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营救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46更新时间:2020-10-19 18:04:26
最新网址:www.mw8.la
    小王敏锐的神经告诉她,这是引擎发动的声音,并且是大马力的摩托车。小王眼疾手快匆匆的躲到路边的一棵松树后边,将整个人压在树干的影子后边儿,偷偷摸摸的探出一个脑袋往路中间看去。

    只听到一声剧烈的吼叫,仿佛是野兽的低吼,路上一辆穿梭而过的摩托车扬起漫天的尘沙,仿佛是一条灰色的巨龙,呼啸着穿过灰色的长街。

    上面坐着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道身影,因为在雾色和烟尘的朦胧当中,仅凭着车前的大灯,似乎看得不大仔细真切,但是小王还是能90%左右的确定,这一定是她认识的一个身影。

    至于是谁,她来不及细想。

    如果两人的目的地是赵冷所在的看守所,那么事情变得有意思了。小王心想,钱斌要准备什么?老冯在盘算什么?赵冷又在等待什么?

    小王心里有了眉目,她的确可以像钱斌说的,抽身事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很可惜,赵冷是她为数不多,换过命的朋友。

    她不再犹豫,紧跟在这辆车身后,朝着看守所的方向疾奔而去,在夜色中穿梭。

    摩托车一路到了看守所,高矮两人把车随手停到不远处一棵硕大的槐树后,简单做了点掩盖的工作后,便大摇大摆来到了看守所门口。

    太阳已经斜斜落了山,这看守所原本是一间大院改成,外头瞧不见里面是干什么的,但当中却有一个雅致的小院子,有山有石还有水。

    两名狱警正等着午夜交班,两人百无聊赖坐在里面品茶。

    ————————————————

    两名警察在看守所里喝茶,其中一个脑袋斑秃,把帽子别在裤腰上,茶杯里装的透明的茶水。另一个脸上冒汗,又或者是油,看上去热的够呛,他手里抓着龙井,但logo上面的字有点儿走样。

    “这味儿不大正。”抓着龙井的警察脱下帽子,露出发白的头发。

    “我就跟你说,捡来的你也敢喝。”斑秃的警察凑到他跟前,嗅了嗅茶水里的味道,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看这水都馊了,你喝的这是茶?简直就是一碗尿!”

    说完他桀桀地笑。

    尽管是夜里,但临城的夏天仍旧很热,知了发出高亢的喊叫声,听起来十分难过。

    “笑什么?笑个屁!”白发的警察一把撂了杯子,把手里的“龙井”摔到地上,“小王这人太不厚道!”

    他手里的这罐龙井,就是小王探视时候送来的礼物,谁知道是假的?白发警察丢了面子,装个X还劈了叉,实在是是面子挂不住,两边的脸颊烧的是滚烫。

    “糟蹋东西。”斑秃的警察啧啧摇头,嘴里嗦着茶杯里的“茶水”,眼球直翻,爽翻了似的露出一脸猥琐的神情,舌头在杯子里点来点去,时不时还长出一口气。

    “嗬——你喝的这什么?”白发警察凑到斑秃的杯子里,用大鼻头狠狠吸了一口,差一点儿气得背过去。

    “嘿嘿,闻出来了?”斑秃警察把白发给推开,环手把

    这杯晃荡的酒水护在心窝里,生怕糟蹋了它,小心翼翼地退开几步,说道:“这可是稀罕玩意儿,你小心着点儿。”

    白发警察点点头,佝偻着腰:“你哪弄来的?五粮液?”

    斑秃警察嘿嘿一笑,舌头在嘴唇旁边舔了一圈,说:“没见过世面的东西,这是老冯办公室里边的茅台。”

    “茅台?!”白发警察瞪圆了眼珠子,忽闪忽闪猛一顿眨眼,伸手就抢:“拿来,快拿来!”

    “起开!”斑秃警察得意地咧嘴笑了,一抖肩膀,把这白发给抻到一边:“有你什么事,你要喝,自己去拿。”

    白发警察嘿嘿一笑,“你喝?喝不死你!上班的点儿你敢喝酒,到时候我跟老冯一汇报,我看你怎么着——他要是发现自己酒坛子里少了货,你可就死定了。”

    斑秃警察一听,脸更红了,他抡起胳膊,抓着白发嚷起来:“你这狗东西,太不讲情面了吧!”

    白发也笑了,又抓起桌上的一杯“龙井”,随手泼到地上,递到斑秃面前:“你瞧着看。”

    这斑秃警察依依不舍地从怀里摸出一个小葫芦,晃荡晃荡,忍不住摇摇头,打了个又浓又味儿的酒嗝,“你自己倒!”

    白发警察喜上眉梢,推开瓶盖儿,里头一股浓烈的酒气把他灌得迷瞪眼。

    “好东西,好东西!你小子可以啊!”他拍了拍斑秃的胸脯。

    “恰好今天老冯不当班,咱俩本来就不该今儿值班,偏偏又来了个小赵。”斑秃恨恨说道:“这女的还留在警队里,那就不可思议。”

    白发警察就只顾着喝酒,哪里管斑秃说什么。

    刘坤把摩托停在外面,见到看守所里放光,知道不会错了。

    “就是这里?”一旁的宽额大脸,那王姓男人一把抓住刘坤的胳膊,问道。

    “放心好了,我打探挺久了,这地方平日里压根不开张,这个点儿还亮着灯,指定就是她。”刘坤吸了吸鼻子,说:“咱就是人少点儿,只怕还有看守,有办法没?”

    宽额脸的男人大手一挥,落在刘坤的肩膀上,发出厚实的响声:“你说说看,我什么人?”

    “王贵。”刘坤眨眨眼:“你再牛X,那也是往日风光,现在溜门撬锁这种小事儿,人都不乐意干了,咱就别提了吧。”

    王贵摇摇头:“什么溜门撬锁,我可是头儿的智将。”

    刘坤却差点笑出声:“就你,我没看出来。”

    “你没看出来的事儿多了。”王贵摆摆脑袋,拉开生了锈的大铁门,发出吱呀呀的响声。他硕大的脑袋一钻进屋里,摇曳灯光下两人一个惊诧一个迷瞪,挑着眼皮看过来,给王贵来了个对视。

    后者立马换了脸色。

    “两位警官!吃着喝着呢。”他搓搓手,拉着身后的刘坤进到屋子里来,左右顾看一番,见到斑秃的那警察利落的把身后的几样器皿收在手里,脸上泛着红晕。

    “你,你什么人?”白发警察指着王贵问道。

    忽

    然出现一个可疑的大个头,外带一个流里流气的瘪三,直往看守所里来了,两名狱警自然不会放行。

    “我就说没那么容易。”

    刘坤嘟哝一句,白了王贵一眼。

    他把手揣在裤兜里,斜着眼睛,眼珠子骨碌碌一转,一扭身的功夫就溜到两名警察身后,勾肩搭背地瞥了一眼茶台上的器皿,笑着说:“喝茶呢喝酒呢?”

    “关你什么事?”白发警察把刘坤往远了一推,两人熟练地从腰上解下警棍。

    “别紧张别紧张,我们可不是什么可疑人物。”

    刘坤笑眯眯地从怀里摸出一捧墨绿色的粉末,放到两人面前。白发警察鼻头紧了紧,顿时嗅到一股子抹茶的清香,整个人眼珠子都亮了。

    “走开走开,这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斑秃却没放在心上,仍要赶人。

    白发警察一把拽住他:“别急,你闻闻这个。”

    “这什么?草渣?”他皱了皱眉,瞧见刘坤手里捧的茶叶,一脸嫌弃。

    “什么草渣子。”白发警察连忙摇头:“我看你两眼珠子下面那窟窿是摆设——这可是上好的普洱,虽然成色老旧些,但是气味沁人。”

    “好东西?”斑秃皱了皱脸皮,看了眼白发,见他脸上难以掩饰的喜色,忍不住问。

    “虽然算不上什么极品,但是很多年没有这么香醇的货色了。”白发点点头。

    刘坤笑了笑,忽然手一松,一捧茶叶顿时洒落在地。白发见状,忍不住匍匐到地上,嘴里叫着“可惜可惜”,鼻头吸溜着贴在冰冷的墙砖上,双手抓着地上的茶粉:

    “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

    刘坤嘿嘿一笑,见斑秃脸色古怪,又道:“我这里还有一瓶上封的茅台,可惜平时喝酒用不上。”

    斑秃见了刘坤怀里闪闪发亮的瓶身,忍不住咽了一大口唾沫,咬着牙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看守所里想干什么?”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眼睛已经离不开刘坤怀里这瓶酒了。

    “啊,这个。”刘坤拍了拍脑袋,从怀里摸出来,说道:“这东西放在我身上也是浪费,毕竟我不喝酒也不懂酒,老王,你要不要?”

    他举起酒瓶,晃荡晃荡,里头的酒水交击出声,他故意放到王贵面前。

    斑秃咽了咽口水,忍不住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

    “不喝,耽误事。”王贵抿嘴摇头,抓起酒瓶就往地上扔去。

    “欸——————”这斑秃再也忍不住了,立马从王贵手里把酒瓶抢了过来,道:“你识货不识货?这东西你也砸?”

    刘坤笑了笑,说道:“兄弟,你们要是喜欢,我这还有。”

    他从包里摸出一两盒茶叶,两三瓶小罐装的酒。“这东西原厂原浆,但是没贴牌儿,我自己是品不出滋味儿来的,倒是两位老兄要识货,不妨拿去品品。”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都愣住了。

    天下还有这等好事?.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