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章 陈志的伤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65更新时间:2020-12-23 09:03:28
最新网址:www.mw8.la
    揭开——更准确的说,是撕开陈志的外衣,柴广漠咽了口唾沫——身体的外皮软绵绵地皱起来,血肉模糊,跟外衣黏在一起,他揭开,几乎是撕开了身体的外表皮,殷红的皮下组织完全暴露了出来。

    隐约见到陈志的脸色发白,整个人虚汗一点点地渗下来,嘴唇像是动了动,眼皮一抽。

    “我……”

    然而陈志并没有恢复意识,整个人哆哆嗦嗦,似乎是要说些什么。

    柴广漠壮起胆子,贴到陈志耳边,伏低身子,问:“是谁动的手?放心,你已经安全了。”

    虽然即使不问,他也能猜到对方是谁。

    陈志的声音细弱无声,根本听不清。

    钱斌脸色一沉,说:“放着不管,他活不过半天。”

    柴广漠皱起眉头,找到一些止血布和处理伤口的酒精。他给陈志做了简单的处理,后者疼得晕过去三次,意识已经是在生死边缘不断徘徊。

    “让小秦来一趟。”柴广漠无奈地停了手。虽然暂时止住血,但陈志仍然虚弱,此时此刻,只有出气,没有进气,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钱斌有点儿为难,小声说:“可……小秦他现在隐蔽着,小王也还很虚弱,这……”

    “这个是重要证人,如果现在就放弃了,我们就功亏一篑。”柴广漠急道。

    钱斌有点儿惊讶,他没见过柴广漠如此慌张。

    “可……这,会不会是调虎离山?毕竟……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动手,杀人完全可以干净利落,留下这么一个活口,又是为什么?”钱斌的担心很有道理,他甚至有些疑惑,柴广漠怎么会想不到这一层。

    然而柴广漠却很是无奈:“这是阳谋。”

    “他们就是在赌,我们到底会不会放弃陈志。”柴广漠轻轻在陈志的背后垫了一层厚厚的纱布,以防止细菌感染。

    “那!”钱斌眼睛瞪得更圆:“我们要是找小秦来,不正中下怀么?”

    柴广漠斜着眼看了眼钱斌,问:“如果不这么办,那村里还有别的医生么?如果不找到,这个姓陈的可就活不下来。”

    钱斌仍然不动,他站在原地,看向陈志的视线有些冰冷:“他不是背叛了你么?”

    “背叛?”

    “原本与我定下约定,要给我们输送情报,可是他结果怎么做?”钱斌有些赌气。这个陈志明明答应自己,愿意做情报交易,可是到了最后关头,最关键的时刻,还是怂了。

    柴广漠摇摇头,叹了口气:“你还不明白么,越是这样,我们才越是要救他。”

    “我想,蓝凤凰估计也是一样的想法。”钱斌提醒柴广漠。“只有我们这么做了,她才有机会找到小秦和小王,到时候……”

    “我知道。”柴广漠抬起头。

    钱斌愣了。

    “到时候蓝凤凰顺藤摸瓜,我们就孤立无援了。我知道,这就是她的计划。”

    “你明知道,还这么做?”钱斌纳闷儿。

    “钱斌。”柴广漠把手里的陈志暂时放到一边,站起身,拍了拍钱斌的肩膀:“有舍才有得,我们是警察,不是土匪,有些招,你想不接也不行。”

    钱斌苦涩地叹了口气:“那我还能说什么呢。”

    “记住,如果遇到有人跟踪……”

    柴广漠似乎想要嘱咐什么。

    钱斌不耐烦地甩甩手:“放心,我尽量甩脱他们。”

    “不,”柴广漠摇摇头:“我是要你注意,小心一点,别让他们发现你注意到有人跟踪。”

    钱斌的脸色愕然顿住,他不知道柴广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你放心去吧,听我的就好。”柴广漠也没打算多做解释,只是用力地拍了拍钱斌的肩膀,对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好吧……”钱斌无奈地离开了蓝凤凰的住所。

    目送他离开后,柴广漠回到陈志身边,轻巧地掰开他的手掌——唯一还没有沾着血的手掌上,捏着一张揉皱成纸团的东西。

    柴广漠皱着眉头,翻开纸团,铺平纸张,上面用鲜红的笔触写了句话。

    不等柴广漠看仔细,身后就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别看了,刑警先生。上面写的内容,是把村子的继承人,定为田迭香。”

    小村的另一头,赵冷在屋外急的来回转悠,脸色又红转白,又发了青,一张薄片似的嘴唇快要红的出血。

    当她急的快要把自己的指头也一并掰断的时候,屋里总算有了动静——是出了结果么?赵冷听到有人叫她,回头看了看,是一瘸一拐,从屋里几步并做一步,眼神游移闪躲,脸色慌里慌张的,便是那小老头,他一个踉跄,差点跌在地上。

    她赶紧上前扶了一把。

    “赵警官。”小老头咳嗽起来没完,就像是老式手风琴一样,还咳出了腔调来。

    赵冷赶紧给他拍了拍背。

    老头儿瞥了赵冷一眼,眼眶里浑浊的眸子闪了闪,使劲摆手,要赵冷赶紧进去。

    等他喘匀了气,才说:“首长等着呢,你快点儿。”

    赵冷倒吸了一口气。

    那人,到底是……赵冷怀着忐忑的心情,跟着老头儿,再度进到屋里。

    不久前,赵冷跟着小老头到这贫民窟里,一路直到老村长的房子前。赵冷是来过一回,对这里还算熟路,可这老头却不一样,身手矫健得像是放回山里的兔子,这条山路熟悉的跟自家后院一样。

    眼看小老头一溜烟工夫就没了踪影,消失在老村长的破旧小屋里。

    赵冷心里虽然心里有点儿没底,这来路不明的小个子老头儿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更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用意,直说让自己一路跟着,却没想到带到这儿来了。

    但赵冷也不想让难得的线索就这么溜了,于是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跟几天前比起来,这里布置变了很多,赵冷先敲敲门,屋里没人应声,等她蹑手蹑脚进了屋,原本简陋的格局倒是真的变了不少——正当中的篝火不知道什么时候撤走,留下一张长桌,若干张低矮的小板凳错落摆放,桌面上还有冒着热气的茶碗,一个蓝色的热水壶。

    赵冷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但总觉得原本简陋的小屋子里的确是多了许多生活气息。

    她正打算坐下来,小老头却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她背后冒了出来。

    “你先出去。”他拽着赵冷的衣袖。

    “什么?”赵冷彻底恼了,这疯子该不会脑子有毛病吧?“你到底要干什么啊?村长人呢?你让我来干什么?”

    小老头摸了摸光秃秃的脑门儿,脸上浮现出讶异的表情来。

    “你知道村长的事儿?不不不,你知道村长?”

    “我不能知道吗?”赵冷觉得好笑。

    “不不不。”小老头一拍脑袋,使劲摇头:“我不是和这个意思,姑娘——不是,赵警官——”

    “你认识我?”赵冷忽然警惕了起来,村里人知道她是“警官”的多,但知道她是“赵警官的”,可未见得是什么好人:“这么说来,你又是什么人?”

    赵冷习惯性地做出防备的态势,小心翼翼往后退了一大步。

    小老头哭笑不得:“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警官,你听我说,我不是什么可疑的人物,我是下乡委派到此的村官。在这干了半辈子了。”

    小老头还想继续解释。

    赵冷却皱起眉:“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放任蓝凤凰在这里为虎作伥呢?”

    这老头儿的嘴似乎不怎么锋利,听到这里的辩驳,一时也答不上话来,只是吞吞吐吐。

    赵冷越发觉得可疑,正准备给他上点“作料”,让这个老头老实交代,却不想,这屋子里还“暗藏玄机”。

    赵冷一抬手,身后的“墙壁”有了动静,原本整块土灰色的石墙颤抖着嗡响,吓了她一跳,回头再看看,哪里还有“墙”。

    土灰色的墙面裂开一条半人宽窄的缝隙,从里面出来两个身影。

    带头的是刘志远,他的脸上不知为什么沾着煤灰,穿了一身丝绢做成的华丽衣裳,看上去古不古今非今,有点儿不伦不类。

    但跟在他身后的人,让赵冷的心脏停跳了一拍。

    她抿了抿嘴,见到一个戴着“狐狸”面具的男人,腹部微微隆起,声音却让赵冷吃惊——毫无疑问,他便是马局长。

    “我早说了,别小看我带出来的年轻人。”这“狐狸”冲刘志远笑了笑,依旧是那春风一般明媚的爽朗笑声,刘志远的眉头虽然锁的紧紧的,但也只有点点头。

    小老头更是脸上惶恐,急道:“老首长,您可来了,再不来,这小丫头可算把老头子骨头也给啃了。”

    “可别胡说。”“狐狸”声音一顿,目光飞快地在赵冷的脸上停留一瞬:“她可没你狡猾机灵,你这老家伙,害怕这刚出道的小孩子么?”

    刘志远笑了笑,说:“你别忘了,这老家伙年轻的时候,别的什么都不怕,就怕女人。”

    几人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几句话便寒暄在了一块,都笑的欢畅。

    赵冷看在眼里,脸都变了颜色,她哆哆嗦嗦问:

    “你……你是谁?”

    “你说呢?”“狐狸”声音依旧平稳淡然,赵冷却按捺不住内心的狂躁,她几乎要脱口而出一声“师父”,但是心里却有无数的浪涌。

    “你……”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