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往事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50更新时间:2020-11-14 09:02:38
最新网址:www.mw8.la
    赵冷心里只能苦涩的自嘲道,“那倒没有什么根据,如果有的话事情不会纠结在这里了。”

    然而文虎的脸色铁青,他一个人屁颠儿屁颠儿的跑到厨房里,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在瓷砖上,整个人,脸色阴蕴着慌乱,脸上的汗层层往下滚落。

    赵冷注意到他的不对劲,于是跟着他来到厨房,在门外轻轻敲了敲门,文虎就失魂落魄的扭过头来,一看到赵冷的眼睛,突的都喘出粗气,支楞着爬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使劲摇头,扶着墙来到墙根子边,大口抽气,说道,“姐姐,该不会,该不会是意外吧?”

    赵冷不知道他在纠结犹豫什么,从头到尾他也没说过这件事情有什么定性的结论,是不是意外自己也不清楚,她还没来得及回答,屋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不等他应门一个中年男人就推门而进。他摘下帽子,帽檐上露出颇高的发际线,脸上浮现出煤灰色的铁青,脸颊上青一块紫一块,伤的不轻,看起来应该是跌打碰撞造成的。

    “师傅,”赵冷回头一看,叫道,“这不是工头吗?您怎么了这是?”

    “没事,”工头摇摇手说的,“刚才上来的时候不小心撞了撞,只是轻伤。”

    他看起来有些兴奋,又有些彷徨,甚至有些怒火。一见到赵冷,就说到,“就跟我当时说的一样,咱们这个管道是非常完善的,所有的器皿,阀门我都检查过了,没有一点损伤,也没有自然老化的现象。”

    “可是管道的确破裂了,”赵冷说。

    这工头点了点头说道,“没错,管道的确破裂,并且我能100%确定他一定是人为的,绝对不是管道自身的原因。”

    这孩子们听到了这番话,一个一个的冒出脑袋来,其中一个忽然扯着嗓子说道,“那该不会是那余小姐自己弄的吧?她想自杀,然后把那管道给割破自己在里面,抱着猫死了。”

    “我看就是这么回事儿,你们瞧瞧,这屋子里哪有什么人啊?哪有什么痕迹啊?再说了,这房门,门窗都关得紧紧的,一个人在外面怎么可能把门锁死呢?”

    “没错,如果真的是他人作案的话,是不可能在屋里进行反锁的。”

    从一般理论上来看的话,只有可能是余墨小姐把自己锁在屋子里。

    这是一件完美的密室,从外部不可能有任何办法打开它,从内部又不可能有任何办法破坏它,而能够从外部破坏这个管道的人也只有余墨小姐一个而已,当然除了那只猫。

    但是猫的爪子能破坏管道吗?赵冷自嘲的笑了笑,就算是牙齿再锋利,爪子再尖锐,那也是不可能的,毕竟管道是那么厚的钢铁做的,就算是一个强壮的男人想要弄破它,徒手也是不大现实的。

    “麻烦您了,事后警方会给你送去酬谢的,抱歉让你们跑这么一趟,”赵冷寒暄的,拍了拍工头的肩膀,向他索要了一份维修和证明记录,也就放了他。

    工头骂骂咧咧的就走了。

    另一边,文虎却像是蔫儿的气一样,一直一言不发呆在厨房里,就算工头来到这里把问题阐释一清,这人也一言不发,赵冷找到厨房只见他浑身冒冷汗,脸色苍白,额头上滚烫,活像是发了烧一样。

    “你这么了?”赵冷用手背在他额头上点了点,直问道,“你没事儿吧?小伙子,你这感冒了?”

    文虎直摇头。

    “还是说你发现了什么??”赵冷索性问道。

    这文虎倒吸了一口凉气,双手哆嗦着,撑起自己的身体,整个人软软的倒在墙边,他牙齿咬着下唇,甚至咬出血来,使劲的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赵冷几乎已经确定文虎肯定是发现了什么自己没有发现的证据或者线索,但是他却因为刘志远的关系隐瞒了真相。

    “你真的就想让真相沉入水底?”赵泠坐下身,靠到文虎身旁,她一只手揽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抓住他的小手。

    “我不是说这个余墨小姐她无辜,也许她并不无辜,不过,你明白一件事情吗?文虎,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做警察?为什么这个世界需要警察吗?”

    文虎看了赵冷一眼,摇头。

    赵冷轻轻一笑,双手覆盖在他的手掌上。

    “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所以警察呢,我一直以为他是正义的化身,后来我才知道,正义只不过是一种工具,真正的公平其实是不存在的,他们只能往前行进,靠着自己的努力,向公平的对岸游去,就是这个对岸的方向,虽然是正确的,可是距离永远不会缩短。”

    文虎歪了歪脑袋似乎没听明白,赵冷低笑一声,说道。

    “这次我开始做警察的时候,我一直以为冥冥之中肯定有一个正义在所有人的心中,只要我找到他,那么一切判决也好,一切的抓捕行动也好,一切的证据也好,一定是站在我这边的,直到有一次我发现自己找到的,拼了命找来的证据居然是,居然是那些犯罪分子自己做的伪证,他们就是想利用我,让我做一个伪虚伪的判决。”

    文虎这才缓缓开口说道,“你的意思是,他们制造了一个假的证据,让你去证明,无辜的人有罪吗?”

    赵冷叹了口气说道,“证明他们有罪的自然是检察官,不是我,可是提供这些证据,提交这些指控,建立这些档案的人是我呀。”

    文虎头一次见到赵冷像这样落寞的表情,心里也有一些共鸣,他咬牙说道“可可你不是说,正义一定是存在的吗。”

    “当然,我现在也是这么相信的,”赵冷笑了笑说,“那次事件呢,就在判决前一天晚上,是马局长也就是我的师傅找到我,他告诉我那些证据全部都是伪证,他在跟我共同行动的时候,他偷偷进行了重新取证,并且进行了严密的审查,最后发现,有人误导我,如果不是他那天晚上找到我,警方,检方一定会做出错误的判决。”

    “这个马局长一定是个大好人,”文虎说。

    “至少当时他一定有那一份救我的心,才会这么做的,所以我一直很感激他,我也想报答他,可是,可是你知道吗?那件案子最后的真相居然是涉及到他的儿子,也就是说我亲手证明了他的儿子有罪,他没有怪我,甚至把我当做他的亲生女儿一样看待,可我可我跨不过去这个坎。”

    文虎简直惊了,他没想到这个女警察的背后有这样深邃的故事。

    “所以,也就是说你亲手把你师傅的儿子送进了监狱吗?”

    赵冷苦笑着点头说道,“不仅如此,最后,要不是他给我提供了真的证据,那么进监狱的人或许就是我了,所以,所以我一直以为,他牺牲了自己的儿子救了我,可是就这么想,是不是太自私太卑鄙了,没什么可说的,就是我亲手送进了他的儿子去监狱里。”

    两人沉默着不做声,文虎,轻轻地拍了拍赵冷的肩膀说道,“可这也不能怪你。”

    “最初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觉得这事情不能怪我,毕竟我只是一个立法守法执法的警察罢了,可是我越来越觉得,也许正义并不存在,我们只不过是,塑造了一个虚伪的概念,让自己去信任,去依附,甚至去盲从他,到底什么才是正义呢?如果正义就必须得伤害自己心爱的人,他还能叫做正义吗?”

    文虎低下头,心里咯噔一声,眼睛开始飘渺的扫来扫去,眼神避开了赵冷的视线。

    “我知道,在亲人和正义之间的抉择永远是无法理解的,甚至无法理性去思考的,只是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如果如果没有人去坚持这个事情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如果没有人去做警察这样残酷的事情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文虎低着头,他拖着长音说了一个我字,双手开始打着转。

    赵冷拍了拍文虎的肩膀说道,“你什么时候说都不算迟,但是,但是有些事情一定要想明白了再告诉我,我不会勉强你的小伙子。”

    赵冷站起身,在文虎身旁转了转圈,又犹豫了半天才说道,“不过如果你有什么话想找我说,随时可以联系我,现在我去给你联系住址。”

    文虎几乎以微不可见的动作点了点头,身体微微颤抖着,缩在厨房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想些什么,赵冷来到门外,忽然手机响了起来,她接通手机,脸色变了。

    “你说是什么时候的事?”赵冷在手机里问道,神情十分严肃,语气也变得凶厉起来,一旁的几名孩子听到她的声音也吓得一哆嗦,不知道电话里接到了什么。

    “上周日是吗?行,你在现场不要动,我立刻到。”赵冷转身就要走,忽然站定了脚步,她眼珠子转了转,又回到了厨房里,说道,“抱歉,有件事情我想你跟我走一趟。”

    文虎愣了愣,点了点头。他拍拍衣服上的灰尘,站起身,说道:“大姐,我只想看看,到底真相是什么样子的。”

    赵冷自信地瞥了他一眼,笑道:“你会见到的。”.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