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最后的答案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4011更新时间:2020-12-18 18:00:36
最新网址:www.mw8.la
    “计划。”柴广漠不假思索地秒答。

    “哈??”陈志听傻了。“你说什么??”

    “这是计划。”柴广漠盯着陈志看了一会儿:“不管怎么样,如果你不选择袖手旁观,今晚回去,李哥铁定要问你一些事。”

    陈志噘噘嘴。

    “他们盯上你了——这点你没猜错,我能告诉你的是,如果不跟我们合作,你只能自求多福,我能帮你的也不多,揍你一顿,算是送你一个计划。”

    “苦肉计?”陈志耸耸肩。

    “算是吧。”柴广漠扬扬手:“既然你知道了,那就赶紧回去吧,我估计李哥他们正等着你。”

    陈志见柴广漠毫不犹豫,掉头就要走,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犹豫了好一会儿,猛然踏出几步,叫住柴广漠:“等等。”

    “嗯?”柴广漠回头看向陈志。

    后者盯着柴广漠,攥紧了拳。

    “你……你们明天就要行动,是么?”他问。

    柴广漠整个人藏在夜色当中,轮廓也不分明,他点点头。

    “哦……那……”陈志眯起眼睛,鼻血又顺着淌了下来,他随手擦干,苦笑说:“我还是给你一个忠告吧,老兄,我劝你们……明天放弃行动。”

    柴广漠的眼睛微微一眨,问:“为什么?”

    “别问了。”

    陈志的身体晃了晃:“总之,这是为了你好。”

    “很难理解。”柴广漠耸耸肩:“我这人比较直诚,,你不把话说明白,我是听不懂的。”

    陈志咬咬牙,来到柴广漠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柴广漠的眼睛微微眨动:“这么说,你已经决定了?”

    陈志点点头。

    第二天上午,乳白色的大街上一尘不染,独有乡土与市井结合的村落里,聚集了不少人。这天是仪式结束的最后一天,也是肖萧大人出关的日子。

    蓝凤凰一早把自己装扮得颇为典雅,脸色红润。

    她登台的时候,书记员告诉她,村里绝大多数乡民都来了,就连一向不爱搭理的贫民窟的一干人等也都到场。

    她心知肚明这是为什么。

    前一天晚上,耀武扬威的村中几位老不死的,还就这事有的放矢,把她遇到村中的会议厅里,目的么,相当明确,那就是“羞辱”。

    “蓝凤凰大人,这就是明天了。”那小老头得意地扣了扣桌面,满脸笑的有些油腻,一改往日谄媚同阿谀,看的蓝凤凰像是喝了两升猪油。

    “几位今天心情不错。”蓝凤凰赔笑。

    “那是。”小老头也不掩饰:“明天肖萧大人上了位,咱们村子也算是回归正轨了。”

    蓝凤凰暗地里叫骂,难不成她没让村子里跟着鸡犬升天?面上却不动声色。

    “那就好,就好。”

    “对不住啦,蓝凤凰大人。”另几位也跟着帮腔:“看来,情势站在我们这边。”

    是吗?

    蓝凤凰眼前一亮,笑说:“那可恭喜几位。”

    “不忙着恭喜。”小老头使了个眼色,几位站起身,围着蓝凤凰拢成一个圈。

    “毕竟你为咱们村有贡献。我们几个虽然都是七老八十,风中残烛的老糊涂老朽了,不过

    么,你这几年的工夫,我们看在眼里,念你的旧情,我们准备向上一级推荐。”

    “哦?”蓝凤凰有点儿意外,这几个老不死的莫不是还有一点儿人性?

    老头儿眼一斜,旁边一位穿着西服的老家伙急急忙忙从兜里摸出一份文件,毕恭毕敬递到蓝凤凰手里。

    拆开看了看,蓝凤凰笑了。

    笑得很勉强,苦涩,无力,但是也的确发自肺腑。

    老娘没看走眼。她抿抿唇,跟着嘴巴不由自主地抖起来:“让我回临城做科员。”

    小老头似笑非笑:“对你算是升迁。”

    另一个补充:“不过嘛,蓝凤凰大人,城里的事情多,你多担待。”

    他话里有话。

    蓝凤凰想了一小会儿就立刻明白了。这是个套儿,她腾地站起身,一只手捻住了这封“推荐信”,反手把它撕得粉碎,脸上的表情淡得惨无人色。

    这几个老不死的是想要自己死。

    她的情况,他们虽未必都明朗,但也心里多少有底,自己做的未必是什么正经生意。一旦把这颗“萝卜”从坑里挖出来,城里任命,怎么着也得“清洗”干净。

    她蓝凤凰并不傻,这是往火坑里推。

    几人果然笑出了声。

    “看来大人并不领情啊。”

    他们早意识到,这就是一场纯粹的羞辱。

    不过蓝凤凰依旧笑得出来,她眯着眼,脸上的脂粉也跟着颤抖。

    笑吧笑吧,有你们哭的时候。

    不会太久。

    蓝凤凰没回头,更没工夫一一辨明这些老不死口里的风言风语,她只是扬起手里的纸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会议室。

    直到早晨,她眯着眼,目送一个又一个头发花白,满面红光的老头儿们赶赴现场,这才觉得心中畅快。

    “让乡亲们久等了。”蓝凤凰等的太久,手心里都满是汗渍:“到今天,我们的仪式终于要结束了,大家心里很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台下的村民们扬起脑袋,一个个望着灵堂。

    最开始他们支持蓝凤凰。

    现如今,传承和习俗裹挟了**。蓝凤凰一点儿不意外,所以她费尽心机,才要用这种方式结束这一切。

    她远远见到从公寓里下来的几人。

    同样不感到意外,只不过忍不住嘴角微微上翘。

    等候多时了。

    她再次郑重宣布:“开关!”

    这一声等候多时的宣泄如同洪水决堤。

    洪水自然是那群咆哮着涌向双开木门的村民,而堤岸呢,则是内心里一丝不可得见的“底线”。

    蓝凤凰实在掩盖不住内心的得意。她特意瞥向匆匆赶来的柴广漠,朝他吹了个口哨,一改往日那稳重成熟的作风,此刻更像是内心那年轻的滋味又站了起来。

    就像是在说:“瞧,我赢了!”

    她的手掌按在主席台的桌角,眼光拂过拥挤的人群。

    直到一切嘈杂归于平静,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面对眼前的结果,只有一个人例外。

    蓝凤凰——她悠然自得地来到人群后面,乡民们自觉给她打开一条通路,蓝凤凰不紧不慢地进到深处,眉头微微蹙起,凝望着灵堂幽暗的环境,秉烛闪烁,屋里简单的陈设和复杂的氛围相映成趣。

    她直说了一句:“你干了什么?肖萧大人。”

    小王早晨还没有醒来,但一直在呻吟,似乎是痛苦,又好像是要说些什么。这时候钱斌才说:

    “我想她可能真的有什么要告诉我们。”

    关于小王被蓝凤凰控制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钱斌一直不愿意提,但是直到临了的这天早上,他似乎才乐意“开金口”。

    赵冷一副嗔怪的表情也就在所难免:

    “你怎么不早说?都这个节骨眼儿上了!”

    柴广漠拦住赵冷一副掐架的架势:“钱斌,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钱斌犹豫片刻,看了看小王才说:

    “我们追查到,村子里有人在倾售白货,做违禁品的生意,这不是个小事儿,于是小王告诉我,分两头同时查。”

    赵冷恍然大悟:

    “哦!所以你才跟着蓝凤凰。”

    钱斌点点头:“结果,我们完全被摆了一道。”

    “那小王呢?”赵冷紧逼着问:“她的计划是什么?”

    “这个……”钱斌露出困窘的表情,他站起身,来到围栏边,见到潮水一般,从村子的各个角落往中间涌去的村民,仍有些犹豫。

    柴广漠拍拍他的肩膀:“决不能让同志的牺牲功亏一篑。有什么话,你就直说。”

    钱斌叹了口气:

    “不是我不说。只是……准确地讲,其实我也不知道。小王只告诉我说她有办法,但是什么办法,怎么做,她没直接告诉我。”

    “嗨!”赵冷耸耸肩:“既然不知道,那你提她干嘛。”

    “小秦,你在这里接应我们,随时等候指示,关停村里各个设备的电路,还有——照顾好小王。”

    赵冷干脆把钱斌扔在一边,准备开始行动。

    柴广漠却似乎有心事。

    他落在队伍最后,钱斌抓耳挠腮,在中间不知道想些什么。

    “老柴,你再不跟上,就落下你了!”赵冷高喊。

    她今天情绪格外高涨,因为一切都在计划当中。

    虽然小王的事出乎她的意料,不过这也是抓捕蓝凤凰的主要罪证,因此算得上有所得。更让她开心的则是蓝凤凰的计划已经落空。

    “你说。”见到柴广漠跟了上来,赵冷阳光灿烂地说道:“蓝凤凰见到郑邦和肖萧成为我们的质询证人的时候,不知道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赵冷心里忍不住开始狂呼:蓝凤凰想要裹挟村民,就必须把郑邦这个不确定的角色换下来,现在来看,她失败了。

    三人从公寓出来,见到不远处的村管所边,灵堂前围拢的人群,甚至有些壮观。这些乡民们鸦雀无声,黑压压一片地盖在大门前,此时此刻却静籁无声,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赵冷兴冲冲地要与蓝凤凰对峙,却一把被柴广漠揪住了衣领。

    “等等,不对劲。”他说。

    钱斌也跟了上来,他见到四周的人群,忽然愣住。

    “怎么了?”柴广漠扯了扯他的衣袖,扭过赵冷的身子,三人偷偷摸摸地躲到几栋建筑物的群落里面。

    钱斌咽了咽口水,说:

    “小王虽然没有告诉我她的计划,但是我行动前的那个晚上,看到她桌上的一条笔迹。”.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