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蓝凤凰的来头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04更新时间:2020-12-22 09:04:30
最新网址:www.mw8.la
    “可,可你怎么知道,当时郑邦已经死了呢?”

    “没错,一开始我只是推测。”柴广漠说:“可是现在有了这枚钢钉,这就是直接证据。”

    “可,凶手到底是什么人?”

    “对啊,没有人能擅自进灵堂的!”

    “对啊,除了蓝凤凰大人和肖萧大人,其他人都不可能待在里面——我们又是看着郑邦走进灵堂的,他,他是怎么死的?”

    嘈杂的议论声此起彼伏,柴广漠静静等待着他们归于平静,才低声说:“答案也很简单,正如你们所说的,没有其他人能够进入案发现场,那么凶手不是很显而易见么?”

    “又是蓝凤凰大人?”有人已经看出柴广漠和蓝凤凰之间有不小的矛盾,讽刺似的说道。“可先生,您的推理有个很大的问题,如果真是她动手,有什么必要伪装成倒在血泊里呢?就是为了嫁祸?”

    柴广漠笑了笑,摇摇头:“你说的没错,所以并不是蓝凤凰。”

    “等等,那你说的是谁?”钱斌忽然反应过来,他瞪着柴广漠,小声质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凶手是肖萧?”

    底下有人嘲讽道:“你看,他推理了一圈,又说回原点了!”

    “又是肖萧大人?”

    柴广漠笑了笑:“是,也不是。”

    众人被他绕糊涂了,这男人说的话到底靠谱不靠谱,怎么一会儿“是”,一会儿又“不是”了,这是故意玩脑筋急转弯么?

    “到底是还是不是,你倒是给个准话啊!”有人抗议。

    “杀死郑邦的,的确是当时在这个灵堂当中的“肖萧”,但,不是肖萧。”柴广漠耸耸肩,说道。

    他的表情虽然十足的诚恳,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拿捏不定。

    “你,你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钱斌也纳闷儿了,这柴广漠几时候说话变成这样了?

    “就别让我再绕圈子了,“肖萧”,是不是该轮到你登场了?”柴广漠忽然来到小屋门前,轻轻扣响了门扉。

    屋里没有回应。

    “管她几个意思,反正这男的说的也不错,到底是不是肖萧大人,把她弄出来问一问就知道了!”

    此言有理!

    依照这个意思,村民自发地组织了“私刑”的队伍班子,准备把肖萧给“请”出来,让她交待事实,顺便,依照这个事实用刑。

    眼看他们大张旗鼓,阵仗俨然不打算轻易饶过肖萧,钱斌就急了,然而无论他怎么阻止,这些上了头的村民又哪里会听他的劝?

    眼看呼吁的声音越发躁动,柴广漠的脸色却变了样。

    “糟了。”他说。

    “怎么了?”钱斌纳闷儿。

    “她跑了。”柴广漠把手摁在门上,脸色铁青。

    “跑了?什么跑了?谁跑了?她?谁?”钱斌懵逼了。

    “肖萧。”柴广漠往屋里看了一眼,叹了口气:“我们大意了,居然让她逃出去了,如果能在这里抓到她,估计就能省很多麻烦事了。”

    “什么意思?”钱斌一头雾水。

    “你撞开门看看就知道了。”柴广漠说。

    钱斌看了一眼这门:房间不大,只是一间木制的小民宿,上头一扇纸一样薄脆的小木门,当做装饰还有点用,防贼都显寒碜。

    “可是……”钱斌又看了一眼虎视眈眈的村民,当下摇摇头,说:“肖萧还在里面,现在把门撞开,我怕她有危险。”

    “不会的。”柴广漠叹口气。

    “你怎么能保证?”钱斌愣了愣。

    “因为她根本就不在里面。”柴广漠说。

    “怎么可能,我亲眼见她进去的。”钱斌不信。

    “你要是不信,自己开门看看不就知道了?”柴广漠微微一笑。

    钱斌当然不服,他搓搓手掌,两下便撞开了这扇侧开的小门。把拆下来的木门小心翼翼放在一边,钱斌仗着自己身体强壮,拦住身后涌动的人群,悄咪咪地探进去一个脑袋,小心翼翼往里看去。

    屋子不大,几乎一眼就能看到底,有点像民宿的酒店,一张大床,一张高脚凳,凳子旁是窗户,厕所的门紧闭,没见到人。

    钱斌心想“不会吧”,摸到床边,床上只有杂乱的被褥和床单,又哪里有肖萧的影子?厕所的门紧闭,钱斌敲了敲门,没有回应。

    “肖萧,你要是在里面就应一声,我怕你不方便。”钱斌咳嗽一声,说道。

    仍没有回应,甚至连人的气味都没有。

    “怎么回事?”钱斌也觉得氛围有点儿不对劲,他嘟哝一句,又说:“你要是再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我就撞门了,我怕你有什么危险,如果有冒犯,请见谅。”

    还是没有声音。

    钱斌把心一横,侧身撞进厕所里——厕所更小,门也十分窄,钱斌直觉得塞进自己已经够呛。进到里面,才见到如注的流水漫过脚踝。

    钱斌赶忙关停了水龙头,厕所几乎只有一站之地,瞥一眼,钱斌也意识到,肖萧的确是消失不见了。但更让他惊讶的,则是在厕所里见到一身衣服。

    那是肖萧用来进行仪式的服装。

    此刻就像是一条烂布头似的躺在水渍里。

    等到厕所中的水声逐渐消退了下去,钱斌才冷静下来,他半蹲下身,抓起裙角,脸色十分难看。

    没过多久,村民纷纷涌进了屋里,七八个村民已经把整个民宿挤得满满当当,没空什么地方了。

    “喂,你把人藏哪了!”有人揪起钱斌问。

    钱斌也傻了,他哪里知道。

    屋后有人喊:“是从窗户逃的。”

    “窗户?”钱斌嘟哝一句,来到床边。床边的高脚凳边,窗户半开,显然是从这里逃走的。

    “刚才谁负责窗户!”村民当中一个稍高一些个头,整个人瘦削得宛如一条削了皮的棍子,还是竹的。

    “竹棍儿”高呼,不一会儿,人群当中推搡着挤出一个少年,他戴着深褐色的棒球帽,脸上脏兮兮的。

    “你负责窗户?”“竹棍儿”问道。

    少年挠挠头:“我保证,我真没见到肖萧大人。”

    “那就怪了!”“竹棍儿”跺了跺脚:“我就不信,这人好端端的,能变成苍蝇飞走了。”

    柴广漠这时候才悠然来到屋里,看着屋里面面相觑的众人,他说道:“我倒是知道,这个肖萧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这时候,众人才看向柴广漠。

    “竹棍儿”轻蔑的打量柴广漠,忍不住嗤笑:“你要是知道,不至于让人牵着鼻子走。”

    “你不想知道肖萧是怎么消失的么?”柴广漠问。

    少年皱起眉头:“我想知道,难不成我不知道,你就晓得了?”

    “原因其实很简单。”柴广漠说:“倒也不是什么很难理解的事,来,小伙子,过来,我问你。”

    柴广漠推着那戴帽子的少年到众人面前来,问他:“你能保证,你的确没见过肖萧从这里消失么?”

    少年笃定地点点头:“你们别不信,我眼力可好,绝不会认错。”

    “好。”柴广漠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那你有没有见到一个女人,从窗户里翻出来,若无其事地离开?”

    “啊,有的啊。”少年率直说道。

    所有人都愣住了。

    “竹棍儿”还是不信,从裤兜里摸出肖萧的照片,贴在少年面前:“你丫给我好好看,那女人是不是长成这样?”

    少年不屑道:“这你给我们看过好几次了,我早说过,肯定不是她,不是肖萧大人。”

    “竹棍儿”傻眼了:“不,不是,就算不是,你为什么不拦住她?”

    少年委屈说:“我又不认得人家,再说了,你也没说,让我拦个不认得的女人啊?”

    “竹棍儿”气急败坏,把少年的帽子一把摘下来,狠狠摔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模样十分嚣张,少年拾起帽子往后退了退。

    “逃走的到底是谁!”“竹棍儿”跺了跺脚。

    柴广漠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是谁很重要么?”

    “竹棍儿”一愣,也只是摇摇头,苦笑:“可……肖萧大人到底去哪了?”

    “她去哪里,我是不知道。”柴广漠说:“但我知道,消失的那个,未必是你们要找的人,刚才你也听这孩子说了,从窗户逃走的,并不是你找的肖萧大人。”

    “竹棍儿”摇摇头,脸上写明了急躁,甚至一屁股坐到地上,卷起袖子:“我上哪去找呢?”

    “你要找谁?”柴广漠问。

    “那还说用,当然是肖萧大人。”“竹棍儿”翻了翻白眼,翻过手——手上很是粗糙,看起来没少干农活。他回身指了指身后站着高矮胖瘦一十好几名村民。“我们都急得不得了!你呀,你要是警察,就别闲站着,能帮我们点儿忙不行?”

    “哪个肖萧大人?”柴广漠问。

    “还能有哪个?”“竹棍儿”起身,歪着嘴,挤眉弄眼地看向柴广漠,伸出指头,狠狠戳了戳他胸口,没好气地说:“你来找事儿的是吧?我看你就不是来帮忙的!”

    柴广漠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说:“你别急兄弟,我是说,咱们得先把话说明白了。你要找的,是刚从这屋子里逃出去的那个“肖萧大人”,还是真正的肖萧。”

    “你什么意思?”“竹棍儿”的眼睛里一道光闪过,这次他听明白了,眼前这警察的意思是,“此肖萧,非彼肖萧”。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