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八章 恐怖异象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75更新时间:2020-10-10 09:02:30
最新网址:www.mw8.la
    警车停在城外的一栋废弃建筑旁,据称这里原本是一家老旧的钢铁厂,多年前施工出了事故,自此再无人涉足。

    老冯停下车,一瘸一拐地来到工厂的中央。钢铁厂的结构与一般建筑显然不同,宽阔的厂房和十几米高的楼层,锈迹斑斑的废弃设备和琳琅满目的高地楼梯,甚至还有脚手架没有拆除。

    不过成吨的废钢早就被清理了,因此现在这个厂房只剩一个空壳子。

    “我让他们留下的暗号,最后的指示就是这里。”老冯扶着墙,一脚踹开眼前堆落在一起的水泥板,一瘸一拐地到了眼前一扇风蚀的铁门前。

    “孟警官和那位……姓汤的联系似乎很紧密,你说他们在这里接头,老冯,难不成,内鬼就是这两人。”赵冷手背在身后,她本想说“姓汤的怪物”,不过看着老冯双手抓住破旧的门,两条手臂抽起万钧之力,竟然一股脑地将门硬生生拉扯开来,就住了嘴。

    老冯看上去不修边幅不着边际,但是真正到了一线,却十分干练。

    一听到汤警官的名号,一旁老冯身边的警卫脸色也都变了:“那个汤队长?是不是那个鬼一样的男人?”

    赵冷不置可否,老冯喘了口气,把铁门扔到一边,头也不回地说:“就是他。”

    他拍了拍手,扫了一眼工厂内部。这是一栋年久失修的废楼,但是密闭性却异常完整,从外到屋里,几乎没有其他通路,三人一边清理屋里的尘土,才渐渐到了屋里。

    “根据局里同志最后留给我的信息,这里就是最后的线索。”老冯说着,阴暗的房间内散发出诡谲的气氛。

    “那个胡胜男在这种地方?”老人疑惑不解。“我没记错的话,这邀请函可是精贵得很,再怎么说,也不会住在这种鬼地方吧。”

    老冯带着两人上了二楼,摇摇晃晃的铁架栈道上,他对两人说道:“事实上参加宴会的人都不是真正的富豪,相反,据我们调查得知,这些人都是莫名其妙地一夜暴富,有的撑到了现在,有的则早就破产待业。这个胡胜男就是其中之一。”

    三人到了上面,老冯从高处一览无余,这是工厂里最大的隔间,加工车间,锅炉和炼钢设备本应该堆放在这里,因此很是辽阔。

    不过三人一齐踩在生锈的栈道上,摇摇晃晃,栈道发出钢铁痛苦的哀嚎声,赵冷就担心他们几个就这么直接坠落下去。

    这家钢铁厂就是胡胜男最早兴办的实业之一,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正式运行,就在厂子建好了以后,颓然破灭。直到现在,这还是一处腐锈的老厂房。

    “城区范围四面延伸,唯独这个厂子幸存了下来,就像是沙漠绿洲一样,往外上百米都是密集的住宅区,只有这里。”老冯举目四望,漫无边际的远方灯火通明。

    “没有人知道原因。”老冯说:“直到现在,我们才知道,胡胜男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而这背后,我猜,临城果然是有问题的。”

    赵冷没吱声,他们围着车间转了一圈,别说胡胜男的踪迹,就连人影都没发现。

    三人有些泄劲,太阳已经完全下了山,屋子里透不出一点光影,这时候从隔壁突然传来一道几乎不可闻见的声音。

    声音拖得很长,尽管细不可闻,但是三人的鸡皮疙瘩都被这高亢的鸣声刺激了出来,紧接着是一阵沉默,沉默的背后传来一声脚步。

    脚步很急促,老冯的耳朵更灵。

    赵冷只是想不通,什么时候一个瘸子也能健步如飞。

    抢过两人,老冯抓开另一间厂房的大门。这扇门是完好无损的,奇迹般的在这破旧的老工厂里存活了下来,是一扇木质的厚重双开大门。

    门上写着“员工宿舍”。

    老冯发觉自己进不去门里,这时候另一边深邃的黑暗中传来了惊恐的刺耳吼叫声。

    老冯无奈,叫出一名警卫来:“看你的了。”

    “打不开。”这名警卫是分局里会开锁的能手,他抓起锁头,瞥了两眼,手里的铁丝黯然失色,他搓了搓手掌,啐了一口。“丧心病狂的双面双排带内铣槽,这东西没有纹齿的图,打不开。”

    实在没办法,他告诉老冯,即使有专业设备,自己少说也需要半个钟头琢磨锁芯结构,这还不一定能打开。

    如果连这家伙都没办法,那这扇门的安全级别也真的够高了。

    赵冷左看右看,手指伸进锁孔里,眯着眼拧着眉摸了好一会,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她摇摇头,一言不发。

    “赵警官,别看了,这扇门没有钥匙打不开。”这警卫摇摇头,有些傲气地说,他挺出一根指头,放在赵冷面前。“我以前可是号称金指头,也打不开他。”

    赵冷不置可否,也不跟警卫争辩。

    “窗户。”老冯当机立断,决定从后面绕进。

    厂房的宿舍间跟厂房挨得很近,当年的目的也是为了核查工人的旷工问题才做成这样的结构,两栋楼之间桥接着弧形的桥道。

    他们穿到厂房的另一边,然而这边的桥道几乎接近半毁坏的状态,他们遥看着对面的窗户玻璃,束手无策。

    “你能跳过去么?”赵冷瞥了一眼溜门撬锁的警卫员,这家伙手长脚长,身手也不赖。

    警卫员目量了两端距离,当即摇头,中间间隔少说也有五六米,更可能的情况则是那些水泥踏板压根就失去了钢筋结构,一个助跑再接一个远跳,从这里摔下去可不是闹着玩。

    “是吗。”赵冷叹了口气。尖叫声毫无疑问是从宿舍楼传来,老冯没带枪,警卫员束手无策,粗厚的木门也撞不开,他们这下可真是黔驴技穷了。

    就在他们叹气的工夫,厂房背后忽然传出女人的尖叫声,撕心裂肺的喊声穿透天空。

    “啊——————”

    从厂房可以随时看到远处的宿舍楼,老冯眯着眼看了看,透过微光只能模模糊糊看个大概,他从兜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电筒,微型的直光打在远处的楼房上,宿舍一层一层的玻璃如同漂泊的浪花,层峦叠嶂。一层一层的玻璃都染了灰,从厂房的二楼看过去,正对的似乎是厂房的六层左右。厂房和宿舍都是两个回字形的结构,两栋建筑横向对切,从赵冷的位置,正巧能看到回字形内凹的一部分房间。

    女人的声音。赵冷下意识觉得,自己似乎听过类似的声音。

    就在他们愣神的工夫,老冯忽然身子一歪,敦厚的身子骨居然就地软了下来,整个人斜着软到在地上,脸上满满的惊恐神色。

    “有人!”他的警卫员们纷纷散开,饶是如此。赵冷瞥见一道人影在这工厂外穿梭,树梢发出簌簌的响动声。

    他们正在寻找声音的来源,厂房的楼下远远拉出两条又细又长的身影,在老冯的手电筒光照之下闪烁晃动。

    这时候一个声音“咦”的传来。

    赵冷跟老冯当即下了楼,从阴影里披着一身厚重的大风衣,手里端着一条高光的大电筒,脸上满是疑惑的男人,脸上缠满了各式各样的饰品,整个人撅着屁股所在草丛当中。

    她眼疾手快,从老冯的腰间取出一把上了保险的黝黑手枪,一枪射出,碎裂的爆炸声在不远处的身影四周爆响。

    后者显然是吓了一跳,几乎跳起脚来。他整个人钻在丛林当中,看起来对赵冷等人的出现大为诧异。

    赵冷却不迟疑,飞快欺身前去,手肘发劲,眨眼之间就制服了这男人。

    “把脸上乱七八糟的揭开!”老冯一瘸一拐地迎上前来。

    警卫们七手八脚地揭开男人脸上的装饰,露出一张宽额阔庭,下巴几乎是方形的男人的脸庞来。一见到这张粗犷的阔脸,脸老冯都沉不住气了。

    “汤队长??”他吓得后退一步。

    浓眉大眼的汤队长被赵冷擒拿住,胳膊使劲地掰动,却分毫动不得,几乎要脱臼。脸上的神色显然是有些对不住他这副长相,老实说,有些贼眉鼠脸。

    赵冷觉得有些恍惚,这个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也或者是自己最近实在听得太多这样的声音,以至于让他自己都会神经过敏。有时候赵冷甚至希望,自己真的是神经过敏。

    “老汤,你怎么在这里?”老冯问道。

    汤队长笑了笑,扭过脸不答话。

    “冯局!从他身上搜出了这个!”一名警卫从汤队长身上摸索出一把钥匙。

    老冯接过钥匙,又看了看牢牢闭锁的大门,笑道:“现在还说什么,老汤,给我们开门,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吧?”

    谁知道汤队长扭过脸,看也不看老冯,眼睛居然直蹬着赵冷。

    “是你!”汤队长喊出声,他当下便认出了赵冷来,又看了看赵冷身旁高大壮硕的警察,脸色变化得很快。

    “你认识我?”赵冷感到十分奇怪。

    汤队长咽了咽口水,知道自己失言,不再吭声。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在这个时间,这么个地点遇见他。

    老冯有些警惕,他打量汤队长,猛然发现强烈的光束背后,还站着一个人。汤队长也注意到老冯的视线,于是朝身边的男人点了点头。

    “老长,我们是来查案的。这是局里的老警官,虽然职位不如你,但是辈分来算,还比你高一头哩。”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