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险胜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4005更新时间:2020-11-07 18:05:22
最新网址:www.mw8.la
    赵冷忽然有了信心,心想自己运气一向不错,怎么也不至于出一个比这牌要小,于是甩手翻开了牌组,却愣住了,只见牌里却是一张梅花3。

    赵冷,呆愣着说不出话来,这庄家笑了笑说道,“愿赌服输,警官,你该回答我第2个问题了。”

    赵冷都傻了眼,咬着牙齿和嘴唇,低了低头,实在无奈的坐下身去,到,“我输了,你问吧”

    庄家随手把牌洗了,放到一边,眼珠子咕噜噜的看向赵冷笑了笑说道,“很好,那么我的第2个问题是,你叫什么名字?”

    钱斌傻了眼,他是没想到这庄家居然问这么没油盐的问题,甚至有些警觉,她看了看庄家,也不知道这家伙刚才的绅士风度这会儿仍到哪里去了,忍不住在心里抱怨起来,于是赶紧拦在赵冷身前说道,“你这个人怎么如此得寸进尺。你这算骚扰女性知道吗?”

    庄家一边洗牌一边笑道,“我可没有这个自觉,我只是问了问她的名字,我想知道跟我玩这么久游戏的人的贵姓贵名,我觉得这没有什么骚扰的成分在里面吧,只是出于尊重,你说对不对呢?警官。”

    钱斌即使咬牙切齿却无可反驳,只能忍着气,赌气坐在一旁,看着身旁的赵冷陷入沉思。

    “赵冷。”赵冷低着头,小声道。

    “嗯?”

    “我说,我叫赵冷。”

    “哦。”庄家咧嘴笑开了。“原来你就是赵冷。”

    “你认得我?”赵冷吃了一惊,腾地站起。

    庄家没直接回答,他也起身来到一旁的柜台前,翻出一个高脚酒杯,造型却有些古怪——赵冷仔细看过去发现那并不是酒杯,倒有点像是实验用的试剂瓶,里面装着不知道是血还是饮料,红润的光泽散发出诡秘的滋味。,放到赵冷身前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回原位说道,“认不认得,当然算是不认得——但是我听过你,你是刑警支队有名的女警官。”

    钱斌听到,立刻警惕起来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如此详细的知道我们的情况??”

    男人只嘿嘿一笑,并不作答,他回到原位上说,“赵警官,如果问一句,您的上司是不是姓冯啊?”

    赵冷刚想说些什么,庄家已经解了她的疑惑,“不瞒您说好了,这位冯警官在我们黑道里可是颇有名望的一个人,所以,你,我也略有耳闻,你不用感到惊讶,我们接下来继续玩游戏吧。”

    这回倒换做是赵冷吃惊了,她看了看庄家问道,“难道你,你不觉得害怕吗?”

    一般歹徒对她和冯老的名号,那都是闻风丧胆,虽然说不上,见到吓尿的程度,但听到他们的名字还泰然自若的跟他们玩这种赌博游戏,这心态未免太好了吧。

    谁知道庄家笑了笑说道,“这也算是个人的人生经历吧,毕竟谁也没有跟条 子玩过这类游戏,我算不算得上第1人呢?”

    这庄家这番话倒是挺硬,赵冷也跟着硬气起来,直觉得一片豪迈情怀在胸膛里激荡,也跟着激昂了起来,“就冲你这句话,我也觉得应该陪你玩到底,那么你说第3个游戏吧。”

    “好利落,我喜欢干练,很不错,”庄稼对赵冷赞不绝口,又从柜子里翻箱倒柜的弄出来了一套色子,不过这套色子跟之前在外头见到的又不太一样,只见里头有长龙似的,5颗整整顶在水晶骰盅上,他照

    着骰盅说道,“这个东西见过吗?”

    赵冷摇摇头,她哪里见过这东西?

    “很简单,其实第2轮你还是没赢,出于尊重,我给你玩一个更简单的游戏,这种骰盅是特制的。有经验的人可以将色子放在里面进行重组,摞起来之后你瞧。”

    庄家拿着骰钟在手里,挥舞了一会儿,咚的一声砸在桌面上,收回手。

    赵冷倒吸一口气,见着庄家揭开外盖,只见里头的色子,一颗一颗的算4个点,一共5个色子,摞起来几个,就算几个点,你知道我想玩的是什么了吧?”

    赵冷深吸了一口气问道,“还是比大小对吗?”

    庄家哈哈一笑说道,“聪明,就是比大小,现在我跟你,玩儿一圈儿这个游戏,然后你来猜是大是小如何?”

    赵冷眨了眨眼睛,点头说道,“好的。”

    钱斌心情忐忑不安,前两局赵冷都输了,这第3局下来,如果她仍没赢,不知道这变态一样的,庄家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他随时随地做好了作战的准备,心情非常紧张,冷汗直下盯着赵冷手里的一举一动。

    “这次我想改规则”,庄家说道,“赵警官请您先来,等您押中了之后我再来。”

    赵冷心里一动,这个规则听上去有些古怪,但却对自己颇有利,如果自己能够像他一样做到,摞起5颗骰子,又压在大的白区,那他不管怎么摇,也最多跟自己平手。

    倒吸一口凉气,点了点头,开始奋力一搏,她之前没有做过这种训练,更不知道该如何操纵色子,但此时此刻也没有多的选择,只能寄希望于最多的5个色子能够并立而起。

    她咬了咬牙齿,

    赵冷只觉得自己摇色子来,连脑袋都在一起疯狂的摆动,整个人都停不下来,也不知道这样摇晃了多久,感觉像是身心俱疲了之后,她猛地收住手势,一把砸在桌上掀起盖子,眼神都凝固了。

    她压中白区——大!

    钱斌惊叫,“怎么怎么可能,怎么会是一呢?”

    一!

    赵冷舔了舔嘴唇,里头的色子分裂成5个,一个个均匀颁布在地上,没有丝毫成条的轨迹,她放弃双手,沮丧的坐在桌下,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庄家,心里非常忐忑。

    “赵警官,你这下可托大了,压在大上,不管怎么玩,我都没法输了,看来。”

    钱斌只觉得这是在羞辱人,忍不住吐槽道,“都已经是这个结果了,还有什么好玩的,以你的实力,还摇色子,这不就是故意羞辱我们吗?”

    庄家摇摇头“游戏还没结束,你为什么那么沮丧?这游戏还没结束,你们怎么能就说自己已经输了呢?”

    钱斌却只觉得这句话听起来十足的刺耳,而又颇具讽刺意味,只能摇摇头说道,“随你怎么说吧,前辈咱们走。”

    他抓起赵冷的手就要离开,刚一回头,听到身后的房门喀一声,上了锁。整个房间陷入灰暗。

    他吃了一惊,回头看到庄家的脸上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看上去就像是见到瓮中捉鳖的对象,又像是上钩的老鼠。

    “这是什么意思?”赵冷问。

    “好你个狗东西居然敢公然袭警把我们困在这里。”钱斌按捺不住,骂道。

    庄家伸了个懒腰,歪着脑袋说道,“我只是

    想把游戏进行到底,咱们这局一旦开了,没有结果可不对付我的口味,赵警官,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上一把我玩了阴的,这一局,只要咱们算是平手,就算你赢,怎么样?”庄家问道。

    “我看你人没有那么好,恐怕还有条件把?”赵冷问。

    庄家嘿嘿一笑,说:“不瞒你说,我们这里缺一个前台的荷官,我看你身材不错。”

    钱斌听了,脸顿时通红,不等赵冷答话,指着这庄家鼻子就破口大骂:“你少来这一套,我前辈可是堂堂警察,怎么会给你做什么荷官?”

    “这要看你们愿不愿意玩了。我丑话说在前头,不赌赢我,可拿不到线索。”

    “你耍我们呢!”钱斌皱起眉:“真当我们傻啊!你虽然像是放我们水,但是谁不知道你赌技如何?我前辈技不如你差一招,你也真不知羞耻,还要作弄人!”

    庄家笑而不语,直盯着赵冷。

    赵冷轻轻摸了摸色子,抬头问:“不赢了你,就拿不到线索?”

    “绝拿不到。”庄家道。

    “输了,我就要留在你这里做荷官?”

    “愿赌服输,这是当然。”

    “前辈,别跟他扯淡,咱们办法多的是。”钱斌白了庄家一眼。

    但赵冷心里清楚,自己早已经别无选择。她吸了口气,眼睛在晶莹剔透的色子上打转。

    “好!”赵冷猛地一拍桌子,紧咬下唇,道:“那我就陪你玩到底!”

    钱斌傻了眼,紧紧拽住赵冷的衣角:“你疯了前辈?!”

    赵冷并不搭理。

    庄家哈哈一笑,脑袋上的毛发像是威武的雄狮,猛地打了一个眼色,道

    “那好,轮到我了。”

    说完庄家开始摇起筛盅,动作飘逸灵动,简直就像是行家附身一样,在空中,发出剧烈的抖动声

    钱斌气不过。心里暗想,这家伙真是有够没脸的,在一个外行面前居然如此卖弄不说了,这一次的赌博简直就是看技术,他轻而易举的就能让5个色子并立而起,至少也是4颗,如今赵冷的成绩是一颗还赌的大,那这后果简直是不言自明。

    赵冷心里也是又惊讶又彷徨,还有一些悲伤,她看着庄家的手势就像慢动作一样,不久之后停在了空中,狠狠落在桌上,接开筛盅,只见里头的骰子,摇摇晃晃。

    “这是——”赵冷,讶异的张大了嘴,就见到庄家的色子也是,5颗并行,14颗,其中一颗落在两颗色子之上,而恰逢此时,这小子还在咕噜的旋转着,仿佛就像是赵冷提在心口的嗓子,心脏一样,亢奋不已。

    随着它转动的趋势逐渐平稳,这颗再两颗色子上的二层小筛子,缓缓的停住了,自己的趋势,再过几分钟,它咔嚓一声从上头滚落,静静的躺在了中央。

    至此,庄家的这一周下来,居然也是5颗色子单独立着,结果仍是一。

    看到这儿,钱斌拍手叫好说道,“是我前辈赢了,是我前辈赢了”

    “居然5个1,看来我也是已经老了呀。”

    庄家的脸上浮现出遗憾的神情。

    但是就赵冷一眼看穿,这个身材魁梧的庄家,他一点也不感到遗憾,也哪里有什么愧疚更多的像是一抹戏谑以及进行之后的爽快感。.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