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重回现场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67更新时间:2020-11-27 09:02:32
最新网址:www.mw8.la
    这女人问得如此行云流水,以至于钱斌和小王都愣了一愣,没想到会被如此质疑正当性,而一旁的女孩见了,见状赶紧抓了抓两人的衣角,细声偷偷对他们说道,“这个人是邓姐姐,她是蓝凤凰的好朋友,而且也是村里的大人物。”

    两人这才恍然大悟。

    “算了,我懒得跟你们计较,”谁知道这邓姐姐,狠狠瞪了两人一眼,就要把他们赶出去,关门大吉。

    好在小王眼睛尖,她指着这邓姐姐所在的公寓,忽然大喊,“你就是杀人犯。”

    邓姐姐的手停住,整个公寓内,突然霎时间十分安静,钱斌挤眉弄眼的朝小王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到一扇洁净的窗户底下,露出一个小小的缝隙,缝隙上有一条塑胶管道从窗户内,延伸到外。

    面对如此直接的指正,邓姐姐似乎也吃了一惊,没想到会被指认为杀人犯,她先是凄凄的一笑,然后看着两人说道,“你们凭什么这么说?”

    由于太过惊讶以至于忘了捂脸,钱斌跟小王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邓姐姐这时才意识到,连忙捂住脸,愤恨的,脖子都红到了根部,指着两人说道,“你们也太失礼了吧。”

    两人慌忙背过身去,小王偷偷的回看一眼,指了指窗户边缘说,“你们看到那里的管道了吗?管道延伸到窗外,与二楼对接的话,就是一个煤气输入的口径。”

    “煤气?什么东西?”邓姐姐蒙了圈。

    女孩也就纳闷,问到:“到底是什么?”

    小王嘿嘿嘿的低笑,说道,“别装蒜了,我就不相信你不知道,你们过来,她带头走到房间内,指了指从沿墙根延伸出了一条管子,说到这个就是煤气管道,从里面出来的就是可以用来烹饪用来杀人的居家旅行必备良品,煤气。”

    钱斌只觉得这笑话冷的要命。

    邓姐姐才恍然大悟。

    “你是说,这个管道就是煤气是吗?我还是头回听说呢,这管道在我这也没什么用,所以我就把它拽出去了,因为平时,偶尔会出现漏风的情况,听人说这不安全。”

    “这地方也太坑了吧”,小王不进心里一抖,难不成,修了煤气管道又没跟这些住户说,到底安的什么心啊?

    钱斌点了点头说,“没错,”这就是默契,当然他知道这邓姐姐的理解估计不太对,但想要解释清楚也挺麻烦的,索性就顺着他的想法继续往下说了。

    “可是就算是这样那又怎么样?那你就问,为什么说,我是杀人犯呢?”

    钱斌咽了口唾沫,“因为从二楼我们发现,死者是死于煤气中毒,就在你的楼顶上,从你这里迁出的煤气管道恰好可以送到二楼,而只要把二楼的门窗紧闭,煤气在屋内聚集就会导致空气被挤走,没有空气自然就会窒息而死,事实证明,我们发现死者也是死于窒息的。”

    “所以你们就认为只能是我?”邓姐姐,听得云里雾里,有一半都不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但却仍然不可置信的说道,“也太草率了些吧。”

    “不然你有什么办法能证明,事发当天你不在现场吗?”小王自信的插着,手臂横到胸前。

    邓姐姐似乎有些无语,她问道,“那么事发当天到底是哪天呢?”

    小女孩在一旁瑟瑟发抖的,举了举手说道,“就是上周二。”

    “哦,上周二,”邓姐姐点了点头说道,“那还真不巧,上周二我的确不在家。”

    小王笑了笑说,“凶手一定也会这么说。”

    钱斌跟着补充道,“邓小姐,我们需要进一步的证据。”

    “证据?”邓姐姐狠狠的瞪了瞪两个人说道,“你们看看这算证据吗?”

    只见她主动的解开脸上的遮掩,露出满脸的肿包,看起来十分凶残,吓得那小女孩都退了一步,钱斌也纳闷,并且吓得不轻,他咬着牙关说道。

    “这这这这是什么意思?这能证明什么吗?”

    邓姐姐凄惨的一笑,笑容里仿佛充满了苦涩,她说“上周二我跟蓝凤凰大人一起去山里采摘蜂蜜,为了筹备地点,大家伙都知道,这个他们可以证明,而更加有力的证据就是上周二我们遭遇不测,在采摘蜂蜜的时候,只有我脸上被蛰成这个样子,为了保护蓝凤凰大人,回来之后所有人都见到了我的脸,这还不足以证明吗?”

    这似乎是铁证了,钱斌在心里说到。一旁的小王都看傻了。

    “这么说不是你,…………?”小王,喃喃自语的说道,“这不可能啊,怎么会?怎么会呢?”

    “不过,你要这么说的话,一楼都有这种管道,其他人有没有可能是凶手呢?邓姐姐看起来虽然凶神恶煞,并且脸上长满了疹子,但似乎并没有什么敌意,甚至还主动帮两人出谋划策。”

    “这个嘛,”小王也开始思考几种可能性来,但转眼间她就否决了,这个可能也不现实。“似乎不大现实,因为现在这两边的管道距离都没有那么长,而且,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没有作案动机。”

    钱斌扯了扯小王的衣袖,提醒她说道,“这个邓小姐似乎也没有什么动机。”

    在一个人生地不熟,几乎对所有的当事人都没有了解的情况下去判断几人之间的复杂关系,看起来的确不那么简单。

    “我倒想起一件事情,”邓姐姐忽然说道,“隔壁他们似乎说过当天晚上有什么声音?我是听这小姑娘来询问证据的时候,从他们嘴里问出来的一些话,你可以再去问问。”

    “隔壁?”钱斌问道

    邓姐姐指了指左手边的方向说道,“就在我左手边的房间,他们应该还有人住,你可以去看看。”

    钱斌跟小王立刻到了隔壁房间,隔壁房间住的是一个资深宅男,房里似乎什么都有,看起来就像是城里人的模样,他头发留到了齐肩,是个男人,但身体非常瘦弱,脸色灰白,不像有一点血色,一见到两人进来,他首先惊恐的护住了身后的玻璃展柜,钱斌瞥见的展柜里全是手办。

    他咳嗽一声,说道,“兄弟别急,别那么紧张,我们只是来例行问问事情,你不用那么害怕。”

    小王,一只眼瞥见他的厨房的煤气管道,正接着锅炉,看起来这家里蹲居然还会做饭,也确实稀奇。

    看来,公寓里也的确有人会使用这样的煤气管道,并不是像邓姐姐那样完全一无所知。

    “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宅男警惕的问。

    两人表明来意,小女孩也跟着说,“关于我姐姐的事情还烦请您一定要帮忙。”

    虽然一开始不待见钱斌和小王两人,不过看着他们为了自己姐姐忙前忙后跑里跑外,几乎把大半的村子都找遍了线索,看来也的确相信了两人的为人。

    宅男见到这女孩,也才放下警惕,只不过眼里总觉得有些古怪,小王看不出这是什么,但是钱斌却一眼就知道他到底想什么,于是把小女孩护在身后。

    “嗯,准确的说是那天晚上吧,你说周二应该是周二晚上的夜里,大概是半夜两点左右,当时我还在,emmmm,我还在忙。”

    这话说的非常的笼统,但钱斌知道他话里有什么意味,于是没有追问,只是说道,“能具体描述一下你晚上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吗?比如说,有没有什么外人进入公寓,或者说有什么平常见不到的景象呢?”

    宅男绞尽脑汁的回忆了一下,老实说,上周二对于他而言并不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要在这样一个,不算久远又不算特别的时间点,搜寻特定的记忆,其实并不容易,他足足沉默了十分多钟,才确信无疑的摇摇头说,“那天晚上确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既没有什么人深夜不归,也没有跟宿管的老头吵架,不过例行公事的是那天晚上进行了大扫除。”

    “大扫除??”小王问道,“周二的晚上大扫除吗?”

    这宅男身体瘦小,躲在角落里亮眼放光,他眉眼前戴着厚厚的屈光眼镜,光线反射过来,好像什么也看不清。

    他的证词提醒了小王。

    周二这天,一般人恐怕不会特意做什么大扫除,即使这老头有洁癖,也不至于在这么平平无奇的一天做这么奇怪的事。

    她进到这宅男屋里——屋子出乎想象的颇为宽敞,更比她想的干净整洁许多——至少客厅看上去并不像是乱七八糟的模样。她很快找到想要的东西——日历。

    翻看近几天的日历,也不像是有什么特殊的日子。

    “平时这老头什么时候打扫?”听到宅男跟在后面的脚步声,小王问。

    “这我不大记得,不过一般都是周末吧。”他扶正眼镜。

    “那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小王又问。

    “奇怪的地方?”宅男不解。

    小王想了想,说:“就是这次扫除,有没有什么让你觉得印象深刻的地方——比如说,有没有对话,或者抱怨什么,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麻烦?”这宅男若有所思地沉默半晌,忽然眼睛一亮,说道:“你这么说的话,我倒想起来了。”

    “快说!”小王亢奋地抓住宅男的两肩,急问道。

    “声音!”他往身后的窗户看去,身体拦住房间的门,眼神闪躲。

    小王在意的却是他话里的证词,立刻催促:“讲!”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