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神秘的匪徒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10更新时间:2020-12-01 12:01:17
最新网址:www.mw8.la
    钱斌问,

    “到底发生什么事?”

    这宋财主就满脸愁容,只喝酒不说话。

    酒过三巡他才开始唉声叹气地说。

    “几天前,家父家里遭遇了一件怪事。”

    钱斌说道,

    “别着急,慢慢讲。”

    “家父六十大寿的时候,续弦了一位年轻姑娘,这本没什么,但他高兴,于是呢,就请了村里的各个大户人家上家里祝寿,也是如此多的礼物都送到了家中,客人们离去之后,他就要开始试一试枪,这是他的习惯。家父的枪法我还要厉害的多,当时他瞄准着东墙上的一只鹧鸪,一枪过去,就命中了,不过鹧鸪掉到墙外。当时阿福要去捡,可是刚翻过墙头,吓了一跳,掉了下来,我们后来才知道她见到了强盗。”

    钱斌挤了挤眉毛,问道,

    “什么?强盗?”

    这姓宋的唉声叹气,满面愁容说道,

    “也就是山匪,在没起雾的时候,在村里治安其实情况不是很好,尤其是先祖缺失,没有人领导的时候,山上的巡逻一直都是断断续续的,因此四周山里有一些落草为寇的山匪经常骚扰村民,我估计就是他们。”

    “山匪是来抢劫的?是吗?他们还有什么其他目的没有?”

    钱斌问。

    姓宋的点了点头说,

    “家父当年也算是骁勇善战,他一看一听说是有强盗也就没有跟我们知会什么,直接拎着枪就往前院跑去了,那时候我们急急忙忙跟在后面,却怎么也赶不上,更没有人知道这山匪到底在哪儿,他急急忙忙跑到前厅结果刚一出院落就突然砰的一声,不知道是谁开的枪。”

    小王看见姓宋的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色,意识到他后面想要说什么,于是紧紧握住他的双手说道,

    “后面怎么样?”

    姓宋的吐出一口气,低声说道,

    “家父一声没吭,便扑倒在地上,这强盗也没有抓到,他逃走之后,我们才发现大事不妙——家父当时就那么倒在地上,我们一探鼻息,当时已经毙命,所有人都哭的很惨,包括那个续弦不久的姑娘。”

    “那还等什么?为什么不早点报警?”

    钱斌问。

    “报警?”

    姓宋的摇摇头说,

    “在这里报警是不可能有人接案的,就算有人接也得十天半个月才能来,那时家父都已经臭了,当时我们我们联系到村里的凤凰大人,村里有什么案子通常都是她来负责,但当时她也一口咬定是个强盗问题,可这可恶的贼人究竟在哪?我们也拿不出具体的线索来,因此这案子也就一直搁着,直到今天我们听闻,钱先生跟王小姐断案如神,特意请两人为我们平冤。”

    小宋,想了想又说,

    “只要能为家父报仇雪恨,这钱不是问题。”

    小王摇头说道,

    “这不是钱不钱的事情,你别把我们吹的也太高了,我们只不过是个路过的旅客,能够帮到你的自然想帮你,帮不到的我们也是无可奈何。”

    小宋的脸上仍浮现着痛苦的神色,看上去还没有从痛苦中恢复,他看了看两人说道,

    “只要你们很尽力,我也就没

    什么话可说了。”

    钱斌点点头说道,

    “这个你放心,我们固然是要尽全力帮你找到凶手的,不过说这些废话都没有意义,让我们先看看现场。”

    这小宋一拍脑袋,说道,

    “糊涂了,这才是要紧事,不过今天夜色已深二位……”

    小王急忙摇头说,

    “这跟时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只要有案子,咱们就可以随时赶到。”

    小宋大喜,他早已有准备拍拍手,立刻有两名脚夫拉着人力车已经到门口候着,他说。

    “事情我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就看二位的了。”

    小王跟钱斌都很新鲜,头一回坐这样的人力车,总觉得哪不自在,身上不自觉的开始,乱蹭乱摸,就这样折腾的,颠颠簸簸好一会儿总算到了这姓宋的家里,两人去吃了一惊,本以为这村落不大,就算是里头的财主也不过是个有钱人家的大户罢了,谁知道刚到门口却发现这庭院深深,幽深的大楼还有蒲剧四合院风味的高角楼林罗排布,竟然全是他家的产业,这一户下去竟然有上百栋,大小不一的高低楼,可比那村管所要气派得多。

    小王都吃了一惊,就算在城里也没见过像这样气魄的大户,她没想到居然在深山老林里见到了,她啧啧舌头,看了看钱斌低声说,

    “哇,这可是个,这可是个大户人家”

    钱斌横了她一眼,没搭理她,只是下了车,往府邸里走去。

    小宋说宋老爷被击毙之后,尸体没有人敢碰,只是一直有人看守着现场,来回有不少家丁和门客在一旁守夜,见到两人来了,纷纷让开一条路,前厅十分阔气,四周摆满了,盛夏的桃花。

    钱斌远远见到了尸体,颇为穿着华贵衣服的庞大躯体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没有声息,远远就闻到了味道,这死亡时间至少超过了三天。

    小王也掩着口鼻来到院落当中,她也明白为什么小宋那么着急了,毕竟这事情已经变成这样,再等下去恐怕恐怕会大大的不妙。

    两人分头在屋里院子里开始展开搜索,除了尸体之外他们发现,看来这歹徒行事颇为缜密,定是预先早有了准备,居然没有任何可疑的物证。

    钱斌把小宋抓了过来问道,

    “这抢劫犯他从你们家穿梭自如,一点痕迹都没有,也没有人留下目击证据吗?”

    小宋直摇头说,

    “我估计除了家父和那家丁之外,其他人估计没有见到。”

    “那家丁怎么说?”

    钱斌忽然问,

    “他只说,有人从外面抢进门内,但是具体的身影也瞧得不大仔细。”

    看来没有一点线索,钱斌苦恼的捏了捏太阳穴拍了拍小宋的肩膀说,

    “有什么消息立刻联系我们,我们要去检查尸体了。”

    他跟小王最后来到尸体前,仔细查看了死者的伤口,除了身上的一处弹痕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外伤,而这弹痕也是致命伤,正中在这可怜的宋老爷的脑袋顶上,从后颅骨到后脑勺之间的一道裂缝正穿过去,是一道贯穿了整个大脑的中枢的伤口,当即毙命。

    这洞口看上去简直可怖,从大脑当中贯穿一气,露出当中的脑浆

    飞溅到各处,撒了一地,但深刻的显示着死亡,瞬间的巨大空洞,是,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两人,这人的死状甚惨。

    小王翻来覆去发现,额头上仍有一个贯穿出来的对穿孔,奇怪的是,前面居然有鸡蛋大小,后面只有指甲盖大小。

    小王把小宋叫了过来,那小宋远远见到自己父亲的尸体,仍掩着面不敢亲自查验,小王就问道,

    “这强盗是到院子里来了吗?”

    小宋不假思索说道,

    “肯定进来了,估计还到院子里肆虐,甚至到楼里,你看连窗户都被砸坏了。”

    小王点点头说,

    “没错,这四周似乎有搏斗或是抓打的痕迹,不仅是窗户,还有一些墙面,地面上都有摩擦,抓伤,刺伤的痕迹。”

    钱斌点点头又问道,

    “那既然他进来了,他有没有抢走或者偷走什么东西?”

    小宋吃了一惊,这时候在一旁掩面哭泣的一个姑娘忽然伸手过来,递过一张清单,说道,

    “两位,所有的失物都在这清单上了。”

    小宋解释道,

    “他就是家父想迎娶的续弦。”

    钱斌见了吃了一惊,这姑娘才十几岁吧。

    钱斌没多想,接过清单来看了看,居然上面多达上百件金银首饰,还有很多漂亮衣服,连品牌服饰价格列得一清二楚。

    小王盯着年轻姑娘是看了好半天说道,

    “就这些东西吗?”

    姑娘点了点头。小王笑了笑一把,从钱斌手里抓过清单,又看了看小宋。

    “嗯,先把尸体安葬吧,尸体已经不用再这样放着了,再不处理,该臭了。”

    小宋如蒙大赦,赶紧吩咐下人把这尸体抬到事先准备好的棺材里,轰隆隆的葬礼从简,也没有大摆宴席,找了一处风水宝地,当即便埋了。

    小王似乎已经有了眉目,钱斌却纳闷着,他问道,

    “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小王低声咳嗽一声,把手里的清单揉捏成一团,塞进了钱斌的裤兜里,小声对他说,

    “你把这些清单拿去附近的所有典当行看一看,有没有销赃的,要是有的话,你懂该怎么办?”

    钱斌点了点头,小王则留了下来,她说要对宋家的人进行一个一个的单独提审。

    钱斌立刻到村里开始地毯式的搜索,在村里,能够销赃的典当行并不多,很快就找到可疑的,并抓获了一个可疑人物,简单审问了,没多久,那人就立刻招认。

    但古怪的是他只承认自己的确抢了一些东西,甚至说是偷,但却不承认自己杀了什么人。

    钱斌把这人带回到宋家,这时候,宋家已经被小王安排的井然有序,他急忙找到小王。

    小王一见到他俩立刻明白了说道,“他就是抢劫犯是吗?”

    钱斌点了点头又面露难色说道,

    “可怪异的是,他不承认自己是凶手。”

    小王笑了笑说,

    “他当然不会承认,他根本就没有动过凶杀的念头,怎么会承认自己是凶手呢?”

    钱斌有些惊讶问道,

    “这么说你已经有头绪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