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九十五章 逼问和推理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47更新时间:2020-10-03 18:03:28
最新网址:www.mw8.la
    被告听到这里,汗毛倒竖,整个人不寒而栗地瑟瑟发抖起来。

    “你……你说什么?她,她没死?”被告不可置信。

    赵冷遗憾的叹了口气:“虽然听起来的确很诡异,但我只相信法医的报告——至少在你的陈述当中,她那个时间段,应该是有生理体征的。”

    “不可能……”被告的眼睛陷入狂乱,他两手塞进嘴里,吧唧吧唧地开始咬起指甲。“这怎么可能……没理由的,没道理的……”

    赵冷眯着眼,来到被告跟前,道:“陈先生,请你务必冷静。事出反常必有妖,我们想要知道真相,你就务必配合我们警方——你说还有另外几件怪事,不妨也告诉我们。”

    被告点点头,呢喃道:“是……事实上,要说见鬼的话,这还不算什么。我是说,还有更怪的事情发生,接二连三。”

    瞧见陈某的脸色愈发怪异,法庭内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他的后文。

    “这只是第1件事情,接下来,麻烦事更多了,就在他死之后不久,有人从厨房的箱里摸出了一把步枪,对不起。这辈子我是第1次见到步枪,我还以为是模型,但有人指出呢,那个保险是开的——对保险是开的。”被告的声音颤抖着,把自己的话反反复复重复了好几次,当时的场景如同爆发性的瀑布一样,灌溉着他的脑海,此时此刻,被告的脸色变得越来越慌张。

    夜里的光景不是很清晰,这被告的眼里好像重演当晚发生的一切事情。他惶恐的神色当中,有一些无法透露的隐情,似乎正等待着揭开。

    赵冷生怕惊动到他,耐着性子低声问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后来?”被告陈某已经进入到那晚的情境当中,冷不丁被这么一问,他扭过头来,翻了翻眼皮,舌头在嘴里来回颤抖。

    “是不是有人扣动了扳机?当时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我记得你说有枪。那是真家伙,是实弹么?”赵冷皱着眉头问道。

    被告深深咽了一口口水,看着赵冷的脸色发生了变化,他呢喃道:“你,你都看到了?你……这,这不可能。为什么,你好像什么都清楚,难不成,什么都瞒不过你?”

    这陈某的脸色从疑惑已经变成了恐惧。

    接着,他摇了摇头,自言自语般的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可能,嗯,你虽然在场,但你没可能看到,那时候你还不在场。”

    赵冷笑了笑说道:“但是我可以通过推理得知,线索并不会自然而然的消失或出现。任何有关于这些线索的信息出现或消失,都绝不会是平白无故的。”

    “赵警官,你这句话的意思难道是……”裁判长眼睛张得滚圆,问道。

    “没错,通过简单的推理就能得到答案了。”赵冷自信地点点头,说道:“这些武器是幕后黑手早已安排在哪儿的,身体也是,他的目的就是让你们产生恐慌,并且拿到武器,这是一场人性的实验,要知道人和人之间的不信任,是呈几何倍数增长的,尤其是在有武器的价值下,当一个人可以轻而

    易举毁灭另一个人的时候,任何安全距离都变得不安全,任何信任感都一触即溃。”

    被告苦笑一声,两眼看着赵冷,发了直。他没想到这个女警察居然一语中的,一句话就把自己心里面掩埋的心里话全盘托出。说道:“你说的没错,你说的太对了,当第1枪响了之后,整个房间里就已经再没有人性可言了,所有人都开始奔跑,尖叫,甚至咒骂,一切的矛盾开始爆发,因为分赃的原因,所有人的心里其实都有一些不满,在这一刻瞬间爆发出来,我知道,我甚至看见,第1个开始摸索墙角里的武器的是一个女人,他抓起来的是一把左轮手枪,但他不会用,发射出来的时候从他的右肩部穿过,子弹直接扣在墙上,当时的巨响让所有人都愣住了,接着,他们从墙角里发现更多的武器应有尽有,近战的远程的无论什么样的武器都会造成彼此的伤害,我害怕极了。”

    “但你不能否认,你也参与了这场,自.杀.游戏。”赵冷指着被告的脸。

    “没错,我……我……必须得自保,当时我从墙角里取出了一把猎枪,猎枪是双管的,并且是散弹发射,从始至终我没有杀过任何人,我发誓。”

    被告紧张的说道。

    “当时的场面十分混乱,所有的人都拿武器自卫,就算不想伤害旁人,但是一旦遇到其他人的攻击,难免也会与他人形成对峙,但从这一点上来说,你拿的是枪,被告。”

    “可这又意味着什么呢?赵警官。”裁判长一脸疑惑的问道。

    赵冷说道:“回裁判长大人,其实这件事也很好理解。被告当时拿的是一把猎枪。众所周知,枪实际上是一种威慑力高过防御力的武器,它其实并不能有效的防御其他人的攻击,唯一的这种方式就是在其他人攻击你的瞬间,开枪,陈先生,我说的没错吧?”

    被告的脸色有些难堪,他坦言:“但我觉得那种情况,这应该算是紧急避险或者自正当防卫。我的律师,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赵冷摊摊手,笑道:“这件事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你大可以想办法找出一堆借口来搪塞和躲避你的责任,但是对我来说,这些都毫无意义,你大概知道我想打听出来什么。”

    赵冷咄咄逼人,一步不让地逼问。

    被告陈某深深咽了口口水,吞了吞唾沫:“你想知道……那些人的真实情况!”

    赵冷微微笑了笑,说道:“很显然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我知道,他们一定有手段,甚至在这段时间经历之后,你们更不愿意搭理这个问题,这是人之常情,毕竟他们竟然能够让你们自相残杀,对你的家人有所威胁,想必也是理所应当的,所以你不敢在这里说出他们的任何情报,因为它会危及到你的家人。”赵冷进一步威胁。

    被告仍然沉默不语,但是眼睛仿佛在说话,就好像是说你明知道还问我干什么。

    “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也许你觉得我很啰嗦,但我仍然要说,你应该相信警方的实力,如果你现在不说的话那么迟早,或者说你的家人迟早会遭

    遇危险,不管是为了用你还是为了磨灭你,总之他们都是不安全的,但如果你现在在这里揭露出他们的真实情况,甚至告诉我们如何与他们取得联系,那么你的家人都会被当作涉案人员,警方会极力保护他们的安全。”

    然而被告的眼里似乎充满了不信任,他看着赵冷说道:“警察永远是说的这套说辞,几十年来都没有改变。”

    “赵警官,我知道你很想破案,我也知道,我现在身上掌握的信息或许对你来说很有用,可我不能拿自己的生命,拿自己家人的生命开玩笑,如果你们不能揪出他们的蛛丝马迹来,我我没有办法跟你合作,你们要判刑,要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可是我,我不能拿自己的家人开玩笑啊。”

    赵冷沉默了片刻,说道:“你还记得刚才我给你看的照片吗?”

    被告点了点头。

    “那张照片是我的一个同事发现,他们现在正在深入敌后,准备揪出这组织,可是有一个问题我还没有得到解答,那就是如何救助他们,只要能够把他们的行踪找到,我相信,不出三天警方就能连锅把他们端掉,到时候你的生命安全和你家人的安全都能得到保证,不是吗?”

    “你凭什么这么说?赵警官,不如说你现在说的话让我觉得很可疑,毕竟,你的同事,只有两个人,他们深入那么大的团伙组织当中,能够自身保住安全就已经不错了,怎么又闲下来顾我们呢?你说让我告诉你联络他们的消息,我可以告诉你,可谁来保护我们的家人。”

    “我以我的生命和人格来担保,赵冷毫不犹豫的说道,你想想,如果没有我们出面,最终遭殃的还是他们,只不过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

    被告咬着牙齿,他看着赵冷,似乎总算屈服,双手锤在眼前的桌子上,身体摇摇晃晃,眼睛一闭一睁。

    “好吧……”他猛地抬起头,赵冷露出微笑,对峙这么久,总算有了成效。接下来,就是找到这帮恶徒的线索,一网打尽,救出老柴了……

    赵冷心里正这么打算着,陈某那头忽然传来异动。他嗓子哽咽了一番,抬起头,两眼通红,眼球明晃晃地,像是被人一拳揍过。

    “被告?”赵冷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慌忙来到陈某身前。

    后者忽然伸手,一把推开她,原本屈服柔顺的神情忽然变得狠戾凶猛,下手更是没轻没重,一把将赵冷掀翻在地,甚至上去一脚。

    要不是法警拦着他,恐怕两人都会扭打起来。

    被告陈某的嗓子就像是撕碎的布条揉在沙子里一样,摩擦出令人耳鸣的聒噪声响。他胸口像是漏气的风箱,使劲吹着猛烈的空气。

    “我我……你,你这骗子。”

    “骗子?”赵冷揉了揉摔得发痛的屁股,咬着牙起身,被告神经近乎癫狂,双手挥舞起来。

    “你……你无非是想从我身上套出话来,他们不会放过我的!你,你们都是骗子!你们!”

    “冷静。”赵冷急忙规劝道:“切莫激动,不要让他们顺了心愿。”.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