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意外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4041更新时间:2021-01-01 14:02:47
最新网址:www.mw8.la
    从看守所出来,柴广漠直奔派出所。

    赵冷对他的做法十分不理解,这不是“才出虎穴,又去狼窝”么?柴广漠却不以为然。

    “我要找一个人。”他说。

    没有解释,只是徒步在夜色当中穿行,为了避免摄像头,没有叫车,万幸距离不算远。这次赵冷没有多问,只是感受着手心里柴广漠宽大的手掌,这滋味,十分踏实。

    没过多久,两人便到了派出所。

    这家派出所是临城一个孤零零的“孤岛”,并不是民警或者片警的执勤点,而是负责专项案情的分点。虽然规模不大,只是一栋小二层,位置也很偏,但是权力却不小。

    到跟前了,赵冷才明白柴广漠的目的。

    这里是小秦的执勤地点。

    他是当事人之一,要想进一步得到情报,就必须找到当时的涉案人员不可。

    从老冯的方向着手——赵冷看了看柴广漠,这家伙满脸的憔悴,两个又黑又大的黑眼圈挂在脸上,想必这些天他没少操心,老早担忧到这一步的他,恐怕才是最不踏实的那一个了吧?

    可这也证明了这次指控的棘手程度。

    老柴一定是束手无策,从老冯的“关系网”着手,没有任何解决办法了,才想到这一步。

    赵冷一边感慨柴广漠的先见之明,一边感受手掌的温暖。

    两人穿着厚厚的兜帽衫,柴广漠开始“整活”了。

    他先把赵冷安置在外,自己拢着大衣就往派出所里闯,果不其然被人拦了下来。这一拦不要紧,柴广漠立刻施展出顶级的碰瓷技法——沾衣十八跌。

    他就地一滚,整个人软糯糯地倒在地上,双手紧紧裹住大衣,呻吟着大声呼救:“救命了!杀人了!”

    办法粗浅,但效果出奇得好。

    不一会儿,整个派出所的执勤警察全被他引了过来。

    老柴的演技再度上线,他先是在地上打着转儿,一会儿抽筋,一会儿口吐白沫,脸色也变得蜡黄,被人扶起来以后,整个人哆哆嗦嗦声称有歹徒袭击他。

    这地方固然不是正经派出所,但遇到事儿,也不能拒人千里之外。

    把柴广漠掺进屋里去,狡猾的他朝赵冷使了个眼色。

    赵冷吐了吐舌头,静候佳音。

    老柴在派出所不知道折腾了多半天,实际上也就十来分钟,他就悻悻离开了。

    他找到赵冷,摇摇头,牵着她赶紧离开。

    “怎么了?”赵冷问。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话没说完,就被赵冷一拳头招呼了。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吊人胃口!”赵冷还很有道理。

    柴广漠苦笑一声说:“那好吧——坏消息是,小秦不在。”

    “不在?”赵冷想了想:“完了,该不会今天恰好不是他当班吧?”

    “不。”柴广漠摇摇头说:“我特意查过,按照值班表,今天是他的班。”

    “那——是请假了?”赵冷继续猜。

    “也不是。刚才我顺进大厅,他被紧急调离临城,去了省外。”

    “啊?”赵冷傻眼了。

    “不光如此,据我查到的,整个涉案的所有人员,都因为各种原因,或者调离,或者主动辞职,总而言之,几乎都暂时或长期离开

    了临城。”

    赵冷立刻会过意:“也就是说,有人故意把他们支开?”

    柴广漠点点头。

    “好消息呢?”

    “看这个。”柴广漠从怀里摸出一张表:“这是派出所特勤的个人资料,我顺手牵羊拿来的。”

    “这……违法的啊。”赵冷汗颜。

    “现在可管不了这么多。看这个。”柴广漠一脸不在意,说着指出密密麻麻的名字,其中一个赫然写着“刘志远”。

    “这是?”赵冷愣了愣。刘志远是他们的目标人物,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在上次人物行动过后,这位刘警官的腿部就受到严重的损害,需要截肢。

    从他被送回临城到现在,也才不过三天时间,现如今应该还在重症监护室。

    返回临城的时候,刘警官就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赵冷去看过一回,那时候还没进行手术,据说当时他也处于重度昏迷的状态。

    “这个档案是干什么的?”赵冷问。

    柴广漠带着她来到路灯边,两人靠在灯下仔细看。

    “这应该是一份行动善后的报告,刘警官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但是让我觉得不对劲的是后边的文件,就在这后面。”

    柴广漠弯着腰,伸手环过赵冷的脖子,两人贴的极近,几乎是面贴面,柴广漠的下颌骨就像是拿长刀刮开的一样,看的赵冷心脏砰砰直跳。

    他抽出一封文件。

    如柴广漠所说,是一份善后的处理方案。其中,大大的红色字体十分醒目,上写的名字不是刘志远又是谁?

    “待遇……副局级?”赵冷大吃一惊:“等等,刘警官现在什么级别?”

    “科级干部。”柴广漠表情跟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都是惊讶之中带一点惶恐,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垮了这么多级,这个处理决定很奇怪。虽然刘警官的遭遇很让人同情,可是,有点不对劲。”柴广漠坦言:“我也是看到这个,总算明白咱们现在最应该追查的线索是什么。”

    他看着赵冷,瞳孔里已经映射出答案来。

    “病房!”

    两人异口同声。

    倒得病房的时候已经后半夜。

    刘志远住在机关病房的四层,他们从门卫那里得知,早晨刚从重症监护室送出来,腿自然是保不住,但命还在。

    只是很奇怪。

    门卫老头拿着腔调告诉两人,这个刘志远脾气怪得很,按理说大夫已经做完手术,术后护理也不错,可是就一个毛病:不睁眼。

    从术后到现在,一直没睁过眼。

    最开始院里大夫以为他精神状态恢复不好,也都没太在意,后来才知道,这是故意闹别扭。

    到四楼,原则上刘志远的病房是不让看护的,两人又没有什么合理的专案任务,更别提现今身份算得上“逃犯”。

    但柴广漠招数多,他早先备好了一份市局调查的搜捕令,虽然牛头不对马嘴,但挂羊头卖狗肉毕竟也算是能唬人,哄哄医院的护士也算是绰绰有余。

    两人就这样堂而皇之进去了。

    门口看管的护士没多问,但她精神状态不大好。

    一问才知道,刘志远进了看护病房以后,整个人性情大变,对护士毫不留情,一点儿不客气,端盆

    子摔碗,闭着眼睛撒泼,始终装死人。

    两天下来,医院已经没人愿意搭理这家伙,除了早晚的正常看护,基本没人乐意看。而这家伙似乎也像是没有家人亲朋一样,门口十分冷落,以至于萧条得不像样。

    到后来,为了不占用床位,医院也就把这刘志远给送到了最角落的库房,打扫打扫,也能看护用。

    也是这个原因,赵冷他们才那么轻易就混了进来。

    门口的护士耷拉着眼皮,睡眼惺忪,爬起身接过柴广漠的搜查令,也没细看,就挥挥手让两人进来了。

    然而赵冷觉得有点儿匪夷所思。

    他们进了病房,却压根没见到刘志远的身影。库房湿气很重,四周的墙壁像爬满了爬山虎似的,坑坑洼洼尽是大小不一的凹洞。

    病床上没人?

    赵冷发现白色的床上空空如也,一时间有点儿气愤,也不知道是不是外头护士说错了地方,正要叫人,忽然被柴广漠宽大的手掌紧紧勒住嘴。

    “老柴?”赵冷瞪着一双大眼,紧紧盯着柴广漠,眼里像有声音。

    柴广漠摇摇头,看向窗外:窗边阳台与库房并不隔离,有一堵半人高的墙,门敞开着,能见到屋外浓重的夜色,而夜色当中,赫然晃荡着半截衣服。

    赵冷下意识吸了一口凉气,揉揉眼睛。

    不。

    那并不是什么衣服。

    正如柴广漠此刻小声呢喃的。

    “那是一具尸体。”

    赵冷明知道一定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从没想到,事情会如此突然,又好像是一切都安排好了一样。

    她想大叫,可是喉咙里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塞住一样,一点儿声音也发布出来。

    她想大哭,同样的,出不了声。

    柴广漠行动更快。

    他先是收了门,确认四下无人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关上病房的大门,反锁,从电视柜里翻找出医护用的一次性手套,交给赵冷一份,自己套上手,小心翼翼来到阳台门外。

    冷风吹过,柴广漠的发梢微微浮动。

    赵冷呆呆站在原地,看着柴广漠到了屋外,伸手接下了尸体,眼见得他怔了半晌,喉结微微动弹,从嗓子里极艰难地推出三个字来。

    “……刘志远。”赵冷丝毫不觉得意外。

    柴广漠不言语,用手指抵住刘志远的咽喉,勒痕很清晰,褐紫色的皮肤上有尸斑,翻开眼皮,瞳孔上有血红色的蛛网状分布物,瞳孔不是往上翻,而是看向四周。

    赵冷脸色铁青地来到柴广漠身边。

    “怎么了?”柴广漠小声问。

    “我们……是不是因为我们一直追查真相,就会有人因此死去?”赵冷看着尸体,脸上的光色逐渐消退下去。

    柴广漠看了她一眼,说:“不是自杀。”

    “为什么都这种时候,你还能这么淡定。”赵冷甚至觉得眼前的柴广漠是个怪物。

    “你觉得,必须表现成一般人的慌乱,才显得普通和正常,对么?”柴广漠忽然抬起头了,看了赵冷一眼,问道。

    赵冷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喉咙又一次梗塞住了。

    “还是说,你觉得只要你不继续查下去,不知道真相,这些躲藏在阴暗里的东西就不会显现出来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