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玄机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94更新时间:2020-11-11 09:03:28
最新网址:www.mw8.la
    “当然得去,不去的话永远都得不到真相,也永远找不出答案,更不可能让他们永远逍遥法外吧。”

    庄严撇了撇嘴笑道,“再说了,我只不过是个鉴定科的医生,把我推到这个位置上来的不就是你吗?老柴,难道你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怎么会呢?”柴广漠笑了笑说道,“既然你决心已定,我也不烦你了,不过还是那句话,凡事小心为上,你做的工作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话还没说完,屋外响起了瓷器破裂的声音,只听到哗啦一声。

    警惕的庄严立刻来到门边,打开门,愣住了,他见到赵冷的身影,呆愣愣的杵在门前,看着他的神情有些迷茫,还有些惊愕,“小赵啊,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追查案情去了吗?”

    赵冷呆愣愣的抬起头从上而下打量了庄严一番,瞧见他身上收拾妥当的行李和打扮,看上去他的确是要离开这里了。

    “案子,案子先放一遍,我们现在的新进展非常不顺利,你这是要干什么?”赵冷还没有见到屋里的柴广漠,只是下意识问道。

    庄严的心里有些复杂,他不是很想跟赵冷辞行。因为他知道,这个小妞是不会让自己去冒这个风险的,这件事就算老冯他也没有知会过,只是跟柴广漠说了一声。

    他错开视线的看着赵冷那逼问一般的眼神,说道,“我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赵冷不可置信,摇摇头说道,“走走的话为什么要带着这一身,你?你又要去卧底对吗?”

    庄严心里一紧,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戳穿了,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人就这么僵持在门外,直到柴广漠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赵冷才发现他已经醒了过来,忙进到屋里。

    “啊!!”她大惊失色的看着柴广漠,愣住了。没想到他已经醒了,心里如此嘀咕着,也顾不得门口的惨状,放下手里碎裂的玻璃杯和瓷器,一股脑的冲到了柴广漠身前,双手紧紧拽住他的胳膊和手。

    连柴广漠都愣了一下,没想到赵冷如此的激动

    “你你你……,你”赵冷一连说出三个你,语无伦次的上下张望,打量柴广漠身上的伤口问道,“没事吧?没出什么问题吧?”

    柴广漠苦涩一笑说道,“难道你指望我出什么问题才好呢?”

    赵冷顿时呸呸地一番,摇摇头说道,“怎么可能呢?我,我唯愿你赶紧恢复起来才好呢。”

    “为什么?”柴广漠明知故问。

    “我——为——为什么——我”赵冷支支吾吾的说道,她脸色一红,忽然想到这个理由又不能说出口,转念一想说道,“这当然是当然是为了案子了,现在,现在大伙都毫无头绪,老冯住了院,整个警局里乱了套,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群龙无首,你你恢复了我们才可以继续查案不是吗?”

    柴广漠知道赵冷心里隐藏了什么?故意不挑破,“哦,是这样。”

    “当然。”赵冷点了点头。

    “要这么说的话就是说,你们也不管我恢复的怎么样,受伤受的严不严重,反正就是,嗯把我当苦力使着,让我赶紧回到现场去,”柴广漠调笑着眼睛眨了眨,故意为难赵冷说道。

    赵冷顿时慌了,她赶紧摆摆手说道,“不不不是这个意思,主要主要还是他们担心,担心你是不是受了什么,严重的伤,我,我就替他们来看一看。”

    “替他们?”柴广漠眼一眯问道,“难不成你就不关心我?就不管我的死活了。”

    “也也不是,”赵冷扭过头去,双手慌乱的盘了起来,她咬咬牙说道,“我,我,我这个,我我不是也担心吗?不过我我我是出于,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哟,又是重要的,重要的警探我才担心你的,你是我同事。”

    赵冷的样子语无伦次,慌乱不堪,柴广漠忍不住偷笑起来。

    听到柴广漠的笑声,这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原来这姓柴的老早就看出自己心里的小九九,只不过是在故意挖坑让自己跳呢,一想到这,赵冷就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狠狠地给他一拳,只可惜现在躺在病床上的是他,而不是自己。

    这时候庄严在门口,兴致阑珊的说了一句,“我就不打扰你们打情骂俏了,我这做庄家的有要事,那就走了。”

    庄严要走,柴广漠哪里肯放,他立马叫住庄严,脸色也沉寂了下来,“老庄,你——你留一下,咱们咱们要分别也不是抢在这一时半会儿,有些话我得嘱咐嘱咐。”

    庄严似乎早料到柴广漠会留他,于是也不推辞,回到床边看了看赵冷,又扫了一眼柴广漠,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原来我没想到,没想到你们俩是这关系,真是失眼了,我当了这么多年老油条,居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行了,”柴广漠面对庄严的揶揄,也不生气,只是摆摆手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这种玩笑,我呢,留你下来只是想跟你讨论一下关于今后案情的事情,毕竟你处在跟我们不一样的立场上,了解的事情也更全面。”

    他扭过头看向赵冷说,“你也好好听一听,他说的事情恐怕对我们的案情很有帮助。”

    “你想知道什么?”庄严问道。

    柴广漠开始整理近来发生的怪事,也就是警方搜集到的情报,“最开始是这个,曾经被我们盯过的一个点是郭老板,据说他金盆洗手,但是我看不对。”

    庄严冷笑一声,说到“金盆洗手?一旦入了他们的污水里,哪有几个能顺利脱身的,这郭老板家大业大,他想金盆洗手,他的产业也不允许。”

    赵冷瞪大了眼,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说道,“这么说,这姓郭的果然有问题。”

    “岂止是有问题,”庄严忍不住嗤笑说道,“他可是沟通整个毒品销售分子和联络线下网点的一个重要枢纽,这帮人的利益往来就是靠他呢,没有他整个临城的地下网络根本就组织不起来,更何况,这些人杀人越货,最近突然开始,做出这种极端行为的,也是因为他。”

    “他想做什么?”赵冷问。

    “就我所知,老柴说的确实不错,他是有那么一点想法想要金盆洗手,可是在他们这个行当里,能够金盆洗手只有两种情况,要么他自己死翘翘,要么所有认识他跟他有个利益往来的,其他地下分子全部死了,他才有可能洗的很白,而且,这还是在神不知鬼不觉,警方尚未发觉的情况下。”

    柴广漠听了陷入沉思,过一会儿他说道,“也就是说,这个姓郭的他有足够的动机,并且有足够的能力去做这一切。”

    赵冷坐上床铺,想了想,仍然想不通他是怎么作案的,于是问道,“庄警官,你说他吗?他有可能是真正的凶手组织者吗?”

    庄严却摇了摇头说道,“虽然他嫌疑很大,而且能量也很大,就我们现在的情报来说,他也确实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但让我看,估计不是他。”

    柴广漠也在一旁点头说道,“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他自以为能利用别人替他金盆洗手,其实反倒过来被人利用,成了警察眼中的靶子,也成了他们逃脱升天的障眼法。”

    “没错,重点就在于他的这个情人小范,这个人身上肯定有猫腻,你想想她为什么平白无故要监守自盗,把银器店失窃弄得沸沸扬扬,把这个姓郭的从案中供出来,按理说两人的关系不是挺亲密的嘛。”

    赵冷纳闷儿了,“他要投诉的,这我怎么知道?我只听小王说,两人只不过是一个非正常的关系,有点像二奶,其他的我就不懂了。”

    柴广漠低笑一声说道,“老实说,你这小王同事啊,除了证据判案搜证这些正经业务能力经验不太足以外,其他的能力那个个都是顶呱呱,尤其是这八卦形势啊,绯闻呢,这些东西她可是门儿清,比我们都厉害。”

    赵冷吐了吐舌头,虽然很想反驳,但柴广漠说的是一点没错。

    庄严也哈哈一笑说道,“这可是个神奇人物,不过,眼下,这件事情倒不是很重要,重要的嘛,就是他们俩之间虽然有那么一点亲密关系,不过据可靠信息,我最近查到的事情是,她跟另一个重要的线人有过接触,我说的是小范。”

    “重要线人,”赵冷,翻了翻眼睛,咽了咽口水,双手紧紧攥住,看着庄严的视线也变了颜色,看起来他对这个大个子已经有了新的想法。

    “没错,”庄严不再卖关子说道,“这个人便是刘志远。”

    两人都没想到会在这里听到刘志远的名字,最先吃惊的是赵冷,他惊呼道,“刘志远?怎么会是他?”

    “看来你还不清楚,这个刘志远到底是个什么人。”

    赵冷露出苦笑,“那么这个刘志远怎么了?”

    “据我们调查得知,小范事件引发的重要的导火索就是这个姓刘的,是他最先找到小范,两人之间有过过密的关系,至于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但是,可以断定的是,在刘志远接触过小范之后,你们才破获了那桩案子,小范也才成为这位郭先生的软肋。”

    “是他。”柴广漠忽然恍然大悟似的说道,“也就是说,他为了把这个郭老板推到我们的眼前,不惜动用各种资源,让他们的案子越发引人注目,好一招,调虎离山。”

    庄严也跟着笑了,笑说道,“没错,就是叫调虎离山,自从有这个刘志远的存在,咱们这些案子就举步维艰,一步一步几乎找不到线索,他一定藏着什么秘密。”

    “后来我们查到,这个郭老板,实际上负责的便是工程这一块的,毒品交易市场,而跟他密谋的,就是,就是刘志远管理的一名作家。”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