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分别审问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69更新时间:2020-11-03 09:03:39
最新网址:www.mw8.la
    这脾气暴躁的家伙使劲的咬了咬牙说道,“怎么着?这年头连带钱出门都不行了。”

    “那么你认识这个张兰吗?”

    “什么张兰?鬼知道是什么人,什么蟑螂碧蓝的?我是来找这姓郭的。”

    “这位姓郭的先生——你也认识他吗?”赵冷问道。

    “废话,就是他找我来玩儿的么,最近我心情不好,他来找我散散心。”

    赵冷点点头,“行,下一个,”

    这时候第2个人进来了,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问他10句话他也不一定能答一句,

    赵冷只好耐着性子对他说道,“你不用顾虑太多,我们这只是例行公事的审问,有什么你就说什么,不必顾虑”

    那人“嗯”了一声,又没后话了。

    赵冷发现他十分有兴致的盯着自己的警.徽看,并且眼里满是怒火,于是问道,“先生,您是不是对我们警察有什么意见?”

    这沉默寡言的人才突然张口说道,“请让我离开,我从不和你们警察打交道,也没有任何让你们抓的理由。”

    “张兰你认识吧?”赵冷问道。

    “我不认识,是他让你们抓我的吗?那请你们告诉他,快放了我,我并不是什么值得怀疑的人。”

    “是吗?”赵冷问道,“那个姓郭的和你又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以前的老师,教过我一段时间销售,这一次也是他组织我们出来玩的,请问还有什么疑问吗?”

    赵冷咬着牙齿,让他暂时下去。

    最后姓郭的又被带到了赵冷面前来,他十分得意的瞟了一眼赵冷说道,“怎么样?是不是一点进展没有?他们俩都是我朋友,平日里来往不多,这一次我把他们特意带来临城,钓鱼,散散心,逛逛街,带着几箱钱,那是因为咱有钱是不是?警察局管这闲事干什么呀?”

    赵冷问道,“你们经常出去玩吗?”

    他想也没想,就道:“是啊,我很喜欢出去旅游,带几个朋友出去也很正常嘛。”

    赵冷又问道,“不过奇怪的是,你不就住在临城吗?怎么会带他们来临城玩呢?”

    “这里风土人情好,有山有水有树林,而且我对这熟嘛,他们俩正好这两天心情郁闷,我就带他们来玩,这里的人都很热情是不是?”

    “张兰你认识吧?”赵冷赵冷眯着眼问道。

    “我可不认识他们,从来没听说过这俩人。”姓郭的想也没想就回答。

    赵冷按住额头,眉头紧紧皱起,她跟小王说道,把笔录记下,“我出去一趟。”

    一时间调查陷入了僵局,赵冷实在是找不到多证据来证明姓郭的有嫌疑,但是她又分明觉得他的举动是哪里不对劲。

    警察局上下开始全力搜索关于“张兰”此人的信息。然而可惜的是,临城现存的卷宗资料里显然“查无此人”。赵冷甚至指望去周边区域收集资料,可惜最后也是音讯全无。

    赵冷不想就这么放了姓郭的,但是审问的程序毕竟是有章程的,她不可能一直关着他,今天下午,警方上下给了压力,说是如果今天之内不能问出重要证据,必须把姓郭的释放,赵冷心里非常清楚,这个郭老板,肯定藏着什么惊天秘密。

    就这么放了,他不仅赵冷觉得不甘心,而且她觉得一定会打草惊蛇,牵扯到后面的问题会越来越复杂。

    下午,赵冷来到审讯室,见到小王打着哈欠出来,前两天是他熬夜彻夜不眠的在给三人进行审问,即使把他们分开进行多角度的盲审,最后的结果也仍然是一致的,不管怎么问他们始终咬定,自己是来旅游的,姓郭的也狡猾的很。

    不管小王怎么周旋怎么跟他询问,他始终绕着问题走,永远不在核心问题上妥协,小王也是没招,他打着哈欠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脸色非常的憔悴,眼睛透着光,摇摇晃晃,整个人跌跌撞撞的,几乎要摔倒在地。

    赵冷拍了拍,小王说道,“辛苦你了,没想到这家伙这么棘手,上面的任务是今天之内必须得出结果是吗?”

    小王伸了个懒腰,软绵绵的看了赵冷一眼,叹了口气说道,“我看是没戏了,这几个家伙嘴巴可是够硬的,我分明都能感觉出来他们肯定是有猫腻的,可是就是不说,哎,现在什么事越来越难了。”

    赵冷觉得有些歉意,毕竟小王是为了自己才付出这么多,现在又是彻夜不眠的去审问,虽然没有结果,但毕竟有苦劳,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赶紧去睡一会儿吧,接下来我来盯着,我就不信了,我还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小王哈欠连天,又是打了好几个,才看着赵冷,点了点头说道,“交给你了,我真的要去补个觉了,不过我得提醒你,这几个家伙狡猾的很,说的话真真假假,但是说是不像是撒谎,以我的经验来看,这个姓郭的估计是,已经准备好了,先应付现在的情况。”

    赵冷苦笑“看来他们也清楚,在警察面前撒谎很愚蠢,所以现在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是吗?”

    小王很无奈,说道,“关键是咱们还拿这种罪犯一点办法也没有,而且上面压的紧,时间紧迫,现在整个警力资源都在全力去追捕那个,剩余的残党,现在他们的情况反而不好做啊。”

    “但我的直觉告诉我,按照老柴的说法,他们跟那的残党应该是有联系的。”

    “可不是嘛,”小王说,“还记得姓侯的证词吗?最开始他可是说,这郭老板可是跟那帮残党有联系!就是跟这帮人有什么交易行为,那交易的能是什么对象?不就是这帮犯罪分子吗?”

    赵冷点点头,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姓侯的松口了没有?”

    “松口,太天真了,”小王苦笑了一声说道,“那姓侯的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自从姓郭的以来,整个人都变了,不仅对之前的证词语焉不详,现在反倒反咬我们一口,说我们栽赃他!虽然他现在洗清了嫌疑,不得已,只能把他留在局里面,也是勉强才把他留了下来,可是问题是,他的证词也像是跟姓郭的串通一气,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行,那你去休息吧,接下来我来看。”赵冷拍了拍小王,独自来到审讯室里。

    审讯室的角落里非常昏暗,几名嫌疑人被分辨关押在几个单间里,这时候眼睛都冒着光,从审问办公室的监视器里瞧见的,包括那姓侯的在内,就是发绿的眸子牢牢的盯着自己,赵冷也起来一身鸡皮疙瘩,她挥挥手:“给他们一点冷水。

    几名警察到各个单间,从他们脑袋顶上淋下去,简直是醍醐灌顶,一个个抖抖肩膀,像是落水狗一样的甩了甩头发,一个个脸色也都恢复了红润。既然当中,唯独这姓郭的眼睛也不带眨巴一下,虽然被拷问的最狠,但这时却露出了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

    “我当是谁来了呀?这不是赵警官吗?怎么这两天不见别来无恙,情况有变化?”

    “我来跟老朋友叙叙旧,”赵冷笑着说的。

    “老朋友,是吗?”姓郭的叹了口气说道,“你们就是这么对待老朋友的啊,不瞒你说赵警官我已经想好了,我估计咱们很快就能出去了,你们这逮捕令啊,没有证据,没有线索的情况下胡乱关人也是有限度的。”

    赵冷顿了顿,没话可说,这姓郭的却喋喋不休起来。

    “像你们这样胡来,迟早遭报应!我告诉你,赵冷,别以为你现在是个人模狗样了,是个当官的,就能让我们平头老百姓吃瘪,你等着瞧——我告诉你们,有种的就别让老子出去了,最好让老子就死在里边。实话告诉你,前脚你放老子走,后脚就让你后悔生出来!”

    说完这姓郭的的哈哈一笑,赵冷也陪着他笑,两人笑声重叠在一起,失去了不知道多久,赵冷才低下头说道,“你想出去是吗?”

    姓郭的不动声色,横着脸看向赵冷说的,“这件事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而是我该不该的问题,我看你们得弄清楚了吧,我有什么问题我应该在这里。”

    “嘿嘿,郭老板,我们不是不客气,只是你放宽心,既然来了,就也别老想着离开。警方没有根据是不会胡乱抓人的,您要是真的不乐意待,不如像我们检举交代,兴许能给你算一个立功表现,不然呢,我们走着瞧。”

    “那咱们走着瞧,”姓郭的往角落里靠,整个人松垮的倒在墙上,闭上眼睛不吭声了,看来他是想睡一觉。

    赵冷扭头,冲着旁边的狱警说道,“在姓郭的上一点冷水,让他清醒清醒”

    “不用您那精贵的冷水伺候了,老子索性也不睡觉。你有什么事,少搜肠刮肚跟我绕弯弯,你有什么想问的你就问吧,反正我也不会改口,你们说半天一点证据都没有,想让我说什么呀?”

    赵冷叹了口气说的,“你自己心里有数,怎么反过来问我?”

    姓郭的的只低头冷笑说道,“你们这算屈打成招吧,我看你这就是莫须有的罪,何患无辞?,这不就是古代那时候严刑逼供屈打成招的典型套路吗?我这个人别的不行,但就这点种气吞在嘴里我是不服的,你们想让我屈打成招,那是不可能的。”

    赵冷知道这姓郭的是打算往死里跟自装傻充楞下去,不准备轻易妥协了。她吹出一口气,撩了撩发梢,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请一个重要证人来跟你聊一聊。”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