰盈,艳绝天下的婀娜身姿,把叶不吝惊艳的神魂颠倒。

    尤其张嫣娥还是那种保守的高冷女人,这也让叶不吝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禁忌刺激,癫狂到完全失控。

    “啊……放开……不要!”

    “要不要由不得你,若是不答应老子,下场就是教坊司!”

    张嫣娥虽然奋力挣扎,但是又怎么能够抵住身粗体壮的叶不吝。

    眼看就要被侵犯,张嫣娥突然无奈地叹口气。

    “罢了,罢了,事到如今,奴家就依了你,温柔些好不好,把人家弄疼了。”

    叶不吝顿时喜出望外,高兴的两眼直放光,半截身子都酥了。

    “这就对了嘛,那个老东西跟个老腌黄瓜差不多,怎么可能跟老子比,日后夫人跟了我,一定会享乐不尽。”

    张嫣娥眼波流转,含羞带娇道。

    “可是奴家身子弱,还望大人垂怜,让奴家……”

    “好!好!还是夫人会疼人。”

    叶不吝兴奋的眉开眼笑,嘴都歪了。

    张嫣娥两颊晕红,美得让人心醉。

    这家伙一脸享受的刚眯上眼睛。

    寒光一闪,张嫣娥竟然从玉榻下摸出一把锋利的剪刀,狠狠向他心窝刺下!

    叶不吝大惊失色,剪刀已经戳破心窝皮肤,一阵钻心刺痛,鲜血喷涌而出。

    这家伙大惊失色,嚎叫一声。

    “你个贱人,去死吧!”

    嘭!

    一脚把张嫣娥踹出去。

    张嫣娥一击不成,发出一声凄厉的悲鸣。

    “你个禽兽,我死都不会放过你!”

    掉转手中剪刀,噗!刺进自己心窝。

    一缕香魂瞬间烟消玉殒。

    这一幕恰好被破门而入的梁飙看个正着,义愤填膺的恨不得把叶不吝就地正法。

    “大胆,身为朝廷命官,竟然逼死人妻,罪不容诛!”

    “你个憨东西,哪只眼睛看到老子逼死人妻,你他妈眼瞎,没看到她是自杀?

    这女人一直对我心怀不轨,听到尚书被砍头,就迫不及待的找我来她的房间。

    我堂堂国舅又怎么可能跟这样淫荡的女人做出苟且之事,一脚将她踹开。

    这女人见事情败露才畏罪自杀。”

    胖虎实在听不下去,冷嘲热讽道。

    “叶国舅,能不能先把裤子提上再说话。”

    “嗤!”阎高和一旁侍卫忍俊不禁,嗤笑出声。

    梁飙已经是怒不可遏。

    “来呀,把他给我拿下。”

    “诺。”阎高抢先应一声。

    带着侍卫呼啦一下围上去。

    叶不吝一脸的啼笑皆非,就像看猴戏一样看着周围的一帮人。

    “阎高,你特么是喝多了怎么的,跟个憨子来给本国舅逗乐不成?”

    阎高凑近叶不吝低声道。

    “国舅爷,你看我这脑袋都快被敲漏,像是在跟你逗乐吗?梁憨子捡到尚书的金腰牌,我敢不听吗!”

    “捡到尚书的金腰牌,难道他就成刑部尚书,有皇上加封的诏书吗?”

    阎高恨不得借叶不吝的手把梁飙大卸八块。

    于是低声道。

    “皇上怎么可能让一个四六不懂的憨子做刑部尚书,国舅若是不抢下那块金牌,刑部一干人等,就只能听那憨子号令。”

    叶不吝嚣张的一瞪眼睛。

    “你们这帮胆小怕死的鼠辈,竟然被一个憨子给唬住,抢下来不就完了。”

    阎高心里一乐,傻比遇到彪比,这下有乐子看了。

    “国舅爷威武,只要把金牌抢下来,我等全都听候您的调遣。”

    胖虎在一旁紧张的注意着这一帮人的动向。

    见叶不吝如此的嚣张,顿时一蹦老高暴喝一声。

    “你好大的胆子,就算你是国舅,也不过是个三品的左侍郎,尚书大人在此,你还不下跪!”

    “草,这是谁的裤子没系紧,把这个傻东西露出来了。”

    “噗!”

    “嗤!”

    周围的人都忍俊不禁,直接笑喷。

    胖虎能靠上梁飙这样的老大,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你好大的胆子,皇上御赐的金牌你也敢抢,你抢一下试试,我让你人头落地!”

    习惯性的一摸腰刀,心里咯噔一下。

    换了便服,配刀没带!

    平时嚣张跋扈的叶不吝,怎么可能把这一憨一傻放在眼里。

    上去就是一脚暴踹,直接把胖虎踹的倒飞出去。

    梁飙掏出尚书令牌,一脸憨笑的往前一递。

    “不用抢,想要拿去。”

    叶不吝嚣张跋扈的大笑。

    “还是梁憨子懂事,这么懂事,老子就不揍你了。”

    伸手就要去拿金牌。

    “干你大爷,皇上御赐金牌你也敢抢,老子今天要不把你屎打出来,算你拉的干净!”

    一拳暴击。

    嘭!

    “啊!”

    叶不一声惨叫,顿时鼻血横飞。

    叶不吝一时间惊愕的眼珠子差点瞪出眼眶,一脸懵逼见鬼的表情。

    万万想不到,这个丧家犬一样的憨子,竟然敢打他堂堂国舅。

    “你他娘的竟然敢打……”

    “打你又能怎么样,本王今天非踹死你不可!”

    一脚爆踹。

    嘭!

    “啊!”

    叶不吝一声惨叫,被踹的倒飞出去。

    哗啦!

    桌案撞倒,文房四宝撒一地。

    五脏六腑险些被踹得稀巴烂。

    疼的叶不吝老脸惨白,额头青筋暴起。

    这个残暴狠戾的家伙,哪受过这个,嗔目切齿,阴冷的目光中顿时透出浓浓的杀机!

    阎高看到叶不吝一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悄无声息的摸向落在地上的砚台。

    立刻上前分散梁飙的注意力。

    一脸谦卑的弓着腰向身后一指。

    “梁大人,黑桑的案卷找到了,就在玉榻上。”

    梁飙转向玉榻,案卷果然在零乱的玉榻上。

    就在他转身的一瞬,叶不吝从后面猛地扑上来。

    趁其不备,恶狠狠举起手中半斤多重的砚台,咬牙切齿猛拍下来!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