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六十九章 赵冷的遭遇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60更新时间:2020-09-20 18:04:18
最新网址:www.mw8.la
    赵冷坐直了身体,开始讲述几天前发生的事情。

    那天夜晚,临城大雨。

    恰好是柴广漠和解彤正在蜡像馆里勘察案情的那天。赵冷一个人关在看守所内,24小时都有警察随时盯着。

    并且时不时的,代理局长老冯会来两个电话,谈话的内容无非是惯例的什么内容。连同记录的审讯人员都觉得赵冷的口风实在太紧,根本就不透露半点情报。

    赵冷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心里也觉得十分委屈。毕竟自己确实没有做过什么事情,当天的事情几乎完全就是误会,可是,没有人听他的解释。

    这老冯也的确够热心的,没少在她身上花时间。光折返的路上,他亲自都跑了好几趟。那天夜里,老冯穿着一身黑色的皮外套,打着一只,又长又大的,宽厚的大伞,像蝙蝠一样钻进门里。

    赵冷见到又是他,只不过这一次联想到黑暗洞穴.里那扑棱肉翅的爬虫。

    老冯一见她,脸上的肉就开始颤抖,忸怩出不自在的笑来,浑身的雨线顺着它皮质的外套簌簌的往下落着。

    赵冷心知肚明,他今晚铁定要来。

    按照拘捕令的惯例,市局必须在24小时以内盘出新线索来,否则只能放人,如果审问的结果没有任何新的进展,法院是不可能再批新的拘捕令。

    果不其然,看到冯局长的脸上有一丝焦虑,赵冷就打定决心,嘴硬到底——再说了,退一万步讲,自己孑然一身,毛也不怕,害怕人栽赃陷害?

    赵冷越想越气,又想到这个冯局长一直不够待见自己,在这件事情上他也要讨回一次公道,起码得让对方感受到有点棘手吧,给对方制造麻烦也是让自己的心情更好一些,吸气鼓鼓都在脸上写下了这样的表情。

    冯局长把伞挂在一边,顺着身上抖落的雨线,把外套也挂起来,露出身上的一身警装,大摇大摆的来到了看守所内,装模作样的巡视一番之后,才来到赵冷的面前。

    赵冷暗戳戳的瞪着他,其实心里倒是很清楚的。老冯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让她看的,老冯表现得看起来越不着急,越是刺激赵冷。

    但赵冷不吃这一套。她索性装作压根没见到老冯的人,一句话也不说,该干嘛干嘛。

    老冯果然有些沉不住气。他搓搓手,但其实他一点儿也不冷,实际上他的衣服已经够厚了,脸上的汗都已经开始往下渗。

    终于,他像是“偶然”注意到在看守所内的赵冷,脸上露出一丝惊喜,快步走来,寒暄道:“哦!这不是赵警官吗?别来无恙别来无恙!怎么你也在这里?”

    赵冷脸上寒光一闪,冷笑道:“冯局长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把我送到这里来的,难道不是你吗?”

    冯局长笑了笑,脸上堆满了不怀好意的笑容,说道:“哎哟,你瞧瞧,我这记性。最近的事情有点多,你说我这脑子,居然把把这件事情给忘了。不好意思啊,赵警官,你说说,你没事,你犯

    什么事啊?本来咱们局里人手就不足,现在你这样爱你让我说什么好呢?你是一个好同志,你一进来所有的其他人,就包括我自己亲人的几个亲信都为你求情,你说说我也很难办啊,一边是私情一边是公理,你说我该怎么判呢?”

    找老冯看起来尽是捡的好话说。但是赵冷一耳朵就听出来,这老狐狸话里有话。

    “您到底想说什么?不妨直说。”赵冷人如其名,语气也冰冷到了极致,她双手抱胸,问道。

    老冯嘿嘿的一笑,说:“爽快,不愧是赵警官。那我这还真有个问题,也不跟你玩什么捉迷藏猜灯谜了,我就直截了当问了吧。”

    他不怀好意笑了笑,示意狱警打开铁门,自己钻到里面,坐在赵冷跟前:

    “赵警官,那天你到底在蜡像馆里面做了什么?”

    赵冷一贯强硬地扭扭头:“洗手洗脸——你问一个女孩子,去女厕所,还能干什么?”

    “你知道,有一段时间你是在监控摄像头之外的,如果你不承认呢,这件事情就没完没了,既浪费了大家的时间,又耽误了我们现在如火如荼的判案,对大家都不好,不如你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我保证我会跟审判长说上两句,一定对你轻判”

    老冯翘起二郎腿,笑了笑。

    “再说了,大家也都知道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作为警察,你急着想拿出线索拿出证据,就你的师傅,这件事情无可厚非的。”

    “哟,这是给我下套儿等我往里钻呢是吧?”赵冷笑了笑:“情理法?什么情理法?法不容情听过吗?再说了,冯局长,你我都是警察,知法犯法要从重论处,我要是真做了这种事,你这点伎俩还骗不到我。更何况,我一身清白,更不是什么司法交易能够贬损的。”

    赵冷一听就明白,这是给自己下套呢,什么情理法?不容情的话难道没听过吗?更何况自己作为警察知法犯法,如果一旦把这件事情给应承下来,那么等待他的将会是万劫不复。

    但是说实话,谁也很担心自己的师傅,现如今他失踪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仅在爱情上没有任何进展,甚至连歹徒那边都没有任何回应,如果他们真的只是为了报复的话,他现在已经可能凶多吉少了。

    看着赵冷的脸上表情复杂,老冯觉得这石头也不算太硬,并非撬不:“那就别让我太再多费心了吧,赵警官。我特意跟你想谈谈这件事情,赵警官,你一定要如实告诉我,昨天蜡像馆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死者我们已经查过了。”

    赵冷抬起头,眼光闪动,问道:“你说尸体的检验报告已经出来了?那么,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是不是跟之前的连续杀人案件一样,司法守法甚至连处理尸体的方法都一致。”

    老冯吃了一惊,他看着赵冷眼里多了一丝惊讶。

    这小妮子居然连连续杀人案的事情都知道,她到底还知道些什么?

    “你消息很灵通嘛,赵警官。”局长故作

    淡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尸体的处理方式是一模一样的,可这并不能说明什么,用这种简单的方式为自己脱罪,这可不像你啊,赵警官。”

    赵冷没有说话,静静的等着冯局长的解释。

    “我们查出尸体的损毁方式非常的有意思,外伤几乎是没有的,脸上的致命伤只有一根小小的针刺尸体保存完好,但是,尸体的外围受潮,并且在蜡像中发现了一些水渍,初步鉴定是从临河上游推下来的,所以呢,按照你的说法没错,我们其实可以初步断定这也许又是一起团伙犯案,但是赵警官,当时的情况来看,直接性的证据可只有摄像头中失去你身影的那几段时间,时间不长不短,但是正好够你行凶了吧。”

    面对指控,赵冷并不慌张,说道。

    “可是冯局长,就我所知,这种证据即使到了法庭上,也只不过是初步推测,很难就以此来作为办案的直接性证据。”

    赵冷盯着老冯,说道:“其实你们自己心里也清楚,我也不可能是什么真正的凶手,这是你知道的情况吧,你之所以这么对我,到底有多少成分是公?多少成分是私?可能只有你自己心里才清楚,但是如果有任何证据推翻了我立案的根基,到时候这件案子就会成为你政绩上的一抹黑点,你确定要以自己的政治生涯来跟我赌吗?冯代理局长。我觉得,您不会一辈子都只想做一个代理局长把?”

    赵冷故意在代理这两个字发音非常重。

    眼看老冯的脸色都红了起来,显然是动了真怒,他两脚跺了跺地,震得整个看守所都开始摇晃起来。

    “赵警官,我这是有意规劝于你。你可别,不识好歹呀。”

    赵冷笑了笑说道:“那我要多多谢谢冯局长了,只是,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就算我被冤枉,被定罪,甚至死在这里,那我也是义无反顾,因为我心里很清楚,我不仅是无罪的,我是有功的,甚至我是整件案子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你这么做不仅是玩忽职守,更是假公济私,你会受到制裁的。”

    老冯的眉毛跳了跳,被直截了当的威胁还是头一次,他站起身来指着赵冷的鼻子大骂道:“你真不是好歹赵警官。你可别怨我,没有警告过你。”

    赵冷面无表情面不改色,说:“我等着。”

    冯局长一甩身,扭头就走,气鼓鼓的脸上,满是愤恨的表情,他放下话来。“明天等着你的,要不就是拘捕的法令,要不就是上庭的传票。”

    “我就在这里等着,我看看,到底等待我的是什么结果。”赵冷平静的说道。

    “这个混账代理局长,我早觉得他不顺眼了,没想到他居然会干出这种事情来,他知不知道,现在的案情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局里到底有多缺人,甚至,凶手都已经找到一半了,他倒好,糊涂啊,把你关起来!我早觉得他是个不是个省油的灯,却没想到,既然是个拖后腿的拖油瓶,我看哪,他才像是里应外合的叛徒内奸,要么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走狗。”.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