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探视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76更新时间:2020-10-15 09:06:45
最新网址:www.mw8.la
    赵冷缩在冰冷的墙角里,用脚指头摩擦着地上的砂砾。月光从高墙角落一隅里照进,落在她的脚掌上,冰冷当中带着一抹幽怨。

    她抿了抿嘴,被关在这地方已经过了一整天,天色眼瞅着从西边消退下去,渡过一层深红色的亮斑,最后化成一抹难以遗忘的美艳姿色。

    只是现在的赵冷实在没有心情欣赏这景象。

    她抬起手臂,脑子里除了柴广漠,就是马局长。偶尔还能想到老冯,但是总归是恨得牙痒痒。

    为什么……

    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到这里来,为什么对真正的真相又视而不见?

    她反复咀嚼老冯临走时说的话。

    焦躁不安和怀疑多过了悔恨,甚至连愤怒都不复存在。

    伸个懒腰,赵冷打起呵欠来。

    空气中有点微寒,顺着窗沿爬了进来的冷气悄然上了身。

    夜深的时刻,屋外传来声音。

    “你什么人?”

    赵冷的耳朵动了动,在风中捕捉到这样的响动,对于现在的她而言,一切动静都能给她无聊又疲倦的内心带来波动。

    “我来探视。”

    声音混沌当中带着迷茫,但是在赵冷听来,莫名有些熟悉,她“咦”了一声,脸颊忽然有些发烫。

    “探视?你知道现在几点么?再说了,这里头没人,你探谁啊?赶紧走吧,一会儿我让维稳的同事再把你带走——”

    守门的警官似乎有些不耐烦,赶蚊子似的催他。

    “不不不,老哥,行个方便……”

    因为夜晚实在太过宁静,以至于赵冷很轻易就可以集中注意力去听两人的对话。她顺势趴在墙角根子上,贴着耳朵,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放空心思去听。

    “是有一点儿意思啊……”这守门的警官迟疑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探视”的这男人用了什么计谋,居然让他陷入矛盾。

    “不是不行你这方便,哥,但是都这个点了……”

    守门的警官叹了口气:“兄弟,你到底找什么人?”

    “我知道里头没什么人。我也不找别人,她也不是外人。”

    赵冷只觉得这人说话的方式有些耳熟。

    “哦?你知道?”守门的警官对这男人嘴里的“故弄玄虚”产生了兴趣。

    “知道?”这男人似乎有些不屑,语气变得轻蔑起来:“知道算什么,告诉你吧,关里边儿的,是不是姓赵。”

    “哟,你还能算?”这守门警官来了兴致:“这能掐会算,是个道爷儿不是?”

    “嗨——什么道爷。”男人俏皮一笑,又跟着说道:“不瞒您说,没那么玄。我就是她男人,她叫赵冷,我知道她在你们这当差,听说年轻官儿还不小。”

    听了这男人的话,很显然守门的警官倒吸一口凉气。

    “听准了吧。自己人!”男人笑道。

    两人如此推诿折腾了片刻工夫,守门的警卫也实在拗不过他,两人相持不大久,人就给放进来了。

    赵冷一言不发,等着里头运作起来,她就能暂时离开这又冷又破的小地方,到会见室透口气了。

    当然,来访者的身

    份,她也猜的**不离十。

    除了她男朋友刘坤,不会有别人了。

    赵冷吐出一口气,心里有些别扭。她这几天忙着查案,既没有跟他联系,也没有报平安,两人之间仿佛隔了一层什么。

    没想到他找了过来。

    不知怎么,赵冷冰凉的内心仿佛温暖了一些。

    想到这,她奋力从角落里直起身,在黑压压一片的牢房当中,借着月光照下的影晕,她才摸索到门边,屋外的大铁门就被人扭开,从里面钻出一个脸皮黝黑的男人。

    这是她的贴身看守,是一名民警。

    “赵冷。”例行公事一般的确认姓名,守卫警察连眉毛都没有抬起一下,直瞥了赵冷一眼。

    不等她回答。

    赵冷瞧见这警察做了一个古怪的动作——像是把什么东西往兜里塞下,一叠塞进,头也不回地说道:

    “有人探视,你准备一下,不要做可疑举动,跟着我到会见室。”

    警察的声音像是陈年的铁锈,又刺耳又敦厚。

    赵冷也不多话,直跟在警察身后,拖着软绵绵的身子,踢踢踏踏地到了会见室。

    她跟在这警察身后,从滴着水的过道中穿过,不到五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方形小隔间,隔间被一扇装修成乳白色的木门断开。

    但是这房间似乎颇有历史,在长河当中已经饱受磨损,门上的颜色褪得七七八八,甚至有些令人咋舌。

    一推开这扇门,逼仄的灯光顺着门缝溢出。

    赵冷忍不住捂住两眼。视线一片白茫茫的,身后忽然多了一只手掌,推着她前进。

    赵冷一个踉跄到了屋子里,四周站了两个人。

    一个她面熟,是刘坤。

    另一个却从没见过,但又像是颇有些熟悉。这脸孔……赵冷仔细端详过去,跟刘坤那硬挺的小鼻子不一样,这人的鼻头又粗又扁。相比之于刘坤的“高层建筑”,这就是“塌方的豆腐渣工程”。

    陌生人很有礼貌地冲赵冷鞠了个躬,甚至伸手过顶,看起来像是要脱帽——但赵冷很想提醒他,他并没有戴帽子。

    伸手到脑袋上方,却发现光秃秃的,连个布条也摸不到。宽脸的男人脸颊一红,尴尬地咳嗽一声,扑了扑两袖灰尘,笑嘻嘻地坐下身来。

    “你还真在这。”刘坤不打招呼,脸上说不出的古怪,神色紧张中有几分怒意,却又不自然地压在他的眼窝底下,厚厚的眼袋和黑眼圈显出深深的倦怠,他两手挥舞。

    “我……”赵冷肚子里有一堆话想解释,但是一见到刘坤,却又说不出口了。

    想说抱歉,但是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起。

    刘坤斜着眼看她,忽然说道:“废话就不多说了。赵冷,你也该告诉我了吧。”

    “告诉你什么?”赵冷有些愕然。

    两人隔着玻璃,通过警局能够随时监控的内线电话联系。

    刘坤的脸上有些急躁,一旁的宽脸男人忽然握住他的手掌,面带和善笑容,道:“赵小姐,你不必紧张,他是太粗鲁了些,让你见笑了。”

    这宽脸男人虽然长得粗犷,但是并不肿大,也不胖。但赵冷老有一种既视感。

    “唔。没事,他……”

    赵冷自觉地这话没法接,刘坤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

    “我就是有点不明白。”她看向刘坤:“我以为你是担心我来见我……”

    刘坤愣了一愣,一旁的宽脸男人立刻接过话来:“他当然是。”

    “——这。”赵冷再一次睁大了眼,看向这男人,问道:“敢问您是什么人?和他是什么关系?”

    宽脸男人笑了笑,说道:“赵小姐,刘坤是我哥们儿。”

    赵冷的余光瞥向刘坤,这小子脸上写满了“我怎么不知道”的表情。

    “是吗?”赵冷嗅到空气当中有些不自然,但没有直接点破。

    “是。”宽脸男人咳嗽两声,道:“刘坤这两天联系不到你,都快急疯了,到处找你。昨天晚上在我那睡了一宿,估计也没睡好。今天找了一天,我才打听到你在这。”

    “你怎么会知道?”赵冷忽然问。

    她被逮捕的事情,老冯应该还没有向局外透露。

    “我哥们儿在分局上班,他跟我说的这事。”宽脸男人迟疑片刻,脸上豁然开朗,道:“瞧我,忘了给你自我介绍了。”

    正巧,赵冷也想问问他的身份。

    “我姓王……”他眯了眯眼,说道:“你还记得常务科王警官么?”

    赵冷下意识点了点头。

    “那是我妹妹。平日里承蒙你照顾。”男人弯下腰,又鞠了一个躬。“我们家世代是警察。”

    “哦……”赵冷目光在这姓王的身上来回扫动:“平时没听她提过你,没想到你还挺厉害。你也是公检法系统的人?”

    王姓男人摇摇头:“我是干这个的。”

    他从兜里熟练地取出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他的名字和身份,似乎是一张名片。塞到赵冷手里边后,他开始解释:

    “平日里也因为这个工作的原因,跟刘坤接触不多。”他看了刘坤一眼:“自打本科毕业后,我们一个寝室的,还没怎么聚一聚,没想到又见面,居然是为了嫂子的事。”

    听人叫嫂子,赵冷简直快起一身鸡皮疙瘩。

    她翻转卡片,看到上面写着“婚情调查”四个大字,匪夷所思地抬起头。

    王姓男人捏了捏宽厚的大鼻子,阔嘴张开,笑的颇有些豪迈,道:“平时我干的也都是一些婚外情调查之类的事,所以刘坤想起我。”

    “查我出轨?”赵冷翻着白眼看向刘坤。

    刘坤的脖颈也红了起来,扯着嗓子正要喊,王姓男人立马拦住他:“没有没有。刘坤他朋友里边,最接触你们的就是我这个不成器的侦探,所以才想起我来。”

    赵冷却心知肚明,她冷着脸看向刘坤。

    “你还怀疑我跟老柴有什么是么?”她捏紧了眉弓。

    “什么怀疑。”刘坤摆出一副脸色,道:“基本就是**不离十才对吧。”

    “刘坤,做人说话要讲根据,你凭空污蔑我算什么?”赵冷是只吃软的不吃硬的,本来刘坤来看她,她觉得自己有错在先,亏欠着刘坤,倒不好发作。

    谁知道刘坤居然给自己玩这么一出。她这算是干柴遇上烈火,一点就着。.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