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九十三章 被告的自白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25更新时间:2020-10-02 18:01:37
最新网址:www.mw8.la
    赵冷沉重的点了点头说道:

    “不愧是检察官,果然洞察力非同一般,这就是我的想法,也是我的猜测,现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从这些人的眼神,从他幸存者的目光中你们不是能看出来吗?他仍然在恐惧,甚至仍然没有解除那一种被人恫吓被人控制的情绪,所以,我不难推测,整件事情的幕后者根本就没有出现了,并且我有相关的证据。”

    “证据?那么本庭有意让证人出席,把这个证据提供给我们看一下,行吗?赵警官。”裁判长问道。

    赵冷点了点头,说道:“证据是,我的一名新任同事实习警官发给我的,就存在手机上,现在我把手机提交给法庭。”

    很快,赵冷的手机就被转到了法庭的主审官手上,主审官接过手机,端详了片刻,让一旁的书记员把手机上的画面展现到法庭当中的显示荧屏上,转播之后众人唏嘘一片忍不住哗然,发出嘈杂的声音。

    原来,赵冷展示的手机上,居然有一张模模糊糊歪歪斜斜的照片。

    从拍摄的角度和方位来看,很显然是盗摄的。内容并不奇特,噪点斑布在照片四周,但看得出来,图像还算清晰。从这张照片中他们不难发现一个事实,斜斜的角落里,一间巨大的看守所坐落当中,十分醒目。

    这间看守所在不久前,被临时征用,并且遭到弃用。原因似乎是因为内部安全隐患,但奇怪的是,不过两天时间,就打听到有人在里面找到一伙犯罪分子的踪迹。

    这些消息暂且按下不表。当裁判长瞧见这张照片的时候,用力的拧了拧眼睛,额头上的汗珠粒粒分明。“赵警官,这张照片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赵冷从容不迫地说道:“负责摄影的也是一名警察,论辈分,他是刚进局里没两天的小同志,他叫柴广漠。现如今,这名同志身先士卒,还在敌人的狼窝里面,我们却优哉游哉,还在这里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夹缠不清,各位,现在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情况,难道,我们就必须为了这些琐事纠缠不休吗?”

    赵冷看了一眼照片说道:“想必各位应该掌握了一些情报,如果没有的话我来解释解释,在三天前也就是发现并处理连环杀人案的时期,我在各种情况下进入了这家看守所,并且呆了不到一天的时间,紧接着第2天冯局长就把我调出来了,在这个情况下,整个看守所几乎是进行了一次废弃的使用,可是没过多久,我的一名同事和另一名搜查官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了这家看守所出现了问题,并且他们到了整个幕后黑手的团伙组织当中,这就是他们当时拍摄的照片。”

    在废弃的陈旧老屋子里,看守所外有一男一女两名青年,看他们打开车门,另一边则是搜查官的服装只不过露出了一半,另外一半看不清人的模样,但光是凭这些照片就能看出当时设身处地,这两位踏入险境,已经失去联系三天了。

    赵冷看着裁判长的正脸说道:“他们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战友,

    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没有他们起头冒进,采取证据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幕后黑手的行踪,现在情况已经大致明朗,只不过各位现在还不愿意相信,所以我才会在这里与这位被告先生对质,我想请他帮我们指认一下,究竟是想自己在牢里度过下半辈子还是想指认凶手,立功减刑呢。

    最初被告看着照片里的情景,仍然哆嗦着不敢吱声,在赵冷的劝诱之下,他才勉强的抿着牙齿,说道:“你们,你们连这里都知道了么?”

    听被告的语气,裁判长吃了一惊,立刻问道:“被告,请问你是否知道什么?”

    陈某并不理睬裁判长,眼光冰冷地盯着赵冷,说道:“既然如此,看来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你们要是不怕死的话,就只管往深了调查吧。”

    “裁判长,看来被告总算愿意吐露实情了。”赵冷咧开嘴,笑道。

    “不要会错意。”陈某冷笑道:“赵冷,我只是想看着你们走向灭亡,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被告,请你如实告知!”裁判长板着脸叫道。

    赵冷盯着陈某,心里也打起鼓来,她没想到,这家伙如此轻易地就招了。

    “那是一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当时是制药厂的副总经理,负责产品线的主要管控,总经理对产品线这一块并不是很熟悉,所以,基本上整个公司的运营就是靠我一个人在支撑,当然,也有很多人在支援我们,不过,总的来说如何调动产品线,如何生产基本上是我说了算。”

    被告开始回忆,他的脸上有些沧桑眼里仿佛塞满了旧的回忆,但是回忆并不是值得回味,甚至让他觉得有些恐惧:“就是在那个晚上那天晚上下着雨,我监督着最后的一批药,因为那天是最后的交货日,所以,我必须得留下来加班,整个工厂里除了其他工人和督导的实验员就只剩我了,上级的领导也都走了。”

    “大概是晚上8:30左右,我见到一个打伞的男人跑过来找我,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出现的,但他好像就知道我是谁,在棚子里我当时也不知道是鬼迷了心窍还是怎么回事,总之觉得反正闲来无事跟他聊聊也无所谓,因为药品监督已经进行到最后阶段。”

    赵冷看了被告一眼,问道:“他来找你是不是来商量生意的事情?更具体的说应该是新药?”

    被告沉重的点了点头,说:“这就是与恶魔签订契约的第1个好处吧,他告诉我们,同样的是要规模下能帮我们减低成本大概50%以上,并且这些都是经过授权的,其实我只当他是开玩笑,但没想到他认真的,在接下来几个月里,他屡次帮助我们,甚至不求回报,好多次的治疗过程中我们都能从中牟取暴利,这件事情我没有跟任何人商量。”

    被告低下头,眉毛抖了抖。

    赵冷笑了笑,看了被告一眼说道:“你不是不想跟他人商量,只不过这里面有近一倍的利益,如果跟其他人商量就意味着要跟其他人共摊,但

    是前前后后好几个月的实验,你发现没有任何人出现致命的问题,也没有出现不良反应,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你怎么可能把自己已得利益分给别人呢?所以你不是不想,而是你不能。”

    没错。赵冷盯着被告的脸庞,从他一点点变化的神情当中,窥见隐藏在面具下的真实。庭审到了这个阶段,她几乎可以肯定,这个中年男人陈某的背后,一定隐藏了某样真实。

    而她的职责,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再一次把他从这徐伟的泥潭当中拽上来。被告陈某被赵冷看得发毛,眼光闪动,视线犹疑,不断避开赵冷,双手捏紧。

    赵冷把他的这些小动作都收在眼里边,嘴角微微弯起,笑道:“既然如此,被告陈先生,我希望您能在法庭之上给我和检方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您能找到什么合适的证据证明你和那个组织没有关系,请让在场的各位以及裁判长大人过目。”

    被告叹了一口气,整个人缩到地下,似乎要把自己掩藏在羞愧的边缘和缝隙当中,他咬着牙齿说道:“我很想这么做……但是警官,裁判长,我,我做不到——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只不过我没有想到,那一切只不过是为了让我尝到甜头,在最后一次的治疗过程中,我几乎已经把所有的程序全交给那个男人,他已经已经取得了我的信任,可是我没想到最后一次居然出了问题,那一次的药物是他们在进行人体试验的最后一次,最终,药厂面临巨大的公关危机,导致了很多不良反应,但当时还没有出人命,只不过造成了一些的事故,问题倒没有那么严重。”

    被告后半句话说不下去,赵冷接过他的话头继续帮他说下去:“其实你心里也很明白,知道会发生什么。这件事情一旦曝光,你在公司里的位置就不保了,不仅如此,以后以你的专业在任何行业,你本来都可以有出头之日,可是经此一事之后,你恐怕再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和岗位了。”

    被告沉默着点了点头。

    “我当时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我知道是他坑了我,我也知道,这件事情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但是我真的没法可选了,我只能去找他,等我找他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是一个训练有素的组织,他们的目的也不只是制造假药这么简单,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做什么,我也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涉嫌什么犯罪事实,但是其实,其实我心底里多少有一些,有一些想法,我知道,他们才不是我想象中那样简单。就像是一个没有底的深坑沼泽一样,一旦陷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被告的脸色有些扭曲,眉毛跟鼻子几乎被气的扭到一边,看着他颇有些滑稽的模样,赵冷说道:

    “其实你心里早就知道这件事情是一条没有回头路的,从你脸上我就能看得出来。陈先生,这些犯罪分子,这伙人他们的手段非常残忍,感官又极其敏锐,一般常规的方式对付不了他们——我想你比我要清楚。”

    被告生咽了一口唾沫,脸上的横筋抽动。.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