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急中生智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60更新时间:2020-10-24 09:01:32
最新网址:www.mw8.la
    司机吐出一口气,道:“狗.娘养的在车上装了炸弹。车上装满人为止,重力一到,人数一够,就要发车,速度非得在80到120,少一码,这炸弹就得轰!”

    司机的眉毛十分扭曲,说出这番话,让他心里的痛苦又加深了不少。

    “先别急。”老冯安慰道:“我立刻安排119和急救中心,围绕咱们这辆公车展开救援,他们是专业的,有我配合,咱们顺利跳车不是问题……”

    老冯的话没说完,这司机一眼苍白地看向他,眼里没有一点喜悦。

    “这办法……”司机摇头:“不成。他们说了,我们别想逃避这游戏,车上人数满了,再往下少一个人,炸弹就直接启动,谁也逃不掉。”

    炸弹,什么炸弹?一听到炸弹两个字,老冯顿时愣了,差点没一个趔趄摔到地上,而就在他迟疑了片刻,窗外的景象已经切换到了市内,阳光逐渐焦灼。

    一名乘客悔恨地拍着座椅,说道:“警察,又他妈是警察,现在知道救援了,知道我们的处境了?早他妈来不及了!”

    “车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老冯扭脸问道。

    这乘客看着老冯,忽然气不打一处来,钻过拥挤的人群,直来到老冯面前,挺身一拳头砸向老冯的脸。

    后者出手更加敏捷,反手截住这男人的拳头。

    “有话好好说,我是警察,一定会保证各位的人身安全,请大家相信我。”老冯接住拳头,朗声对车上众人说道。

    他行得正坐得直,自然也有人心动。

    这乘客却狞笑着抽回手,直盯着老冯,道:“你还有脸问,实话告诉你,老子看的是清清楚楚。不就是你们的人吗?把咱们这些受害者全部聚到这车上来,就是你们的人!!现在又来假惺惺,猫哭耗子?我呸!”

    “我们的人?”老冯愣了愣,摇摇头说道:“这位同志,你说这话可要负责,我们我们可是人民警察,我们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呢?”

    “还人民警察,我呸,你们一个不就是酒囊饭袋,拿着我们的税收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吗?你自己瞧瞧,你现在不也在这趟车上了吗?跟我们有什么区别?”

    一个人带起了头,其他乘客听了,也跟着他一起起哄,对着老冯开始破口大骂起来,仿佛对老冯充满了无尽的敌意。

    “就是就是!!你看看他们,嘴上能耐倒是有,一遇到正事了想插个大概什么的也做不出来,最后还不是跟我们一样等死?!”

    说着说着,也有些就啜泣起来,使劲拍打车窗,车上的喧闹声更是不眠不休。

    老冯心里火一样急,他知道,如果不能安抚车上众人,施救更是天方夜谭。但即使他们稳定了情绪,到底该如何处理眼前着紧急情况,他也还是没有半点头绪。

    司机叹了口气,摇摇头说道:“警察同志,我还是相信你的,只是,只是你不知道,这辆车上,原先也是一个警察,就是他把我们骗到这辆车上来的。我们搞不清楚你们系统里面什么问题,但是大伙儿……大伙儿的心也凉了。”

    “你跟我讲讲,”老冯问道:“这件事情非常重要,既是搞清楚来龙去脉的关键,也是解决现在这个困境的重要线索。”

    说着,老冯从胸口摸出一张名片:“我是分局局长,您大可以相信我,我们绝不会抛弃任何群众。”

    恰在这时候,司机眼前的一条路忽然收紧,眼前又是一辆飞驰而来的小轿车会车,两车剑拔弩张,过道又没有一点儿缝隙,容不下两身车并行,一时间情况陷入了绝境。

    老冯眼疾手快,抽身而出,双手替司机把住方向盘,乘着这小车从修路的窄道里探出一个脑袋,他登时抽动整个方向盘,公车像是一条蠕动的长蛇,居然从一丁点缝隙,切着单轮过了道。

    经过这条窄道,大车摇摇晃晃,差点倒在路边。

    老冯抹掉额头上的汗珠,受伤早已起了红,看样子,刚才一顿操作对他负担极大。

    车里的众人东倒西歪,但都已经看的呆了,一个个盯着刚才车外的景象,像是梦中景色,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牛批!”司机忍不住给老冯竖了个大拇指,老冯按住他的手,道: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了,司机同志,现在全车人的性命就握在你一个人的手上,你可千万要小心谨慎,切忌轻举妄动。”

    司机脸上犯了难:“可迟早会出这事。现在时间还早 好说,一会儿到了班点,可就没法保持这个速度了。”

    老冯二话不说,划开手机,眯着眼在上面规划了一条路线,塞到司机的手里,道

    “先按照这条路线,在城里想办法兜圈子,把握时间,咱们才有希望。各位放心,我一定救出大家伙儿!”

    司机一边开着车一边在城里兜起了圈子,他尽量避开人流涌动的车辆,但是时间已经一分一秒的过去,一旦到了早高峰时间,想要避开剐蹭和堵车的车辆群就不容易了,到时候一旦有什么意外,一车的人可能就再也逃不出,更何况,按照他的说法,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过眼了。

    老冯问道:“司机同志,现在请你先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到车上来,又是怎么被挟持的。”

    这司机点了点头,道:“说来说去,也还是那个警察。我们当时都是这群匪徒的人质,被抓到工厂里边,大概三天前,这警察忽然偷偷摸摸地摸进库房,把我们放了出来,说是救我们出去。”

    老冯点点头,问道:“那后来呢。”

    “当时有那个警察告诉我们,再不逃,有杀身之祸,我们当时哪里想那么多,那警察身上又穿着跟你现在这样一模一样的制服,我想说不准还是个厉害角色,瞧他长得也很稳重,我们就上了他的公车。”

    老冯脸上忽然浮现出古怪的神色。

    司机问道:“有什么问题?”

    老冯摇摇头:“你先把话说完。”

    司机脸色凝重,又道:“上车以后,他问我们谁会开大车,说出了城就安全了。我当时没想那么多,但我确实是个运输司机,他就安排我道前座来,刚一发动车子,他就告诉我们所在的车上有炸弹——这三天不停循环,白天开车,晚上大伙儿在车上都不敢下来,他还时不时往车上塞人。”

    司机回忆起当时的情况说道。

    老冯却露出疑惑的神色,他抓住司机的手腕问道:“你说这个带你们上车的警察,他跟我穿着一样的制服,此话当真?”

    老冯抓着自己的衣服,摆在司机面前。

    “你看仔细了,这可是很重要的事,真一模一样?连细节都一样么?”老冯问。

    司机扭头打量了两眼,把老冯看了一个遍,重重点了点头,道:“没错,警察同志,我干保证,跟您这身一模一样,连细节都是一样的,而且要我说,这身衣服一般条.子他的确没有,果然,像您这样的局长才能穿。我见过一般警察的衣服,看起来要简陋得多,像你这样的衣服估计是个领导吧,那警察估计跟你也是差不多的官职。”

    老冯心里忽然有一些不可思议,甚至觉得匪夷所思,他问道:“那名警察是不是中年男人看起来1米8左右,圆脸,头上有点斑秃。”

    司机琢磨了一会儿,立刻点头:“莫非您认识他?”

    老冯沉默了一会儿,摇头说道:“谈不上认识,不过如果你说的事真的,我大概能知道你说的是谁。”

    “句句属实!”司机铁着脸,竖起三根指头,发誓。

    老冯立刻想到的便是马局长,但是,他心里仍然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这里头或许还是有什么会误会也说不定。

    “他下车的时候告诉我们,这车上安装的是重量炸弹,一旦车上的重量减轻,炸弹就会随时启动。”

    “重量炸弹?”老冯问道。

    “没错!”司机哭丧着脸说道:“他当时告诉我,除了车子本身的速度,还有重量缺一不可,咱们一车人的重量是固定的,如果有重量的减轻,那么炸弹就会立刻启动,所以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一个人下去整辆车的人都会死。

    司机的脸色不好看,四周的乘客也好不到哪去。他们这时候静悄悄凑到老冯跟前,对他的态度也产生了变化。

    听司机复述了一遍情况,众人小心翼翼地盯着老冯,刚才脾气暴躁的男人,这时候也面色羞赧的来到众人身前,愧疚道:“警察同志,我刚才冲动了一点……实在抱歉,没伤到您吧。”

    老冯,叹了口气说道:“大家别着急,我想我的部下一定会来救我的,到时候大家他们一定能想出办法解除这个危机。”

    司机却摇了摇头说道:“老警长,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情况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你安慰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处,现在情况这么危急,就算你都不下来了,他们能做什么呢?接听这辆车无疑于找死,而不接听的情况下,车上有好几十号人,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时候,在车后哭哭啼啼的一名妇女忽然抹干净眼泪,道:“大伙儿别信这条.子的话,说大话就有他们,到现在了,一个主意拿不出来,还不是一样跟我们在这等死?”

    老冯听着这些乘客的抱怨,也确实陷入了困窘。

    怎么办好呢?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