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郑邦的单独行动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90更新时间:2020-12-14 09:03:03
最新网址:www.mw8.la
    也或许他注意到了,但不愿意多想。

    越思考,越是感到不寒而栗。

    错觉!错觉!错觉!他咬紧牙关,扶着楼梯爬上楼。

    灯光璀璨,比平时还要耀眼。

    二楼很快就到了——老式公寓的走廊修在露天的墙边,扶手边能看见远处的街道——但是街道上没有人,也没有光。

    郑邦不敢朝外看,他哆哆嗦嗦从手里捧出钥匙,换了好几把才打开门。

    吱呀一声,屋里漆黑。

    当然,郑邦拍拍胸口,摸着点亮了灯。

    吱呀——一声巨响,从郑邦的耳膜里穿过,他悚然大叫,然而回声飘荡后只有自己——是对窗的大树被风刮到了窗格上,是那个声音。

    郑邦自嘲地摇摇头,没想到自己把自己吓得半死。

    他吐出一口气,连门不急着关,快步到了客厅外的对窗,吃力地拧开窗——窗格被枝丫卡得很死,健壮如他,也都费了一番功夫才把枝丫掰断。

    窗户轰然划开,郑邦额头上满是汗珠。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客厅桌上放着一封信。

    信不奇怪。这两天柴广漠不出现,但都会留一封这样的信——不过这次有点奇怪。信没有被整齐地封装在封皮里,反倒是像留言便笺似的大大方方躺在桌上。

    纸上没有指示提醒,只有短短一行字。

    屋里灯光灰暗,郑邦扭开手电,照在桌上,他看着这短短一行字——一般人一秒钟不到就能读透的一行字,他愣了有足足五分钟。

    脸色逐渐褪了下来,变成一片惨白。

    他沉默着,喉头微微耸动,伸手抓起桌上小小的纸片,眼光微微闪动。

    上书:

    组织采取行动抹杀,夜里动手,郑邦老兄危在旦夕,见此书务必撤离,请到村中新式公寓,从速从速!柴留。

    郑邦心里咯噔一声,把纸揉成一团,撕得粉碎,扭头。

    “哟。”

    灯光忽然消失,他手里的手电也落在地上,整个屋子忽然变得一片漆黑。

    只听到黑暗当中一声叹息。

    三双明亮的眸子闪闪发光——屋里竟然多出三个人,他们是什么人?郑邦脑海里翻云覆雨。

    郑邦还没反应过来,忽然脑后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三人当中的一个缓缓来到他跟前,轻轻啐了一口,笑道:

    “敬酒不吃。”

    “头儿,真要去啊?”

    “放心,这是最稳妥的,定金我已经给你了不是?”

    “妈的,老老实实去死不就行了?”

    郑邦的脑袋迷迷糊糊的,他伸手想要抓住什么,脑海里却一片浆糊。接着,连声音也听的不大清晰,只觉得脊背胸口火辣辣地痛感传来。

    “带走。”

    这是他最后听到的声音,迷迷糊糊之中,甚至有点儿像是女声。

    翌日清晨,仪式如期举行,闭关满三天的肖萧一出场,满面红光。

    赵冷混在人群当中,脸色红扑扑的,她着急。

    计划好的郑邦消失了,在他的公寓里也没没见到人。整条巷子里没有目击者,房子里更没有一点儿痕迹。

    但那封信消失了。

    柴广漠说,这是专业作案,手法非常纯熟,并且很可能是他们的老相识。

    老相识——赵冷只能想到临城那些穷凶极恶的歹徒。

    看来他们果然还没有死绝,这春风一撩动,又都死灰复燃。只不过这次是在这里,两人头号怀疑的对象自然是蓝凤凰,只可惜她至今为止没有露出半点破绽,行动都周密得不像话,更不让他们俩这陌生人靠近。

    而唯一能够接触到仪式的核心的,自然就是郑邦。

    可偏偏在最重要的时刻,他消失了。

    为此,柴广漠和赵冷兵分两路。赵冷负责仪式现场的看守——她乔装后出现,意外的收获自然是确认了钱斌和小王的安危。但仍没见到郑邦。

    柴广漠则负责顺着郑邦消失的线索一路找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早晨格外自信。

    “我已经有眉目了。”

    凭空对赵冷这么一说,赵冷也有点儿发懵,也不知道他说的“眉目”是个什么东西,是什么案子。

    来不及问,柴广漠就头也不回消失了。

    看起来情况很紧急。

    这几天他们都没有直接接触郑邦,因为柴广漠说这样很危险,只能必要时候写上一条便笺,但现在的情况显然不允许。

    仪式预计在正午十二点举行。

    赵冷虽然心里满是不解,但也只有硬着头皮赶往现场,按照之前计划的那样,先观察蓝凤凰的行动为上。

    她带着一肚子疑问,不多时便到了村中心的仪式现场。灵堂设在村管所不远处,是一栋独立的木屋,风格与村子里的其他建筑算得上大相径庭。

    毕竟这房子整个结构像是镂空的凉亭,偏偏四处又有木板隔开,隐隐约约仿佛能见到屋里的模样,却又看不真切。

    硕大的门扉像是两尊石像。

    赵冷赶到的时候,门口已经围满了人。对于这个村子的村民而言,这个仪式似乎是一件顶重要的大事,也因此一早就聚满了人。

    赵冷按照柴广漠的吩咐,在村子里添置了几身衣服,把自己打扮得与其他村民无异,为的就是不引起过分的关注,再加上她不争不抢,安静地在人堆里举目四望,想来应该没有人认得出自己来。

    唯一担忧的,就是柴广漠。

    他天蒙蒙亮就出了门,此时还没有音讯。

    按照计划,他本应该在仪式开始之前回到现场,两人相约了一套接头的点子——赵冷屏住呼吸,望着灵堂前架起一座高台,高台上人影穿梭,来来往往,这时候已经堆起了桌椅板凳,架起了祭祀用的行头,眼看仪式就要开始了,却仍不见到柴广漠。

    只怕这约好的点子就派不上用场了。

    赵冷心里暗暗琢磨。

    她正想着,台上忽然传来“当”一声,金属的撞击声顿时杀灭嘈杂的人声,赵冷吓得眼珠子都快要从眶里跳出。她慌忙抬头望去,见到一人手里捧着金锣,又敲三声,台下村民极有默契地安静了下来。

    蓝凤凰端正了衣摆,上得台来。

    赵冷心说,完了完了,已经开始了。

    柴广漠只说,等他赶到现场再展开下一步行动。具体的任务,赵冷是没一点儿头绪,现如今他人不在,自己怎么办?只看着么?

    “请肖萧大人。”

    蓝凤凰历来上台说话都是雷厉风行,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她一挥手,身旁两人脱了上衣,露出垒起的腱子肉,伸手抓住身后的硕大石门,一人一个,咬着牙把门缓缓拧开。

    门里,随着阳光注入,一道华服的反光照射在目,台下的村民压抑不住亢奋的神情,竟然开始鼓掌欢呼。

    随着门缝渐渐裂开,从中缓缓而出一位脸色惨白的少女——赵冷眼睛眯了眯,这人一定就是肖萧了——她衣着十分华丽,粗看一眼就觉得少说有十来层,纱棉丝,各式颜色纷繁地缠绕在她的身上,飘飘若仙的裙带在阳光下更是熠熠生辉。

    赵冷看的呆了一秒,掌声雷动。

    又过了一会儿,整个灵堂前的大厅里忽然安静了下来。

    蓝凤凰点点头,进到屋里,恭敬地低着头,把肖萧给请了出来,她踏一步,生怕不妥当,神情端正,脸上汗涔涔地滚。

    赵冷看了,也不禁捏一把汗。

    就这样一进一退,蓝凤凰倒退着把肖萧给请了出来。一直闭目养神的肖萧一言不发,身体似乎有轻微的颤抖。

    来到高台正中央,肖萧一挥手,蓝凤凰毕恭毕敬地弯了弯腰,施了一礼,松开肖萧,往后退了一步。

    赵冷的心脏砰砰跳。

    她似乎也听到身周几名村民的心脏,一并跟着跳。

    要发生什么事了么?

    赵冷咬紧牙关,只见到肖萧的眼皮颤抖着,缓缓睁开,一双皓月似的眸子微微侧出两抹暗光,晶莹剔透的水眸浮动,她开口了:

    “让各位久等了。”

    只是出了声音,整个大厅里的村民却忽然亢奋起来,争相喝彩。

    赵冷不是很能理解。根据柴广漠和郑邦的说法,对肖萧的态度,村人一般是不接受的。她想起两人说过,肖萧刚回村的时候,也是蓝凤凰宣布要举行继承仪式的那天。

    村子里对这个外来的“继承人”算得上用尽白眼。

    毕竟他们更认可的可是蓝凤凰。

    可是为什么一说起仪式,这些人的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呢?赵冷不解,她四顾看去,找了一个年纪颇长的老头儿,细声问他:

    “您好,我是个外乡人,对您这边的习俗不大了解——我想请问,你们高兴什么呢?”

    老头儿两鬓的头发花白,顶上的发量堪忧,身材瘦小。他一瞥眼,见到赵冷,浑浊的眼珠子微微一跳,说:

    “你不懂。”

    “我不懂?”

    “对,你是外头来的,肯定搞不明白。年轻人恐怕也只是跟着瞎起哄,只有我们这些老不死的看得明白。”

    赵冷心里有些得意,自己看起来是找对人了。

    “那您给我说说呗。”赵冷双手抓住老头儿的胳膊,眨眨眼,撒起娇来。

    老头苦笑一声,说:“看看肖萧大人现在这模样,就知道,这么多年的隐忍没算白费,修行是有成果的。”

    “隐忍?修行?”赵冷越听越糊涂。

    老头大为惊讶:“原来你不知道?”

    赵冷点点头:“我是游客来的。”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