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八十七章 初审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72更新时间:2020-09-29 18:03:09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午,当地地方法院第一裁判所内,一场焦灼的官司正在进行。案件的审理十分清晰,对嫌疑人的犯罪事实认定甚至可以说是雷霆迅速,然而判决却迟迟不能下达。

    这是警方和检方的共同要求。裁判长虽然为难,但考虑到这名嫌疑人的特殊身份和犯罪事实,他也只能配合这场审理的进行。

    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于这位嫌疑人背后的势力。因为检方执意要问出个所以然来,因此上午的初审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导致整个事实审理被拖到了下午。

    裁判长是个七十六的老爷子,他发须皆白,两袖宽大地拖在地上,对于嫌疑人的无动于衷,法庭上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听说警方已经从后勤下手,准备来个釜底抽薪,可这都快中午了,消息仍然没有如期传达。

    裁判长瞧了瞧**庭正中央的挂钟——这是他第九回这么做了,干了一辈子地方执行法庭,头一次这么局促。毕竟这案子关系重大,警方的事实认定固然清晰,但是对于这名犯人背后犯罪事实的调查,还有待查证。

    裁判长心里也清楚,他心里明镜似的,清楚得很,警署的小心思,他怎会不清楚?只是虽然了解通透,但也无计可施。毕竟这件案子是十几年来临城所面临最严峻的事态。

    老裁判长打了个呵欠,眼瞅没多久就要到休息时间,绵长的审讯一眼瞧不到头,正准备把手里的锤子敲下去,等待下午的庭审,一个年迈的老人忽然挺身来到证人席上。

    老裁判长看过去,只见到一个精瘦的老者神采奕奕地到了证人席前,目光中仿佛有一眼看不到尽头的精力,他只是笔直站着,就像是有一股莫名的威慑力从身上散发而出。

    老裁判长顿时留神望去,见到这男人的脸色硬朗,问道:“老先生是检方证人?”

    这老者的鼻翼修长,脸孔上的线条粗犷中带着一抹隐忍:“是。”

    “姓名和职业。”老裁判长呵欠连连,又问道。

    “我姓官,名字自己用得少也不大记得了。”老人的声音洪钟一样嗡鸣。

    老裁判长也懒得问那么请,点点头,又问道:“职业呢?”

    老人的眉头皱了皱,老脸像是干枯的树皮微微绽开:“这个不能说。”

    “不能说?”老裁判长顿时来了精神:“官老先生,这里是法庭,来这里作证,我们至少要知道你的身份立场,这样才能对你的证词取信,请你配合。”

    “你这么说的话。”官老爷子顿了顿,紧了紧上衣的皮质背心,说道:“我是知名年轻侦探的管家,干了大概有二十个年头了。”

    “管家?侦探?”裁判长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来,这话题像是上个世纪的西方。

    法庭四周也响起质疑和惊讶的声音来。

    裁判长重整法庭秩序,清了清嗓子,眼光在这名姓官的老爷子身上来回打量,越发觉得他肯定不是一个普通人。

    “官老爷子,那你出庭想证明什么?”

    “我看,不管是检方也好,审理方也罢,似乎都对眼前这个案子提不起兴致来。”他瞟了一眼裁判长,直言道:“审判长,

    恕我直言,我甚至觉得,您有那么一刻想的是,干脆敲了手里的锤子,让这无聊绵长的审理赶紧结束好了。我说的可有什么问题?”

    裁判长被官老爷子一番话呛得说不出半个字反驳,他皱着眉头,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才道:“这要看审理的具体过程了,事实上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嫌疑人和连续杀人案的联系。虽然警方提出这个主张,但是因为嫌疑人不怎么配合,所以……所以本庭实在找不到继续审理下去的必要。”

    官老爷子眯着眼瞪向裁判长,双手背在腰后面,问道:“这么说的话,如果本次审理直接判决结束,对嫌疑人的问询和审问会怎么样?”

    裁判长挠了挠鼻子,说道:“这也要看具体判决——但如果涉嫌杀人的嫌疑确定,性质极端恶劣,甚至检方的主张成立的话,视情况,本庭可能会判处无期乃至以上的刑罚。到时候……嫌疑人被押送到上级法院,我们就管不着了。”

    “也就是说,本案的进展也会继续拖下去,是么?”官老爷子简直就像是反客为主,眯着眼一步步追问。

    裁判长无奈地歪了歪脑袋,这话也的确可以这么说。

    “那么证人,你是否有相关证据,能够证明这位嫌疑人跟上述夹缠不清的案件有联系?如果你能够提供证据,我想接下来的审理会以警方的调查为主,本庭也可以考虑适当延缓判决生效的日期。但是如果没法的话,本庭也只能依法处理。”

    官老爷子盯着裁判长看了好久,问道:“我手上的确有这样的证据,能够证明两者之间的关系。”

    “那你赶紧上交检方,下午的审理将以此为重心!”裁判长眼前一亮。

    然而官老爷子却苦着脸摇了摇头:“然而办不到。”

    “办不到?”裁判长眯着眼问道。

    “办不到。”官老爷子笔直看着裁判长,又道:“的确办不到。证据虽然有,但是限于一些因素制约,没办法提交给您。”

    裁判长奇了怪了,问道:“这话从何说起?到底是什么样的证据?”

    官老爷子的眼光微微闪动:“是证词——关于嫌疑人本人留下的证词。”

    “证词在哪里?”裁判长的目光又瞥向被收押的嫌疑人那里,后者的眼神似乎已经死了,茫然看着法庭上发生的一切,一上午的审理,没有半点动静。

    “这关系到警方的一名刑警。她也是这名嫌疑人的第一发现者。”官老爷子说道。

    “她是否在这次庭审的预备证人当中?本庭想要直接由这位警官作证。”裁判长有些急躁地问。

    官老爷子摇摇头,说道:“根据检方和审理方的规则筛选,因为级别和等级限制,该名警官只能作为旁证,甚至连法庭大门也踏不进来。”

    “她到底是谁?”裁判长急了。

    “她便是临城市区分局直属的刑警小队长——赵冷。”官老爷子不紧不慢地说道。

    裁判长推了推眼镜,面额宽阔的他长出一口气,沉默良久才说道:“本庭听说过,她是这名嫌疑人的逮捕警官和第一发现人,当事人也有她一份,对么?”

    官老

    爷子沉重点了点头。

    裁判长露出愠怒神色,道:“那么为什么审理同时,不让这位同志上庭作证?”

    这脾气显然是对检方发的。后者的检察官愣了愣,有些尴尬地回道:“审判长,这是根据程序流程……”

    “程序程序,凡事都有特例。更何况这件案子最重要的不就是他们这些执行警察么?少说废话,赶紧把这位赵警官请上庭来,下午的审理继续进行。”

    “可是……”检察官似乎不大乐意:“这位刑警的能力一直受到质疑,检方认为,即便让她上庭作证,对事实也很难有进一步进展,又因为当事人涉及她的师父和 一些突发情况,要是这位小警察控制不住情绪,我们担心,可能会影响庭审流程。”

    裁判长恼羞成怒,指着检察官道:“如果审理进行不下去,本庭进行了误判,难不成你来替本庭负责?”

    “这……”检察官愣了。

    “我没时间跟你在这纠缠了。”裁判长道:“午间休庭,我希望下午三点钟之前,见到这名警官。”

    “……审判长,可我无权调动赵警官的调配,我也联系不到她。”检察官面露难色。

    “那她是谁负责的?”检察长问道。

    “回审判长。”这时,一直在看台上沉默不语的老冯忽然站起身来,挺着他颇为令人瞩目的浑圆肚皮,说道:“赵警官,小赵是我手底下的人。”

    “老冯?”裁判长一眼瞥去,居然也是一副旧面孔,笑道:“那事情就好办多了,这样,你去让她来作证,下午的审理才能有进展。休庭——”

    随着裁判长一声令下,法庭鱼贯散开。

    官老爷子整顿衣装正要离开,与迎面而来的老冯擦肩而过。

    他咳嗽一声,忽然小声道:“如果再不行动,螳螂就要发力了。”

    老冯愣了一秒,回头瞧了瞧这官老爷子,忽然咧开嘴笑了:“黄雀还在呢。”

    下午三点,法庭前门可罗雀。这天气温实在太高,平日里参与陪审的一般民众也难以忍受这酷热,纷纷离开了现场。只留下检控方和审理方的若干成员,显得第一裁判庭十分萧条。

    而最关键的证人,却姗姗来迟。

    老审判长望了一眼不远处的座钟,叹了口气,道:“既然没有新的情况和案情,那么本庭宣布……”

    “等等!”

    就在老裁判长熬不住,准备当庭宣布闭庭的一刹那,一道锐利响亮的嗓音穿破众人的桎梏,笔直传达到法庭正中央,高昂明亮的嗓音和那中气十足又颇为饱满的声音更是让人眼前一亮,一扫下午昏昏沉沉的困意。

    “唔——什么人?”裁判长愣着神望去,只见到法庭大门外,两名女警官打扮的年轻女人冲破法警的阻拦,潇洒地出现在法庭正当中。

    其中一个气喘连连,额头上汗珠淋漓滚落,她上气不接下气,双手扶在膝盖上,好容易才说道:“我是……我是执行警察赵冷,是这次案件的重要证人——很抱歉,对不起,我,我是不是来晚了?”

    她惨烈一笑,顿时整个法庭一片哗然。.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