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神秘的房间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91更新时间:2020-11-15 18:05:50
最新网址:www.mw8.la
    “我是说,在嫌疑人打开了阀门,并且划过煤气管道的时候,煤气并没有发生泄漏,这之间经过了很多长时间,大概三、四个钟头,这时候煤气开始泄漏的时候,死者已经制造出了绝佳的场所,也就是完整的密室,而里面又没有其他任何嫌疑人,因此才伪造了自杀的真相。”

    “可是怎么做到的呢?”这小子此时的好奇心似乎已经战胜了他对大刘的殷切期望,双手紧紧攥住,瞪着眼睛里满是期待,问道。

    “这就需要这只可怜的猫咪了,”赵冷说,“它尾巴上的棉球不是用来把玩的,是用来做计时的”。

    “棉花怎么计时?”文虎不相信

    “来,我们试一下就知道了,”说完,赵冷拧开了煤气阀门,刺溜溜的一声,裂开的缝隙里几乎是肉眼可见的煤气声从里头冒出。

    赵冷捏紧了棉球,整个堵住了这个缝隙,果不其然,漏气大大减少,堵塞的管道也被凹凸不平的吸引力扭曲地变了形状。

    “检测一下煤气泄漏的指数,”赵冷招呼身旁的警察拿来计数表,相比之前的泄露指数,下降了9个点。

    赵冷问道,“按照这种线路的速度来看,能够减少大概3、4个钟头吗?”

    一旁的警察做出了粗略计算说,“的差不多,以这个速度来看的话,要致人死亡,估计也得这么长时间。”

    “并且,据我估计,这种安眠药的药效也是3,4个钟头,为了保证在受害者死前对她的伤害达到最大,杀人者故意利用这只猫做成机关,在她昏迷之后,猫尾部的棉球堵住煤气的管子,然后等她恢复神智后,猫也差不多该醒来了。这时候,这只猫一定不会停留在原地,然而一旦它乱动,漏气的速度就会加快,受害人自然会出现煤气中毒的症状,而根据法医的推断,做这件案子的人,实际上,最可能是凶手。”

    尽管赵冷没有说明白是谁,但是文虎似乎已经想到了,他低声呢喃道,“大刘。”

    文虎整个人像是卸了担子一样,松垮的倒在地上。

    赵冷上前安慰道,“你也不用太自责了,兄弟,毕竟这件案子放在谁身上谁也不会好过,我知道,这位刘志远先生一定是你倾慕已久的偶像。”

    文虎站起身来,两眼瞪着赵冷看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警官,你现在你现在有空吗?”

    赵冷看了看手表说道,“时间不多的话我想应该可以。”

    “那麻烦你跟我走一趟。”文虎煞有介事地说道。

    “去哪儿?”赵冷问。

    “刘先生的住所,就我所知,我曾经跟着他去过,我想那里应该会有新的证据。”

    赵冷挑了挑嘴角,没想到居然还有意外收获,她兴奋的拍了拍文虎的肩膀,拍的这小家伙脸都发酸,眼睛冒红,“真有你的,没想到到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能给我找到新线索,很好,那我们就去看一看。”

    她跟着文虎一路到了刘志远的住处,说是住处,其实只是一家旅馆,按照

    王虎的说法,刘志远并没有固定的住所,他时不时的就换地方,最近是住在这家旅馆里,看上去像一个流浪歌手或是旅游志愿者,不过赵冷心里清楚,他是在给一伙犯罪团伙卖命。

    旅馆很破旧,不过倒也干净,他们找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接近下午打烊的时间,旅馆内正在换班,没有人搭理他们,他们沿着高耸的楼梯上了二层,没走出两步,就找到了所在的房间205,赵冷瞥了一眼对门203,发现大门敞开,但是里面却乱糟糟的,没有人打扫,看起来有人住了,只不过不知道谁这么不小心,居然开着门。

    此时的赵冷没有多想,只是跟着文虎找到了屋里,房间并不大,但是装饰却十分的丰富,里面不知道有多少小物件摆着,琳琅满目,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博物馆似的。

    赵冷问道,“你怎么知道钥匙在哪里的?”

    文虎露出狡黠的笑容来,说道“我又不是第1次跟踪了,怎么会犯这种常识性的错误呢?当时,刘先生就把钥匙藏在这里,估计是为了怕自己忘记带钥匙。”

    赵冷心里却在说,他倒是够小心的,恐怕也是怕自己落入警方之后被搜出证据来。

    然而一进到屋里,赵冷的眼睛顿时呆住了,她见到房间内的格局,其实十分眼熟,这布置这场景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警方证据箱,每一个警察都有的那种。

    屋里的各处小物件,几乎没有任何联系,看上去就像是乱七八糟的陈设,但实际上,从新旧程度来判断,你就认为这些都是证据的可能性更大,这个姓刘的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

    这时赵冷的目光注视着桌子,桌子上有一支笔,平平淡淡地插在墨水瓶里,上面有一张信纸,纸上面有写满了许多密密麻麻的字。

    赵冷拿起纸来,只见在上面写道。

    “如果是警方收到这封信的话,我想那个时候我已经牺牲了,我是代号7086,刘志远。”

    看到这行字,赵冷却百感交集。

    “上面写的什么?”文虎问。

    赵冷没吭声,一路往下看去。

    “如果你看到这封信的话,说明我现在因为某种原因已经牺牲或者暂时无法行动,那么,有些东西我应该坦白,那就是,我并不是暴风雨组织的核心成员,虽然这么说,已经可能没有几个人知道了,不过从上层吩咐我的任务到现在来看,也许任务还在执行,我只是重复着当时的指令。”

    赵冷心里很复杂,如果这封信写的内容属实的话,那么刘志远很有可能是一名卧底。

    可这未免太可笑了吧,他是卧底,庄严也是卧底,老马也是卧底,一个组织有那么多卧底?

    “不过我得坦白,在组织里我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可是没有办法,从卧底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6年,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我将混不下去。”

    赵冷握着信手微微发抖,她继续往下看。

    “最近我盯上的内部人士

    ,名字是余墨。”

    在这里见到余墨的名字让赵冷大跌眼镜,她是实在想到,这个刘志远居然敢把这些信息直接写在这张纸上,不过,想来他也是觉得这里是一个安全的所在,要不是临时杀出一个文虎,自己也不可能找到这里,其他人估计也找不到。

    “他平时来这里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赵冷问。

    文虎只想了一会儿就得出了答案,答案是肯定的,他说道,“没错,他他平时都有人跟着,就像一个经纪人一样,经常跟那些圈里的人打交道或者是有一些保镖保护他,但是只有在他一个人的时候,他才会来这里,而且鬼鬼祟祟的,可有很多时候都是一来就呆好几天,我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反正我只觉得这里应该就是他的家了。”

    赵冷点点头,继续往下看去,信上写着余墨的真实身份,虽然他们俩名义上是交往的情侣,但实际上赵冷清楚,余墨小姐不过是一颗可怜的棋子,被捆在这艘贼船上——信上写到,余墨自幼孤苦,是个不折不扣的孤儿,被组织收养之后,就开始为他们从事秘密活动,包括她现在的作品,大多数都是洗钱,用来洗白的一些商业渠道,事实上余墨一直在做传达和盯梢的工作。

    这让赵冷想起了刘坤,也就是她不久前还在跟她在一起的那个秘密男友,只不过一想到他利用自己的身份做出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心情就变得极差。

    这封信实际上并没有写完,但是赵冷读到最后4个字的时候,看到那书写的字迹开始扭曲,甚至有些颤抖,那只有4个字。

    “我杀了她。”

    情况仍旧扑朔迷离,赵冷想不出刘志远这么干的理由,更不明白这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他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这一切和老马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

    文虎有些好奇的踮起脚,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不好说,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你的刘先生杀害了余墨小姐,这件事情应该是板上钉钉的,只不过按照情况我们可能要做具体分析,至于他到底有没有定罪的可能性,这个还要看以后的审理和证据。”

    文虎咬咬牙,他扭头说道,“我不是在问这个,我只是想知道,我的证据有没有帮上你的忙。”

    赵冷咧开嘴,勉强笑了笑说道,“当然,帮大忙了,要不是你,我们可能还在一头雾水,找不清方向呢。”

    这小子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就好,如果没有帮上一点忙,我反而觉得愧疚。”

    赵冷收起了书信,把一旁的证物箱整理得妥妥当当,拿起钥匙关上门,带着文虎离开了这间旅馆,她把他送上车,忽然身后响起了骚乱声。

    赵冷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吩咐司机把文虎带到警察局。

    “到局子里面之后,你找小王,他知道怎么安排你们,你的那些小兄弟应该也能暂时找到住所。”

    文虎似乎意识到赵冷没有想要上车的意思,于是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情没处理吗?”.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