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此肖萧,非彼肖萧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66更新时间:2020-12-22 12:10:53
最新网址:www.mw8.la
    “你刚才听到这孩子的意思了,离开这间屋子的既然不是肖萧,那么也就是说,进去的那个,也不是。”

    “不可能!”“竹棍儿”扯着嗓子叫,脖子上的血管一张一翕。

    “你为什么觉得不可能?”柴广漠伸出手,勾住这“竹棍儿”的脖子。

    这“竹棍儿”先是一愣,随后急躁的气渐渐消了,才嘟哝说道:“成百双眼睛盯着肖萧大人从灵堂里出来,进了这屋子,你说不是就不是么?”

    “是啊,是啊!我们都亲眼见到的!”有人跟着这“竹棍儿”起哄,大声嘶吼起来。

    柴广漠看了几人一眼,说:“你们看到什么?”

    “肖萧大人从灵堂出来,走进这屋子里!”有人跟“竹棍儿”说了一模一样的话。

    还有人补充:“我们亲眼见到,不仅如此,肖萧大人进屋之后,我们就把这屋子围了个遍,几时见她出来了?”

    “就是就是。”

    “不可能看错!”

    柴广漠见他们十分笃定,点了点头,说:“虽然现在说的很起劲,不过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一个人不可能活生生地消失,更不会忽然变成另外一个人。”

    “就是的!”“竹棍儿”也很认同,他脸上通红,十分亢奋。

    “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呢?”柴广漠把问题抛了出来:“我们确实发现,肖萧就是凭空消失,或者说变成了别人。”

    “竹棍儿”愣了愣,使劲摇头:“不对,不对,你才说了不可能。”

    “是不可能。”柴广漠笑了笑,眼睛放出光亮:“所以我才说,不是肖萧变成了另一个人。”

    “竹棍儿”咬了咬嘴唇,一脸懵逼地问:“那你说,是怎么回事?”

    “是一开始,走进去的那个,就不是她——就像我刚说过的那样,事实上,你们见到的,是穿着肖萧进行仪式用的服装,伪装成她的另一个人。”柴广漠说。

    “竹棍儿”傻了眼,别说是他,就是在座屋里的一干人等,听得脸都黑了。

    “伪装?”瘦瘦的“竹棍儿”挠挠脸,摇摇头:“不可能,我们都见过她。”

    “还记得当时的情况么?”柴广漠说:“仪式结束的时候,蓝凤凰作为主持,把灵堂打开,带着肖萧走出来,就在这里。”

    柴广漠朝钱斌努了努嘴,后者一脸懵逼。

    “过来。”柴广漠小声呵斥。

    “干嘛?”钱斌傻了眼,看见柴广漠不停地冲他招招手,不知道这个动作究竟有什么用意。

    “配合我。”柴广漠勾勾手,说。

    “配合?”钱斌挠挠脸,“怎么配合?”

    柴广漠不由分说地扯起钱斌的手,一把攥住他的肩膀,半个身体挂靠在他一边,钱斌傻眼地往后退了半步。

    “你往后退半步的动作是认真的么?”柴广漠登时冷下脸来。

    钱斌无奈地摇头,只能配合柴广漠的闹剧。

    柴广漠说:“当时,我就站在蓝凤凰的位置,一边搀扶着肖萧——”

    说到“肖萧”的名字时,柴广漠扭头看向钱斌,眼光变得锐利起来:“好好演,低头,埋胸,缩着脑袋,把整个人藏

    到你眼前这些枝枝丫丫的后面。”

    “哪有什么枝枝丫丫。”钱斌啐了一口。

    “竹棍儿”瞪着一对圆鼓鼓的眼珠子,疑神疑鬼地来到钱斌面前,半蹲下身,两手在他面前比划一阵,说:“没错,这里的确有——那不是什么枝枝丫丫,是用来引导先祖归位的灵符。”

    “没错。”柴广漠点点头:“当时的“肖萧大人”,只不过是蓝凤凰操控的一具傀儡而已,你们见到的,就是这个样子。”

    柴广漠双手钳住钱斌的肩膀,控制着他挪到前面。

    “你们还记得么,肖萧从出现到一直主持仪式,一直都一言不发,并且从不抬头与人对视。”

    “竹棍儿”吸了口气:“你这么一说,我也发觉了,肖萧大人的行为举止,从仪式开始的那天就觉得古怪。”

    “不不不,你说的不对。”另一个人纠正他说:“我记得很清楚,一开始仪式是没问题的,可是当郑邦来的那天,他进去的那一次,就不对劲了。”

    根据柴广漠的推理,村民们开始议论纷纷,对肖萧的疑虑,也渐渐倒戈,变成了对蓝凤凰的怀疑,这种转变悄无声息,但确实走在好的方向。

    柴广漠见时机成熟,带着钱斌离开屋子,对屋外聚集的村民们说:

    “各位,就像你们听到的那样,从一开始,蓝凤凰就没打算顺利进行这个仪式,从头到尾,这一切很可能都是骗人的。”

    众村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拿不定主意,柴广漠索性继续说道:“如果想要知道真相,最简单也就是最直接的方法,那就是找到肖萧,问个清楚明白,不就行了。”

    这句话得到了声援。

    “没错,找肖萧大人问个明白。”有人说。

    “可,肖萧大人在哪呢?”有人问。

    这时候,所有目光都集中到了柴广漠的眼前,他笑了笑,似乎早料到这一点。

    “各位,我知道你们想什么,我柴广漠是一名警察,这个案子也的确是我们的一件要案,所以这次,我希望能够得到各位的协助。”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直接找蓝凤凰。”柴广漠说:“如果各位信任我的推理,那就跟我去,大家诚心请教,我想蓝凤凰不会置之不理。”

    “竹棍儿”显得有些犹豫,他抿了抿嘴,小声说:“可,如果蓝凤凰大人没有做这种事……我们这样去找他,不就……不就太没有情面了吗?”

    柴广漠笑了笑,说:“大家别忘了,原本继承人理应是肖萧的,可现在蓝凤凰的名字出现在这张纸上。”

    众人听后,脸色都变了。

    “退一步讲,就算她蓝凤凰真的没有做这种事,大家也可以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柴广漠说:“而且,我觉得,找到肖萧大人才是当务之急,不是么?”

    “竹棍儿”犹豫半天,说:“我们商量看看。”

    他簇拥到众村民当中,脸上满是难色,一时间,整个灵堂前呈现奇景,四处席地而坐的村民脸上都是愤慨,最次的也是忧国忧民的脸色,“竹棍儿”也捋起袖子,满有一股热血之情。

    钱斌有些担忧地凑到柴广漠,他低声问:

    “这群村民真的靠得住么?”

    他对这些人实在提不起好感,一个个精明狡猾,但又不大靠得住。

    “这我不知道,我本来也没打算能说动他们。”柴广漠耸耸肩。

    “那你这是干什么?”钱斌不理解了。

    “有一部分能动员就够了。”柴广漠说:“蓝凤凰肯定想不到,我们居然会让她一直带着的村民反目,到时候,就连气也气死啦。”

    钱斌跟着笑出声来,两人静候这帮村民自主商量的结果,然而令他们没想到的是,不等“竹棍儿”和村里几名长辈的讨论出什么结果来,已经出现了意外。

    柴广漠见到“竹棍儿”脸色不对劲,他摸着脑袋找到自己和钱斌。

    “结果商量出来了?”钱斌问。

    “竹棍儿”摇摇头:“长辈他们倒是觉得没问题,可是村子里其他人觉得这事儿不靠谱。”

    钱斌笑问:“那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竹棍儿”犯了难,他眼神闪躲,往后探视一眼,小声对两人说:“不瞒你们,我自己现在也想去蓝凤凰大人那里问个清楚明白,继承人这事儿,总得有个着落不是?”

    “竹棍儿”似乎拿不定主意,依旧是一副模棱两可,打商量的语气。

    “你说……咱就是问问,找大人讨要一个说法,我想,她不大会生气吧?”

    柴广漠耸耸肩:“难说。”

    “竹棍儿”哭笑不得。

    “不过,我找你来不是这件事,村里长辈让我通知你一个情况。”“竹棍儿”扯了扯柴广漠的袖子,示意他低下头来听,这次他声音压得更低,模样显得更加谨慎小心。

    “什么情况?”柴广漠看了看钱斌,后者也一脸纳闷儿,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村里又出了什么事。“是不是村子又出事了。”

    “竹棍儿”咽了咽口水,脸色凝重地轻点了点头,说:“你们之前在村子里找到的那些嫌疑人,本来是被蓝凤凰关在村管所的单间里,平时也有人看管。”

    他顿了顿声。

    “怎么样?”钱斌急问。

    “有人把他们放了出来。”“竹棍儿”说。

    钱斌脸一沉,登时急了,说:“到底什么人?”

    “竹棍儿”直摇头:“我怎么知道?我也是听村里人提起,这事儿还没跟其他人讲,我跟几位长辈们商量之后,最后还是决定,这事儿得让你们知道才行。”

    柴广漠拍了拍“竹棍儿”的肩膀:“英明的决定。”

    “竹棍儿”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脸,说:“我觉得,这事儿,跟大人可能也有关系。”

    钱斌见他“改邪归正”,忍不住戏谑道:“你也看出来了?”

    “竹棍儿”嘟哝一声,说:“只是……直觉吧。”

    “不过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觉得,是“有人”放了那些嫌疑人?”柴广漠低声问:“是谁跟你说的?”

    “竹棍儿”想了想,摇摇头说:“这是我自己推测的。当时那人的原话是,听说村里那帮“歹徒”,一股脑全出来了。我知道,这些人不都是在一个单间里管控的,这事儿说来实在蹊跷,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可能。”.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