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陈志最后的决定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86更新时间:2020-12-18 13:00:33
最新网址:www.mw8.la
    “这——”陈志没想到柴广漠是这么一个性格,脸都变了颜色,手却挺实诚,紧紧抓住柴广漠的衣袖不肯松。

    柴广漠低头瞥了眼陈志,扯了扯袖子:“没什么事那我先撤了,天一亮我们还有行动,现在回去还能睡一会儿。”

    “等等!”陈志不依了:“不,不能就这么走!”

    柴广漠回过头,陈志这张“中西合璧”的脸上,除开岁月蹉跎过的褶皱外,此时此刻留下的,至多是胆怯和自卑。

    “哦?”柴广漠打趣道:“难不成,你要在这里灭口?”

    陈志眼光一闪,随即又把到嘴边的话给一口咽了下去。

    “不……”他迟疑好半天才说:“不是这样。我是说……你就真的不争取一会儿?”

    “你这个人真挺有意思。”柴广漠打量陈志,这个半大不小,看起来三十出头的男人一身疲惫的气味隔很远都能嗅到。

    “你还是想试试么?”柴广漠问:“我一直不鼓励你这样的人自己冒险,如果连你自己都怀疑自己,四处起疑心,不仅做不好这种事,反倒会害了自己。”

    陈志犹豫片刻,问:“你是说,我这是自己吓自己?”

    “比我想象的还要顽强嘛。”柴广漠叹了口气:“那我问你,你说李哥,或是上面的人已经看穿你的想法,有什么证据?”

    “没有。”陈志立刻回答。

    “换个问法。”柴广漠点点头:“那你有没有,他们没识破你的证据?”

    陈志茫然摇头,缓缓说道:“也没有。”

    “你瞧。”柴广漠笑了笑:“路就是两条,你现在在这条岔路口上,不偏不倚的正中间,哪有风险利益并收的事?你选择一条,如果不走到底,那就是自欺欺人。”

    陈志扁扁嘴,似乎仍拿不定主意。

    柴广漠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次似乎拍得格外沉,陈志的肩膀一偏,整个人差点软到在地上。他眯眼抬头,见到柴广漠的目光收敛了戏谑和玩弄,更多的则是笃定,心里像是烧开的热水一样,嘀嘀咕咕起来。

    “那……那我该怎么办。”他攥了攥拳。

    “这种事只有你自己能决定。”柴广漠朝他递过一只巴掌。

    陈志下意识给他喂了一根烟,这才恍惚问:

    “柴警官,原来您也抽烟?”

    话音刚落,柴广漠手里的香烟已经断成两截,柴广漠又笑了:“以前抽,现在么,你瞧。”

    陈志心里咯噔一声,自己手里这烟可一点儿不便宜,他无奈地看了看柴广漠——这家伙根本不拿来当回事。

    “我把话给你说明白点。你现在帮我们,风险很大,但是收益也很大,不仅你之前的罪过一笔勾销,还能立功,这个表现,能让你吃不少红利。”

    陈志茫然盯着柴广漠手里的半截烟头,喃喃道:“但稍有不慎,那就是丢掉性命。”

    “你很懂啊。”柴广漠笑着说:“我只能规劝一句,死的话,肯定很惨。”

    陈志一哆嗦,摇摇头。

    “另一条路么。”柴广漠摸了摸另一截烟头:“你想过么?”

    陈志咬咬牙,细声问:“什么?”

    “明天行动过后,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村子很可能会出大事——不是剿匪行动,就是恐怖袭击。”

    “这是?”陈志眯成缝的眼睛登时瞪得滚圆:“这是什么时候的消息??”

    “预感。”柴广漠笑着敲了敲脑袋:“总而言之,会是一场很惨烈的争斗——而你,夹在中间。”

    “……”陈志苦涩地笑了笑,喉咙微微抖动,一个字也挤不出声。

    “但……”柴广漠话锋一转:“也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你把我们的情况汇报给李哥,现在立刻准备计划,随时有可能反水,到时候,如果你们侥幸赢了,把我们这些警察驱走,或是你们自己逃出村子,那就还有一线生机。”

    陈志舔了舔舌头,盯着柴广漠手里的半截烟头,发起怔。

    “但是。”柴广漠手一扬,把手里这半截烟头捻得粉碎。

    “如果你选择这一条,我只能提醒你,陈志,你就是在向临城的警方宣战——你知道城里上一次大型行动的后果——有多少人遇难,有多少人受伤半残么?”

    陈志眼光流转,不吭声了。

    “成年人要自己选择。”柴广漠说:“我不会跟你说什么正义——对你来说,这恐怕是最遥远的概念,但是放在眼前的,就是你能做的选择。”

    陈志有些急,问:“难道……我不能退出么?”

    柴广漠没有直接回答,他拍拍手,把两截烟头扔到地上,站起身,一脚碾了过去,才说道:“如果你真的做这种选择,最后不仅会受到法律的严惩,李哥想来也不会轻易饶过你。”

    陈志打了个寒噤。

    他倒没有亲眼见过李哥动手,但传闻更加骇人听闻,当中的几件往事传的沸沸扬扬,听起来更加让人心惊肉跳。

    “看来你很为难。”柴广漠盯着陈志看了一会儿,说:“不如这样吧。”

    “怎么样?”陈志一抬起头,柴广漠给了他一拳。

    陈志整个人被这一拳头抡得有点儿懵,他吃痛地咬咬牙,站不稳,一屁股跌地上,脸色像吃了土一样发灰,可见柴广漠是使了死力。

    “我操……”陈志整个人像是打了霜的苗儿,弯着腰,好半天直不起来——柴广漠这一拳头直直落在他眉弓、鼻头两处,都是软骨头,痛的厉害,一股酸水从鼻头冒出。

    柴广漠拍拍手,顺手从身旁攒起一捧灰土,往陈志身上撒去。

    陈志脸色通红,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血压升高,脑子也开始嗡嗡地鸣叫起来。横着眼瞪向柴广漠,陈志捏紧拳头,狠狠说:“你这是干什么?”

    柴广漠没吭声,仍往陈志身上撒灰。

    “你回去吧,”

    “啊??”陈志傻了眼。

    “就这样,诶,对。”柴广漠盯着陈志看了好一会儿,两眼像是冒火似的,死死盯着陈志的脸,看得他全身都不自在。

    “看,看什么??”陈志愣了愣。

    “对。”柴广漠点头。

    陈志也不知道柴广漠在这说什么,正要发作,忽然觉得嘴唇上边一

    股黏黏.腻腻的触感,湿热湿热的。他愣愣神,伸手摸了摸,放到眼前一看,一片殷红,还有些深褐色——铁锈味一阵阵袭来——陈志大脑猛地一滞,这是血!

    操!

    陈志轰地就要炸了,这柴广漠也真够不识好歹的,自己没个功劳,也算是有苦劳,把自己叫出来,好事儿没有,居然两拳头把自己打趴在地上,甚至弄出了血。

    见了红,陈志的理智一瞬间烟消云散。

    他爬起身——虽然脑子还半大不清醒,一时间摇摇晃晃差点又跌在地上,但是也不知道哪里一肚子火,把陈志冲的怒火攻心,一下子斗志钻上九重天去,拎起柴广漠的衣领就要跟他扭在一团。

    他一揪,柴广漠的胸前红了一大片。

    陈志顿时傻了眼,整个人也像是落入冰窟窿似的,很快冷却了 下来,他眯着眼睛,狠狠眨巴两下,嘴里好奇地问:“你是豆腐做的?一碰就碎?”

    柴广漠笑了笑,拍掉陈志的手,他撩开胸口,只见到胸口垒起的肉块上硬结的疤痕错落相叠,赤练一样趴在胸口上的刀痕蠕动起来,血滴简直就像是几颗硕大的深红色滚珠,淌在胸口。

    陈志看得呆了:这伤口从胸前蔓延到身体各处,不计其数的裂口此时也跟着龟裂开来。

    上头的绷带四分五裂,染得让人目眩的通红颜色此刻沉淀了下来,在夜色的灼灼黄灯之下显得格外醒目。

    陈志急忙跑得近了,第一句话脱口而出:“我……我可没碰你。”

    柴广漠笑笑,说:“这可不是碰出来的伤,你瞧。”

    陈志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鼻血,他定睛细看,柴广漠身上大小十几条刀疤,又有几条豁然贯穿整个身体的拓痕,应该是鞭子抽出来的痕迹。

    诸如此类的伤口,吞吐着血珠,看的陈志心脏砰砰直跳。

    “你这……这是……?”陈志咽了一大口唾沫,心里开始犯嘀咕。

    “这是李哥和他几个哥们送我的。”柴广漠说的有点轻描淡写:“大半都好的差不多了——唉,没想到让你白白问去一个秘密。”

    陈志直觉得心惊肉跳,低下头,不做声了。

    柴广漠重新给自己缠上绷带,压住滚血的伤口。

    “用么?”他推了推陈志,后者抬起头,见到柴广漠递过来一张纸,又指了指他的鼻头。

    陈志苦笑一声,慌忙推辞,用手揩了揩鼻头的血渍,喃喃问:“这么说的话,你揍我一顿也还行,要是能解气,也不赖。”

    柴广漠奇怪地看了看陈志,问:“你这人还真奇怪。”

    “我?”陈志愣了愣。

    “是。”柴广漠说:“跟你有什么干系?打我的是李哥,我肯定要让他付出代价的,至于你,咱俩今天才照面,有什么不可开交的恩怨么?”

    陈志纳闷儿了,更加难以理解,遂问道:“那你揍我干什么?”

    柴广漠哭笑不得地反问:“我几时揍你了??”

    陈志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你你你,你别睁眼说瞎话哈,刚才你一拳头过来,把我鼻血都弄出来了,这叫什么?”.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