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四十九章 局长危险了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67更新时间:2020-09-10 18:03:03
最新网址:www.mw8.la
    回到市中心,赵冷才恢复了平静,白天见到那样可怖的一幕,也亏得她能够忍耐下来,虽然整个人都吓懵了,不过好在有柴广漠这家伙在,牲口似的围着她转,这才平下了她的心。

    到市里已经是深夜,柴广漠让老官把赵冷扶到大堂歇着,自个儿先找到酒店前台开个房——赵冷说什么也不肯回家休息,说这东西如果真的盯上自己,她不乐意带到家里。

    柴广漠也很无奈,毕竟不管怎么跟她解释,终究还是眼见为实,人都乐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这一点柴广漠不强求,这样的人他见得多了。

    “美女,单人间。”柴广漠推出一张身份证。

    前台妹子瞥了他两眼——虽然深夜开房的人不算少,但是这种奇怪的组合也不多见,她斜睨了一眼楚楚可怜的赵冷,又看了看这一老一少,登时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眼光从客气变成了鄙夷。

    “几个人?”她扫了一眼柴广漠——咦?前台妹子的心里有点儿复杂,这长得倒是一本正经的,怎么做这种勾当?

    柴广漠知道铁定是让人误会了,但是他并不着急,甚至有点儿恶趣味的小声解释:“助人为乐,放心,我们不趁火打劫,开一个单间,我们把人送进去就走。”

    这妹子露出一副“信你才有鬼”的表情,虽说利落地给他办了手续,但是脸上那阴沉沉的表情就差把字写脸上了,满满的同情、鄙夷,再倒了一些五味杂陈的佐料。

    柴广漠无奈地摇摇头,拿回房卡。

    赵冷缩着身子,她本以为自己已经克服了,谁知道夜一深,冷风这么一吹,整个人都像是台风正当中的风筝一样,晃晃悠悠没了底。

    他反复问老官起码二十遍。

    “世上没有鬼吧。”

    老官起初也不回答,他知道这是小姑娘心理作用。

    “放心。”老官拍了拍赵冷的手掌,最后一遍的时候,他是这样安慰的:“不管怎样,少爷会处理好一切的。”

    “他?”赵冷将信将疑地把目光投向柴广漠,后者跟酒店前台有说有笑的。

    “没错。”老官却极度信任自己这个年纪不大的主子。

    赵冷嘟哝两句,这句话也的确起了作用,她倒是没那么恐惧了,只是表情也不算是信任,更多的是对柴广漠这个人的神秘感到好奇。

    “他到底什么来头?”赵冷眨眨眼,看了看老官,心里写满各式各样的问号。

    老官低声说:“少爷是个什么样的人,赵警官,你用自己的眼睛看,最好不过了。”

    赵冷还想问什么,手机的铃声打断了她俩的对话。到这时,她才想起来,回城之后,信号也应该恢复了,自己理应先给家里人报个平安——尤其是自己那操碎心的老师父,马局长。

    “我……”赵冷尴尬地看了一眼办完事的柴广漠,拘谨地收了收脖子,指了指自己叮铃乱响的手机。老官笑了笑,说:

    “去吧。”

    赵冷抿着嘴,捂着手机,偷偷摸摸出去了。

    柴广漠拿着门卡,瞧见这一幕,问道:“她这是?”

    老官耸耸肩:“接电话。”

    柴广漠眯着眼,往屋外瞧去,冷

    风有些聒噪,吹得四面赤条条的旗帜飞扬,站在风中的赵冷像是玉立的艺术品。

    赵冷先接到的是自己男朋友刘坤的电话,这厮一接通手机,倒先把赵冷骂了一遍。

    “你有病吧!”刘坤声音里边带着愤恨和莫名的抱怨。

    赵冷先是一愣,随后意识到的确是自己理亏,于是声音也小了下来,一个劲道歉。

    “别道歉了,跟哪个野男人出去了?”刘坤的声音率先冷了下来,一下子把赵冷推到冰窟窿里面,一点儿余地也不留。

    “喂,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赵冷脾气也不是逆来顺受的秉性,当即插着腰骂了回去:“刘坤,你别给脸不要脸啊,我这是加班,什么野男人!”

    赵冷扭头瞧了一眼宾馆里的柴广漠,吸了吸鼻子。

    “哦?加班?”刘坤的声音有点奇怪,阴阳怪气地问:“赵冷,这都一个多月了,我问你,咱俩妥妥当当见过面的日子,你还记得是多久前么?你们局子到底是黑心工厂还是小作坊?怎么,日子不过了?”

    赵冷倒抽一口凉气,解释起来:“刘坤,你怎么这么想。这不是要紧的大案子……”

    “还搪塞我?”刘坤在电话里笑了笑:“你就扯谎吧赵冷,不愧是玩刑侦的,撒谎连磕巴都不磕巴一下,厉害啊!赵冷,是我看走眼跟你置气?”

    赵冷满头大汗,又往宾馆看了一眼,小声说道:“跟你说不清了,明天,明天行吗,明天我跟局里请个假,我给你好好解释……”

    “别明天了,赵冷,你别把人当傻子。”刘坤的声音忽然高高地拔起,跟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似的:“今天新闻上都播了,马局长当面道歉,承认这案子毫无进展,并且已经主动卸任,你一个小小的科员,还有个屁的任务,加班?我加你老母!”

    啊?

    赵冷心里写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你说什么?卸任?”

    “少跟我装蒜,那是你师父,你会不知道?”刘坤愈发咄咄逼人,继续嚷起来:“还有,赵冷,你他妈现在在哪?老子这就找你去。”

    赵冷心乱如麻,又对刘坤刚才的话在意得不得了,手指啪嗒啪嗒地不停敲着手机,扭头看了一眼宾馆的名字,心里直呼糟糕:这要是让刘坤知道自己要住宾馆,那不是捅了马蜂窝?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再说了,还有柴广漠这个搅屎棍在。

    她倒吸口气,说道:“我不跟你说了,一会儿打给你,我这有重要的事。”

    说完,她立刻挂断了电话,划到马局长那一行,眼皮跳了一跳,一种不好的预感慢慢爬上心头,她跳动指头,尽管知道这个时间恐怕不合适,但仍然义无反顾地播出了号码。

    听着电话里的长音,赵冷的心跳声几乎穿着胸膛,沉重地“咚咚”响着。

    但可惜的是,电话拨不通。

    赵冷原地徘徊了两三圈,咬咬牙,拨通了另一个号码——马局长家里的座机。

    电话响了三声,立刻被人接通。

    还来不及欣喜,接电话那头的声音浇灭了赵冷心里边的安慰:“喂?”

    这声音有点儿慌乱,但仍然能够听出来,是马局长的老婆。

    “啊……是小冷啊

    。”搞清楚身份之后,局长夫人很快捡回了她持重大气的态度,只是掩盖不住她内心深处的慌乱和迷惘,就像是逮住了救命稻草似的,急急问道:

    “小冷,正好你打来了,我正要给你打电话,一时乱了方寸,找不着你的号码,可急死我了。”

    “师娘……”赵冷小心翼翼地问:“出什么事了吗?”

    那头几乎是飞快地肯定了,如果赵冷能看见局长夫人现在的模样,一定会用两个字形容——“捣蒜”。

    “老马他……下班之后,就失踪了。”局长夫人说道:“到现在,一个电话没回,一个信息也没有,整个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平常他绝不这样的!”

    赵冷静下心来。

    “师娘,您先别慌,咱们整理整理,不着急。”

    不如说,这件事已经在她的意料之中——从自己遇到那样的事开始,整个世界的齿轮仿佛都已经异常,没有一点儿合规合理的事情了。最开始的那一枚螺丝钉,显然就是马局长的那几条短信。

    现在来看,马局长有点儿“未卜先知”。

    也许是赵冷的安慰起了作用,局长夫人很快镇定了下来,跟赵冷一起盘算起马局长平时会去的地方。

    赵冷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师娘,是这样的——我想起局长当时要我在酒吧街的一家酒吧等他——您别误会,他平时有什么私事加班,让我们转接工作都是在那。”

    “我知道。”局长夫人并不意外,她很熟悉马局长的脾气:“这我还是清楚的。但是他每次加班,肯定要给家里回信息。”

    赵冷点点头,说道:“但是这次我失约了,师娘,我……出了点意外,没能按时赶过去,结果出了这件事,我有责任。”

    “别这么说。”局长夫人的语气缓和下来:“快别这么说,你一个孩子,你能有什么问题。老马不知道遇着什么事,否则他也不会怪你。”

    赵冷决定还是不要把自己的古怪遭遇说给师娘了,无谓的担忧毫无意义,她冷静下来后,果断地提出了解决方案:“师娘,您先稳住你们家囡囡,千万别让其他人知道我师父失踪这件事。”

    居涨幅有人有些疑惑:“这又是为什么?”

    赵冷耐心解释:“如果师父真的是意外失踪,万一——万一是被歹徒控制,那就算让人知道,报了警,后果很可能会更严重,你知道我师父的脾气……”

    局长夫人连连称是,说道:“小冷你说得对,是师娘想的不周全了,我,你放心,我还没有打电话。”

    赵冷点头,道:“我师父如果没事最好,但如果真的有任何问题,我会想办法让局子内部拎一条专案小组来解决这件事,越快越好,最好是隐秘行动。”

    “是。是。”局长夫人点头如捣蒜。

    “其他的事,如果有任何线索,发生了任何怪事,都请务必立刻跟我联络。”赵冷倒抽一口凉气,说道:“还有,师娘,这件事,决不能告诉我的家人。”

    局长夫人愣了一秒钟,立刻反问:“这又是为什么?”

    赵冷手心里开始流汗,她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柴广漠,咽了咽口水,说道:“没什么,只是不想让他们担心。”.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