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五十四章 重案会议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49更新时间:2020-09-13 09:02:48
最新网址:www.mw8.la
    尸体的第一现场并不是临城,这意味着什么?赵冷想不出,但是却发现这件事比她想象的更加复杂,马局的失踪俨然已经隐藏不住,她意兴阑珊地回到临城市局之后,接到一个会议通知。

    “会议?”这天是个雾蒙蒙的冷寂天色,赵冷借到通知的时候是中午,她正跟小王商量准备吃什么,心不在焉的她得到上边的临时通知。

    “没错。”前来通知的是新的代理局长找来的新同志,他目光在赵冷身上四处打量,不知道为什么,赵冷总觉得他在自己的身上找什么。

    “可是……”赵冷有点儿惊讶,她扫了一眼通知的邀请函,是要自己前往市局总部参加的会议。一般这样的临时会,只有各分局局长以及高层领导与会,像自己这样低级别的实干警员,就连看门的权利都没有。

    “能问问为什么?”赵冷合不拢嘴。

    对方摇摇头:“这我也不知道,像你这样年轻又……等级不高的警员,能够参加这种会议,我还是头次听说。”

    “会议内容主要是什么?”赵冷问。

    对方显然有些迟疑。赵冷看了一眼小王,说道:“你放心,小王本来也是我们组的,有什么事,她不会乱讲。”

    “也不是什么秘密。”对方点点头,说道:“就是前段时间你负责的那桩案子,我估计因为你是重案组的头儿,所以准备让你去做一个汇报。”

    赵冷深吸了口气,道谢后,跟小王随便打发了点食堂餐,就陷入沉思。

    会议时间是下午,她整装就要走,心里却乱糟糟的,这桩案子到这里实在没有什么进展,只是死亡人数不断攀升,治安也下滑,领导肯定是要发怒的,但赵冷却找不到自己参会的理由。

    小王倒是心态很好:“说不定是看见你的潜力,要提拔你,咱们这么年轻的警察,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扯呢。”赵冷扁扁嘴。

    打死赵冷都不相信,再一次见到柴广漠会以这种形式。她嘴也合不拢的神情让一旁的代理局长很难堪:“小赵,你干什么呢?没见到领导都在么?收敛一点!”

    赵冷迅速关上嘴,眼角的余光时不时瞥去:这尼玛什么孽缘。

    代理局长整顿了资料,来到讲台上,向各方鞠躬后,道:“我是临时抽调到这个组的负责人,鉴于此次事件太过严峻,一名分局局长遭难,这几乎是前所未有的状况,犯罪分子的恶行我们也都历历在目,如果不以雷霆手段将其绳之以法,势必会折损我们警方的公信力……”

    这代理局长客套话说了一大堆,赵冷是没两句听进去,她一门心思全在柴广漠身上。从她走进会场,见到这个冷峻脸孔的男人穿着一身笔挺西服,端正坐在诸位领导正中央,面不改色地看向自己,甚至微微晃晃手掌打招呼的模样,心脏都快要跳脱出来了。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赵冷心里一万头悸动的小鹿乱撞,以至于代理局长叫了八回,她一次也没反应。

    “赵冷!赵警官!”代理局长怒不可遏,放出大嗓门叫醒了赵冷,后者才神情尴尬,磕磕巴巴地“啊”了一声,脸上写满了问号。

    “赵警官。”代理局长眼中带火:“就是因为你屡

    次失职,对待工作极度不认真,这才导致局里那么多的同志无辜牺牲,你有对此深刻检讨么?”

    赵冷也不管他说了什么,反正一应答是。

    “这次领导重用你,一是看你在上次破案过程中尽了力,二是重看你和马局长之间关系最近,取证方便,你不要会错了意,让你准备的底稿和行动计划,你写了么?”

    “啊——啊?”赵冷傻了眼。

    “这是临时会议,你不用拘谨。”一旁的总局长解围道:“既然赵警官已经有想法,那就让她为我们讲几句。这次行动务必要有所斩获,因此行动落到实处,各大分局和上面都会给你们开绿灯,尽全力支援,所以有什么想法,不要拘谨,能说出来的,我们一定满足。”

    说完,众人掌声雷动。

    赵冷腿软了。

    她怎么没听说还有这档子事?什么计划?赵冷扭头看向代理局长,后者居然在后面吹起了口哨——赵冷一眼就看明白了,是这老家伙从中作梗——原以为这个会议跟自己关系不大的赵冷别说什么计划准备了,连个屁都没有。

    “唔……”赵冷站上台,心情激荡,脑子却一片空白:“这次案件……唔,关系重大——主要是因为……因为我师父——啊,也就是马局长他……他关系,唔……”

    赵冷语无伦次,冷汗直冒,一旁的总局长见状,和蔼地规劝起来:“小同志不必紧张,这不是学术研讨会,你有什么问题,就直说。”

    赵冷心里叫苦不迭,自己这不是肚子空了么,哪有什么问题,只有空白。

    她很是无奈,目光时不时瞟向柴广漠,心里已经凉了半截。就在场面极度尴尬,快要控制不住的时候,这个柴广漠忽然站起身来。

    “赵小姐——赵警官,我该这么称呼你对么?”柴广漠信步来到中央,站到赵冷背后,顶着众人惊异的目光,赵冷脸都硬了、

    “这位是?”代理局长对这个忽然冒出来的新面孔顿生疑惑。

    “忘了介绍,不好意思。”总局长打起了圆场,他嗔怪地忘了柴广漠一眼,怪他没有按流程办事:“这位同志叫做柴广漠,是警探学专业的学生。”

    “学生?”底下顿时产生非议,这男人看上去都起码三十了,还是学生?

    这种质疑不绝于耳,总局长却摇摇头:“各位,别小看柴同志。他的资历说出来,可能连我都自愧不如。柴同志从十九岁出国以来,在海外研读律政和犯罪心理学长达十年,迄今为止,有三个博士学位和两个硕士学位,是一位高材生。”

    “切。”

    底下当然有人不服。毕竟与会的除了部分领导,大多数都是实干家,从基层警察干起,都是断案的老手,像这样棘手的案子,没有人会信服一个没有实际断案经验的天真学生。

    “就是。”有人质疑:“敢问这位高材生,我们这样的学渣是比不过,但他有什么能力驾驭这样的案子?是靠开学术研讨会呢,还是做论文呀?”

    柴广漠笑而不语,总局长脸上有些尴尬。他望了柴广漠一眼,咳嗽一声,说道:“这位同志的质疑是有理的,毕竟对于警察来说,断案的能力远比学历更重要。但是这位柴同志,同时也是英美两

    国的合法私家侦探。”

    侦探?

    顿时会场哗然一片,就连赵冷都惊了。

    侦探?老局长怎么会把权利交给一个私家侦探?不管他的学历资历有多么丰厚,他毕竟不是警察系统的 人,让一个侦探来断案,这实在说不通。

    “他的确是个侦探。”老局长力排众议,道:“但是各位也要搞清楚,咱们断案最讲究的是一个实事求是,不是玩虚的。柴同志在两国大小破案数量近千,十年来几乎没有他不能斩获的案件,无论是怎样的偏难怪,都能解决。”

    “吹吧,吹。”有人翘起二郎腿,冷着脸看柴广漠,越瞧他那张冷峻不经的脸孔,越是来气:“就他这种白面小生,从实习警员里一抓能凑一百个。”

    老局长咳嗽两声,瞥了瞥柴广漠。

    后者点点头,道:“各位前辈说的是,晚辈这次就是以实习警员加入重案组,只提供一些基础性的意见,协助各位破案,这次主要行动的负责人并不是我。”

    “这说的还像是个人话。”代理局长也点点头,他们事先都不知道总局长究竟要指派什么人,于是问道:“局长,咱们这次行动到底谁负责?您直说了吧,这事儿是大事。”

    老局长脸色尴尬,又看了看柴广漠,像是在问,这么安排真的可以么?

    柴广漠再一次点头,目光瞥向赵冷。

    赵冷早就傻了眼。

    “好……”老局长犹豫着起身,说道:“组织上已经决定,这次成立的重案小组要以案发当局为重点。”

    一听到这里,代理局长脸上有光。他刚熬出头,才莅临临城市局,当上这个临时局长,如果能就此破获如此大案一件,这个位置恐怕就是坐的稳了。

    他站起身,一个“谢”字还没出口,就听到老局长后面的话:

    “由临城分局的赵冷同志兼任总负责人和执行员,其他分局要尽力配合和协助赵冷同志本次破案行动,尽早获得积极结果,无论如何,都要把马局长给救出来。”

    扑腾一声,赵冷整个人软了下来,差一点儿就瘫在地上。要不是柴广漠眼疾手快拽着她,不知道后果会有多严重。

    另一边,火山样的临城分局代理局长脸憋得通红,愤恨地瞪了柴广漠和赵冷一眼,牙齿咯吱咯吱直响。

    “后面的细节情况,赵冷同志由最新的在线会议系统与各分局负责人紧密联系,今天的会议到此为止,各位有什么新的线索,务必及时提呈上来。”

    老局长宣布“散会”的同时,代理局长背着手,狠狠瞪了赵冷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赵冷心里苦哈哈的,紧跟在代理局长背后。

    “局长!”她叫道:“局长您别走。”

    代理局长停住脚步,狞笑着回头看向赵冷:“哦?这不是赵警官吗?负责人有什么要吩咐?”

    赵冷脸上红扑扑的,两手只晃:“没有,不是……局长,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会让我负责,按理说,这件案子论资排辈,也是您比我合适……”

    代理局长阴阳怪气地说道:“我冯高干了一辈子警察,的确除了资历,什么也比不上你这小姑娘!”.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