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古怪的赌局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4006更新时间:2020-11-30 18:04:56
最新网址:www.mw8.la
    说完这话,钱斌拍了拍傻了眼的樵夫,把他一把推出了房门说道,

    “赶紧回家给你老婆孩子吃饭去吧。”

    小王跟钱斌吃过午饭之后,宾馆前,人声沸沸扬扬,忽然之间吵闹起来,这场案子判下来,对钱斌的传言已经沸腾了起来,基本上已经说着钱斌算是包公在世。

    “可以呀,小同志,这才几个案子?就飘飘欲仙了,得道成仙啦?”小王揶揄道。

    钱斌无奈的耸耸肩说,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这里像是没有开化的原始村落一样,连一个公检法机关都没有,回去我们得好好跟上头反映反映。”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你刚才判的案子太漂亮了。”

    小王忍不住朝他竖了竖大拇指。

    “你说那个呀,那个见笑见笑,”

    钱斌拱拱手说,

    “那也是前辈教我的主意,像这种小事纠纷民事诉讼啊,只要不闹到法庭上,基本上都是这么个解决方案。”

    “那是,你……。”小王咂嘴说,像一般的情况下,这种事儿还真不好断,有句话叫啥来着,清官难断家务事。

    但是眼睛总是亮的吧,钱斌闭着眼睛,两人在街上闲逛,就好像是逛庙会似的,因为这三天的仪式,街头摆摊的,开店的,人声也跟着沸腾了起来,比起他们刚来的那一天,简直就像是两个世界一样。

    吸引小王注意力的则是,聚集人最多的一个小摊铺,小摊铺上摆着一张白纸,看起来格外眼熟,钱斌则惊呼道,

    “这他妈不是赌局吗?”

    小王也吃了一惊,没想到居然有人在街上公然摆摊设赌局,但是两人没有声张,毕竟这里与外界不大相同,两人只是来到人群当中从远远的往下看去,只见那摆赌局的人面前,放着三个茶碗。

    钱斌问道,

    “师傅,您这怎么玩啊?”

    前头有几人排着队,其中几个败下阵来,脸上浮现出满满的沮丧,摊子的主人对钱斌说

    “我这破摊子啊,只给有缘人,你们要是想玩那就一人一次机会。”

    摊主满脸胡渣,留一头爆炸似的黑色盘卷发,身上破衣烂衫,但是看上去却颇为丰满,最让人眼睛挪不开,第二的则是他肩头上一块烂肉,看上去几乎是要洞穿整个肩膀,但他却毫不在意,看起来是旧伤。

    摊主的一条腿是用木拐做成的一只,另一条腿,也受了很多伤。

    小王斜了嘴一笑说,

    “搞得还挺神秘,来我试试。”她捋起袖子,也不顾钱斌的阻拦,蹲下身,挤开众人来到摊子前头,那摊主一看小王眯着眼睛笑了笑说,“好,那我就跟你赌一赌。”

    “怎么个赌法?”

    小王问。

    “我现在把一个玻璃球放在这其中的一个碗里,”

    那摊主说了,果真从袖子里摸出一个玻璃球来,这手法娴熟,指头非常的敏捷,就像是变魔术的大师一般,把它塞进了茶碗紧紧扣住。

    “现在呢,我会暗地里打乱这些茶碗的顺序,如果你猜中了这只珠子在哪个碗里面,那我就给你十块钱,当然如果你猜错了,你就得给我五块,就这么简单。”

    小王对自己的运气颇有自信说道,

    “我

    看你要是能让我一直玩,我可以玩到你破产为止。”

    “那可两说了,”

    这摊主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说,

    “怎么样?来吗?”

    小王一口答应下来,两人就开始对薄互猜。

    然而无论怎么怎么猜,小王却开始怀疑这三分之一的概率,因为十几场下来他已经输了几十块,猜对几次,也不怎么赚得回来。

    “走,咱不玩了,大家也都别看了啊,这赌局不公平,你想想看,我赢你的几率只有三分之一,但是我只赚十块钱,你赢我的几率还是三分之二,但是你始终都能赚五块。”

    “你的概率是我一倍,我的收入也只有你的一倍,其实咱俩玩来玩去也就那么点意思,不玩了不玩了。”

    小王恼羞成怒,正要离开。

    那个摆赌局的人说,

    “怎么着输了就想走呢?”

    “输了还不让走啊?”

    小王有些恼怒。

    “那倒不是,不过我这有新的玩法,你要不要来试试?”

    小王咂舌头,说道,

    “来。”

    “好,那我告诉你怎么来,首先,我们继续用这三个碗,现在呢,三个碗里仍然放了一个玻璃珠子,但我不会告诉你,它在哪一个里面。”

    “还要我猜玻璃珠在哪个碗里吗?”

    小王问。

    这摊主摇了摇头说

    “不不,现在嘛,不用你来猜玻璃珠在哪个碗里,我们反过来,你来猜哪个碗是空的。”

    “你选择一个碗之后呢,我会翻开另一个空碗,这样的话有玻璃珠的碗肯定就在剩下的两个碗之中,你猜对的概率就会提升到百分之五十,怎么样?”

    小王狐疑的看了那摊主一眼,摊主不屑,不合时宜的笑了笑,挠挠剩下的那一只独腿,又搓了搓自己蓄满的胡渣,看上去有些毛躁的络腮胡爬满脸,他一摇头,脑袋就像是莎莎扬起的树冠。

    “跟你赌了。”

    小王赌气道,

    心想这个概率五五开,自己又能赚十块,这岂不是稳赚不赔吗?

    谁知道两人玩了十来局,小王输得更惨了,一旁的钱斌看得几乎要笑出声来,摊主也面带微笑。

    “你们搞什么呀?”

    小王没想到连钱斌都跟着笑出声来,愤恨的站起身来指着他骂道。

    钱斌笑了笑说,

    “虽然你觉得你的概率提升了百分之五十,但是实际上,当你选定了一个碗之后,你还是在三个碗里面做出的选择,就算那男的打开了一个空完,剩下的两个碗里面哪个是旧珠子,哪个是没珠子的还是三分之一,所以你还是照输不误。”

    小王狠狠瞪了那摊主一眼说道,

    “你敢耍我?”

    摊主一瘸一拐,把摊子一收,卷着铺盖就要离开,小王立刻拦住他说,

    “怎么着,赢了就想走呀?”

    男主呵呵一笑,回头看了她一眼说,

    “那可不是嘛,我的规矩就是赢了就赶紧走,见好就收,和气生财嘛。”

    小王几乎要跟这人打起来,钱斌立马拦住她说道,

    “哎呀,算了算了,这也不是很多钱,你就当是支援这些残疾人好了。”

    小王恨恨的跺了

    跺脚,这时候摊主却在两人耳边低声说道,

    “行动顺利的话,第三天的晚上有大事将会发生。”

    祭典上人多耳杂,仪式要进行的十分隆重,这摊主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就悄悄咪咪的溜进了两人的耳朵里,转瞬之间他就消失在人群当中,两人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他的身影了,这时候锣鼓齐鸣的声音在人群中散开,整个村落里开始有了传统仪式的氛围,众人欢呼雀跃,在这浓雾当中,尽是一派祥和气息。

    然而唯独这两人却像是站立在这片祥和当中的孤岛一样,他们的情绪阴郁不堪,钱斌低声嘶哑,对小王说道,

    “他什么意思?”

    小王也摇头,两人都出了一身冷汗。

    “什么行动?什么,什么好自为之,见好就收,到底有什么意思?”

    钱斌想不通,两人便早早回了宾馆。

    这天晚上,钱斌独自一人来到宾馆的地下室,这民宿底下是一个酿酒的地方,平时没有什么人来,此时此刻他心里郁闷不能解开,小王在房间里不肯说话,他只觉得压抑就跑到这里来喝酒。

    这几天诡异的事情太多,匪夷所思的经历让他已经神经麻痹,但是,现在想来自己还处在危险当中,并不能就此掉以轻心。

    在尚未明确老柴他们的安危之前,自己也不能松懈了警惕,一定要时时刻刻提心吊胆才行,想到这儿钱斌就忍不住多喝了几杯。

    这时候,忽然,屋外传来了风声,簌簌鹤唳,他在地下室里,这外面,紧接着的就是一条水道,水道是干涸的,地下沟渠形成的。

    起初钱斌以为是老鼠便没有顾忌。

    直到他听到声音越来越大,他才发现这是人的脚步声并且很急促,什么人会在地下沟渠里行动呢?除了修理工和水管工之外,还能有其他人吗?他刚想一探究竟,忽然从里面钻出一道黑影,不等他反应过来就瞧见一个明晃晃的枪口抵住了他的脑袋。

    枪???钱斌愣了愣,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朋友,你是什么人?”

    这人没有吭声,只是“啧啧,”叫了两声,手上的力气加的更重。

    钱斌立刻道,

    “你要杀我?”

    黑面人,点了点头,这时候才说道,

    “钱斌,你来的不是时候,我受人之托,今天要取了你的性命。”

    钱斌,叹了口气,抓起手里的酒杯,又喝了一口说道。

    “朋友,你的手在抖,是不是做这一行不大久呀?”

    这黑面人杀手恼羞成怒,正要扣动扳机,钱斌又说道,

    “你说说——咱们俩无怨无仇,你杀我有什么好处呢?”

    “嘿嘿,的确,我不认识你,你也不知道我是谁,钱斌你来到这里,我也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杀了你自然对我来说是有好处的,否则我也不会淌这趟浑水。”

    钱斌想起今天午后在街上遇到的那鬼鬼祟祟的摊主,于是点点头说道,

    “你说的的确有道理,不过,不用猜我就知道,你大概是拿钱办事对吧?”

    这黑面人杀手笑了笑说道,

    “那你就到地下之后再去想吧。”

    “三倍——怎么样呢?”钱斌喝了一口酒,说道。.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