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暴露的危机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69更新时间:2020-12-30 18:03:15
最新网址:www.mw8.la
    “到了他们的据点——据说是李哥住的房间,那是一个大通铺。”

    “通铺?”赵冷眼睛一亮:“那不是老村长他们?”

    “没错。”老马点头说:“老村长和刘警官之所以和我在那里会面,也是因为,在上次行动里,发展为线人的几名村民和警官都觉得,那个地方最适合。因为,那里就是原本制毒工厂的核心。”

    老马的脸沉了下来,继续说道:“李哥带我到他家里,小洋楼看起来十分气派。他给我的感觉也跟头一次见面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看上去精明了很多,想来这才是他的真面目,不过我也放心下来,这下,我总算是第一步任务达成了。”

    “没错。”赵冷也捏了捏拳头。

    “你绝想不到,这个李哥当时怎么款待我?”老马忽然笑了笑,颇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赵冷,说:“他下厨热了两盘菜,从地窖里摸了两坛子好酒上来,跟我两人喝到大晚上。”

    赵冷听得脸都愣住了。

    “那个李哥?”

    “没错。”老马虽然一口咬定,但在这里看来,还是像天方夜谭。

    “他还有个儿子,倒是没见到他媳妇儿。那小鬼才不会走路,估计也就一两岁,围着我俩打着转爬来爬去,李哥抱了几回,还让我抱。”

    老马说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脸上的冷汗开始豆大地落。

    赵冷给她擦了擦汗,也是听得有些神奇:“倒是没想到,这个李哥居然还有铁汉柔情的一面。”

    老马点头说:“我也没想到。但是我更没想到,他……”

    说到这里,老马忽然顿了顿,把抽了才一半的烟头捻灭了,抓起酒杯一饮而尽,又倒了一碗,咬着牙齿说道:“他就当着自己儿子的面,从冰箱里摸出两小袋封装好的白货来,我看了看,应该是才制成的冰。”

    赵冷听了,心里一阵阵恶寒。

    “他该不会是……?”

    老马板着脸喝下酒,才说:“没错,他当着孩子的面,就烧了两袋,直接喂进血管里,整个人张着血盆巨口,身上的血管一张一翕,脖子上的肉收的很紧。我看的都觉得瘆得慌,那是静脉注射,稍不留意,可能就要送命。我大约感觉到这里村民普遍吸DU,只没想到,已经病入膏肓到了这个地步。”

    说完,老马又喝了一杯,似乎还没能缓下心里的悲痛。

    赵冷也听呆了。

    “那……孩子?”

    “虎毒不食子。我倒是没见到他祸害那小孩儿,但孩子毕竟耳濡目染,以后长大了,能是什么样子呢?”老马语重心长的说:“看到这里,我更是决心与他们周旋。”

    赵冷忽然问:“李哥没有让你一起吸?”

    老马忽然沉默了,他喝了杯酒,眼睛在赵冷脸上转了转,才说道:

    “有。”

    赵冷捏了一把汗。

    “他千方百计试探我。要我也试一试。被我拒绝了,我知道那东西碰不得,固然是投名状,可也不能随便开玩笑。”

    “可据我所知……李哥应该不是那么轻易放弃的人,不是么?”赵冷问。

    老马点点头:“你说的没错,而且他生性多疑。即使信任了我,一旦我有什么可疑举动,他还是会生疑。毕竟,如果我常年做这生意,却出淤泥而不染,那也太奇怪了。”

    “那怎么办?”赵冷紧张地皱了皱眉头。

    “没办法。那天我搪塞过去,他已经不高兴了,之后不可能一直拒绝,所以我必须铤而走险。但当时我跟他说,是大夫不允许。”

    “这么说就行了吗?”赵冷问。

    “当时他没再追问。一方面是喝了酒,一方面他已经磕嗨了。”老马说。“像他们这样的人,长期用药的后果就是,身体比常人要差得多,所以也算合理。我这颗心才落定,谁知道没过一会儿,又听到外面有村民大喊。”

    “喊什么?”赵冷听到老马的声音收了收,显得十分紧张,她也跟着紧张了起来,忙问。

    “我当时刚端起酒杯,喝得正上兴头,屋外有人喊:李哥,您快出来瞧瞧,条.子踩点来了!!”

    老马的脸色十分紧张,他说:“我当时吓了一跳,心想今天没有行动,而且怎么会这么快就暴露了?我看李哥脸上颜色不对劲了,他把酒收好,跟我说了什么我当时慌得记不大清,但他先去柜子里摸了摸,随后看了我一眼,奇怪的摇摇头,从墙角抄了根棍子就走了。”

    赵冷也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担忧道:“真的暴露了吗?”

    老马古怪的笑容让赵冷拿不定主意,从他脸上看,得意胜过失意,可也没法掩盖沮丧。

    “我不知道他当时有没有发现,但是出门前,李哥给我留了句话。”

    赵冷“咕嘟”一声,咽咽口水,细声细气地问:“什么话?”

    “他说,哥,我信得过你,你仗义人,铁定不出岔子。撂下这句话,他就走了。”老马平静的说。

    赵冷的心却没法压住狂躁的跳动了,她“腾”就站起身:“师父,我看,他这指定是怀疑你了,否则,说的话也太奇怪了。对了,那你之后怎么办,采取了什么行动没有。”

    老马又点着一根烟,这已经是第三根:“我什么也没说,留在座位上把酒喝完。”

    “这?”赵冷眼都看直了。“您就不担心,你真的暴露了吗?”

    老马却说:“真的是我,跑也跑不了。如果不是我,交给李哥料理比什么都强。我一个生人在村里随意行动,更危险。”

    赵冷缓缓坐下来,问:“那,后来知道,是误报吗?”

    老马摇头:“不,是老冯安排的人暴露了。是个年轻的小同志,就和你们现在差不多大。他是负责来接应我的,上头担心我这个老同志的安全,所以才多此一举。”

    赵冷听着老马平静的陈述,内心里却波澜起伏。对这件往事,或许时间能安抚情绪的躁动,可是老马的表现未免太冷淡了。

    “那……他后来怎么样了?”赵冷试探地问。

    老马猛吸一口,烟头上的火星亮了亮。

    “死了。”

    他轻描淡写地说着,像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

    赵冷没话可说了,她静静

    看着眼前的老马。

    就像是再看一个陌生人。

    老马也露出苦笑。

    “当天那小同志来的不是时候,而且……李哥把我叫过去,我才知道,队伍里有叛徒。”

    “……叛徒?”赵冷还没有从刚才的惊愕当中恢复,只是挑着眼帘看向老马,幽幽问。

    “否则的话,不可能暴露得那么快。这个小同志只是来接应我,可是连我的照面都没碰到,就让人乱棍打死。”老马叹了口气:“那是我头一次见到蓝凤凰,那时候她还青涩得很,那时候她闺女——也就是后来组织的话事人,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娘儿两个站在村头,任谁也瞧不出,一个是大毒枭,一个是犯罪组织的大鳄。”

    老马说的轻松,但是赵冷却很清楚,这字里行间的重量。

    “村东头有一个圆形的广场,那时候还修了喷泉,很气派。”老马说:“就在广场的石墙边——我没记错的话,那是一堵汉白玉,很漂亮,很平滑的高墙,墙角下躺着我们的同志,老实说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应该是老冯派来的同志,被十几个村民挤在角落,蓝凤凰叫住了那些村民,不让他们动家伙,只用腿。”

    “腿?”赵冷舔了舔嘴唇。

    “就是踩。”老马说:“但是围了一圈,我去的时候已经听不见呜咽声,甚至哭声也小了。一圈人围在墙边“执家法”,都是十几个精壮的赤膊汉子,下手很重。外面围了一圈男女老少便是吐口水。”

    赵冷听得心惊胆战:“有必要这么残忍吗?”

    “残忍?”老马却笑了笑,“如果真的被端了点,那时候村子里的百姓可一点儿不“无辜”,全部推上断头台,谁更残忍?”

    “可他们有错在先。不知道,这些白货害人么?”

    老马睁圆了眼睛,说:“心里知道,可是穷更害人。”

    “穷?”赵冷不解。

    “你知道他们打警察的时候,嘴里喊的都是什么吗?”老马问。

    赵冷摇摇头,她哪里知道。

    “他们说,你们这些狗日的条.子,为什么非要跟我们过不去?你们把我们的路子断了,岂不是又要回到那个吃灰吃土的年代?又要活活死在街头上?”

    “可……现在已经不会那样了啊?”赵冷辩解道。

    老马看了赵冷一眼,从她年轻的眼神当中,读不出那刻骨铭心的苦难和悲凉,只得感慨:“小赵,穷怕了的人,什么都可以不要,就算是一条命,也不值几个钱。”

    赵冷低下头。

    她没法反驳。

    “蓝凤凰是个村妇,看上去如此。但我见她第一眼,就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她一声令下,村里几十人就像是军队里的士兵一样,令行禁止,颇有威严。村里的人,就算是那些冥顽不化的老头,也都敬她几分。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却理性的让人感到恐怖,她并不以情行事,杀鸡儆猴,也是不带一丝人的情感。”

    “见差不多了,她严厉喝止了村民,把那小同志扔到一边的排水渠里,众人就散了。她应该是下了命令,没人再敢接近那警察。”老马说。.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