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两面派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76更新时间:2020-12-21 18:04:32
最新网址:www.mw8.la
    蓝凤凰的脸颊笑的近乎扭曲:“所以他今天就为了跟老娘我作对,策划了这么一出好戏??所以连老娘的底.裤都让他扒光了,你告诉我,你这个两面派什么都没说??”

    啪的一声,蓝凤凰手里的抓手闪电一般落在陈志的脸皮上,惨兮兮的脸皮像是卷了翘的钢板,被这抓手轻而易举地撕扯开来,摧枯拉朽地露出了陈志脸上的森然白骨。

    抓手回到蓝凤凰手里,陈志捂着脸,整个身躯直挺挺被壮汉板正地扭着,痛苦像是迟来一般,他惊愕的神情扭动着爬满了脸,嘴角滚出的硕大血珠滑进嘴里,甚至还有一丝铁锈味。

    紧随其后的嘶吼声,听在蓝凤凰的耳朵里,更显得悦耳。

    她笑眯眯瞧着陈志像一只肉.虫一样折腾,却又没法挣脱壮汉牢固的指头,脸皮荡漾着在脸上摆动,也不知道是后怕还是惊恐,双眼的瞳孔瞪得又圆又亮。

    “我!我没有!大人!我真的没有!”陈志一边抽着气,一边艰难地从嘴里挤出几个字,眼泪鼻涕横着抹了满脸。

    “好好说话。”蓝凤凰缓慢地,一字一句地说。

    陈志痛苦地扭动着,蠕动上半身,艰涩地吐出两个字:“大人……”

    田迭香拦住准备继续下手的蓝凤凰,说:“别把他弄死了,让他先把该说的话说完。”

    蓝凤凰收回手。

    “讲。”

    陈志点点头:

    “我……我发誓,我真没有吐露半句不利于您的事实……当时……当时柴广漠的确打算劝诱我,但——但我陈志是个重义气的人,当初救我的是李哥,栽培我的是组织,我为什么要背叛?”

    “你背叛的不是组织。”蓝凤凰低笑一声:“你背叛的是我!”

    一声惊呼的惨叫声悬挂天际,从蓝凤凰的屋子里传出,紧随其后的怒骂更是久久不散。

    “你奶奶的!!”

    另一头,柴广漠着手调查起郑邦的死因。

    “真不管前辈了么?”钱斌问。

    “那个老头或许知道什么内幕,她跟着过去也好。”柴广漠点点头,他压低脑袋,低声对钱斌说道:“更何况,这里并不安全。”

    “怎么说。”钱斌问。

    “你看。”柴广漠撩开灵堂的帘幕。

    外头聚集起来的人群仍不散去,柴广漠一撩开这幕布,这一群乡民就凑着脑袋往里看了过来,一双双眼睛满是好奇,而有一些,则充满了敌意。

    钱斌甚至看到一些眼光冒红,看上去有些瘆人,他不禁哆嗦着落下帘幕,细声问:“他们怎么了?”

    赵冷走后没多久,这群人就变得奇怪起来,他们时不时往灵堂里窥探,一个个两眼放光,另一拨人把那群老头守住,肖萧所在的屋子也成了他们的目的地。

    “到底怎么回事?”钱斌嘟哝。

    “我听说,这村子里的人,喜欢动用私刑。”柴广漠细声细气地说:“本来蓝凤凰在,他们就听这女人的。但是她现在撂挑子不干了,天知道这些人会做出什么事来。”

    钱斌倒吸一口凉气,问道:“那该怎么办。”

    “你记得蓝凤凰走之前说什么么?”柴广漠问。

    钱斌摇头。

    “她说,郑邦是肖萧杀的,把这件事公布给这些村民。现在他们肯定认为肖萧是凶手,守在门口,估计就是这个用意。”

    一听他们要为难肖萧,钱斌的脸色登时变了。

    “可是他们又没有证据?”

    “蓝凤凰的话便是证据。”柴广漠说道:“还用得着怀疑?再说了,你想想看,他们在蓝凤凰的指引下看到了什么?”

    钱斌抿了抿嘴:“肖萧拿着凶器?”

    从灵堂出来,满身沾着血,手里拿着染血的刀具,脸色阴沉,摇摇晃晃的肖萧的身影,浮现在钱斌的脑海里。

    柴广漠摊了摊手说:“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想?”

    钱斌无奈地叹了口气:“那,那我们该怎么办。”

    “先检查尸体,我们要洗清肖萧的嫌疑。”柴广漠说:“先让这些家伙镇定下来。”

    钱斌低下头,见到郑邦的伤口。

    “可是,死因不是都已经查看过了?”

    “我想看看,到底是谁动的手。”柴广漠说:“你觉得会是谁?”

    “还用问么,当然是蓝凤凰。”钱斌不假思索:“她肯定恨死郑邦了,他的出现可是毁了这女人的计划,现在他死了,受益的不就是蓝凤凰么?一举两得,死人又不会辩解。”

    “一开始我也这么想,但是你看现在,这些村民也不信任蓝凤凰了,她未见得有什么好处。”柴广漠却摇摇头。

    “这么说,不是她?”钱斌有些不可置信。

    “我可没这么说。”柴广漠笑了笑:“总之,先看看尸体。”

    “这尸体怎么了?”钱斌看了一眼郑邦——脸色已经些发紫,柴广漠用手掌拍了拍他的脸,整张脸已经冰凉,头发散乱,整个躯体看上去十分沉重,胸腔的血流干了。

    “死的透透的了。”钱斌提醒他,“别看了,已经不会再动了。”

    柴广漠笑了笑:“我倒不是指望他还能动,看起来死因也很明显了。”

    钱斌半蹲下身,他盯着郑邦的尸体看了好一会儿,咂咂嘴说:“还是很难相信,几天前这哥们儿还在我耳朵旁边啰嗦,现在就变成这样了。”

    “这些村民还是很敬重郑邦兄弟的。”柴广漠叹了口气。“只是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钱斌纳了闷儿。

    “没想到他们不过是利用老兄的死而已。”柴广漠站起身来,撩开灵堂的帘幕,他站直了身体,挺立在众村民面前,冷冷的视线扫过他们。

    “你,你什么意思?”有人对柴广漠的恶言中伤十分不满,指手画脚地喝问:“你凭什么这么说?”

    柴广漠指了指不远处的小屋子:“一个弱女子躲在屋子里,你们这是干什么?”

    肖萧所在的屋子已经被一圈村民围困,四周挤满的人头攒动,要不是门口几个老头子守着,这群人说不定已经冲破人堆,闯进屋里,问个清楚了。

    “肖萧大人杀了人,难道我们还不能问清楚?”有人直言。

    柴广漠冷笑一声:“你说她杀了人,我问你,你亲眼见到么?”

    这人愣了愣,摇摇头。

    “你呢?”

    柴广漠瞥向另一个村民:“你亲眼见到肖萧把刀子插进郑邦的胸口么?”

    仍然摇头。

    “那么我想请问,到底是谁认为肖萧杀了人。”柴广漠说。

    众人鸦雀无声。

    “可是……虽然没有直接见到,可是,肖萧大人她拿着刀子!”

    “对,没错,我还见到她的刀上有血!”

    “那肯定是郑邦的血!”

    “血的气味我都闻过!”

    “不仅有血,而且你看,肖萧她一言不发,肯定是杀了人之后心虚了!”

    “……”

    几人拍着胸脯,像是亲眼睹见一样,说的信誓旦旦。

    “你们觉得那把刀就是凶器?”柴广漠玩味地静静听着他们议论到没了声息,才悠悠说道。

    “难道不是么?”其中一个惊愕地问。

    “我以为郑邦老兄是死在刀伤,但是很显然我想错了。”柴广漠摸着郑邦的后颈,钱斌顺着看去,见到他的手经过厚厚的皮肉里,摸出一根两寸来长的钢钉。

    “这,这是!”钱斌吓了一跳。

    “这显然才是死因。”柴广漠说。“为什么郑邦老兄会倒在血泊里动弹不得,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早已经死了。”

    众人哑口无言。

    柴广漠站起身,拔出钢钉,钢钉上一滴血都没有,显然是扎进了穴位里。

    “这根钢钉直刺进郑邦的咽喉,堵住了气管,也扎断了脊椎。没有经验的人自然看不出,更何况一开始,所有人都会被表象蒙蔽,都以为死者是死于刀伤。”

    “不是吗?”有人问。

    “显然,死因是窒息。脸上还有一些脂粉,这是为了掩盖郑邦死时肿大的囊泡,还有脸上的淤血。这些都足以证明,郑邦是因为喉咙的气管堵塞而死。”

    “也就是说,肖萧手上的刀,并不是凶器。退一万步讲,就算她真的动了刀子,也只是往尸体上插了一把匕首而已。”

    众人都冷静了下来,经柴广漠这么一分析,好像事情又有了转机。

    有一个人举起手,怯生生问:“那先生,您是说,肖萧大人没有杀人么?”

    柴广漠不置可否,只是解释:“我只是说,郑邦的死因并不是胸前的刀子。很显然,这把刀的目的并不是杀人。”

    “那是干什么?”

    “嫁祸。”柴广漠冷静地说道:“目的很单纯,也很明确,就是为了制造这样一起看上去就是凶杀的现场,为了让肖萧得到嫌疑。”

    “这么一说。”钱斌忽然明白了什么:“整个会场,不就是蓝凤凰布置和操控的么?能做到这种事的,岂不是只有她了?”

    柴广漠笑着点点头:“没错,正是她。”

    “这把匕首,果然就是蓝凤凰插进郑邦的胸口里——一是为了泄愤,二,则是为了把肖萧从村长的位置上拉下来。”

    “证据呢?”钱斌沉声问。

    “不用我说,那张字条就是证据。”柴广漠说:“字条上写的是蓝凤凰的名字,但是各位乡亲,我想请教你们,一个死人能否让先祖附身?”

    底下一片鸦雀无声,少有的几个人摇摇头,脸色苍白。.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