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五十二章 神秘结社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22更新时间:2020-09-12 09:01:07
最新网址:www.mw8.la
    板寸头三扒子是个老手,拿出的手机从上世纪的诺基亚到苹果不一而足,一看就知道,不仅是惯常的扒手,还是个不拘小节的贼。他如数家珍,一个个把家伙事儿全部摆在桌面上,挠了挠脑袋,眼睛始终不离开赵冷。

    柴广漠见赵冷有些拘谨,也不说什么,自顾自一个个开了机,检查起了短信。赵冷顾在一旁仔细看,柴广漠手指刷的飞快,但她看得也仔细,只不过感到一阵阵恶寒,这个流氓三扒子的短信内容,一大批不堪入目的内容就像是脏水漫进了眼睛里一样。

    “您看,我没骗您。”他却还像是在邀功似的,点着一根烟,递到柴广漠眼前。后者狠狠瞪了他一眼,三扒子还不死心,又递给赵冷。赵冷就没那么客气了,她手指往三扒子腕子上一搭,细细的胳膊爆发出惊人的力气,扭着掰动了这痞子的手腕,几乎把他整个人扭到了地上。

    就这,赵冷仍不解气,质问道:“老实交代,你祸祸了多少黄花闺女!”

    三扒子只喊疼,哪说的出一句完整的话?他叫饶不止,赵冷这才放开他。

    “你看。”柴广漠那头倒是有了进展,他从一个屏幕裂了半截的小诺基亚上,翻出一条短信来。这手机不仅屏幕堪忧,字体显示也磕磕巴巴,几乎能算得上是古董货色。

    虽然并不是直接的微信,也不是赵冷收到的那一条信息,但是这个短信让他们有些在意。

    “结社是什么?”赵冷一伸手,便把三扒子拎到面前来,他起初不吭声,闭着嘴望着两人,直到柴广漠眼睛露出杀气之后,三扒子才什么都招了。

    “是沿河的一个组织……平时也就是,也就是聚聚餐,偶尔送点东西。”三扒子说。

    “那联络我的微信也是他们让你发的?”赵冷问。

    三扒子求饶不止:“姑奶奶哟,我就是一小混混,我哪敢惹您呐!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您瞧手机查了个遍,也没有不是?”

    赵冷看了看四周,问:“你该不会是没交代干净吧,说,还有什么东西没吐出来!”

    她一伸手指,三扒子就像是胳膊肘被扭转两三个角度时发出的脆响,眼睛直了嘴也哆嗦,慌得直摇头:“不敢不敢,这这这,压箱底的都抖出来了。”

    赵冷还想逼问,柴广漠拦住了她。

    “怎么?”赵冷气鼓鼓地看向柴广漠。

    “我看对手比我们想的还要谨慎,这臭小子可能就是个工具人。”

    赵冷瞥了一眼三扒子,见他怂成这样,心里也认可了这个说法,但嘴上不留情:“管他是什么,反正不是什么好人,不教训他一顿,难解我心头之恨。”

    柴广漠笑了笑,说:“不管什么样的人,偶尔也能派上用场。别急,他身上还有线索。”

    “哦?”赵冷听到这,果断收回手,重新打量这三扒子,忍不住摇摇头:“我是看不出来。”

    “别着急,我来。”柴广漠把赵冷回护在身后,蹲下身,目光逐渐柔和下来,看着三扒子,问道:“你知道这些手机里的东西能判多久?”

    三扒子贼眉鼠目,心里大呼不妙,嘴上却执拗地说道:“我我我……我知道。”

    “知道就好。”柴广漠把三扒子的手掌摊开,把手机塞进他手里:“如果是追查,你这就要重判。如果是自首,甚至立功,减刑轻判,甚至缓刑的可能性很大,你喜欢哪种?”

    三扒子伸了伸舌头,缩着脑袋,小心翼翼问:“有别的选择吗?”

    柴广漠笑了笑,道:“有,当然有,不过这个你得问问检察官。”

    “我自首我立功!”三扒子的觉悟速度倒是够快。

    柴广漠笑了笑,说道:“很好,那麻烦走一趟。”

    “去哪?”

    “你说的,那个结社。”柴广漠从兜里取出两副墨镜,一副戴在脸上,一副给赵冷戴上。

    “这是干什么?”赵冷不解。

    “不管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既然追查到这里,总得去会一会他们。”柴广漠没有半点犹豫。

    赵冷吸了口气,再看这柴广漠,突然有种不一样的感觉:“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猜。”柴广漠笑了笑,没回答,拎着三扒子,三人从红灯区的街头叫了一辆出租,按照这小流氓的口述,三人一路到了临河沿岸。

    下车后,赵冷先是大跌眼镜:“这儿什么也没有啊。”

    “也不见得。”柴广漠眼睛很尖,他瞧见河边的两艘渡船。时间早过了午后归渔的光景,船只是被随意套索在港口边,随着水波晃荡着。

    柴广漠二话不说,抓着三扒子纵身跳到船舱里,掌起撑杆,解开套索。

    “喂。”赵冷在岸上,左顾右盼,确认四周无人,才说道:“这不打声招呼就用人家东西,不好吧。”

    “哦对。”柴广漠笑了笑,从身上抓出一个皮夹子,翻出一张卡片,插到岸上。

    “这是?”赵冷瞪大了眼睛。

    “这船暂时我租了,我想他们应该没意见。”说完这句话,柴广漠当机立断,抓着赵冷的手腕,一把推着她上了舱。三人窝在小小的船舱里,晚风静悄悄吹来,推波助澜,让脚底下的船帮高高挑起,三人几乎都站立不稳。摇摇晃晃地把住船帮,赵冷一个趔趄,整个人软了下来,柴广漠一把搂住她的腰。

    赵冷红着脸推开他,心里打起了小鼓。

    这三扒子心思却在另一处,他有空没空就偷偷摸摸地打听,这柴广漠看上去出手阔绰,也不晓得是哪家少爷,更不知道,这一张卡里面放了多少钱。

    按照他的路线,三人撑杆逆行,顺着水文一路溯流而上,不久就过了临河主干,停在一条硕大的支脉上,赵冷忽然问:“你说的结社,每次都要从这里经过?”

    这条支脉位于临城西北,已经是荒无人烟的郊区,再往北进,就到了乡下县城,十分荒凉。

    三扒子嘟哝两声,才老实交代:

    “每次见面,位置都不一样。”话音刚落,三人忽然听到支流上游传来落水声。

    “有人!”赵冷性子最急,立刻抢过杆,二话不说,顺着源流向上撑去。

    柴广漠默不作声,一直瞧着黑暗当中,磷光闪动的波浪,等待赵冷急匆匆的划过去,又听到几声扑通落水的响动。

    赵冷咬着牙,拼了命地加快速度。

    柴广漠的眼睛闪了闪,忽然想到什么,他神情冷峻,出手更快,一把伸出双手,一只按住赵冷,另一只按住一旁的三扒子,自己也以头抢地,三人扑地伏到船舱里。

    赵冷还不明白为什么柴广漠要这么做,忽然空气中传来“嗡”一声弹响声,她愣了愣,会过意来:“钢丝?”

    柴广漠点点头,低声说道:“我现在明白,为什么你发现的那具女尸会有这样的切割伤口,并且这桩案子跟之前的几桩,很可能有不同的关联。”

    小船随着波涛,涌入了这条无名支流,柴广漠娓娓道来:

    “江岸两侧,被人用钢丝拉直,一到夜里,上游就有人用绳子绑住受害者,紧紧套在船上,其余的人离开后,船随夜潮涌动,水波助澜,这船就飞快地往下游冲去,恰好在这里。”

    柴广漠指着自己的脖子,赵冷直觉得自己的喉咙也发凉。

    “高速运动下,静止拉直的钢丝就好像刀刃一样,这样没有任何痕迹,尸体被巨大的惯性连人带船翻在河里,既找不到线索,也没有作案人的相关联系,甚至大多数头颅都找不到,这样更能掩盖罪行。”

    赵冷听了柴广漠的解释,忽然觉得背后一凉。她伸手往背上摸去,手指黏.腻腻地沾了什么东西,借着光色瞧了瞧,只看见是大颗僵硬的血粒。

    柴广漠瞥了一眼,叹了口气:“看来又有人遇害了。”

    赵冷捏紧拳头,气得发抖:“非把他们揪出来不可。”

    随后,她冷着脸看向三扒子,忽然揪住了他的衣领,怒道:“是你带我们来的!就是想害死我们对不对?差一步,身首异处的就是我们!”

    柴广漠推开两人,摇摇头,说道:“这小子多半不是他们的同伙,也不知情,刚才不是我按下他,恐怕灭口的目的也达到了。”

    三扒子脸都绿了,他吓得浑身机灵,一句整话也说不利索,他干的都是小偷小摸的行径,道上也讲究一个“义”字,沾了血尚且都算“不义之财”,这种杀鸡取卵的行径,更为人不齿。

    “两位,”他哆嗦着,牙齿打了十几道颤,但是语气却强硬起来:“放心,我三扒子虽然是个小混混,但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还分得清。这帮家伙,欺人太甚。”

    赵冷眼光冰冷,扫了三扒子一眼,只说了一句话:“坑蒙拐骗,拉皮.条的事儿,也不能干。”

    三扒子愕然,就在他一愣神的工夫,船底“吭”一声,三人都感到一阵震动,船舱颤抖个不停。原来这支流河道又窄又浅,这艘船顺着斜风吹进黑乎乎的河道里,居然搁了浅。

    “怎么办?”赵冷没了主意。

    “上岸。”三扒子利落地从船帮翻身下河,抹了抹脸,一个梭子钻进河道当中,像是一条进了水的旱地鱼,扭身便回到岸上。“他们往常在这里聚会的时候,也都是进到这一带,咱们不远了。”

    柴广漠点点头,扶着赵冷,两人下船上岸,第一眼见到的,是一片颇为原始的低矮丛林,既不是农田,也不是茂林,而是有些像乱葬岗。

    “这是坟头吧……”赵冷感到空气中一种阴凉的气氛,忍不住抱起身子。

    柴广漠从背包里取出一枚小小的聚光灯盏,说道:“先看看。”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