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作证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48更新时间:2020-12-31 18:01:30
最新网址:www.mw8.la
    她拉起钱斌就要走。

    何伟也不拦她,只身站在门口,等小王走出房门才说:“你们从这里出去,就彻底洗不清嫌疑了。”

    小王愣在门口,回头看了眼何伟,他虽然木讷,但看起来又不像是撒谎,“什么嫌疑?”

    “自然是你们在村子里执法的时候,涉嫌谋杀的嫌疑。”

    “谋杀?”小王急得转过身来,笔直到何伟跟前:“你这叫诽谤。”

    “你看这是什么?”何伟并不着急,从兜里摸出一颗子弹,放在小王手掌上。银色的弹头褪了外壳的着色,内里有些焦味儿。

    “子弹?”

    “是子弹,是击发在要害处的子弹。”何伟说:“这枚子弹是现场留下的证物,从废墟当中,在爆炸中留存下来的。经过DNA鉴定,查出它当时在田迭香的要害。”

    何伟从小王手里抓过子弹,一旁的督查机灵地递过来一封塑料袋,把子弹好生收进。

    小王咽了咽口水。

    “这就是你说的嫌疑?”

    何伟说:“跟我来。”带头把两人带到一间幽暗的地下室里。

    “这里是专项任务组,市局临时征调的,目的是查清楚冯局长的死因。”何伟说着,从屋子里的立柜边摸出一封文件:“我们发现,毒村一案和冯局长的死有诸多联系,于是密审相关人员。本来情况还不明朗,但是今天收到了一封匿名信。”

    小王紧紧抓着钱斌,两人缩在门边,幽暗的蓝色灯光照下来,显得整个房间十分阴暗潮湿,四处忙碌的专务警察把小小的空间填的满满当当,只有两人格格不入。

    “匿名信?”小王只觉得自己的舌头都像是打了结,何伟说一句,自己也只能重复一句,完全没有章法。

    “是匿名信,暂时不便透露来源,但是这封信——以及一件新的证物今早送呈我署后,这个局就变了。上面揭发了事实上的嫌疑人。”

    小王盯着何伟拿出那封信,信上密密麻麻的字迹十分潦草。

    但一样东西入眼,让她大感意外。

    “枪?”小王脱口而出。

    何伟点点头,他拿出白色的手帕,双手谨慎地捏着银色发亮的勃朗宁小型,漂亮的枪身染上一层锈褐色。

    “经过鉴定,这是现场爆炸后留下的痕迹之一。”何伟说:“枪身上的痕迹已经消失,指纹鉴定也失效了。但是你们作为当时的当事人,一定记得,是谁拿着这把枪。”

    小王心里别扭。

    她当然知道。

    这种特制的私改半自动手枪,产自上个世纪,已经是老古董了,加上制毒村的工艺私改,并不是轻而易举可以仿造的东西。

    而这把枪,她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也听钱斌提到过。

    当时,正是赵冷带枪支援他们。

    她留下的那把,就是银色勃朗宁。

    “这是……”小王找不到说辞,只能支支吾吾遮掩过去:“我不大清楚。”

    何伟的眼睛就像是锐利的矛,挑尖儿刺过来。

    “你们当时应该是共同行动的。”

    “但我也不一定要盯着她看嘛。”小王笑了笑。

    “我的人下午去过分局

    。”何伟却还留了一手,他不动声色地说:“根据调查结果,你的同事告诉我,赵警官和你关系很好。”

    小王没话说了。

    “所以你才找我们对吗?”钱斌问。

    何伟耸耸肩。他向来不喜欢多话,言下之意自不用提了。

    “但我们的确没有见过这枪。”小王抢着说,拦下钱斌。

    何伟看了看两人,收起证物。

    “如果没有,那就算了。”他说:“我也不强求,但是如果你们没法证明,或者提供证据的话,那我只好依法处理。”

    “我且问一句。依法处理,是怎么处理?”小王有点儿担心。

    “你们录完口供,就可以走了。”何伟说。

    小王拍了拍胸脯:“嗨,我以为多大点儿事儿,你这就属于多此一举,把我们特地带这儿来,不是闹心么?”

    她掉头就要带着钱斌走。

    后者却愣在原地。

    钱斌挤了挤嗓子眼,问:“请问,何督察,那如果我们没办法作证,那……嫌疑人会被怎么处理?”

    “赵冷?”何伟瞄了他一眼。

    “是。”钱斌点点头。

    “你们不是没见过么?”何伟眯着眼,从眼缝里看来,视线逼仄像一道猛烈的射线。

    “但她是我们同事。”钱斌想了想,补上一句:“也是我前辈,平时挺照顾我们。”

    何伟看了看两人。

    小王虽然不爱惹事,但事关赵冷,她自然也不甘心就这样任人摆布。

    “小赵不是会干这种事的人。当时我们的确不在现场,但你放心,再说了,老马能作证。”小王相信,老马的身份至少在这种情况,应当很有用的。

    谁知道何伟却露出略显惊讶的表情。

    “你说,马老局长?”何伟问。

    小王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何伟奇怪的看了他们好半天,才缓过气来。

    “好吧。既然你们这么说,我也不多说什么。不过我提醒两位一件事,法律是一定要讲证据的,关于赵警官——我很遗憾,事实上,现在证据对她不利,如果二位真的没有目击的话,等待她的,很可能是公诉。”

    何伟说完,看了两人一眼,小王一言不发,钱斌面带苦涩。

    他拍了拍两人肩膀,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等等!”钱斌急着回头,咬牙叫住了何伟:“我……我见过。我见过这把枪。”

    何伟肩膀动了动,回头看向两人。

    “作伪证是犯法的。”他说。

    钱斌舔了舔舌头,指了指何伟手里封装好的证据袋:“我的确见过,不过……”

    何伟还是醉心案子,他把两人带到一个单间,合上了门,小声问:“不过什么?”

    钱斌看了看小王,咬咬牙,说:“一个条件。”

    何伟不动声色地关了窗,背朝二人,说:“你们知道,原则上,不允许你们讲什么条件,更别提痴心妄想。”

    小王翘起腿,找到一张椅子坐下,笑眯眯看着眼前的何伟:“何督察不急,我们也不急。只是不晓得这个案子有没有限制时间,我看您优哉游哉的,上级挺宽容啊?”

    小王当然知道不可能无限制。

    她要

    的就是那边壶不开提哪壶这效果,果不其然,被她这么一说,何伟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说你的条件。”他拍了拍桌子,又拿眼前这女人无可奈何。

    “我也没什么条件。”小王笑了笑,说:“今天我们庆功宴,何督察应该了解吧。”

    “你们开庆功宴,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可奇怪了。”小王眯起眼睛,顺手从一旁的柜子里抽出一份档案卷宗,就当成事废纸那样把玩在手里。“今天老柴在庆功宴上跟你们的人走了,至今下落不明,怎么,难不成,你不知道?”

    何伟很快明白了小王的意图。

    “你想见他?”他问。

    小王笑着点了点头:“可不是我,你怀疑小赵,我总得找个能负责的人吧?总不能让你一锅都给端了不是?”

    何伟想了想,说:“让你见面,可以,但是你也必须遵守我们的规定。”

    “什么规定?”

    “会面室里不能有任何电子设备。”何伟说:“而且,你们必须出庭作证。”

    小王听了想骂人。

    这姓何的果然不好对付。

    她刚想提条件,钱斌已经老老实实地把手机交了。

    “你!”她狠狠瞪着钱斌,恨不得一巴掌掴死他,这傻小子咋这么实诚?

    看到小王一副“遭人背叛”的模样,钱斌小声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见到老柴,问清楚再说。”

    小王愤恨又沮丧地看了看何伟。

    “好, 算你有种。”她掏出手机,咬牙切齿。

    督察办公室的地下室,四层。

    幽暗的室内没有一盏灯,黑暗当中,手电筒的光就像是有着实体一样。光束打在柴广漠脸上,从他硬挺的下颌线穿过,照在背后凹凸不平的石墙上。

    “我再问一遍,柴警官——不,柴同志,你已经被勒令退职,也没有警务的身份了,不要以为我们不敢动手段,”

    柴广漠笑了笑。

    他眼睛浮肿,身上的伤没好利落,虚弱地喘着气,这些督察虽然没有下狠手,但对他也不客气。

    柴广漠打了个呵欠,对这帮督察的审问视若无睹。

    “你们问几遍都是一样,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大体我都说的差不多了,还想问,自己去查啊。”

    眼前的督察一拍桌子,喝道:“好你个柴广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们怀疑我什么?”柴广漠揉揉眼,问。

    “冯局长一案,你知道什么?”

    “老冯啊。”柴广漠低了低头。“你们比我还清楚,当时我可根本就不在临城。”

    “你虽然没有作案时间,但你的同伙可以有。柴广漠,枉我们警方如此信任你,冯局长多年对你的栽培,难不成都喂进狗肚子里去了??你怎么下得去手?”

    柴广漠伸了个懒腰,听到地窖里滴答滴答的滴水声,

    “你一再怀疑我,我很好奇,你们到底有没有直接证据?”柴广漠忽然问。

    “那把手枪,你仔仔细细看过,在毒村的时候,目击者很多,那的确是赵冷的配枪,这不叫直接证据?”

    “小兄弟,你玩过枪吗?”柴广漠翘起二郎腿问。.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