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五十六章 蜡像馆事件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37更新时间:2020-09-14 09:02:28
最新网址:www.mw8.la
    “话说回来。”赵冷重新打量这家蜡像馆,问道:“叫我在这里碰面,有什么特别的意图吗?”

    这蜡像馆是临城最老的展厅之一,因为新城区崛起,老城区人气大不如前,这家蜡像馆也很久没什么人气,早已年久失修,现今的眼光看来,这里面不仅空旷冷寂,甚至还有一点恐怖。

    几乎一半的灯光都有毛病,在这些昏暗的光影之下,奇形怪状的蜡像有些居然栩栩如生,看得赵冷心里忐忑不已。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要选在这样一个诡异的地方会面。

    “一来是为了掩人耳目。”柴广漠说。

    赵冷吐了吐舌头,这地方是够偏僻的,简直连一个游览者都没有,安全是安全了。

    “二来。”柴广漠看了一眼蜡像馆深处:“老官昨晚连夜查到一件怪事,关于结社的问题。”

    赵冷心里一紧,一听说是案情有了进展,也顾不得蜡像馆这诡异的情况,竖起耳朵,屏息静听。

    “那天咱们巡河而上,不是找到一具女尸么。”柴广漠说。

    赵冷点头。

    “分析的结果出来,她果然不是毒发身亡。那瓶带毒的药片,只是为了迷惑眼光,死亡时间无法确定的前提下,我们只能判断,她是从别处被托运到那里的。”

    赵冷想起月见草的推理,心里也有些疑惑。

    “调查之后,我们初步推测,这具尸体是顺着河道,藏运在类似棺材的箱子里,被人从河面上托运到了那里,并且连土一起掩埋。”

    “掩埋?”赵冷惊了:“可是不对啊!”

    柴广漠点点头:“没错,我们找到尸体的时候,并不是掩埋的状态,而是显而易见的抛尸。但如果只是为了抛尸,像其他尸首一样,直接扔进河里效果显然更好,没有必要大老远运送尸体过来掩埋。”

    赵冷也意识到这个问题,要说那地方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她也只能想到,连三扒子这样的人都很清楚的“结社聚集地”。

    柴广漠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有可能是这一个原因。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把尸体埋在那种地方,最后甚至不了了之。也不知道是内讧,还是出现了什么意外。”

    赵冷摇摇头,她一时也想不出原因。

    “不过老官查到另一件事。”柴广漠又道:“顺藤摸瓜,循着这个线索往下找,其实我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关系。”

    “什么?”赵冷抬起头。

    “从头到尾,这桩案件的主体都是人,而且是年轻女性,从这一点上来看,我们最开始的推理并没有错,这是一桩性.交易相关的案件,只不过这里面的交易不是传统意义上的……”

    赵冷点点头:“如果顺着这个线索,在红灯区撒网,或许会有线索。”

    柴广漠笑了笑:“不愧是赵警官,和我想的一样。老官在这些道上认识很多熟人,找人也相对轻松一些。排查了两天,从三扒子入手,果然有些发现。”

    赵冷咽下一口唾沫,问道:“发现了什么?”

    “那个给你发短信的人。他的真实身份大致已经清楚了。”柴广漠说道:“既是熟悉警察体系内部的熟人,又能够轻而易举联系到这帮歹徒的中间人,身份排查并不复杂。”

    赵冷忽然意识到什么,问:“和这个蜡像馆有关?”

    柴广漠点点头。

    “和你同期出身的一个同学,不知道你还有没有映像。”柴广漠看着赵冷,说道:“当年你们在一所警官学校,听说关系还颇为亲密。”

    “徐伟?”赵冷脸一红。

    “果然。”柴广漠笑了笑:“这个徐伟,是你大学时候的初恋,有这一层关系,我还担心你不能大义灭亲。”

    “那都是过去时候的事了……”赵冷捏紧拳头:“如果你有确凿证据,也没什么好说的。”

    赵冷内心里的记忆逐渐苏醒。这个徐伟的确是她大学时候的初恋男友,但是时隔多年,徐伟毕业前在临城市局与她共事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一起事件,两人分道扬镳。

    这几年,赵冷几乎没有打听到徐伟的音信,想来他也很久没有在警察系统里上班了。现在从柴广漠口里听到这个名字,赵冷有点儿意外。

    “他在这家蜡像馆就任保安。”柴广漠瞧了一眼手表:“离他换岗大概还有五分钟,我们等就行了。”

    赵冷眯了眯眼,问道:“他怎么了?”

    “这家蜡像馆位于城北老城区,处在临河西北的边陲上,离案发地点并不远。而这个徐伟又是深谙警察系统的实习生,对你也十分熟悉,因此能够巧妙利用这一层人际关系,创造作案的条件来看,他是最佳人选。”

    “但没有证据。”赵冷一语道破柴广漠推理的弊端:“这些只不过是他作案的必要条件,并不能构成证据。”

    赵冷盯着柴广漠看,忽然脸一红:“我……我并不是袒护他。”

    “我知道。”柴广漠笑了笑:“带你来,就是准备让你瞧瞧证据。”

    “诶?”赵冷愣了。

    “据我调查得知,这些人很可能以这个人迹罕至的蜡像馆作为情报交换和委托任务的地方,说白了,就是藏污纳垢的地带。”

    赵冷点点头。

    五分钟,她的手心里满是汗,再有五分钟,就能见到真相了。

    就在这时,赵冷的手机忽然爆发出巨大的铃声,她差一点儿被自己吓得灵魂出窍,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刘坤。

    糟了!

    赵冷傻眼了。自己安抚他,本来是要今天一早跟他解释,但谁知道昨晚的案情发展那么迅速,今早又是新局长调任和开大会,自己把这件事完全地抛到脑后,竟然把刘坤给忘了。

    她谨小慎微地瞥了一眼柴广漠。

    “去吧。把私生活处理好了才能好好工作,这里有我盯着。”柴广漠拍了拍赵冷。

    抓紧手机,赵冷循着幽深的小路摸到了女卫生间,叹了一口气,接通电话。

    “赵冷赵大警官!您可算有功夫接我电话了啊?”一接通电话,那头传来刘坤阴阳怪气的责难。

    赵冷也早已经见怪不怪了,捂着手机小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可是这两天的确太……太多麻烦事了。”

    “麻烦事?我看你是钓凯子钓上瘾了吧。”刘坤是个什么样的人,赵冷很清楚,他一贯的小肚鸡肠,又爱瞎琢磨。

    “你话说哪去了,我一时半会给你解释不清……”

    “昨晚你也是这么说的。”刘坤寸步不让:“要么,你给我解释清楚,要么,咱们好聚好散!”

    赵冷心里委屈,只能长话短说:“真是抽不开身——你听我说,我现在手上有一个很重要的案子,事关局长,多的我也不能说,但这是十几年少有的大案子。”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刘坤的声音冷静下来,又问道:“你现在在哪。”

    “我?”赵冷四处看了一眼,低声道:“不方便说。”

    “不方便?我看,是有男人陪着你,你不方便讲吧。”

    赵冷气的浑身哆嗦。

    “赵冷,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昨天下午你在什么地方,干的什么事,你心里清楚,我也不是蒙在鼓里!”

    赵冷皱起眉头:“你什么意思?”

    刘坤嘿嘿笑了一声:“好巧不巧,赵冷,你昨晚跟一个小伙子在宾馆边上干些什么勾当,我朋友可全瞧见了——他当晚就找到我,我是不好揭穿你,你现在又来搪塞我,咱这话是能说是不能说了?”

    赵冷叹了口气,摇摇头,道:“那是我同事,我们当时在商量追踪一个团伙犯案的情况,你知道……有些话我不能全部跟你说。”

    “团伙作案?又他么是大案,赵冷,你拍拍胸脯讲,全世界少了你就不转了?临城哪那么多大案子?你当了五年的警察了,最大的一桩事还是逮小偷吧?”

    赵冷沉默了。

    “你现在到底在哪,这话不当面说清了,人要以为我欺负你。”

    赵冷叹了口气,把城北蜡像馆的地址交代了出来。刘坤那头陷入长时间的沉默,过后,只短短两个字:“等我。”便挂了电话。

    赵冷松了一口气,她有好几天没跟刘坤见面,连自己家里人都有很长时间没碰头了,自己忙来忙去,像是要把自己的生活都交代到任务里了。

    或许,赵冷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掌,这次任务之后,自己也该歇一歇了,那么拼命有什么意义?更何况,自己年纪也不小了,刘坤这人吧,虽说毛躁得很,小肚鸡肠了一些,但对自己也算是不错的,改日子,也该说一说结婚的事了。

    赵冷咬咬牙,把手机塞回裤兜里。眼下她的当务之急,当然是救出师父。

    她来到洗手台,拧干哗啦啦白柱一样的水龙头,冲了冲脸,洗去脸上的疲惫。经历这么多事,差点让疟疾打倒的赵冷,一遇着冷冰冰的水,像是复活了一样。

    她冲了半天,龙头里的水忽然温吞起来,不再冰冷。

    借着昏暗的灯光,赵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手上传来黏.腻腻的触感,从龙头里挤出集团深红色的液体,黏糊糊地瘫在手上,赵冷几乎要叫出声。

    拼命压抑住尖叫的欲望,赵冷一抬头,忽然见到背后一道浓墨一样的黑影,影子正上方,像是脑袋的地方,两颗鹅卵石大小的空洞瞳孔发出幽深阴暗的光。

    借着,这黑影伸出一只毛茸茸的手臂,轻轻搭在赵冷的肩膀上,嘴一张开,潦草的牙齿和血水混杂着挤出。

    “赵——冷……”

    话音刚落,只听扑一声,黑影消失在赵冷的视线当中。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