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解惑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12更新时间:2020-10-22 09:03:29
最新网址:www.mw8.la
    柴广漠开始解释。他是为了让几人清楚地理解,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才按照凶手的思路,原模原样地把情景还原了一遍。

    “你到底是用了什么魔法?”钱斌摁住柴广漠的脑袋,百思不得其解。

    “这件事多亏了小王。”柴广漠说。“车祸现场的事调查出两个结果,当天的车祸并不是胡裘造成的。”

    钱斌却对柴广漠的结论嗤之以鼻。

    “这话可就牛头不对马嘴了吧,老冯当天可是在现场,当时整个现场找不出其他人,胡胜男肯定有嫌疑。”

    钱斌虽然不在现场,但是对车祸的情况,也不是完全没有了解的。

    “准确的说,这是一个视觉差异的问题。我一直怀疑当时发生车祸的那辆车有问题,车内的人员有变动,你们瞧瞧,这个你熟悉么?”柴广漠问。

    钱斌茫然摇摇头,一旁的赵冷却惊叫出声。

    “我想起来了,老冯说,当时有一个证词,所有人都没有在意,但的确让他十分难以理解的,就是一开始胡裘明明是活着出现在静止的车前,结果却是死状甚惨。”

    “没错。”柴广漠接过话来:“不仅如此,老冯在调查最初的别馆杀人事件时,你们在通路上是不是也遇到阻碍?”

    钱斌想起那天晚上的事,应和道:“没错,那天晚上很大的雨,我们接应赵冷的路上,遇到很多怪事。”

    “当时的调查结果,有人能够控制警方内部的人,要他们做出以上的举动。”柴广漠指的正是钱斌和冯远当时通路上遇到的桥道。

    “是那个……”钱斌点点头。“所以怎么了?”

    柴广漠说:“现场车祸分为两个阶段。第一,车辆在胡裘的捣乱下停住,这时候,内鬼的人马上车,制造了骚乱,趁机发动车辆,制造误会,引起了车祸。”

    “这怎么可能!难道车上的人都是死的吗?”钱斌使劲摇头。

    “小王。”柴广漠说。

    小王于是打开自己的笔记本,这个小册子通体黑纹,上面写着他所负责的所有案子的细节,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这时候听了柴广漠的吩咐,他把登记在册的内容大声念了出来:

    “这里的确有线管的记载和资料:当日的调查得知,车上有显著的斑纹,经过几天的调查取证可以得知,这些斑纹是一种神经毒素,在发生紧急刹车时,通过车内的装置释放,也就是说,当时驾驶车辆的警员的确是处于昏厥状态。”

    小王的话就像投入水中的闷雷,钱斌脸都绿了。

    “你我都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柴广漠更进一步,道。

    赵冷仍然不解:“也就是说,这个内鬼厉害到足以控制警局?可是谁能有这么大的权力?”

    柴广漠解释说:“这件事,恐怕只有掌握线索的老冯知道了,他现在在哪里?”

    小王点点头:“有人看见他在停车场附近。”

    一听这话,柴广漠脸色变了,有些苍白。

    钱斌问道:“怎么了?”

    “我一开始只是好奇。但是我被抓来以后,在候车的大厅闻到一些味道,一开始我以为这些硝石的味道只是错觉,后来我拜托小王同志找到器材组调查发现,这两卡车一路上行驶的痕迹下都有这种火药味。所以做出了这样的推测,也就是这辆车必须保持直线一路狂奔,才能保持自己的发动机燃气缸不被引爆。”

    “引爆?”钱斌挑了挑眉毛。“你是说,这工厂里有炸弹?”

    柴广漠从兜里取出一张简易的小地图,在上面指出一条路线,说:“赵冷,押送你的警车从这里经过是必经之路,对吧。”

    钱斌瞅了一眼,突然说道:“原本是这里,冯局是这么要求的……但是,后来为了提审赵冷,才在路上耽搁了工夫。”

    柴广漠咧嘴笑着说:“那不就对了吗。这辆车通过的直线精心设计,这个时间段几乎没有其他车辆阻碍,唯独从人迹罕至的废弃工厂里冒出一辆车来,也就是押送赵冷警官的这辆警车。可惜的是,这辆车在中途偏转了最近的路线。”

    “这又说明什么?”钱斌问。

    柴广漠瞥了眼赵冷,说:“赵冷警官带着最严重的嫌疑身亡,警方又找不到任何证据质控新的嫌疑人,这桩案子——也就成了悬案。”

    钱斌迟疑了两分钟,终于反应了过来。

    “也就是说,他们想要毁尸灭迹?靠车祸?”钱斌眨了眨眼,不敢置信。“这可是没准的事。”

    “还没完,今天的戏码,恐怕他们也预料到了。”柴广漠说。

    “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早就想到,我们一路追查下来,最后会很接近真相,所以有必要让我们的线索有一个飞跃式的进展。现如今这不就是一个大好机会吗?”柴广漠冷静地说道。

    “这是……”钱斌挠挠头。

    “他们想对老冯下手?”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可咱们的警力不弱,这一次由特警出动,武警支援,这些人就算插上翅膀也绝对飞不远。更何况,老冯早追出去了。”

    “怕的就是这一点。”柴广漠却摇摇头:“不管怎么说,当务之急是先找到老冯,往后再解决匪首的问题。”

    他站起身,往工厂外边去了。

    赵冷立刻跟在他身后,急问道:“你是不是推算出什么不好的事了?”

    “没错。”柴广漠说:“他们千算万算,就是想要把警方的车卡准在这个地点附近爆炸,爆炸之后的车辆无异于自燃,对这类事件麻痹的警方必然就疏于取证调查。”

    钱斌内心产生了巨大的波澜。

    “那你说的侥幸又是怎么回事?”钱斌问。

    “避开这个凶险的车辆,后面还跟着一辆车。”柴广漠瞪着一旁的赵冷说道:“现在如果……他们要离开的话,恐怕……”

    咯噔。赵冷听着柴广漠的话,突然脸色发虚,她抓住柴广漠的肩膀,猛地摇晃起来。

    “老冯有危险?”

    “你说什么?”钱斌没走远,他偷听两人的对谈,立刻从角落胖冒出一个脑袋。

    “另外,钱警官,你是不是忘了有一件事还没有回报。”柴广漠眯着眼看向钱斌。

    钱斌愣了愣,装傻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追捕主谋的事,你也有参与,难道你没瞧见他?”柴广漠问道。

    钱斌捏紧拳头,肩膀颤抖,咬着牙道:“有什么话出去说……”

    “难道你真没见到,马局长在工厂里的事?”柴广漠看了看一旁的赵冷,一字一句的问道。

    赵冷愣了。

    柴广漠扭过身:“如今,马局长身上也有嫌疑,咱们不能忽略。”

    “柴广漠。”赵冷低下头,看向柴广漠:“你这么说,可有什么根据?”

    “没有。”柴广漠摇头。

    “那这算是污蔑么?”赵冷发着抖。

    “请叫它推理。”柴广漠的眉头一挑。

    “你……”赵冷猛地抬起头,两眼通红。

    “如果你是以这样的状态出警,我看,还不如回去等我们的消息。”柴广漠说道。

    赵冷隐忍着一肚子火,狠狠瞪了柴广漠一眼,扭身就走。

    钱斌看了赵冷一眼,回头道:“你这人到底会不会说话——你不用照顾她的心情了么?”

    “她会想通的。”柴广漠眼珠子动了动,说:“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

    “更重要的事?”钱斌似乎已经忘了他们此次行动的目的,眼里有些迷茫,很快被柴广漠白了一眼。

    “我换个说法。你们想过没有,为什么警方的行动,封锁乃至路线都会被这个幕后黑手拿捏得如此准确?”柴广漠指了指地图,说:“甚至连时机都恰到好处,不多一分不少一分呢?”

    “这……”钱斌挠了挠脑袋,想不通。

    小王说道:“反过来说,难道这个凶手知道我们的行动和计划?”

    “没错。”柴广漠的眼睛发亮,说道:“这足够证明,凶手把我们的行动看得一清二楚——尤其是老冯的指示,不是亲耳听到,很难相信这些计划会如此‘恰好’。”

    钱斌拍了拍手掌,说:“这意思难道是说,这个凶手当时就在现场里……难不成,是内鬼?”

    柴广漠不置可否,钱斌自己都觉得不大现实。

    “不会不会。我不相信同事之间会有这种事,再说了,这也可能是巧合。”

    “巧合吗?”柴广漠眯着眼,让小王拿出了一份证据,放到钱斌面前。他们几人凑近了看,是几张照片。

    “除了车身上的数字,赵冷的证件,还有冯警官告诉我的证词,这些事件之间必然是有关联的。当然,更重要的是,为了掩盖犯罪现实,他最大的失误应该就是自作聪明。”

    柴广漠指着小王手里的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主视角的车内照片,是小王在柴广漠的指示下取的证。这张照片上,窗户内的景象有些奇怪。

    钱斌看了半天,越看越发觉自己的眼睛有些晕,柴广漠这才解释。

    “这是从胡裘车祸案上取下来的照片,从驾驶席上来看,整个窗玻璃其实是有夹层的,折射的光线导致驾驶者在车内的视线很不清晰。”

    “啊。”钱斌终于明白这违和感来自于哪里,从这里往外看的景象,尤其是路面,竟然被拉扯成了宽面条一样的扭曲形状。

    “这让我想到一件事,跟我来。”柴广漠带着两人来到储藏间,两人推开门进来,被眼前的景象猛地吓到。原来这里就是柴广漠所说的“视觉异常”。

    偌大的储藏室里有一面巨大的透明塑料布条,布条扯开之后,里面装满了一种不大透明的液体,像水银一样缓缓流淌,光线穿梭在这张巨大的幕布之上,反射出的光芒闪亮刺眼。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