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窃 听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26更新时间:2020-12-05 13:04:04
最新网址:www.mw8.la
    “是,不过,当然,你说他们那么多人来来回回还喜欢自己擅自行动,这真的不能怪我们。”

    凤凰听到这里似乎有些沉默,他过了半晌才问道,

    “那几个外面跑进来的贼猫,安顿的怎么样了?”

    “怎么,”钱斌心中一动心想,

    “这个贼猫说的时候是什么人呢?该不会是自己吧?”

    “蓝凤凰大人,那几只贼猫,带头的两只还蒙在鼓里,自以为处理了村子里大小事务,自鸣得意,咱们暂且不用管它,还有两只被我们玩得团团转,自以为能够接近村子里的仪式中心,但他们未必翻得起浪来。”

    “还是得小心,我得提醒你,那两只贼猫中的那个男人眼睛里可是有东西的,咱们明面上不能跟他们起冲突,知道吗?”

    “是蓝凤凰大人。”

    “你看守好这里不能让任何外人接近,我不能离开现场太久,后面的事情,全权交给你负责,知道了吗?”

    “放心吧,蓝凤凰大人”

    钱斌听得心惊肉跳的,这贼猫指的莫不会是自己吧,也许是可是又怎么解释另外两只呢?难道他心里开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而就在这样想的同时,耳边开始传来密集仓促的脚步声,他知道蓝凤凰等人已经开始下楼了,松开手掌,从楼上自由落体,脚步轻盈地落在地上,圈成一个圈球状,骨碌碌地滚开几米,钻进了草丛当中。

    蓝凤凰等人几乎是匆匆的与他擦肩而过,看样子他们确实挺着急的,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前面的视野当中,过了很久钱斌才喘出一口气,胆敢冒出一个脑袋,探了探草丛左右,没有发现旁人,悄咪咪的从里面摸出几步,远远看到,隔壁楼上那左右张望的身影,估计就是刚才与蓝凤凰两人,交流的那个手下了。

    这蓝凤凰背后果然藏了不少秘密,现在到底是敌是友,是什么样的身份他说不准,但是钱斌知道,自己必须得先找出这两批贼猫,因为他知道同为贼猫,对方一定是自己的同伙。

    钱斌喘口气,刚准备调查这个贼猫的行踪,忽然从耳边传来一声熟悉的脚步声,他想也没想就钻进了草丛里。

    透过草丛的隙缝,他见到了蓝凤凰,这次只身一人。

    她折回来了!

    钱斌嗓子眼几乎都要尖叫出声,他双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巴,胸口猛烈的起伏,心脏怦怦直跳,如果这次来凤凰从他身边贴身而过,恐怕都能听见那噗通噗通,不停跳动的声音。

    万幸的是,这次蓝凤凰似乎有备而来,没有立刻从他身边经过,而是走向另一个方向,这是通往贫民窟那边的路线。

    那是村子里的扶贫对象,住的都是一些大通铺。

    蓝凤凰去那里要做什么呢?钱斌心里起了疑心。

    所幸,自己也要找到真相,还不如跟在这家伙身后,说不定能有什么发现,毕竟等到蓝凤凰单独行动,而且,离开仪式现场的情况确实不太多见。

    他蹑手蹑脚,跟在蓝凤凰身后,从草丛里,一点点的经过,没多久,就看见蓝凤凰,找到通铺前。

    蓝凤凰到了门前,左右张望了一番,眼里有

    光。

    钱斌生怕她看到自己,藏得更深了。

    万幸的是,她并不是在找钱斌,显然,很快就发现了她自己的目标,一个扛着水泥袋的老汉。

    村里在搞扶贫建设,最要紧的就是基建。

    蓝凤凰扶持了好几个项目,她自己盯得紧的是改造棚户区的通铺老旧房屋。但很显然,钱是不够的。

    老汉一见到她,满脸褶子都笑开了花。

    “你来了!你可来了!”

    他双手紧抓着蓝凤凰。

    出乎意料的是,后者并没有嫌弃地甩开,反而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神色。

    “辛苦你们了,老九哥。情况怎么样?”

    蓝凤凰摇摇手,这时候才能见到她脸上抖落岁月的痕迹。

    “不提这个。”老九哥卸下肩膀上的水泥袋,只听到一声沉重的闷响,袋子重重落在地上,激起一层呛人的烟雾,也不知道有多沉。

    他竟能一只手提的起来!

    老汉一松手,手臂就颤得不停。摸索着从腰上抠下一颗卷纸卷起来的草烟,一头衔在嘴里,另一头则借着手搓起的火柴棍,点了两三遭,才起了烟。

    “你们忙活大祭仪式也不容易,还来操心我们这些老不死的。”

    老九哥揩了揩水泥袋上的污渍,一屁股坐了上去,他抬抬手,让蓝凤凰也坐。

    后者摇着头婉拒了,老九哥也不坚持。

    “话不能这么说,”蓝凤凰摇头。

    “毕竟,村子里的人荣辱与共,年轻人都走了,我不能放着你们不管。”

    谁知道老九哥一听这话,乐了。

    “瞧你这话说的,这是自然趋势。咱们再有本事,也都是一帮老不死的,能翻起什么大浪来?”

    “您说的对。”老凤凰低下头。

    “老子平生顶厌烦说话不算数的。”老九哥又抬起一只眼,

    “本来这话不该我说,妹子,你的承诺呢?”

    “有。”蓝凤凰支支吾吾,从怀里摸出一份油纸包裹的信封,鼓鼓囊囊的。

    那不是一封信!钱斌立刻意识到。

    老九哥眼睛发亮,从蓝凤凰手里毫不犹豫地夺了过去,抽出来,果真是厚厚一沓钞票。

    他看的发直,不忘了蘸了蘸手指,过了一遍数,眼眉弯成了黑月牙儿。

    “行。有这个,往后的工程也好办。”老九哥拍拍屁股起身。

    蓝凤凰一咬牙,也起身来。

    她问,

    “老九哥,你真要让那个外乡人参与我们的仪式?”

    老九哥肩膀僵住,缓缓回头,可怖的脸孔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恶字。

    “这是祖宗定下来的规矩。”他一字一顿地说。

    钱斌是头一次见蓝凤凰像这样吃瘪,简直就是被班主任抓到现行的小学生,连个屁也不敢放那种。

    “可难道你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么?”蓝凤凰倒也没有那么怂,看样子她这次来有明确的目的。钱斌以为,除了销赃,应该还有其他事。

    “身份?”老九哥张开嘴,嘴里没有几颗完好的牙齿。

    “你是说,那

    几只小猫?你怕了?妹子,你在想什么事?”

    “我没有。”蓝凤凰摇头。

    “最好是没有,不过我告诉你,这次大祭仪式不容有任何闪失,你知道的吧?”

    “知道。”

    “那就不多说什么了。选外乡人是祖宗的规矩,定夺是谁,也是老天爷老早决定的,不管那是个什么人,跟你有什么过往,那都是天意!”老九哥继续说道。

    蓝凤凰紧紧攥拳。

    “是。”

    “那就别扯犊子了。”老九哥一边笑一边咳嗽,没一会儿就消失在大通铺那密密麻麻,层峦叠嶂当中。

    望着那背影,蓝凤凰脸都气绿了,却又不肯从嘴巴里蹦出一个字来。

    她扭身就走,走路带风,一路火花带闪电。

    蓝凤凰走后,钱斌这才敢冒出一个头来。

    好家伙,麻烦就像是老母猪下崽,一个跟着一个往外冒。他头大,可头大也不能推了,这是他的工作。

    首先,蓝凤凰这人的身份就值得怀疑。她自称是村子里代为执行村支书记权力的基层官员,是真是假,不得而知。不过她在村子里的确有威望,这不假。

    另一件,就是关于村子的继任者选举。不投票,也不开会,居然搞什么迷信封建,祭祖也就罢了,还要实现愿望?

    钱斌直摇头。

    这就算是风俗好了,那现在,这蓝凤凰又在搞什么鬼?棚户区改造他倒是理解并且也支持,如果真的是单纯的改造的话,他百分之百双手双脚举起来都可以支持,可是现在情况似乎又没那么简单,首先这蓝凤凰手里这一沓钱从哪儿来的?

    初步看去没有个十万,八万也有个五万六万,这么厚的一沓钱,绝对不是个小数目。

    虽说蓝凤凰代行村长之职,但如果这个钱不是公家的,那又是怎么回事呢?

    钱斌突然想起一个可能性,关于李哥和田小姐,如果这个蓝凤凰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包庇这两人的话,那么这钱的来源似乎也能解释得通了,可是,可是她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就是为了支持改造棚户区?

    钱斌想不通了,想来想去也发现,不管怎么思考都没有合理性,这背后一定还欠缺了什么拼图。

    而线索竟然就摆在眼前,那么不去一探究竟似乎也说不过去,钱斌放下脑子里的疑惑,顺着刚才那老九哥消失的方向,小心翼翼的往深处去了。

    棚户区里都是大通铺的小矮楼林立,几乎没有什么陈设的家具,大多数都是一张床铺,一个脸盆,还有慵懒的或是疲倦的身影躺在地上。

    大通铺屋顶大多数都是漏着风的,而几乎没有一家是有门的。

    在钱斌看来,唯一能说得上设施比较完善的,是一家老工厂改造的棚户,大通铺,这里有卷帘门,晚上不知道能不能把卷帘门拉下来挡一挡风雨,空间也看起来比较广阔,但看起来,改造棚户区的需求也的确是十分迫切。

    钱斌咬咬牙,顺着一片哀怨声走到底。他也总算明白,这小山村子里,为什么能在仪式当天冒出那么多的人。

    不过,他们又是如何生存呢。钱斌挠挠头。.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