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七十章 警局事变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85更新时间:2020-11-10 09:00:23
最新网址:www.mw8.la
    文虎猛啐了一口浓痰,恶狠狠地说道:“别再让我见到那不讲人情的经理!”

    “那个经理是什么人?”赵冷不知道对这样的痞子究竟该哭还是该笑,很是无奈,她开始询问细节。

    “我不知道,他们也不让讲。就是有一点印象很深,这经理是个女的,特别刻薄。这女人爱穿礼服,颈子又细又长,像水里的长颈鹅子一样。”

    文虎想了想又说:“有些人叫她经理,但还有些人叫她老板娘。我叫她经理她乐意,但是叫老板娘,她就要骂人了。”

    “你还看见什么?”赵冷又问。

    “我当时强行要走,这女人不依不饶,最后让我走的,我记得是个老头……——哦对了!我想到了。”文虎忽然眼前一亮

    “老头?什么老头?”钱斌问。

    “他说他姓马,认识的人都叫他老马。”赵冷听到老马两个字,心脏都停了一拍。

    “你细说说!”赵冷捏住文虎的胳膊。

    后者吃痛,众人忙把赵冷拽开。

    “他是个怪老头。”文虎拍拍肩膀,说道:“他说,他让他儿子死得其所。”

    后面的内容,文虎就再也语焉不详,说不明白了。

    赵冷决定先回一趟分局见一见老柴。

    “保护重要证人的职责就交给你了,我负责侦查,你在后面掩护。”赵冷说道。

    小王愣愣的拿着枪,还没反应过来,赵冷已经安排好了后面的行动。

    “钱警官,麻烦你跟我一起走一趟,这两位证人,委屈他们,先让他们待在这吧。”

    “我们要干什么?”钱斌还没厘清。

    赵冷摇摇晃晃站起,目光冷冽,身上的伤口虽然止住了血,却仍留着骇人的模样。

    “取证。”赵冷戴上手套,说道。

    轰隆一声,屋外下起漫天大雨。雨势起初不大,随着闪电轰鸣划破长空,夜色被一分为二,浓云吞吐如同巨龙饮水,另一面则是滂沱雨幕,形成了两极。

    擎天的雨幕盖了下来,市里被两层雨水浇灌,就连会馆的屋顶也噼里啪啦地敲打起来,沉闷的响声伴随着隐隐发作的轰鸣雷声,听起来有些瘆人。

    庄严挣扎起身,天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他连滚带爬,湿漉漉的衣服黏在身上,总算是站起身来,浑身湿透,汗水顺着脸颊滚落,尽管子弹都落在十分凶险的要害,但好在老冯把防弹衣罩在了他身上,子弹凹下去,弹片碎成几片小小的金属片。

    庄严站起身,弹片哗啦啦抖落。

    老冯身上多了几个窟窿眼,手上还捏着枪,枪管冒烟。柴广漠伤的不算重,他起身的时候,见到庄严拖着疲惫的身体,把折叠好的文件卷宗放到桌上。

    借这个机会,庄严也把组织的谋划跟罪状抖得一干二净,尽管情况危急,但他记得事情仍然很周密。那也不过是多浪费几张判决书的纸张而已,前提是得有机会判决。

    急救队还没到,借机会,庄严准备给老冯先取出弹片,止血。

    柴广漠贴在墙角看着他,两人一声不吭。

    庄严觉得肩膀有些酸了,他的视线看向屋外浓重的雨幕,越来越大的雨势看起来把夜色渲染得更加萧索。他叹了口气,说道:“老柴,实在很可惜,我本应该阻止这一系列的

    事情发生。”

    的确。柴广漠看着逐渐干涸的女人尸体——庄严已经做了简单的解剖分析,基本可以确定她的身份,同时也能大概猜出其目的。只是很遗憾,这家伙已经被当成棋子灭了口,再也没法站起来说话,更没法出庭作证。

    他们为什么会做这种事?柴广漠蹲下身,望着满地弹孔,怔怔发愣。

    “是我没有事先做好准备……”庄严说道:“那个女人的死就是他们的决心。他们想要杀了老冯和这女人,除了想要磨灭证据,还想立威。这里的谁当场血溅五步,都是一样,死不死的,跟这神秘的组织,跟这帮孙子的帮会早就没有多大的影响了。”

    “我在这神秘的组织混了这么多年,没想到竟然还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庄严摇头晃脑,语气里充满了遗憾。“你我然连这么基本的道理都没有想明白,帮会的运作可不是看一个头头那么简单。我蛰伏在他们组织内部,没想到会出这种事……现在,临城这趟水更浑了而已。”

    柴广漠见到尸体上血柱逐渐凝固,心情也降到了极点。

    庄严停下手里的手术刀,长叹一口气,继续说道:“还有件事,这女人上传下行,虽然不是什么首脑,但也是组织内不可缺的一个人物。如今她死了,我只能说,他们内部一定出了问题,老柴,我知道你恐怕他们嚣张,但我们身为正义的执行者,切不可就此止步。”

    庄严视线扫过他身后几名负伤的警员,他们瘫软在地,身上鲜血滚烫,有的还能呻吟,有的却连眼皮都抬不起来,只能匍匐在地上,勉强维持呼吸。庄严深感肩头上担子很重,给他们一一止了血。

    柴广漠看着地上斑驳血迹,笑了笑问到:“你觉得,这算是他们的威胁么?”

    “鲁莽。”庄严笑着说道:“鲁莽意味着他们已经被你们逼急了,但我觉得,他们小看了你们,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只有胆子而已。越是在这种时候,你越要沉住气才行。”

    柴广漠没法反驳。

    “我先给你们止血。”庄严咬咬牙,一抬起胳膊,仍然生疼。这时候,屋外传来一串焦急的脚步声。

    赵冷一行总算赶到了分局。

    雨势很大,屋外瓢泼的雨声盖住了漫天的天色。他们到局里的时候,大吃一惊。谁也没想到,分局遭到了袭击,庄严站在屋外发愣,屋里的柴广漠和老冯都负了伤。

    赵冷赶到时,跟救护车擦肩而过。

    才到门外,小王惊呼了一声。雨水冲刷着一具冰冷的尸体,散乱的发梢在滂沱雨势下像水草一样摆动,血水飞快地划开,在院落里淌开,却没有一个人把女尸放在眼里。

    这女尸就是袭击分局的元凶。

    “这是什么人?”赵冷抓紧手枪,当着滂沱雨幕到庄严跟前。尸体摆出诡异的姿势,在雨水的浇灌下,一双大眼一半是血水的红,一半是惊愕的黄,身体已经僵硬。

    赵冷等四人一一跨过这具尸体,进到了分局的屋里。会馆鹤立鸡群,在这低矮的巷子里别有一番风味,看上去像是一幢别出心裁的豪宅。屋内的大厅很阔气,但此时也被高低胖瘦的各色人影塞得满了。

    钱斌带头挤开了这些持械的警察,他撑住摇摇欲坠的赵冷来到大厅中央,小王还没有从惊吓中恢复过来,被小王拽着胳膊进了屋子。

    小王拧干湿漉

    漉的发梢,浑身被大雨浇得透湿,擦干净了头发,手里紧紧攥着赵冷交给她的手枪,缩在后腰,不敢轻举妄动。

    赵冷一进这大厅,灯火通明下,立刻见到了威风凛凛的庄严。庄严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忽然吼道:

    “都别乱动,老冯现在需要接受手术。”

    他蹲下身,到了蜷曲身子,没精打采卧在角落里的老冯身前,伸手抵住他的肩膀,血肉模糊的肉块下,一颗碎裂的弹头没入肌肉里。

    “他中弹了。”庄严说道。

    屋里人头攒动,挤满了持械的武装警察不说,灯影闪动,地上有人在匍匐着,也有人坐着,骚乱的动静逐渐蔓延。

    赵冷还不清楚状况。

    庄严迎上赵冷,两人相互敬了礼,庄严一把抓住赵冷的手臂,拉着她到了老冯办公室门前,说:“这女人发了疯一样,拿着这大口径武器冲过来,警局损失严重。”

    赵冷被拽着行出几步,腿弯一软,几乎要跌倒在地上。庄严接住赵冷,他们见到老冯奄奄一息,赵冷也身体软了下去。

    “你又受伤了?”庄严讶然问道。

    “受了些轻伤。”赵冷摆摆手,但是绵软无力的步伐根本撑不起她的行动,庄严撑住赵冷,把她扶到座位上,豪迈地给她斟满了酒。

    赵冷接过庄严的酒杯,额头上淌下汗水。

    庄严又跟钱斌寒暄了几句,庄严双手罩上了白色手套,在急救队的配合下,开始封闭办公室,给老冯做起了手术。

    “他们果然开始行动了。”庄严冷汗直下,一旁的护士给他从后脑勺擦下滔滔不绝的汗水。

    “他们?”赵冷问道。

    “不出意外的话,和蜡像馆杀人事件的那个组织是一样的。门口死的那个女人你知道是谁么?”

    赵冷还没问,庄严就开始滔滔不绝。

    “这老狐狸真够狡猾的,一开始把我们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了这神秘的组织的靶子上。”

    “靶子?”赵冷疑惑问道。。

    “就是老板娘。”庄严凝神做着手术,老冯微微呻吟,看上去没有适量的麻醉。“这女人行踪很神秘,我在赌场时跟她照过面,隐藏的身份也是多替她办事,这次行动的焦点本来也应该是她。”

    赵冷点头称是。

    “但是谁想到,这个老女人竟然只是这神秘的组织摆布的一个棋子。”庄严笑道。“跟了她少说十年,最后发现她的屁话对这神秘的组织没半点影响,真正起作用的,反而是从中获利的几个大集团,这些集团还不只有这神秘的组织。”

    庄严边说上一句,手一翻转,在老冯的伤口里绞尽成丝的肌肉束,缓缓取出弹头的碎片,几句话下来,老冯的脸色愈发白了,出血量极大。他猛地一手下去,血浆扑在脸上,却仍旧从容:“就连这些芝麻绿豆的小帮会,多少也被他们插手渗透。”

    “哦。”赵冷静静看着庄严,说道:“这样的话,只是抓住一个老板娘,意义也不大了。”

    庄严叹了口气,重重地把弹头扔到地上。

    “可不是,费了这么多年的功夫,眼看就要行动,到这节骨眼儿上,如果只是抓来一个没用的蠢女人,不仅上头我交代不了,就连我自己这十几年的光阴,不也白费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