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九十章 来自被告的指控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62更新时间:2020-10-01 09:04:15
最新网址:www.mw8.la
    “你们瞧他到现在还能笑得出来,果然是一个心理变态!”这被告一整天没吭声没动静,像死人一样,这会儿一见到赵冷,却突然活泛起来,指着她的鼻头打骂道。

    他借着这个机会一路乘胜追击,高歌猛进,几乎让赵冷有些措手不及,就连陪审的其他群众也感到惊奇。上午的被告跟下午的被告,还是一个人么?这种疑惑在整个庭审当中逐渐扩散,在几乎没有回旋的境地,巴掌大的寸土上,也跟赵冷据理力争,摆明了释放出一个信号。

    “我虽然好过不了,但你也休想如愿以偿。”

    裁判长见到这样的情形,也觉得怪异。

    面对如此胡搅蛮缠一般的攻势,再加上四周冷漠的质疑,心理防线稍微差一些的人,恐怕都撑不住。但赵冷却一言不发,任凭这个陈某大放厥词,在法庭上连有道理的没有道理的,说得通的说不通的,统统招呼上来。

    赵冷笔直站着,她从容不迫,把外套轻轻褪下,露出里面的白衬衫,露出的黑色发丝垂在肩膀上,眼光灵动地照耀着陈某,一言不发。

    看她的样子,陈某结巴起来。他没想到,在这种局面状况下,这名赵警官居然还能够完全冷却下来,喋喋不休的陈某终于也有疲倦的时候,他忽然觉得哑口无言口干舌燥,嗓子眼都快冒烟了。

    见他一时无声,赵冷平静地举目四望,整个会场的所有目光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她深吸一口气,嘴角露出一抹轻微的笑,忽然沉着声音,对裁判长说道:

    “裁判长大人,看来对于我逼供被告的事实以及检方提供的主张,还有被告本身的犯罪事实,还有几个比较大的疑点,我不希望整个案情在此结束,希望有几个问题能够让被告回答我一下,这个问题想必能够解答各位心中的疑惑也能为我自己抗辩吧。”

    裁判长眉头紧锁,他看着赵冷的神情,犹豫了片刻,才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本庭允许你当庭审问,不过你只有30分钟的时间,请抓紧时间,这30分钟里面,你要是不能证明这位被告跟本案有更进一步的关系,本庭就只能当庭宣判了。但如果你找到蛛丝马迹,能够向本庭提交证物,事情或许还有转机。

    赵冷点了点头说道:“30分钟绰绰有余。”

    “陈先生。”赵冷扭头看向一旁的被告,问道:“当天晚上发生的事,你还记得多少。”

    “全都记得,很清楚。”被告陈某咬着牙齿说道,对赵冷的态度冰冷到了极点,上下牙关打着颤。“尤其是你,赵警官,我一辈子也忘不掉。”

    他伸出手臂,胳膊,甚至把上衣撩开,露出黑漆漆的胸膛,以及胸膛上可怖的印记。焦褐色的烫伤星罗棋布地均匀排列在他的胸口,或深或浅,看上去就像是让人用烟头点过。

    即便是赵冷,见到这样触目惊心的一幕,脸色也变了。

    整个法庭的气氛也冷到极致,裁判长铁青着脸锤响了法槌,说道:“被告,请你如实回答警官的问题,不要做这种有辱法庭威严的事情。”

    谁知道陈某并不领

    情,他冷笑一声,嗤笑道:“哼,原来我把你们这些人弄到我身上这些丑陋的东西展现给你们看,这就是有辱法庭?我早知道,什么公平正义,都他妈扯淡,你们还不就是一伙人。”

    赵冷的身上冷汗如雨下。她知道,这家伙要开始反击了,无论如何,死咬自己不放过,是他的绝招。

    “请你回忆案发当天的事情经过。”赵冷沉声问道。

    陈某脸上露出不屑,他站起身,扭着身子就像是被按在砧板上的咸鱼,但是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力气,挣扎着在两名法警的控制下,半起了身来,指着赵冷骂道:“你别废话了,赵警官,明知故问什么?你直接告诉大伙儿好了,老子就是一个受害者,误打误撞进到那个杀人魔鬼的房子里,还被你严刑逼供倒打一耙,现在好不容易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你以为我怕你么?”

    陈某的话虽然真真假假,但是情绪上却煽动了法庭内外的看客,众人纷纷起身,为他呼喊助威。

    “我再次确认一遍。”赵冷的目光冰冷,直指被告陈某,她丝毫不在意周边的视线,问道:“你当天的证词是,你是在自己的厂房内受人蛊惑甚至中邪,最后莫名其妙到了这间别馆,然而在自己不省人事的情况下,与当时十三名其他陌生人进行厮杀,并侥幸存活——直到被我和钱斌钱警官两人发现并救出,对吗?”

    “等等。”一旁静听的裁判长忽然打断两人,他挠了挠头皮,问道:“赵警官,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老糊涂了,但是你现在这话我听得不大明白。”

    赵冷低下头,说道:“是,裁判长有什么疑问?”

    “你反复在询问当中提到的中邪……”裁判长眼睛瞪得浑圆,问道:“是我理解的中邪么?该不会又是什么新鲜网络词汇,或是我无法理解的深涩语言……”

    “就是中邪——”赵冷十分果决的说道:“如您听到的那样,就是字面意义上的中了邪。这是被告提出来的主张。”

    “唔……”裁判长脸上的神色显得更加困惑,他迟疑许久,又问道:“那么赵警官,这中邪听起来,在你的询问当中颇有分量,是不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概念?”

    “是。”赵冷不假思索的回答。

    “既然如此。”裁判长清了清嗓子,道:“赵警官,请你解释解释,中邪这件事的具体含义吧,否则当庭的大伙儿都会感到困惑,审理也很难进行下去。”

    赵冷微微蹙眉,道:“按照被告自身的理解和说法,他认为,中邪时有两个典型症状,一是受人指使,并且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二是当时段的记忆会十分模糊,甚至毫无记忆。”

    裁判长听了,暗自思忖片刻,道:“这我大概明白了。也就是说,被告主张自己在行凶时,是处于这种中邪的状态对吗?”

    赵冷点点头。

    “这件事有没有什么可以推敲的依据呢?如果只是主观推论,本庭很难接受。”裁判长摇摇头,看向被告。

    被告的脸色蜡黄,毕竟这个中邪论是他唯一拿来拥护主张自己无罪的底牌,结

    果谁承想第一关都过不去。他难堪地脸色发抖。

    “报告裁判长。”谁知道,这时候赵冷却忽然插进话来:“警方认为被告的主张有一定的道理。”

    裁判长傻眼了,问道:“赵警官,你现在的做法可是很奇怪。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

    “知道。”赵冷平静下来,道:“我在为被告抗辩。”

    “可你是警察,是检方的人。”裁判长瞪大双眼,像这样分不清立场的行为,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假如你接下来的证明的确有效的话,可是帮了被告一把,也是推翻了你们检方原来的指控,也狠狠打了那边检查官的脸哦?”

    赵冷余光瞥向身后的检察官,后者的脸色更加难看,显然都快气得发绿。

    赵冷摇摇头道:“真相就是真相。所谓法庭,不就是找到各种可能性并尽可能排除,留下最可能的真实情况么?”

    话是这么说——裁判长有些汗颜,但他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奇葩的现象,无奈之下,他也没办法劝阻赵冷的行为,摇摇头道:“那么赵警官,请你解释解释,中邪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警方的彻夜调查当中,不难发现,该名被告所谓的中邪症状,恰好与盛行心理学临床诊疗的一种人为控制有关系。”

    “人为控制?”裁判长愣了愣。

    “通俗的讲,大家应该都有所耳闻。”赵冷说道:“也就是催眠。在催眠状态上,被告的确有可能受到潜意识层面的指使和失忆,自己的表层意识难以自知。”

    裁判长恍然大悟,扭头看向被告陈某,问道:“被告,请问赵警官的推论,是否确有其事?”

    “是!她,咳,她说的没错。”被告陈某露出一种奇怪的眼光,反复在赵冷和裁判长之间打量,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这个赵警官临了要在这种局面帮自己一把。

    “好的,本庭的问题解决了,请继续询问。”裁判长清清嗓子,道。

    被告咬牙切齿看向赵冷,脸色大变:“你不会以为,你救了老子,老子这条命就是你的了吧?难不成你救了人,随便怎么严刑拷问也是合理的?告诉你,就算你给我解了围,该发生的事,一样也不会变。”

    赵冷却无视了这个问题,直道:“被告,现在是我在提问,你只需要给我明确的回答。至于你的申诉抗辩和疑问,你可以向检察官或是裁判长反应,我没有义务回答。”

    “你这是心虚吧!”被告陈某冷哼一声。

    “随你怎么说。”赵冷又问道:“我的问题还是跟当时一样。如果你承认我以上提到的证词,那么这件事你如何解释——既然你当时是先中邪再进入那间屋子里去的,为什么对屋子里发生的事——包括我和钱警官的事都一清二楚?从时间发生的顺序来看,这显然是不合逻辑的。”

    “就知道你有此一问。”陈某却好像是胸有成竹,似乎早就迫不及待:“赵警官,我等你这一问,等了可有整整一天——是,你花言巧语巧言令色的诡辩确实唬住我一次,但凡事都不会有两次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