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六十章 冥王神探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76更新时间:2020-09-16 09:01:57
最新网址:www.mw8.la
    “小鲜肉?”柴广漠自嘲:“恐怕是老腊肉了吧。让领导见笑了。”

    解彤摆摆手,这个女人给柴广漠的第一印象就是十足的不拘小节:从她一身狠戾的装束上来看,个性也十分张扬。

    她穿着一身皮制的短袖短裤,长腿上套着黑色的丝袜,长发落在两肩,眉宇当中颇有男子气概,曲线却十分柔美。

    看年龄似乎跟柴广漠差不多,比少女又多了一抹浓艳的气势,三十来岁的样子。

    “老?”解彤笑了笑,她从不觉得自己老:“我可不觉得,心态才是最重要的。倒是你,别告诉我一把年纪的好男人,却不解风情。”

    柴广漠不搭理这女搜查官的“风情”,自顾自的来到凶案现场。

    因为不是常规性的杀伤案,整个蜡像馆内也没有任何争斗或是打斗的痕迹,血迹也几乎没有,完美的犯罪现场更需要勘查保护,因此除了尸体需要法医解剖,整个蜡像馆内的状况几乎是完全还原了当日的情况。

    解彤打量了一眼四周,从腰间的小包里掏出几颗圣女果,当着柴广漠的面吧嗒吧嗒地吃上了。

    柴广漠一愣,解彤笑了笑,说:“最近大夫说我肝火太旺,让我吃点洋水果补补阴气,你别见怪,没打扰你查案吧?”

    柴广漠无可奈何地叹口气。他顺着灯光明亮的大厅找去,果然找到了四五尊跟死者徐伟一模一样的蜡像。

    “嚯。”解彤往嘴里扔了一颗圣女果,细长的眉弓紧紧皱起:“凶手也是够用功的,费这么大的力气做出这么逼真的蜡像,还这么多,有心了。”

    柴广漠仔细检查了每一具蜡像,发现每一个内里都是中空,并没有廉价的填充物,而且表皮的蜡块还是高级货,一般的蜡像不可能这么薄。

    “薄?”柴广漠摸了摸这蜡像的触感,陷入沉思:“如果考虑这些蜡像都是用来藏尸的,答案就合理多了。”

    解彤看了一眼这几具蜡像,笑了笑:“不大可能,这些蜡像既不是名人,也没有工艺上的什么成就——至少我是没看出来。用这种东西藏尸,也太容易暴露,倒不如在那些名人蜡像的里面藏尸。”

    解彤一句话点醒了柴广漠。

    他猛地起身:“你说的没错。”

    “嗯?”解彤停住手里的吃食,看着柴广漠脸上掩盖不住的兴奋,忍不住问道:“你想到什么了?”

    “解搜查,你能查到这间蜡像馆最近几天的渠道商务信息么?”

    解彤沉着脸,她倒是有工商部门的关系,但是自己为什么要帮眼前这个男人呢?

    “给我一个帮你的理由?”解彤笑着问。

    柴广漠从兜里取出橡皮手套,熟练地套在手上,在画了圈的尸体现场摸索了片刻,才回答:

    “解搜查,你是入行多年的老警察了,难道你不想了解真相吗?”

    解彤笑了笑,说:“真相的确很重要,但是这个世界上扑朔迷离的事情太多,不是我想不想,而是能力不足啊。”

    柴广漠用手指摁在地上,发现地表有一些磨碎的砂石痕迹,放在鼻翼间轻嗅,闻到微弱的血腥味。

    “如果我告诉你,我能找到呢?”柴广漠抬起头,目光闪动,眼神里充满了自信。

    “哦?”解彤问:“凭什么?”

    “看起来无法解释的案件,总有一天也会水落石出,这并不是有什么神灵相助。”柴广漠说道:“尸体本来就会说话,就算没有怪力乱神,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帮你。”解彤对柴广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不知道这样一个外行,为什么有自信能找到真相。

    更何况是在这样山穷水尽的处境下——如果不是自己,他可能连犯罪现场都进不来。

    “从你开始怀疑凶手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柴广漠笑了笑:“如今市分局和市局的人,恐怕都认为第一嫌疑人是赵冷赵警官,这件事再密不透风,也瞒不过上面吧。”

    解彤不置可否。

    “但是明知这种情况下,解搜查,你仍然以凶手未知作为搜查前提,这已经说明,你对证据不足的真相嗤之以鼻。”

    “是又怎么样?”解彤把剩下的圣女果一股脑塞进嘴里:“这还是不构成我帮你的理由。”

    “那么这个又如何?”柴广漠冷着脸看向解彤:“从半年前的连续杀人事件开始,市局就一直在观察作案团伙的动向,到今天,这件案子的起承转合基本上已经明晰。但是掌握这些一手线索的马局长立刻就失踪了。”

    解彤眯起眼:“这些你也知道?”

    柴广漠不答,继续说道:“即使不管这些追查的付出好了,就算现在的事,解搜查,你也感受到了来自警局内部的压力对吧。我们越是接近真相,就越受到阻挠,甚至连负责人都接连倒台,这是为什么?”

    “你有答案了吗?”解彤问道。

    柴广漠摇摇头:“没那么容易,我只知道,凶手一定潜伏在我们的身边。”

    “会不会是警察体系内部?”

    “不大可能。”柴广漠摇头:“这不仅没有意义,也不符合现在的实际情况。我觉得更大的可能性,在于赵警官。”

    “赵冷?”解彤笑了笑:“你该不会是想让我捞她出来,才兜这么大一个圈子,哄我玩吧?”

    柴广漠摇摇头:“赵冷赵警官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吗?她既没有掌握什么重要的线索,也不是这起案件的当事人或重要证人,即使在警察局内部,她的地位和影响力也不见得比一个普通科员强到哪里去。对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警察,为什么凶手绞尽脑汁,费尽心机也要处理?”

    解彤想了想,提出了一个可能性。

    “她是第一负责人,这或许是歹徒的示威,意图就是告诉我们警方,威胁我们不要插手此事,否则下场就是那样?”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柴广漠却摇了摇头,他知道事情绝不会这么单纯:“但恐怕没那么简单,如果真是这个目的,就没有必要绕这么大的圈子玩栽赃陷害,直接动手显然更加合理。”

    解彤眯了眯眼,觉得柴广漠说的确实有理。

    “那你怎么想?”

    柴广漠摇头,他告诉解彤,自己没法直接找到真相,只能一步步从线索和证据入手。

    “你倒是足够谨慎。”解彤并不讨厌这样的个性,她翻出手机,打了一串电话。

    “你要的工商记录,我可以给你调过来。”解彤放下手机,笑了笑:“不过事成之后,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你说。”

    解彤赞叹一句柴广漠的慷慨,于是提出了要求:“一,让我参加后续的调查,我的确想知道真相。”

    “求之不得。”柴广漠正愁缺一个经验老到的侦查高手。

    “第二个。”解彤舔了舔嘴唇,笑着看向柴广漠:“等查出事情后,你要陪我约会。”

    柴广漠忍俊不禁,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家室?”

    解彤只说这是女人的直觉。

    很快工商部门的情报汇总了过来,柴广漠查看之后,陷入沉思。

    “果然有问题么?”

    “据我所知,这家蜡像馆已经半年没有什么生意了。”柴广漠道:“但是根据这份资料显示,近两周以来,蜡像馆和原料售出商有密切往来。我查了一下,在网上搜不到这两家原料和渠道商贩的信息,虽然不排除有正当交易的可能性,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

    “看来果然有猫腻。”解彤也认可柴广漠的想法,她抬眼瞥了瞥柴广漠:“那么接下来怎么办?”

    “有一段时间,显示赵警官在洗手间里,无法追踪到那时候她在干什么。”柴广漠说道:“有必要去那里看看。”

    “女厕?”解彤笑了笑:“想不到你还有这种癖好?”

    柴广漠不搭理解彤的荤段子,自顾自到了女厕门前,轻扣两声,这才进到里面。

    厕所内部也已经被警察拍照取证,但这里并不是第一事发地点,因此并没有受到重视。

    两人到了厕所里,解彤皱起鼻子,眉头缠在一起。这味儿也太冲了,她使劲摇头。

    柴广漠也觉得不对劲,当天他也来过洗手间,很显然这味道不至于这么大。

    “等等。”柴广漠眼睛一亮:“我知道这是什么味道了。”

    解彤也反应过来。

    “尸臭!”她说。

    两人对视一眼,开始在厕所里四处寻摸起来,但是两人面面相觑,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到像是尸体的东西。

    柴广漠坐在地上,累的够呛,解彤也好不到哪去,她平生最受不了这种臭味。

    “结果到底是什么东西?”解彤没好气地抱怨起来:“尸体应该早就处理完了,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味道。”

    “那是哪里……”解彤话说到一半,忽然觉得自己坐的角落里不太踏实,她一扭身,整个人翻落在地上。

    脸着地。

    柴广漠见状,急忙笑着扶她起来,后者冷冰冰地瞪了柴广漠一眼,一脚踹到身后这鼓鼓囊囊的怪东西上,抱怨道:

    “活见鬼了。”

    柴广漠忽然眼神变了,抓紧她的肩膀,嘴里重复一遍“真见鬼”了,抓着她匍匐到脏兮兮的地面上。

    尽管不情愿,解彤的好奇心还是战胜了理智,她也低下身,发现令人作呕的东西。

    两人撞见的倒不是鬼,而是一具尸体——准确的说,是蜡像。只不过尸体的四肢被整齐切去,头颅也平滑的留下一道伤口。

    肉块与蜡像的表皮黏在一块血肉模糊。

    解彤几乎快吐了,柴广漠想的却是,这东西是如何掩盖过警方的调查?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