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胜之不武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02更新时间:2020-11-08 09:02:27
最新网址:www.mw8.la
    “愿赌服输,”这庄家笑着看了看赵冷说的,“既然我输了,那么你就提你的问题吧,无论什么问题我都会照实回答。”

    赵冷毫不怀疑,最后一手,是他严重放水,甚至她觉得,以这家伙的实力,操纵色子也并不意外。

    但,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呢?

    钱斌一听,抹了抹满头的大汗,感慨道:“真不容易啊,前辈,赶紧吧,咱们要赶紧把那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那姓刘的经纪人绝对跟这件案子有莫大关系。”

    赵冷却陷入了沉思,他抬起头来看着庄家的脸,咬咬牙齿说道,“这局不算,我们再来一局。”

    “你疯了吗?前辈”钱斌不可置信的看着赵冷的脸,两只眼睛瞪得滚圆,眼白翻到外边,像是在看着一个奇迹一般。

    赵冷摇头说道,“我没有疯,我只是觉得如此胜利,胜之不武,虽然是赌局,但也是应该讲规则的,这位庄家之前说过,只有在我的数字超过他的时候才算胜利,而现在显然只是平局,就算我没有输也谈不上赢。”

    庄家却笑了笑,说道,“你果然不是假的,赵冷赵警官。我等候你多时了。”

    “什么意思?”钱斌看着庄家的反应,居然有些无法适从,他不知道这家伙在乐什么。

    庄家起身,他很用力的一掌拍在桌面上,吃大力沉的桌子顿时翻了个个儿。

    从隐蔽的墙缝里开始震动起来,一时间整个小黑屋里尤如地震。

    趴伏在桌上的钱斌吓得往后猛退几步。

    这桌子的桌面居然是旋转的,轻而易举的就转出另一个方向,弹出了一副熟悉的模样,只见上面零落的摆放着一些审讯用的的道具。

    赵冷也吃了一惊,却听到庄家说,

    “赵警官,可算把你给等来了,自从老柴吩咐之后以来,我们一直在暗中,调查此案,现在刚有了眉目你就来了,看来,你们俩确实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呀。”

    “你你是什么人?”赵冷讶异的说道,指着庄家。

    “如你所见,我的确是这家店铺的庄家,本人也的确姓庄,至于名字嘛,不提也罢”

    “你说老柴,你认识老柴吗?”赵冷惊讶的说道。

    “有什么认识不认识的,他跟我是多年的好友,也不是说死党什么的,这都20来年了,我跟他算得上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你说呢?我认不认识?”

    “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赵冷纳闷。

    “看到他你就应该明白了,”庄家拍拍手,“后头的暗格又开了一扇门又小又窄的门洞,门洞里翻滚出一个黑乎乎的,呜咽着似乎发出嚎叫声的玩意儿来。

    几人站稳脚步,定睛细看。

    这人模样尖嘴猴腮,脸上的两腮像是让人剜去一大块样,又瘦又寡,整个脸黑得不成人样,全身上下都被胶条封住,一脸臭汗往下滴落。

    “这位就是刘志远,也就是你们一直想找的那位经纪人先生,至于他有什么隐情,来,你们坐下,我们慢慢谈。”

    庄家换下

    了自己的那花袖的外套,扔在了一旁的衣帽架上,又从上面拿下一件雪白的大褂,穿上之后戴上了手套,配上一副黑边眼镜,来到两人当间,简直就像是换了一张脸似的,眉目之间没有了那股戏谑,更多的则是一股狂热,他盯着眼前的刘志远。

    “赵警官,我叫庄严,一直以来,辛苦了同志。”

    他说了这句很奇怪的话,就提起刘志远,像提起一只脱了毛的公鸡一样。

    刘志远的模样十分滑稽,看上去全身上下就像是脱了毛的小鸡一样,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也不知道此前是被钉在哪里,他从地下室直接上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异了万分,一见到赵冷整个人,差点惊的坐起来。

    他吓得魂不守舍,脸色彷徨发白,甚至有些虚汗直直下,呼喊道,“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地方?这这到底是什么人?”

    瞧他语无伦次的样子,肯定还没弄清楚什么状况。

    虽然钱斌也没太明白,但他觉得滑稽,又有些心寒,他说的没错,这位穿着白衣的神秘人,他到底是什么人,这里又到底是什么地方?

    “不着急,”庄家笑了笑,他的手套上了橡皮手套,脸上阴郁着一张严肃的表情,翻开了一本厚厚的卷宗说道,“刘先生,几天不见,你风光不比当年啊。怎么,在组织外就忘了我的脸了是么?咱们上回谈到哪儿了?一件一件来不着急,复习一下第1件,6年前你欠下一身巨款,那时候就是在这家赌庄,我见到你,当时你正在被几名高利贷围追,是吗?”

    刘志远的眼睛上蒙着黑色胶布,双手双眼一抓一个黑,走路跌跌撞撞,被庄严提留着嘴里发出不断的惨叫。

    刘志远咬着牙齿却不肯说,他盯着赵冷和眼前的庄严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不是黑道的。”

    “黑道白道,没有那么重要,刘先生,现在我问你的不是以这个身份,哦,对了,我忘了件重要的事情,你看看这个。”

    说完,这庄严起身来,找到一个柜台,他用手一拍,柜子被翻转了过去,变成了雪白的医药柜,柜子上摆满了各种试剂瓶,他顺着手摸索打开一个玻璃门,从里面摸出一枚金色的肩章,他随手贴到了肩膀上,笑了笑,看向赵冷又看向刘志远说道,“你摸摸看,现在明白什么怎么回事了吧?”

    “法医?”刘志远下巴都要惊掉了。

    “识货。”庄严笑了笑:“不光是法医,还是特警,现在你明白为什么自己在这里了么?”

    “哎,最近混的比较杂,这些身份我都有,你想先知道哪个都可以,不过你得先回答我的问题。”

    赵冷这才恍然大悟,通通几步,跑到这姓庄的面前,仔细端详他的脸庞,:“庄严庄严,难不成,您就是那位——”

    “嘘——打草惊蛇,我在这里,不叫这个名字……”庄严笑了笑。

    “看来你也认出我来了。我看,你是听老柴说的,对么?”他回头看了赵冷一眼,问道。

    赵冷倒吸了一口凉气,庄严正是老柴一直提到的,潜伏在各大犯罪分子底下的卧底,因为他操作技术十分

    熟稔,又连任多次特殊搜查官和法警,所以这次组织也是派他潜入了敌人内部,却没想到他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是卧底了。

    “看来你认出来了,不好意思啊,之前跟你玩这几个游戏看把你紧张的,还有那位实习警官,看样子也是见过的世面少了些,有些不太熟悉业务,不过不着急,你们还年轻。”

    赵冷,有些愧疚的笑了笑,庄严说道,“既然你们情况已经知道了,那现在就该搞清楚这位刘志远刘先生的来龙去脉了,刘先生,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抓着你不让你走了,在这里想问你了吧,你也应该清楚我有没有这个权限。”

    刘志远的脸颊上有一道横向的刀疤,疤痕非常长,几乎漫过了整张脸,从下巴到脖子上,十分连贯,他恶狠狠的低笑一声,叫道,“警察,哦哟,我好害怕啊!就算你是警察又怎么样?你们没有证据胡乱抓人。一样也是违法犯罪,难道你们警察就不违法了吗?”

    “胡乱抓人是吗?”庄严笑了笑说道,“来,赵警官。虽然这件事情啊,一般都不是我负责的,那姓柴的,谁叫他,突然间不知道遇到什么事儿,居然坐上轮椅,只能我亲力亲为代劳了,你说我们违法,很好,刘志远先生,那我想问问,你说,你这么说的理由是什么?如果不够充分的话,我也只能当你是临死前挣扎罢了。”

    刘志远冷笑,“那我问你们,你们凭什么抓我?我只不过是一个经纪人啊,对,是,我的责任作者是死了,但她也只不过是一个意外而已。”

    “意外?很好,那我问你刘志远,是案发当时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参加派对啊”

    “哦,”庄严恍然大悟似的笑了笑说道,“原来你在参加派对是这样,看来是我错怪你了呢”

    刘志远一开始笑了笑,但是接着又似笑非笑,忽然之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他脸色一变,说道,“你什么意思?”

    “从案发到现在,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案发时间是什么时候?是今天早上,还是昨天晚上?还是昨天下午呢?还是前天早上?你什么时候到的案发现场?什么时候离开案发现场?我可跟你说过?”

    这一番问话可算是刺中穴位,刘志远简直连反驳的语气都发挥不出来了,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我这不是随口说嘛,我我根本没有杀人,你让我说什么吗?”

    “是这样啊,原来刚才是口误吗?”庄严似乎早就掌握了证据,非常有信心的说道,“那既然如此,你能给我解释一下,6年前那件事,最后谁给你擦的屁股,你还记得吗?”

    “6年前,我不懂你在说什么,6年前的我怎么了吗?”刘志远装着糊涂说道。

    “6年前你欠下巨额款项,被高利贷追杀到这里来,让人从脖子上砍了一刀,差点死在这儿,难道你也不记得了?”

    刘志远却使劲摇头说道,“我可不曾发生过这种事情,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既然你不记得,那我就帮你回忆回忆,当年你在里面可是混的风生水起,也不记得是谁把你捞出来了,我想你应该记得是那位余小姐。”.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