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潜伏着的小秦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38更新时间:2020-12-13 18:04:13
最新网址:www.mw8.la
    一旁的柴广漠掩面,笑了笑说,

    “你不用问,我特意调查了一下,这个小秦的上司确实是叫刘志远没错,而且他就是,我们在临城里发现的那个赌坊里,那个被抓起来的刘志远。”

    “可他他不是,他不是地痞流氓吗?”赵冷不敢相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睛使劲眨了眨。

    小秦却有些意外的生气,他颇为恼怒的说道,

    “刘警官怎么会是地痞流氓呢?他是一名很忠诚的人民警官。”

    “等等等等等,”赵冷有些不可思议的打断了几人的对话说道,

    “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也许,也许你们说的那个刘志远和我们认识的那个刘志远不是一个人呢。”

    柴广漠早知道赵冷会如此说,他从包里取出一张一寸来大的照片儿,放在赵冷手里说,你看这张照片在说这话。

    赵冷仔细端详照片,照片上的那个人果然就是他在地下赌坊见到的那个猥琐的身影,但是,照片上的样子看上去就精气神,充足了许多,模样也颇为俊俏。

    因此她有些不可思议,忍不住反问道,

    “这个这个他是刘志远?”

    小秦点了点头说,

    “当然。”

    柴广漠笑道,

    “难道你自己分辨不出来吗?这跟你之前认识的那个人是不是同一个?”

    赵冷咽了咽口水点点头,毫无疑问,照片里的这个人的确就是刘志远,别无二家。

    赵冷还是不敢相信,他看了看小秦,心里为他默哀,没想到自己忠实,相信的上司居然是个叛徒,又或者是个流氓。

    柴广漠却打断了赵冷此刻的思绪,他看着小秦说道,

    “先不要管他怎么说,你先告诉我们你原本的计划是什么。”

    小秦点了点头说,

    “据我们观察得知,村子里的蓝凤凰是权力中心,她想借用这个仪式来巩固自己的权力,并且把村民当做自己的棋子,这是我们第一步考察到的事情,但是现在计划有变,他们似乎想要谋害更多的人命,又不知道现在的目标是什么,因此,上头陷入了混乱,才把你们特意派过来。”

    赵冷这才恍然大悟说,

    “难怪,我就说那姓郭的一句话,老冯不至于轻易就信了!”

    柴广漠哈哈笑道说,

    “不过嘛,我看大体要做的事情还是那些。”

    “小秦,按照分工,你们继续蹲守在公寓里,观察这个蓝凤凰的一举一动,我们在暗处帮你实现这个目标,不过呢,现在我已经暴露了。”

    赵冷一提到这里就气不打一出来,她抓住小秦的手掌,小声问道,

    “你别瞒着姐,告诉我,这老柴这臭家伙到底是怎么暴露的?”

    小秦也小声回答说,

    “柴警官他本想那个李哥把村子里的几个接应人都抖出来,这样的话就能一网打尽,但是没想到被他反将了一军,李哥把他带到了他们平时集会的地方,那里都是他们的人,柴警官当然会吃亏,幸好我当时来的及时,不然的话他们就真的动真格的了。”

    “这么说的话,他们已经知道,老柴是警察了吗?”

    小秦摇摇头说,

    “这可不好说,毕竟,他们的情报网,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优秀,可是,又没人知道蓝凤凰到底在想什么。”

    “今天晚上的目标暂时就这些了吧,”柴广漠笑了笑说,

    “让你们见面就是想告诉你们我们不是孤军奋战,赵冷,你也不用时时刻刻的担心我的身体了,这些都是皮外伤,他们没有带枪。”

    当晚,把郑邦安顿在这民宿当中,柴广漠和赵冷两人就消失了,他们既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也没有告诉郑邦去哪,只是一入夜,人就不知道踪迹了。

    这几天的行踪更加诡秘,郑邦也摸不透这两人的目的,但总归不敢惹事,还是一如往常,白天去村子里帮忙打打下手,夜晚有时候能见到柴广漠留下的传讯书。

    头两天相安无事,村子里的仪式也有条不紊地进行。

    蓝凤凰似乎很忙,只来问过一次。不出郑邦意外,她果然对柴广漠和赵冷很是在意,只问了两人的姓名来历,郑邦不敢隐瞒,但是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他也只当自己没听过。

    他知道两人有任务来,又是警察,肯定是为了村子里的什么事才秘密调查,这就是便衣吧,郑邦想,但他的确也没有真的见过警察,心里虽然紧张,但并没有把两人的身份透露出来。

    所以当蓝凤凰意有所指,专门指出两人身份有异的时候,郑邦也只是囫囵说两人是专程来的游客。

    他不知道蓝凤凰相信了几成,但自己也的确尽力了。

    这之后蓝凤凰再没来过,不过遣了几回人要他换住处,都叫郑邦谢绝了。

    毕竟头一天晚上那间屋子爆炸的情况至今历历在目,郑邦可做不到视若无睹。

    隔天就是仪式开幕,到时候现场一定十分热闹。这天郑邦起了大早,把第二天早上的工作全都推了。他那天有要紧事,实在没法抽开身。

    不用说,要紧事自然就是肖萧作为主角的仪式开幕。

    从这天开始,一周的辟谷修行就正式开始了。虽然柴广漠和赵冷不止一次警告他蓝凤凰的事,但郑邦心里还是晕晕乎乎。

    总不会在当场出事。

    再说了,仪式结束后,可就是他跟肖萧独处的机会。这个机会不能放过,郑邦打定主意,回到公寓前。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忽然觉得四周的气氛有些诡异。

    ——四周一个人都没有。

    本来完成志愿工作后,时间的确不算早,街上少行人也是常事。可今天却不大一样。郑邦心里砰砰直跳。

    因为一路回来,整个小胡同里连一盏灯都没有。

    平日里,虽然路灯还不是很牢靠,时常断电,但是像这样黑灯瞎火的小胡同里,往往有照明的油灯柱。

    郑邦抹黑到了墙边,仅凭印象找到柱子。

    柱子在,但灯黑了。

    黢黑幽深的巷子简直就是一条张开巨口的蟒蛇。就算是郑邦这样魁梧的汉子,往里走也得打个寒噤。他犹豫了片刻,鸡皮疙瘩爬在后背上,便往里抹黑前进。

    街头仍没有半个行人,灯光也只有背后主干道上明晃晃的路灯,随着他一路深入,这路灯的残光也跟着消失殆尽,像是被什么吃光的东西吞噬了一样。

    再

    拐过一个弯就到了。郑邦心里给自己打气,却莫名的有一种恐惧感。

    对了。

    郑邦拍拍脑袋。

    大概是太紧张,又或者是为了隔天的情况太兴奋。

    居然忘了这茬。他拍拍胸口,从胸口的小袋子里摸出一样玩艺儿——“扣”一声,他拨开开关,一道黄澄澄的光柱穿破浓郁的墨色深夜,照在地上,晃动。

    郑邦呼出一口气。

    幸好自己做志愿劳作时为了方便,准备了一个手电筒。

    他摸着电筒照在沿街的窄墙上——墙面坑坑洼洼崎岖不平,他扶着墙,朝小巷深处一步一步去,没手电,插一脚说不定踩排水的渠里,那可要命。

    这么想着,忽然手底一软——粘腻潮湿的触感从指间传来。

    郑邦的眉头紧紧绷直,他屏了气息,胸口就兀自胀起。手里的手电缓缓挪动——这触感让他惊觉,甚至熟悉。

    等到光柱散漫到手边——他扶着的低矮石墙上,一抹黯淡的红色像是趴在墙上的爬山虎,又或者是葡萄藤,苍翠的颜色没了,血染的暗红色——郑邦倒吸一口凉气,他抬手照在光柱地下,没错,是血。

    血已经干了。

    但气味还在,隐隐约约飘荡在空气中,一股揉碎了鼻翼的味道,辛辣之中带一点儿腥气,本能地反胃感让他腹部有点儿痉挛。

    淡定,淡定。

    郑邦的脑海里只有这两个字。

    他咬紧嘴唇,用的力有点儿死,几乎要把嘴唇咬破,但他不管,拍拍大腿,迈开小步,一点点顺着墙沿往里挪。

    “这是……”他喃喃出声,望着墙上的血迹出身。

    血污简直汇聚成一幅画——张牙舞爪,斗转星移,苍劲的笔画勾勒出一派气势磅礴——哦不对。

    郑邦往后退了一步,手扶在一旁的石柱上——那是油灯柱。

    这是一墙壁的字。

    血字。

    “快逃?”

    墙上如此写着两个扭曲斑斓的大字,像极了郑邦此刻近乎狰狞的脸孔。

    字符拐着弯,扭扭斜斜,随着墙根子没入土里,没了生气。就像是苟延残喘的生命走到尽头。

    郑邦呼出一口气,心里就像是沙子随风吹过,硌得又疼又痒,摸不上挠不着,滋味怪异。他扭头择一条近路往公寓里赶。

    路越来越窄,夜色越来越浓。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风声越小,周围的景色像是逐渐收窄,整个天黑压压地盖下,棚盖过顶,压得人喘不过气。

    他大步一停,恍惚之间呼出一口粗气。

    总算逃出来了!

    郑邦拐过了这个并不狭长的小巷弯——背后的衣服湿透大半,比他干一天活还要疲倦。扶着墙,郑邦露出笑脸——他总算得见一片熹微的光,光影婆娑,照耀中恍惚中,一栋坡古早的小楼竖直挺立。

    是公寓,到了。

    郑邦缓口气,关了手电。

    总算有亮光了。

    但他却没注意到,四周仍然黢黑,只有这一栋小小的公寓楼牌亮着霓虹,好像朝他“招手”。但从黑夜的恐惧脱身而出,郑邦根本顾及不了这么多,也更不会在乎,平日里热热闹闹的公寓,此刻为什么如此静谧。.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