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当时的回忆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98更新时间:2020-12-07 09:03:09
最新网址:www.mw8.la
    赵冷还沉湎在这种复杂的情绪里,柴广漠却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赵冷的胳膊,两人迅速进到屋里,重重扣上了门。

    万幸!

    柴广漠眼尖,他早一眼就瞥到了隔壁走廊出来的几道身影——其中一个大腹便便,另一个高大威猛,陪衬一个娇弱凹凸的女人。又是那三人组。

    没想到这三人恰好就住在柴广漠等人的隔壁,就在他们发愣的工夫,这三人居然到了门外。

    好在柴广漠身手矫健,推着赵冷进到屋里。

    屋外这时候传来声音。

    “有病吧,这又不是他们家,摔门给谁看呢?”是女人的声音。

    “算啦算啦,宝贝儿,这些人素质不行,这种地方,能有什么好人么?别跟他们置气,咱们还有正事。”

    “头儿,我总觉得这俩背影有点儿熟,像是在哪见过。”

    “你又有什么屁话?在哪见过?谁?你倒是说啊!”

    “这……就只是印象挺熟悉,但是具体在哪里……我给忘了。但是我觉得,就是刚才,他们摔门进屋——”

    一听到这,柴广漠跟赵冷两人吓得浑身一哆嗦——莫非让人瞧出来了?他们两人最近在临城的威名可不小。

    柴广漠紧紧攥住赵冷的手掌——手掌冰的仿佛没有温度,他呼出一口气,冷汗滚着趟儿往下滴落。

    赵冷瞪着滚圆的大眼睛,看看柴广漠,又往门外看看,心脏砰砰跳个不停,只能奋力克制住呼吸,憋着气。可是越憋得厉害,心脏的跳动好像越是停不下来。

    柴广漠攥住她的手腕,微微用力,便将她轻轻拽了过来,宽厚的胸膛紧紧贴住自己,像是温润的海水笼罩了过来,来不及吃惊,赵冷就觉得自己软绵绵地卧在其中,整个人眯瞪着眼睛,松软了下来。

    尽管心脏还在砰砰跳,脸颊滚烫,但是似乎呼吸没有那么急促了。

    一股安稳的气息钻进她的身体里。

    而这时,屋外像是发生了变化。

    “你他妈想干嘛?”

    “我进去问问不就知道?”

    “溜门撬锁?你他妈丢不丢人,咱不是干这种低端行业的!你起开!老子他妈还要办正事,没空陪你在这丢人现眼。”

    “老板……”

    “别叫我老板!”

    “头儿……”

    “妈的,说你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算抬举你了——mb开个车给我开下悬崖,损失老子多少票子你晓得不?”

    “……”

    “少给老子搁那儿扯犊子听到没有,什么人JB影,你特么别没事找事啊。”

    听到屋外传来几声闷响,想来是这个“老板”踹了这壮汉几脚。

    “妈的,怎么找了你这么个sB,——行了行了,宝贝儿,咱别搭理他,先去找她。”

    几人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柴广漠这才松了口气,一缓过劲来,胸口里就像是多了一只躁动的小鹿,使劲顶着自己。

    “你怎么了?”柴广漠松开胸口的“小鹿”——赵冷红着脸推开他,似乎生起闷气来,整个人背过身去,鼓着脸不动声色。

    “得了得了。”柴广漠高举双手:“我可什么都没做。”

    “你!”赵冷像是有话要说,但是又活生生憋了回去,气鼓鼓地瞪了柴广漠一眼,咬牙切齿地说:

    “你知道我现在在担心什么的。”

    “老马。”

    “就是!”赵冷挥舞起双手来。

    “你想知道他怎么会在这里?”柴广漠问。

    “废话!”赵冷还在气头上。

    “而且你心里还很复杂,一面担心发现了老马的秘密,自己无法接受。一面又担心,如果不及时出面制止老马,让他闯下更离谱的事,没法收场。”

    赵冷沉默了一会儿,有些意外地抬头看向柴广漠。

    “……得啦得啦,你说的都对。”赵冷没想到,这家伙恐怖的很,比会读心术的心理学博士还牛批。

    “但你在这担心也没什么用。”柴广漠耸耸肩。

    “那怎么?”赵冷挑起眉毛:“你有主意了?”

    “没有。”

    “你耍我呢!!”赵冷翻身就要骑上柴广漠的肩膀。

    后者慌忙服软:“我错了错了,赵女侠——!听我讲,你要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简单的很!”

    “说!”赵冷真就像是女侠似的,押着柴广漠的胳膊,像是审问嫌疑人一样,问道。

    “要不您先松开我?”柴广漠笑道。

    “你——你少废话啦。”赵冷脸一红,手上力气加的更重。

    “好啦好啦。我是说,既然你想知道,老马跟那个女人应该是有关系的,咱们得天独厚,就住在隔壁,为什么不趁着夜色去探听探听,正好也找一找,他们组织内幕的线索?说不定能来个一网打尽?”

    忽的,赵冷松了手。

    柴广漠松下胳膊,这酸爽,他叫苦不迭。

    “可是……”赵冷犹豫了。

    “你在担心,如果找到的线索,不利于老马,自己该怎么办,是不是?”柴广漠问道。

    赵冷不答话。

    “那我觉得你用不着担心。”柴广漠伸了个懒腰。

    “为什么?”赵冷不解。

    “很简单。你做出你觉得对的选择就好了,无论你怎么选,我都站在你这边。”柴广漠说道:“就算你要我瞒着其他人,只要你觉得这样好,那也不赖。”

    赵冷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柴广漠耸耸肩。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赵冷舔舔嘴唇。

    “你从哪看出来的?”柴广漠又好气又好笑。

    “我……”赵冷低下头:“我老早就瞧出来了啊,你……你看看你,一开始帮我查这案子,后来又为了救我连腿都差点没了——现在又陪我冒险,到现在还袒护我——”

    “得得得,姐姐,咱别提了。”柴广漠摇摇头:“我看您是错觉。我做事有我的原则。”

    “那这次你有什么原则?”

    “我只认可我见到的真相——现在老马到底什么情况,一点两点线索可不能代表什么。我只是信任自己,能够找到真相,所以不急罢了。”

    赵冷挑了挑眉毛:“那你还真够自信的。”

    柴广漠嘿嘿一笑:“反正不管怎么说,现阶段要做的事不是定性,我们是警察,你明白吗?赵同志,警察要做的,就是搜集证据,至于真相,那是后来的事。”

    赵冷双手紧紧攥住。

    “……也对,这不是我该担心的事。”

    她站起身,只身往门边去。

    柴广漠吓得弹起身,立刻拦住她。

    “又怎么了?”赵冷皱了皱眉头。

    “我姑且问一句,你现在这是干嘛去?”柴广漠抿了抿嘴。

    “还能干嘛?你说的咯,去查线索,不就隔壁吗?”赵冷耸耸肩。

    柴广漠立刻按住她的两肩,生怕她给偷溜了。

    “不是你说的吗?”赵冷惊讶得瞪大了眼睛:“怎么不让我去?”

    “你别那么冲动!”柴广漠拧着赵冷的肩膀,把她重新按到床边,蹲下身,仰头看着赵冷的眼珠子,目光炯炯。

    “我是说,等时机到了之后,再去。”

    “时机?什么时机?”赵冷眨眨眼。

    “郑邦,还有小王他们。”柴广漠说:“我不是让他去找小王他们了吗?等他们把车修好,带人回来,我们这边有了支援警力,随时能够进行下一步的部署之后,再行动。”

    赵冷抿抿嘴,一时觉得有道理,但又按捺不住,激动地上蹿下跳:“可我等不了了!”

    “等等。”听到一半,钱斌忽然打断柴广漠,他的眼睛眯起来,露出一条古怪的缝隙,若有所思地看向柴广漠:“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赵冷急躁的不行,等不了了。”柴广漠机械式地复读了一遍。

    “不不不,不是这句。”钱斌眼睛眯得更细。

    “……你是说,我们让郑邦去修车?”柴广漠问。

    “修车……”钱斌忽然想起什么,急忙问道:“这个郑邦,是不是很高很壮——有两米高,看起来就像是个野人,凶神恶煞?”

    “唔——”虽然觉得钱斌的形容有些古怪,但这么描述的确大差不差:“虽然大体是这样——不过这家伙是个板正的好人,这次村子里选他做那个异乡人也是有道理的。”

    “你让他来修车?”钱斌的关注点却似乎不在这里。

    “是啊?怎么了?”就连赵冷也觉得奇怪了:“当时咱们的车子抛了锚,你们俩守在车边,我们怕你们有危险,可我们一来没有工具,二来没有经验。郑邦说他平时修拖拉机,对这挺在行,我们就让他去试一试。”

    钱斌“啪”地一声,重重的拍了拍脑袋,十分懊悔地捏紧了拳头,咬紧嘴唇,狠狠道:“卧槽!卧槽!卧槽!”

    “又怎么了?”赵冷跟柴广漠两人一起问。

    “我还以为……以为是野人——不对,不是我。”钱斌朝对面屋里瞥了一眼:“当天夜里,小王吓了你们俩之后,自己也怕的不行。”

    这时候赵冷才想起来:“噗…她,她不会是被自己的鬼故事吓到了吧??”

    柴广漠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如果见到夜里丛林当中忽然钻出一个两人高的壮汉,也的确会感到害怕,这是自然反应。”

    钱斌哭笑不得:“我真没想到,居然是被你们俩给摆了一道。”

    柴广漠伸手拍了拍钱斌的肩膀:“不过也是机缘巧合,你我最后还是汇集在这个村子里来了。”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