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九十七章 自杀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58更新时间:2020-10-04 18:02:24
最新网址:www.mw8.la
    这调查员愣了愣,咬着牙齿说道:“我们听看守所的同志说,他同意交代犯罪事实和背后的主使了!”

    “真的?”赵冷忽然一颗心就吊了起来:“这不是好事吗?”

    “可,可,可是。”一见到赵冷有些亢奋的情绪,这调查员的脸色就变得很难堪:“半个小时前的最新消息,我们再回到看守所准备提人的时候……才发现,发现他已经死了……”

    调查员结结巴巴地说道。

    “死了?”赵冷不敢置信,狠狠摇动调查员的肩膀。

    老冯立刻扯开她:“是自杀,小赵,你先冷静下来听我说,这件事我们都有责任……”

    “自杀??”赵冷愣了,他的脸色变得很奇怪,就好像是听到了一个难以理解的故事一样:“怎么会这样??他,可,这是……老柴他。”

    老冯见赵冷有些失控,忍不住拽住她的手腕,脸色变得冷漠起来:“小赵,你是警察,不要意气用事!任何时候,任何情况,都不要失去冷静!”

    赵冷被老冯洪钟般的嗓音震得顿了顿,这才松开这名调查员。

    “我就是不明白,活生生的一名重要证人……怎么,怎么就能在眼皮子底下,没就没了……我还是难以接受……我,我很不服气,很不甘心。”

    老冯摇摇头道:“要论不甘心不服气,我只比你更难平静。毕竟这件案子,事关重大,我又是主要负责人,就算是上面开始清算责任,头一个要处理的,就是我这把老骨头了。你说,该操心的是不是我?”

    赵冷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可……老柴他……”赵冷开始后怕。时间越拖越久,事情好不容易有了些微进展,居然还是让人捷足先登,先一步把证人掐灭在了襁褓当中。

    这种感受实在让她难以接受。

    老冯平静地来到赵冷背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事情还没有到最后关头,柴副是我们团队的核心,我相信,他没那么简单被解决。”

    “废话……”赵冷带着哭腔说道,她不知道为什么,心底里有一块软绵绵的地方变得又酸又痛。

    “可……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赵冷忽然蹲下身。

    瞧见她缩在角落里,红了鼻子,脸颊上微微隆起,哭哭啼啼地抽动着身子,老冯心里也深深感觉到,这毕竟只是一个半大不大的娃娃,让她承受这些,的确太过沉重。

    “小赵。”老冯也跟着蹲下腰,不过他体态臃肿,下身有点儿不便,索性两腿盘起,蜷在赵冷一旁。

    “你知道,柴副在接这案子之前说过什么话?”

    赵冷眼眶通红,她一抬起头,梨花带雨的湿润眼眶顿时模糊了。使劲蹭干净眼窝里的泪珠,赵冷咬紧牙关,道:“他说什么?”

    “他说,无论出什么意外,他也不会有事。”老冯说道。

    “你骗我……”赵冷却摆明了不相信。

    “我或许会骗你。但是柴副不会,你不愿意相信他么?”老冯问道。

    “我……”赵冷低下头:“可是……现在情况那么危急,他当时说这话的时候,大概还不知道敌人有多么恐怖,你们几个警探,

    又有什么用呢?”

    老冯笑了笑,说道:“他怎么想的,我这脑子的确是想不出来。但是柴副说过的话,一次也没有食言,就跟他平时的推理一样。”

    “真的?”赵冷将信将疑地抬起头来。

    “当然。”老冯咧嘴笑道:“更何况,还有后半句。”

    “后半句是什么?”赵冷下意识问道。

    “后半句是,就算他遇到再大的麻烦,也会有人来救他。”

    赵冷一瞬间破涕转笑:“这倒像是他会说的话。”

    见赵冷情绪稳定了下来,老冯也跟着笑了笑,说道:“柴副一直如此,神秘莫测,但是却总能让人放下心来。”

    赵冷缓缓站起身来,抽抽搭搭地擦干了眼泪,吸了吸鼻涕,问道:“老冯,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柴副常说一句话。”老冯说道:“任何证物的价值,都比不上第一现场。”

    “你是说……”赵冷微微蹙眉。

    “我想,答案就在看守所里面。”

    “好,我们别再耽误时间了!”赵冷说完,立刻他就扭头,脚步如风,急忙地拽着老冯来到了看守所。

    看守所里这时候非常混乱,四周来来回回的人在穿梭,所有人其实都像没有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窜,赵冷来到看守所里,察觉到气氛有些异样,他带着老冯来到了看守所深处,不多时找到了关押被告的监牢,老远就瞧见空中摇荡的身影,在黑色的幕布之下显得十分诡异。

    赵冷的眼睛瞪得老大,他看着被告的身影,肥硕的身躯在一根细长的绳子上,摇曳着动来动去,看起来,就好像是扭曲的冤魂一样,这种情景实在是太过可怕。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狱警呢?负责他的狱警哪里了?老冯在一旁冷静的看着,她第1次看到他如此的失去理智,简直像是嘶声裂吼,在整个看守所里就像一头,发了狂的母狮。

    小赵,你冷静下来。老冯生怕她又想不开。

    “冷静……冷静……冷静……说的真简单!你叫我怎么冷静?”

    确认了唯一证人的死亡,对赵冷的打击十分大。

    “这可是唯一的线索是,是已经找到了端倪的线索,现在现在老柴他们那边很危险啊,冯局长,你知道我的心情了,我们现在好不容易才迈出了这么一步进展,结果到底是谁……是谁?”

    赵冷失去了冷静,两手按在太阳穴上整个人来回踱步,始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劝服自己,

    “就算是尸体,也不代表一切信息都没有了,赵警官你办过这么多案子,这点常识应该还是有的。”

    老冯搓了搓手上的灰尘,开始检查尸体。

    “这也是老柴的 原话?”赵冷眯着眼睛问道。

    “这是我的经验,嘿嘿。”老冯笑了笑,说道。

    “我知道,可时间不等人啊,据线报调查得知,老柴他们现在生死一线,我看,撑不过几天了,如果我们再找不到凶手的线索,查不到他们的踪迹的话,这……”

    “小赵,你现在的状态不好。”老冯摇摇头。吩咐了身边几名警员几句,负责看管看守所的警察和相关人士,已经被带到他们两人面前,老冯

    板着脸先把他们骂了一顿。

    “小赵,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老冯脸上露着笑,把看守所负责警备的同志都带进了审讯室里。

    赵冷有些心不在焉,老冯喊了她好几次,她才回过神来。

    “啊?哦……这,这些人是?”她目光扫过老冯身后几人。

    “涉案人员。这姓陈的是我们的工作失误,人死不能复生,小赵你也别太钻牛角尖。活着的人总不能因为死人纠缠不休。我看,还是从他们身上找出一些线索的好。”

    “可,他们是我们的同事啊!”赵冷搓了搓手背,心里心乱如麻,瞟了一眼负责看管的两名警察,两人都是年轻干员,看起来有些惶恐。

    “同事?背叛的人不能叫同事。再说了,现在只是初步判断线索,小赵,你不要有负担,有什么问题,问就是了。”

    赵冷犹豫好一会儿,才开口,冲一人瞟了两眼,从这名年轻警员干事的眼里窥见到恐惧,于是问道:“是谁先发现这个情况?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又在干什么?为什么没有人劝阻?”

    两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胆怯的伸直了手,看着她的脸孔仿佛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好半天才哆哆嗦嗦的把事情交代清楚,他说道:

    “赵警官,我,嗯,当时是我值班,我刚刚负责轮班接替,大概上岗十五分钟。。”

    赵冷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不用害怕,你把你看到的做到的告诉我就行了,如果你没有什么失误的话,我也不会追究你的责任,我只是想知道,被告在身亡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发生了什么?这些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这个警察听了赵冷的话,才稍微冷静了一些,点了点头说道:“我……我知道了,当时,当时这个嫌疑人跟我说,他有点饿。一开始我没当回事,谁知道他还会耍性子……说,嗯,说他晚上睡不好觉,我又想起上边的吩咐,一定要照看好他……就……我就去拿了些吃的喝的给他。”

    这年轻警员说起话来十分生涩,头也不敢抬。

    “只有吃喝?”赵冷又问。

    “……有一次不是,找我借了一些草席和干草,说是床坏了。我也没多想,正好手边有一些多的,索性都给了他。”

    赵冷点了点头,又问道:“就算如此,他也没有机会自杀,那绳子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她搓了搓陈某脖子上解释的草绳,问道。

    这警察咽了咽口水,使劲的摇头,看起来他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另一边的警察也站起身来说道:“这话不对,我看——”

    赵冷的目光一瞥向旁边这另一名警察,就看见他脸色通红,就好像是被吃了蝇一样难看:“你这话说的就有问题,什么叫做他向你提出要求?在你换班接班之前,我就已经满足了他这些要求,包括床垫包括食物,你这,你这话。”

    这名警察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赵冷冷静的看着两人,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们的意思是说,这嫌疑人分别跟你们两人都索要过类似的东西?”

    气鼓鼓的另一人摇了摇头,恶狠狠地说道:“但凡我要是知道他找我们俩都要,早把他腿给打断了!要不是看他可怜……”.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