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仪式现场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22更新时间:2020-12-19 09:00:22
最新网址:www.mw8.la
    赵冷这时候也冷静了下来。

    柴广漠直愣愣看向她,像是在朝她取证:这话可是真的?

    “她的确有这么个习惯。”赵冷嘟囔说。

    “那她到底说了什么?”柴广漠问。

    钱斌吞吞吐吐才 说道:“村子里显然是有他们组织的痕迹,可是如果只是在表面上调查,恐怕查不出端倪。”

    他吸了口气,见到两人一眼都不眨,紧紧盯着自己,钱斌继续说:“只有深入调查一种办法了。”

    赵冷眉毛一紧:“深入?怎么个深入?”

    钱斌嘴巴哆嗦不停:“以色诱之。”

    赵冷差一点一口水啐出来,柴广漠也懵了。

    钱斌咳嗽两声:“你们非要我说的。”

    “可……”赵冷无奈地耸耸肩,她早知道小王这家伙就是这样,没个正行:“你不知道她什么人呀,有的话能说,有的屁话就少说。”

    钱斌苦笑。

    “等等,”柴广漠打断赵冷的戏谑:“还没完吧。”

    “唔?”钱斌愣了愣。

    “如果只是这种程度——连计划也称不上的东西,我觉得你没必要那么重视。”柴广漠分析道:“她一定发现了什么。”

    钱斌挠挠脸:“这是我后来想到的。”

    “说。”

    “还记得蓝凤凰当时以什么借口拿住小王的么?”钱斌问。

    赵冷脸一红。

    “咳咳,就是那个了。”钱斌说。“所以……所以我就想……”

    钱斌脸一并跟着红透了,低下头,后面的话便说不下去了。

    “你想,或许小王已经实施了她的计划,还正好被蓝凤凰的人抓个正着,是么?”柴广漠不苟言笑地替他说了出来。

    钱斌哭笑不得,赵冷却狠狠白了柴广漠一眼,用手肘狠戳了他的胸口:“你说的这什么胡扯推理啦,小王她那就是嘴够硬,真要她做这种事?没可能!”

    虽然赵冷说的很笃定,但柴广漠却好像一点儿没有放在心上,他微微一笑,说:“钱斌,你怎么说?”

    钱斌仓皇看了气势汹汹的赵冷一眼,小声道:“这回我站老柴。”

    “你!”赵冷捏紧拳头,便急急忙忙躲到柴广漠身后去了。

    赵冷气不打一处来:“你们怀疑小王是那种……那种女人么?”

    柴广漠摇头道:“跟哪种女人没有关系,我们的任务很特殊,不能以常理来评论,现在情况紧急,同事很可能随时牺牲,在小王看来,甚至你我的安危都不能保证,在这种生死未卜的情况下,她当然要兵行险招。”

    钱斌也跟着点头,说:“而且我觉得小王……她很聪明,不大可能真的吃亏。”

    赵冷气得快背过气去了,捏着嗓子,牙齿如筛糠般抖得十分剧烈,问:“那好,你们觉得她是“那样”所以被抓,所以呢?”

    柴广漠低头说:“所以,小王很可能已经获得了什么情报。蓝凤凰未见得知道,但我们也许能知道什么。”

    “啊!”赵冷也恍然大悟:“所以今早,小王才一直吞吞吐吐,虽然昏迷不醒,但好像一直有什么话似乎想告诉我们?”

    钱斌一跺脚:“没错。”

    “那怎么办呢?”赵冷回头看了一眼:“仪式已经开始了,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变化。”

    “是啊。”钱斌也干着急:“来不及等小王醒过来了。”

    柴广漠眉头紧皱:“如果是这个节骨眼儿上的变化,小王到底会知道什么呢?”

    “也许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赵冷有些急。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们准备妥当的计划也不可能就此打住。

    钱斌扭头看向远处,忽然大叫:“出事了!”

    “怎么?”柴广漠眉头紧皱。

    “不大清楚,但是仪式现场怪怪的,现在怎么办?”

    赵冷跟着往灵堂看去。

    她远远便见到了肖萧,但又觉得哪里不对。现在该行动吗?

    “雾开始散了。”钱斌说。

    “散了吗?”赵冷抬起头,咬了咬手指头,说:“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硬着头皮上,如果郑邦和肖萧都落入蓝凤凰的手里,我们就很被动了。”

    钱斌看向柴广漠。

    他们手里一没有武器,二没有支援,三还有一个小王如今昏迷不醒,想要摆脱蓝凤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钱斌现在发觉,听柴广漠的话远比赵冷的靠谱的多。

    柴广漠犹豫了片刻,他看了一眼赵冷。

    “那就听你的吧。”

    赵冷捏了捏拳头,看向远处人头攒动的村民,最里面的那个蓝凤凰格外显眼,她像是狮子一样低吼一声:“好!”

    赵冷带着钱斌和柴广漠,三人匆匆赶到现场。

    这次他们没有以假面目示人,看三人一块行动,村里多半也都知道了他们的身份了,他们索性也都不隐瞒。

    “蓝凤凰。”赵冷气势汹汹地上前,穿过拥挤的众人。“你被捕了!”

    蓝凤凰一点儿不意外,反而有些想笑,她娇笑一声,看向几人,问:“原来是几位长官。”

    钱斌脸上滚烫,特意说了句:“你别想再污蔑我的清白了,蓝凤凰,我可没有杀过人。”

    “哦?那件事?”蓝凤凰笑了笑:“村里看来已经澄清了,钱警官的确没什么问题。不过嘛,几位警官,为什么要来抓我?”

    赵冷嘿嘿一笑,说:“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还在这里装傻?”

    蓝凤凰也跟着笑:“还请两位警官明示,我这是真的不清不楚,也不服气呀。”

    赵冷早知道蓝凤凰嘴硬,但她留了一手,回头看了看柴广漠。

    “蓝凤凰大人,你们的仪式结束了么?”赵冷问。

    蓝凤凰点点头:“结束了,真巧,就在刚才。”

    “是这样。”赵冷说:“那么,我们就涉嫌售卖违法禁品的罪名,希望你跟我们回城一趟。”

    “请问,几位长官,可有什么证据么?”

    蓝凤凰眯起眼。

    “证据?蓝凤凰,李哥你认识么?”

    蓝凤凰迷茫地摇摇头:“请问是谁,人又在哪里?我怎么没见到呢?”

    赵冷一时语塞。

    柴广漠赶紧前来救场,他看了看蓝凤凰,上下打量,才说:“蓝凤凰大人,请你配合我们调查,虽然现在证据还不完全,但是我们有充足的理由怀疑您涉嫌本次案件,所以……”

    “这样啊。”蓝凤凰点点头:“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我当然义不容辞,不过呢……几位长官见谅,我这边手头的事还没完哩。”

    蓝凤凰娇媚一笑,赵冷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说这老女人怎么戏这么多。

    “行了行了,你别扯淡了。”钱斌赶忙说道:“我们这边已经掌握了你的犯罪事实,你就赶紧就范吧,别耽误我们时间啊。”

    “钱警官。”蓝凤凰的眼睛眨了眨,忽然问:“你想想,为什么今天这么热闹的一天,大家脸上都冒冷汗呢?”

    “冷汗?”钱斌回头看了一眼。

    果然如蓝凤凰所言,身后的上千名乡民一个个脸色惨白,蜡黄色的肌肤上渗满了白兮兮的汗珠,大夏天的打着寒噤。

    “你猜为什么?”蓝凤凰神秘地问。

    钱斌直摇头,他哪里知道为什么,直觉得这里头的气氛不大正常,诡异之中还有一点儿阴森森的冒着冷气。

    蓝凤凰不言语,只是推开两侧大门,领着三人进到这屋子里。

    “要不,你们自己看吧。”蓝凤凰说。

    三人跟着她到了灵堂内。

    内部的装潢与村子里的风格大相径庭,看起来就像是两个世界的风格,一进到屋里,见到四面的墙壁像是镜子一样,几乎能映出人影儿来。

    灵堂正中摆放着牌位,倒像是祖祠一样,威严是有,可赵冷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蓝凤凰跟在三人正后面,她随手把门拉上,指了指牌位前,香烛上的一道背影:

    “那是肖萧大人。”

    赵冷吃了一惊:光看背影,甚至觉得这人几乎与整个灵堂融为一体。

    “啊——”赵冷点点头。

    “那怎么了?”她回头看向蓝凤凰问:“所以,到底有什么事。”

    “你们别光看四面的装修啦。”蓝凤凰笑了笑,捂着嘴指了指地上:“看这个。”

    三人这才往地上看去。

    只见到跟墙壁一样光滑的木质地板上,黏稠猩红的血迹一点点渗到脚边,赵冷张着嘴惊呼:“有人倒在那!!”

    赵冷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缓缓到了倒在血泊里的男人身边,跟在她身边的钱斌也不敢稍有一点大的动作,两人蹲下身。

    赵冷的嘴唇有些干裂,她舔舔嘴,伸手碰了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郑邦。

    钱斌抓住赵冷的手,看着郑邦没有闭紧的双眼——这双眼珠子眼白整个凸出,两腮上的肉块已经有些干燥,胸口豁然一条深不见底的血口,伤口没入他的肺部。

    血泡还在胸口涌动,但郑邦已经感受不到痛苦了。血很浓,几乎蔓延在地板的各个角落,看上去十分痛苦的表情里,还有一丝余温未散的悔恨。

    赵冷自然是见过不少的尸体,钱斌也不会对这种东西感到恐惧。

    可此时此刻,两人却有一种冰冷的阴森感在胸口蔓延。

    “呼吸已经停止了。”钱斌怔怔看着郑邦的尸体,说。

    赵冷哑然点了点头,伸出两根雪白的手指头,抵在郑邦的咽喉上——呼吸完全断绝,但躯体还没有完全冰凉,尚有一丝温度,只是这温度也在飞快地逃逸。

    “……为什么?”好半天,赵冷才从干涩的喉咙里挤出这三个字。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