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故意的跟踪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24更新时间:2020-12-24 09:01:31
最新网址:www.mw8.la
    门把手是松的——也就是说,对方特意留了门。

    刚才那个人——钱斌并没有见到他的脸,但从脚步来看,应该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这样的人怎么会特意留门——而且,如果不是知道屋里有人在,怎么会留着门?

    钱斌心里已经明白,这个人恐怕已经知道自己潜入了屋子——就像柴广漠说的那样,他门的目的并不是找到自己这个警察,而是想要自己带路——到时候一网打尽。

    “歹毒……”钱斌起的浑身发抖,他松开手,正准备从窗户走人,忽然又站定了脚步——他想起临走前,柴广漠说的话。

    “一定要让人跟踪……”

    “为什么?”钱斌抓破脑袋也想不通,更不明白,小秦和小王,一个技术警察,一个伤员,把这些敌人带过去能有什么好事呢?这老柴,该不会是说的胡话吧?

    虽然想不通,但钱斌还是着实纠结了一番,才决定下来。

    他故意扭开房门,发出了巨大聒噪而又刺耳的声音,信步来到外头,伸了个懒腰,余光瞥见屋子死角的一个壮硕男人。

    他惊讶的发现,这不就是当时李哥小田一起的那个大块头么?

    钱斌故不作声,当做没看见,优哉游哉在路上转悠一圈,发现这男人果然远远跟在身后,保持着一两百米的距离。

    钱斌眯着眼,顺脚来到河边,从临河下游往上一直前行,身后的壮汉依旧躲躲藏藏。

    按照柴广漠的吩咐,钱斌自然是当做没有看见,依旧径直走去,很快便找到了目的地——沿河边的一家独栋小楼,这是原本住在这里的施大夫的住所,不过听人说,起雾前他就不知所踪了。

    钱斌心里颇为忐忑,身后跟着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他来到门口,见到楼门前一个暗刻的十字图标,深吸一口气,轻轻推门。

    吱呀一声,木门应声开了,没等钱斌反应过来,自己的手就被什么东西拉住,整个人不由自主地被扯进了屋里。

    “嘘!”

    钱斌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黑布隆冬的屋里,一个人冲着他“嘘”了一声。

    又过了一会儿,钱斌只觉得自己的手掌上冰冰凉凉,温润的触感传来,鼻尖嗅到一股低沉的清香。

    “小王?”钱斌在心里惊叫。

    黑暗当中的自然就是小王,她扭过头,身体簌簌往前靠拢,用胳膊环住钱斌的腰,按住他的脖子,整个人像是贴靠过来,钱斌不由得脸红心跳。

    “你太不小心了。”小王忽然低声抱怨。

    “咦?”钱斌听到耳边嗡嗡的声音,小王嘴边送气,一时间,耳郭边痒痒的,钱斌扭了扭身子,脸颊发烫。

    “没发现有一个大个头一路跟你过来么?”小王紧紧攥着钱斌,生怕他乱折腾:“你可别动,也别出声,现在他还在外头转悠,咱们得想办法引他离开,然后换个地方。”

    钱斌想的倒不是这个,他有些惊讶地看着小王,尽管一片漆黑当中,只能瞥见大致轮廓,但他仍然惊讶地难以自持。

    “小王……你,你伤呢?”

    小王低头叹了口气,撩开袖子——那是纯白色的宽袖衣,光滑的臂膀露出,上面一条条淤红的血口正吞吐着血迹。

    钱斌吓了一跳。

    “伤口消了毒止疼,暂时不影响。蓝凤凰不敢真的对我动杀心。”小王说:“她毕竟怕惹恼了警方。”

    钱斌却已经恼了。

    “我不会轻易饶了她!”钱斌在小王耳边低吼。

    “小点声!”小王拍了拍钱斌的背,扭了扭身体,嘴角忍不住抽动,她吞吐一口气,脸色已经扭曲。

    这时候钱斌才说:“我们不能让他跟丢了我。”

    “什么?”小王才收起胳膊,整个脸就变了形,一脸纳闷地问道:“什么意思?”

    钱斌努了努嘴,两人轻轻扒在窗户边,透过阴影处细微的灯光往外看——那壮硕的汉子四处张望,似乎还在搜索钱斌的身影,从远处缓缓走来,已经离这屋子不远了。

    钱斌捂住小王的嘴——从手心里传来的温润触感让他心脏猛跳了一拍,他摇摇头,才说:“你以为我警觉性那么差呀,让人跟踪看不出来么?”

    “那你还把他带来?!”小王更不解了。

    “这是老柴的命令。”钱斌摊摊手说:“我也不知道他这招算什么用意,但肯定有他的理由。”

    小王鼓起嘴,倒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柴广漠要这么做。

    “不过,现在的情况的确比较麻烦,”钱斌又重新上下打量了小王一眼,见她的确已经脱离危险,脸色也好看了许多,这才放下心来,一把捏住小王的双手,说道:“我们得赶紧回去。”

    “回去?”

    “去找老柴,对了,小秦呢?”钱斌左右张望,屋里似乎并没有小秦的影子。

    “他说,有任务。”

    “糟了。”钱斌慌了神:“他会一点急救的技术,我和老柴派不上用场,现在他人不见了,可怎么办。”

    “急救?”小王变了脸色:“是谁,出了什么事?老柴出事了?”

    钱斌直摇头。

    “那是小赵??”小王更惊讶了,恨不得能够喊出声:“你干什么吃的钱斌,还有那个老柴,你们俩连一个小姑娘都保护不了??”

    “不不不不……”钱斌连忙解释:“不是我们,是……是一个证人,受了重伤,这附近又没有医院诊所,我们害怕他撑不下去,这事儿还挺重要。”

    小王这才松了口气:“什么啊,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

    喂喂喂,这态度有问题吧!钱斌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那好歹是“重要证人”啊!!”钱斌说:“现在都奄奄一息了。”

    “这样啊……”小王撩了撩鬓角的发梢,倒像是不怎么在意。

    “你好歹装作惊讶或者担心吧……”钱斌傻眼了。

    小王却微微一笑,说:“钱斌,有奖竞答。”

    “啊?”钱斌不知道小王这又是唱的哪出戏,愣了半天。

    小王笑问:“你猜,我之前是干什么工作的?”

    “啊?”钱斌傻着眼愣了好半天,才悠悠说:“是……警察?”

    “笨。”小王摇摇手指:“我问“之前”——也就是说,铁定和现在的职业不一样咯。”

    “那我怎么猜?”钱斌摊手。

    “给你个提示。”小王笑着说:“你现在最需要的一个职业人,你觉得是什么?”

    钱斌想了想,叹了口气说:“灯神。”

    “啥?”

    “直接帮我解决麻烦那种。”钱斌一本正经说,甚至还手贱地蹭了蹭小王的脸,说:“灯神啊灯神啊!你就别装了,赶紧出来吧!”

    “欠揍!”小王给了钱斌一个暴栗,让他自己体会。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钱斌打量四周,心说这不就是大夫的家里么,要什么,岂不自明?他耸耸肩说:“还用想么?当然是大夫。”

    小王嘿嘿笑了笑,说:“现在你猜呢?”

    “难道,你就是……”钱斌倒吸一口气,原来答案远在天边,就近在眼前。

    ——“大夫——”

    ——“护士——”

    钱斌傻了眼。

    小王则恶狠狠瞪了钱斌两眼:“我要是医生,我还考什么警务编制?你动动脑子!”

    钱斌吐了吐舌头,无奈地耸耸肩,笑了笑,说:“原来你是个护士。”

    “怎么?”小王翻了翻白眼:“你瞧不起护士么?”

    “不敢不敢,”钱斌赶忙摆手,说:“我只是没看出来,像你这样大大咧咧,肯定不少患者遭殃哩。”

    “哦?”小王挑了挑眉毛:“你想试试?”

    钱斌叫苦不迭。

    “那还等什么?”他赶紧转移话题:“既然你是护士,咱们赶紧回老柴那里去好了,还有人等着你救死扶伤呢!”

    “等等。”小王点点头说:“我得先准备点儿急救品——幸好这屋子以前是大夫的,应该留了不少备用的药品和设备——对了,你告诉我,那个证人的身体状况和主要伤情。”

    钱斌照实说了,正准备拉着小王走,后者却警觉地挑眼看向窗外,那壮汉躲躲藏藏,已经很接近两人。

    “先不急,我们看看情况。”小王看了看远处的那个壮汉,心有余悸。“那老柴这是什么意思?故意让他跟踪?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王还是没明白老柴的用意。

    “到时候不就知道了么?”钱斌却笑了笑,他搓搓手掌,心里已经有了计划,缓缓摸爬到窗户边沿,看到那大个头已经近在眼前,提醒小王:

    “先别出声。”

    小王无奈地耸耸肩。

    钱斌贴靠在窗沿后边,用手指轻轻敲动窗格。

    咚咚。

    咚咚咚。

    好像是某种暗号声。钱斌屏息凝神,这样来来回回敲动了三十来下,这才收手,脸上滚下汗珠。

    小王用袖子替他抹了汗,偏偏头,便见到这汉子警惕地躲到一棵粗壮的大树后,脸色铁青,又像是有点儿喜悦。

    “他还不明白,咱们早已经发现了他。”小王有点儿幸灾乐祸的味道,看着屋外的汉子茫然四顾,她也趁乱,“咚咚”,来了两下。

    壮汉似乎已经发觉,屋子里不但有人,还有人在通“暗号”。

    眉间难以抑制的喜悦跟兴奋展露无疑,他左顾右盼,确认四周没人的情况下,一步步接近这小屋子。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