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救援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41更新时间:2020-12-28 08:34:40
最新网址:www.mw8.la
    这也不行的话,柴广漠挠挠头,自己也没什么很好的办法。而就在他准备放弃的一刹那,身后的地面传来地震一般剧烈的震动,害的柴广漠一个踉跄。

    他刚稳住脚步,身下这帮村民就老实了,一张张质朴的脸冲他看来,映照在这些村民的脸上,红蓝交接的光色一闪而逝。

    柴广漠也回头看。

    冲天的火光把傍晚的天色照的宛如白昼,整个天空浇灌的赤红色就像是推翻在桌案上的颜料,耀眼得让人咋舌,紧随而来的冲击像是晚间晨风一样刮了过来。

    村民的脸色木住,上百人都哑口无言。

    爆炸已经开始了!

    柴广漠深吸了口气,抓紧手里的枪,朝东开了一枪:相比冲天烈焰和爆炸产生的气浪,自己手枪的威力显得滑稽而温和。

    听到枪声,以及柴广漠吼出的“往东去”,村里人纷纷逃窜。

    只留下几十人冥顽不化,也顾不得那么多,柴广漠扔下枪,抓起赵冷就要走。

    “我知道他们在哪了。”柴广漠抓着赵冷钻进了赤红色的气浪里,多的话一句没有。要不是看他眼光一样兴奋,赵冷会以为他已经疯了。

    但接天的爆炸让柴广漠兴奋是真的,只不过兴奋之余,他注意到这一层层气浪当中的规律,爆炸并不是没有方向和节奏的,在偏西部的整个村子外围,首先一轮爆炸是填平了乳白色大街,接着往里,一层层推进。

    这说明有人在有意识地控制着爆炸。

    只要搞清楚这一点,或许就能把钱斌他们救出来。柴广漠心里舒了一口气,如果没有这些爆炸,他还真不知道从哪开始入手。

    “你有头绪了?”赵冷有些害怕。她的手被柴广漠抓着直奔爆炸中心,两个人就像是扑进冲天的火焰当中一样。

    如果不是柴广漠,赵冷一定不会像这样失智。径直穿入火焰的正当中没多久,他们就在街头见到了一番奇景。

    柴广漠把赵冷带到一处高大的厂房门前。他们在村子里待了这么久,这厂房却一如既地在这里耸立着。

    灰色水泥灌注的两层房屋,里面空空如也,要说有什么特别之处的话,吸引赵冷眼球的无非是门口的一堵石墙,这石墙初看上去和厂房是一个整体,但却是一面砖墙。

    砖墙是青灰色的。

    柴广漠抓着赵冷来到墙角,从路边找来一根树枝,扒拉掉满墙的青苔,露出暗红色的石砖,赵冷才恍然大悟。

    这是一台“火力中控”。

    “可不对劲……”赵冷不明白的是,她扁了扁嘴,问:“那,当时田迭香按下的那个是什么?”

    “那是传讯器。”柴广漠一口咬定,就好像他真的亲眼见到:“她可没有蠢到,让蓝凤凰真的接触到这个东西,据我所知,她给蓝凤凰策划这个“爆炸方案”的时候,就留了一手。”

    “据你所知?”赵冷歪了歪头,从各个角度看柴广漠,他也不像是个怪物呀!“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种事的?什么时候?”

    柴广漠不回答,他看了赵冷一样,脸上的表情就是在说:现在管那么多干嘛?中控墙背面连着大小上百条颜色各异的电线,柴广漠把它们从地底下刨出来的时候,赵冷才相信了他的话。

    “那也就是说,能够制止爆炸了吗?”赵冷兴奋地问,她往四面看去,虽然不知道钱斌和小王这时候躲在什么地方,但也只能祈祷他们不要离得太远,或是已经……

    柴广漠却沮丧地摇摇头,他指了指中控的核心部分——闪着红色光影的按钮,这个按钮的外壳——看上去是玻璃,已经被不知道什么人破坏,内里的按钮也陷了下去。

    “机械爆炸的引子已经按下去了,这是田迭香设计的最后阀门,一旦砸下去,就没法改变爆炸的结果了,你可以理解为,这就是一次性的按钮。”柴广漠很快对这按钮失去了兴趣。

    赵冷看着这个火红色,圆滚滚的大家伙,直咂嘴。她埋怨似的望着柴广漠,尽管这家伙还闲不下手,也不知道在墙上鼓捣什么。

    “你都知道没办法了,那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赵冷问他,“与其在这里耗时间,还不如赶紧去找人,他们现在一定没事。”

    柴广漠回头瞥了瞥赵冷,忽然咧嘴笑了笑:“你说的没错。”

    “啊?”

    “他们的确没事。”柴广漠一口咬定。

    “你怎么知道的?”赵冷也不知道柴广漠哪里来的勇气,他说这话就跟回答自己吃过饭没有一样笃定。

    “最开始的爆炸是从西边的哨所,然后是顺着路径爆炸,而这里的中控原本设计的却不是这样,这说明,有人改变了爆炸的时间。”

    赵冷低下头,把柴广漠的话放在嘴里咀嚼好半天,用力地绞尽脑汁——没辙,她还是不明白。

    见她一脸纳闷,柴广漠又解释起来,“你这么理解就好。这场爆炸虽然无法阻止,但是通过人为手段,却可以改变时间和路径。根据这个原理,我可以确定,有人曾经来过这里,并且更改过中控设置。”

    “是钱斌他们?”赵冷兴奋叫道。

    “最初我也是这么想的。”柴广漠却摇着头反驳了赵冷的推理:“但是他们没理由躲着我们。”

    “那你还墨迹什么。”赵冷不高兴了:“现在人命关天,他们俩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你怎么有时间研究这个?”

    柴广漠拍拍手,很老实地道了歉。他笑了笑,说:“你说的对,不过,我考虑到两个问题。一是钱斌他们八成没事,二是,到底是谁,会在最后关头改变爆炸的时间路径。”

    赵冷惊讶地看着柴广漠,半晌才从嘴里冒出几个字:“你有病吧?”

    趁着柴广漠木然的工夫,赵冷已经摁住了他的肩膀,苦口婆心地摇着头:“你是不是脑子不对头啊,都这工夫了,还能有谁?要么是蓝凤凰,要么是田迭香的人,还能有谁嘛!再说了,八成没事?老柴,你没毛病吧,那可是我们的战友,都什么节骨眼儿了,就算是九成没事,也不行。”

    赵冷这话是掏心窝子的。她已经沾着血,心里的疙瘩结下了,现如今继续行动,靠的就是底子里对同事的一股气,要是钱斌他们再出什么意外……

    “我知道了。”柴广漠也并不坚持,他点点头,说:“带你去见他们。”

    他抓起赵冷的手,带着她一路向东。

    “诶?”赵冷有点儿惊讶,“老柴,你带我去哪?”

    “东边。”柴广漠想了想,补充说,“钱斌他们就在那里。”

    “咦?”赵冷扯着柴广漠站住了脚步,身后正好响起冲天的爆炸声,紧随其后的烈焰烧红了半边天,印在她的脸上,红扑扑的,赵冷却连眉毛都没有耸动一下。“你知道他们在哪?”

    “知道。”柴广漠毫不犹豫地回答。

    赵冷抿了抿嘴,看着柴广漠的眼神起了变化,“什么时候知道的?”

    “中控爆炸不是他们,但他们来过这里。”柴广漠说:“我看到他们在中控末端留下的记号,显然,他们也发现了这个情况,往东边去是最妥当的。”

    “你早知道了?”赵冷的脸就像摇摇晃晃的夕阳一样,刷一下变成了长夜的黑。

    柴广漠缩回手,面部有点儿抽搐:“不。”

    “不?”

    “刚才想到……”柴广漠收回前言:“我们先去找人吧。”

    “你可真行。”赵冷数落他。

    赵冷死死跟在柴广漠身后,两人找到东边的避难点,正巧遇见钱斌他们,她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了下来。

    当天夜里,伴随着冲天的火光和绵延不绝的爆炸声,整宿的夜色都退到天际的另一边,几乎整个夜色都成了白昼。

    柴广漠没有统计,更不清楚到底又多少村民没有撤出。

    当他们隔一天早晨回到村子的时候,西边已经成了一片废墟,乳白的建筑和道路碎裂成了碎银色,漫天浓稠的刺鼻气味伴随着久而不散的火药,成了村子里新的风景。

    上午下起小雨,多天的云雾散去,中午重案组的警方就已经接洽了整个案件,逃窜在山间的蓝凤凰等人也被找回城里接受调查,刘警官被送回了医院。

    老马作为交接的主要负责人,他亲自督查案情的进一步情况。赵冷和柴广漠在坚持下,也算是留了下来。疏散群众和村民之后,他们又回到村子里。

    接着是征缴。

    另一边,村里静悄悄的,柴广漠见到一副奇景。

    上午的雾散以后,情况变了。夏天的余韵仿佛已经过渡到了初秋,一副魔幻的情景展现在几人眼前。

    熹微阳光铺在碎银的大路上,路面有两三辆小轿车牵着牛马的三轮,在颠簸不平的路上,大批的人丛漫漫从村子正当中出来。警车开路,化学制品的味道从各个民宿当中被收缴查出,翻箱倒柜摸出来的白货不计其数。

    每当有风吹过的时候,风里裹挟着化学制品的刺鼻气味,与火药混杂在一起,从地底下挖出的发电机涡轮声压就像是散不去的蚊子苍蝇。

    从残余的垃圾堆里翻出的纯量不足的失败品:冰DU等等制品更是不计其数,在蓝凤凰带领的宣传室里甚至翻出几条大红条幅:

    禁止倾倒有毒有害制品。

    而他们在路上见到的,则是一车车托运而出的武器装备,从常见的AK手榴弹,到微型火箭筒和小型无人机,落后的前沿的不计其数。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