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郑邦失踪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56更新时间:2020-12-15 08:50:34
最新网址:www.mw8.la
    前台的肖萧以“沐浴”的名义,暂时停止了仪式进行,然而屋外焦急等待的民众却不肯松口。

    蓝凤凰撩开帘幕,她颀长的身躯钻进拥挤狭窄的幕后,见到纷纷扰扰的一派景象——几个个头不高的老头儿簇拥在一块,一见到蓝凤凰,一个个纷纷变了脸色。

    “蓝凤凰,好端端的人怎么说失踪就失踪了?”个头最瘦小的那个小老头皱着眉头,一巴掌拍在桌上,狠狠说:“你是怎么准备的仪式??”

    蓝凤凰不动声色,端坐到桌旁,四平八稳地从身旁一名村民手里接过递来的茶碗,轻轻吹了吹热气。

    “你还不急?”小老头骂道:“现在到这个节骨眼儿上,郑邦人呢?你可别跟我们信口雌黄说什么,没来——村子里上千人都能作证,他们都亲眼见到郑邦,现在你把他藏到哪里去了?”

    蓝凤凰小心翼翼地吹了吹滚烫的沸水,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眼光闪动。

    “你得负全责!”小老头身旁几名老人也跟着叫嚷起来:“别以为你可以任性妄为!再过几天,你什么都不是了!”

    蓝凤凰笑了笑,细细嘬了一小口滚烫的茶水,说:“各位先生,急什么?难道外乡人只有他郑邦一个么?其他人做不得么?”

    听蓝凤凰这么说,几个老头儿面面相觑,你瞪着我,我瞪着你,其中一个挖苦道:“这么说,蓝凤凰大人是这位子做的还不过瘾,耍我们几个长老玩的?既然你不打算退下来,又何必搞什么仪式,还弄得如此隆重?”

    蓝凤凰重重地把茶碗扣在桌上,桌子发出颤抖的声音,她冰冷的视线扫过眼前挤在一堆的几人,冷声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了?”

    “你虽然口中没有这么说,但你只怕已经这么做了。”

    “何以见得?”蓝凤凰沉着声,但显然脸色已经黑了下来。

    “你你,你说说看,在这么一个节骨眼儿上,郑邦突然消失,对谁最没有利?”

    蓝凤凰不吭声。

    “还用问么!”老头儿脾气火爆,直道:“当然是对肖萧大人——这个女人哪能就这么看着肖萧大人上位——虽然肖萧大人的祖父是村里的血脉,但她怎么会见着自己的权力从手里溜走?”

    蓝凤凰只无声地笑了笑。

    “那问题不就清楚了——蓝凤凰大人,我看你是早就打好了算盘。”

    “哦?我打什么算盘了?”蓝凤凰好奇道。

    “还用说么?你把这个郑邦藏了起来,自己选好了其他的外乡人,这个人不是由先祖选的,只怕是你选出来的——到时候,以他的名义,代行先祖的职责,重新选你做家主,村子仍旧是你的囊中之物。”

    “嚯——”蓝凤凰拍拍手,站起身,脸上满是戏谑颜色:“不错嘛,老家伙,凭你们这样愚钝的大脑,也算是很有想法了,可以可以。”

    被蓝凤凰羞辱得脸颊通红,这老头怒道:“这么说,你是承认了?”

    “承认?”蓝凤凰笑了笑:“承认不承认又有什么分别?我哪里违反了村子里的规定?现在无法赶到现场的可不是我蓝凤凰,而是他郑邦。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来不了了,之后选什么人,指定给谁,也是村子里的事情,不是么?”

    这是阳谋!小老头明知道蓝凤凰觊觎村子里的合法继承已经很久了,却又无可奈何,他抢出一步,道:

    “这仪式不能举办下去!我要终止!”

    蓝凤凰踏出一步——她身材奇高,又气势逼人,站在这小老头面前,就像是成年人与小鬼头一样,十分滑稽。蓝凤凰把住门,冰冷地视线射在小老头的眉头上,道:

    “这可不成。”

    “让开!”

    “仪式是不能终止的,先祖已经显灵,下一任继承人也已经在门外等候,咱们已经没有资格终止了!”蓝凤凰说道。

    “你我心里都很清楚——外面的肖萧大人早已经被你算计,这继承仪式一点儿也不公允,我们不答应!”

    “没错!”小老头跟着说道:“你可别忘了。蓝凤凰,咱们几个老不死的,也有话语权,我们不同意的话,你这仪式也进行不下去!”

    蓝凤凰眉头一挑,说:“你们这是真要跟我蓝凤凰过不去?”

    小老头目光逼仄,瞪着蓝凤凰说道:“你别欺人太甚你,蓝凤凰。”

    “那好。”蓝凤凰笑了笑,拍拍手,整个高台四面忽然涌出几个身材敦厚的壮汉,把守在各个出口。“你们在这里好好歇息,仪式结束了,咱们再谈。”

    原来这女人早已经准备好了后手,难怪她有恃无恐!

    蓝凤凰笑了笑,回过头,正准备回到主台,宣布郑邦的情况。

    “我劝你别高兴得太早。”小老头却在幕后不冷不淡地来了这么一句。

    “怎么,难不成各位一把年纪,也要跟我这几个小伙子掰掰腕子,玩一玩么?”

    “嘿嘿,老头儿是不行。”小老头笑着说:“但是你可别忘了,蓝凤凰,你要真的做这种事,可是要遭天谴的。”

    “天谴?什么天谴?”蓝凤凰回头问。

    “这件事,老九哥已经知道了——如果郑邦不能顺利参与仪式,他会代我们向村里诸位说——仪式无法进行——到时候,蓝凤凰,你的狼子野心,也就是空口白话了!”

    蓝凤凰沉下脸,拳头捏的嘎吱嘎吱响,嘴里憋出几个字:“哦?看来,你们这是成心与我作对了?”

    “只要郑邦能回来,仪式顺顺利利举行,我们自然不多嘴。”几人说道。

    蓝凤凰扭住脚步,愤恨地瞪了几人一眼。

    “怎么做,看你自己了。”小老头得意地说。

    蓝凤凰潇洒地撩开幕布,回到主台,冲着台下焦急等待的众人说道:“各位,稍安勿躁,现在我们正在与先祖沟通,让肖萧大人沐浴更衣,准备接下来的仪式,很快就能见到我们的新任家主,请各位再耐心等待。”

    另一头,田迭香带着柴广漠和赵冷找到了河边——这条河水虽然只有溪水粗细,玉带一样盘绕在山沟中,但却并不浅,最深处居然有五米。

    “来!”田迭香跟众人一道,沿着河边下到水边,河水离村中心已经有一段距离,因此这附近村民不多,跟她下到河水旁,柴广漠的心里愈发焦虑。

    “你确定他会在这里?”赵冷也越发觉得不对劲。

    “我不确定。”柴广漠吐出一口气,“但这话不是你说的么,谁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可能,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万一不在,我们时间可不够了。”赵冷提醒柴广漠。

    “我知道。”他抿抿嘴:“但也只有找找看了。”

    沟渠是老式的下水系统,因为是村子里用来排水的地下水道,所以十分简陋,只是用铁锹挖出来的半人高的一个水沟——因为长期废弃,看上去只是一个摇摇欲坠的地洞而已,看不出里头到底有多深。

    田迭香从上头摸爬下来,往里头探看一眼,摇摇头,回头说:“太黑了,看不见。”

    “有听到什么声音么?”柴广漠问。

    田迭香贴着墙壁听了听,摇摇头。

    赵冷捏了把汗,她顺着土坡下来,连滚带爬地来到田迭香身旁,也找到沟渠洞口的面前——这洞的确很窄小,就算是她这样身材细瘦,也得勾着腰才进得去。

    “郑邦老兄……应该进不来吧?”她沮丧地耸耸肩。

    田迭香也泄了口气:“看来是我搞错了……”

    “等等。”柴广漠却拿鼻子嗅了嗅:“我知道了。”

    “这里头可是一个很重要的地盘。”他忽然面带笑意,对两人说道。

    “什么东西?”

    “跟我来!”柴广漠抓着两人的手腕,带头钻进这半人高的地穴.里——他顺着潮湿的路径往深处去,走的越里,反而越开阔。

    赵冷纳闷儿道:“这里面不像是沟渠。”

    “显然不是。”柴广漠点点头:“至少现在已经不是排水渠了,曾经或许是。但排水渠内部不可能越来越宽阔,这是有人后来挖开的。”

    “可是,为什么要在排水渠?”赵冷不解。

    “当然是为了掩人耳目。”柴广漠说道:“外头几乎没有动,保留排水渠的造型,目的就是让村子里的人误以为这就是废弃不用的那个。”

    “可,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藏东西。”柴广漠匍匐前行,皱着眉头,在这又深又阔的地穴当中摸寻起来,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这能藏什么?”赵冷还是不明白。

    “你还记得咱们遇见那老头的山坡上么?”

    赵冷当然不会忘,满山的罂粟花,看起来颇为壮观。

    “有种植,当然还有提纯。”柴广漠信誓旦旦。

    “在这里??!”赵冷吓了一跳。

    “我想不出还能有哪里。”柴广漠淡然说道。

    听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田迭香有点儿懵逼:“你们在说什么?”

    “你看。”柴广漠惊喜地似乎找到了什么,他用手在地上磨蹭擦动,从里面摸出了乳白色的粉末。

    赵冷唯恐避之不及,往后退了一步:“拿开拿开!”

    她没想到柴广漠真能找到。

    “这……证据确凿了!”赵冷说。

    “是!”柴广漠把粉末收进一个透明的塑料袋里,又皱起眉头:“可时间不够了。”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