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田迭香的手段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36更新时间:2020-12-27 08:30:51
最新网址:www.mw8.la
    “我知道你们已经尽力了,但……没有办法,这女人,她手段实在太多了。”

    小哥推开赵冷。

    “喂,你叫不叫?”田迭香似乎没了耐性,一边催,一边在墙上磨起指甲。

    “叫,我叫!”小哥连忙应声。

    “算了。”田迭香摇摇头:“我懒得管你了,我闭着眼按咯。”

    她指头要按下去,小哥急忙上前,深知来不及,但总是要尽力的。

    然而意外的事发生了。

    田迭香没有摁下去,她的手悬在空中。

    并不是因为良心发现,或是被小哥的真诚打动。

    她是被一把黑色的手枪顶住了脑袋。黑洞洞的枪口散发着浓厚的火药味,意味着这里面装上了真正的弹药,并且刚击发不久,子弹尚有余温。

    悬在鬼门关的田迭香,并非真的不怕死。她僵硬地扭过脑袋,看到老马那张皱巴巴的脸,厚厚的嗓音仿佛晨钟暮鼓。

    她另一只手被柴广漠紧紧抓住。

    两人一高一低,几乎同时出手,又同时制住了自己。

    “还有什么废话?”老马问。

    田迭香哆哆嗦嗦,道:“你,你别吓唬人了,老马,我知道,你不敢开枪……”

    “哦?”老马歪着脸,嘲弄道:“你怎么知道?”

    田迭香镇定下来,说:“我一旦死了,你们都得死。”

    “为什么?”

    “这房间里的炸药可不是假的。你们要是敢动我,一旦确认我死亡,另外一处的爆炸系统就会点亮,到时候,神仙也救不了你们。”田迭香冷哼一声:“别怪我没提醒你,老东西,除非你是个疯子,除非你不想活了。”

    老马的手有点抖。

    他一直不大利索,尤其是开枪这回事,年纪大了,有点风湿骨也很正常。自从几年前没了儿子,老马对活下去这件事似乎也没有那么热衷了。

    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头目”的话让他乐出声。

    “你笑什么?”田迭香愣了。

    老马没有回答。

    有些话根本无须废话,他轻轻推动推杆,枪头的保险咔一声,解开。

    “你你你你!”田迭香的冷汗直下,她扭着脸笑:“你疯了吧。”

    “谁说我没有呢。”老马笑了笑:“告诉你一件好事,我儿子死了。”

    “你发什么疯。”田迭香傻眼了。

    “我是有点疯。”老马吹了口气,他手里的枪就是正义的化身,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从这里射出的子弹,没有一颗无辜。

    “从我没有儿子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没打算好好活着。不过死之前拉一个垫背的,其实也不赖。”

    “你简直疯了。”田迭香牙齿颤抖。

    老马扭了扭胳膊,身上各处都痛,但他觉得自己腰杆挺得直。

    “废话到此为止吗?”老马咧开嘴,一口黄牙,满口牙垢,但是笑的很灿烂。

    “你等等……”田迭香冷下脸来,她紧盯着眼前这个老男人——钱权色,无非是这些,她张口就来:“你要什么?”

    “你觉得呢?”老马意味深长看了田迭香一眼。

    “这些条件我跟你说过。”田迭香眯起眼睛:“凡事好商量,这次行动,你帮我不少忙,报酬我根本不会少你的,这你清楚。”

    “哦?”老马的眼睛亮了亮:“你意思是,你还能吐更多?”

    “十倍。”田迭香咬咬牙。

    这时候不能心疼钱。

    “豁呀。”老马也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女人够狠的。

    “不过很可惜。”老马笑了笑:“多年前这道坎我都跨过去了。”

    “老马。”田迭香紧咬牙关:“虽然你不乐意跟我们透露你的具体职务,但我知道你的警.衔——也就是二毛二的水准,能有什么权力?无非是各局处干部。你知道,我们能调动多少人,统管几个城市么?”

    她眨眨眼,往后指了指:“你瞧,这么多公斤级炸药,你知道咱们背后到底倚靠的什么?”

    老马松了松胳膊,笑笑:

    “是挺大规模。”

    “现在,是你的了。”田迭香看到老马的眼里的确有些动摇,更进一步道:“现在统统是你的!”

    “不过我已经不感兴趣了。”老马说:“决心要死的人,对这些东西除了厌恶,你猜还有什么感情?”

    田迭香哑然失声。

    “一个字,累。”

    “你杀了我,你逃不出去!!!”田迭香嘶声吼道:“不只是你,老马,你他妈是警察对吧,你要这里上千无辜的陪着你火葬么?”

    老马吐出一口气,露出一副“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的表情。

    “柴警官,赵警官。”老马从怀里摸出面具,一只手戴到脸上。“听我命令。”

    “你是……狐狸??”田迭香愣了。

    老马不回答。

    “老柴,你负责疏通底下群众,我现在无法确认村里哪些地方安全,总之带他们躲到山头去,离村里越远越好,天黑前绝不要回来。”

    不等柴广漠吭声,他又沉声说道:

    “赵警官,你负责疏散村里其他人,包括我们的几名同事,还有老刘,这家伙脾气顶臭,出了名的茅坑石头,又臭又硬,你负责叫他滚。”

    “师父!你要干什么??”赵冷愣了。

    “谁tm是你师父?”老马——狐狸咧嘴笑了笑:“老子是组织里的狐狸,跟这狗日的女人死在火海里,狗屁的警察,你们赶紧走。”

    田迭香这时候却忽然笑出声来。

    “原来是你……原来是你!”她眼珠子晃动着,两眼的目光里闪着光。

    柴广漠注意到田迭香的异常。

    “她什么意思?”

    老马声音冷了下来:“不是让你们走么?”

    赵冷咬着牙:“我不能走,这任务是我的,谁也不能让我离开。”

    她看着老马的背影——狐狸就是老马,老马就是狐狸。让她眼睁睁看着老马在这里殿后,自己离开,简直是天方夜谭。

    不可能。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赵冷打定主意,就算老马这么说,自己也不可能就这么离开。

    柴广漠退到赵冷身边,抓住她的手。

    赵冷瞪了他一眼,像是在说“放开我”一样。

    柴广漠按住她的肩膀,低声说:“情况有变。”

    “那我也不能走。”赵冷堂堂正正的说道。

    “先别急,我看看情况。”柴广漠点头,他一手攥着赵冷,目不转睛就这么瞪着田迭香和老马。

    老马用余光瞥了两人,无奈地叹了口气:“两个小鬼,要坏我的好事。”

    田迭香听到老马的嗫嚅,脸色也跟着变了。

    对她来说,老马这个老警察是不一样的。田迭香分明记得,五年前,这个失魂落魄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东山再起的计划也随之浮现。

    老马是个很特别的人,脑子好用,说话也不怎么费力,气场虽然霸道,但是却有点儿绅士。至少田迭香是这么认为的。

    两人从头一回见面,到现在,她也只见过老马“戴着面具”的模样。这是他的习惯,田迭香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

    这家伙一把年纪,抽起烟来却不像别的老同志,他习惯用手捧着,当田迭香的面,更不敢放肆。萍水相逢的“耗子遇上猫”,当年的田迭香也不过是刚进入组织的干事而已。

    但老马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听到自己是“组织”的自白后,作为警察,老马胳膊颤抖,愣是抽了半盒烟,也没有从嘴里蹦出半个字,更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看着田迭香。

    那眼神田迭香自觉得一辈子可能也忘不了。

    隔着荒谬滑稽的狐狸面具,厚厚的面具却压根遮掩不住老马的瞳孔,那双红的冒火的瞳孔。就是那双眼神,也点燃了田迭香往上爬的野心。

    老马是一直在左右,也是整个组织发展的关键人物。

    然而他……他现在为什么?

    田迭香近乎疯狂地看着老马。

    戴上面具的老马显得有点儿癫狂,他手里的枪直接顶在自己的下巴上,田迭香心里再清楚不过,从这个距离,这个角度,来上一发,就算是口径最小的点三二,也能让自己的脑袋跟身体分家十多米,甚至能飞上二楼。

    没有一丝痛苦。

    但他疯了吗?田迭香甚至无法理解,自己就算是穷凶极恶的歹徒,作为警察,老马也不该……作为警察?

    她抬起头,直勾勾盯着老马的眼睛,这双通红如残阳一般照人的双眼,像是滴着血的两颗眸子,此时此刻,仿佛一如彼时彼刻。

    到底……

    到底是怎么回事?

    田迭香只觉得有点儿恍惚,脸颊开始飞红,额头发烫。

    她弯着腰,老马的腿跨在她身侧,一只手锁喉,一只手拿枪,田迭香根本无从逃窜,她远远看向窗外。

    “你说,杀了你,我们都走不了,是吗?”老马并不急着开枪,他远比寻常人有耐心得多,此时更添了一抹戏谑,低着头看田迭香,不慌不忙。

    “这并不是在吓唬你。”

    田迭香却忽然有些冷静。她透过乱糟糟的发梢,见到老马的脸色铁青,沉下声。

    “狐狸,我一旦死在这里,村子里所有隐藏的炸弹都会在同一时间引爆。”田迭香吞了口口水,她紧张看着眼前的老马,像是盯着一个陌生人。

    但她又真的很熟悉这男人。

    “你不信?”田迭香有点急,她急着问。

    “你说的不错。”老马笑了笑:“我信你说的算是真的,一点儿没错——如你所说,你一旦出了什么事,或许炸弹就会爆炸。”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