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四十八章 灵探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46更新时间:2020-09-10 09:03:32
最新网址:www.mw8.la
    “你听到了。”柴广漠伸了个懒腰。

    赵冷羞愧的点点头。她攥紧了拳头,忍不住抱怨:“没想到被他们耍得团团转。”

    “哦?”柴广漠瞄了赵冷一眼,问道:“你看出什么来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用了什么办法,但是看来,他们喜欢在山里装神弄鬼,制造所谓的灵异事件。”

    柴广漠笑了笑,拍拍手。

    官老爷子立刻会意,从手边的行李袋里取出一份档案,交到柴广漠手里,毕恭毕敬地说道:“少爷。”

    赵冷看着柴广漠从里面拆出一份来,交给自己,并要自己看看上面的内容。赵冷眯着眼看去,发现一份警方的查案卷宗,这里面赫然有小王当时调查女尸案的一部分记录。

    “这——”赵冷狐疑地抬起头,看向柴广漠的眼神变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柴广漠笑了笑,说道:“非要说的话,我就是个无业游民。”

    赵冷抿起嘴,仔细看去:

    这分卷宗上的资料很散,几乎没有两样完全相关的调查线索,显然是一份一手材料,没经过任何加工整理。但是一手材料直接交由档案部封存的情况,在实际操作中的确很少见,这里面通常是有事儿的。

    赵冷越看越觉得心惊,一方面是惊讶于这个柴广漠只手遮天神通广大,连这样的资料也能搞来。另一方面则是心有余悸,自己就算把这件事报上去,按照对待这份材料的态度,警方恐怕仍然不会采取任何行动,毕竟对于任何正常人而言,这些内容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根据小王的调查,临河周边居民有几个共同的调查特性,都是在盛夏午夜时分。每到月色最亮的晚上,周边的几户村民或多或少都在河边遇见了怪事。

    这些怪事从妖异,灵异,甚至一些古怪变异的恶犬等不一而足,几乎没有完全一致的口供笔录,因此就算上报汇总,恐怕也会当做弃置材料。

    但是对于赵冷来说,这些里面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假的,倒也未可知。如此直接冲击性的事实摆在眼前,也由不得赵冷不信。

    但是从之前的连环杀人案调查情况来看,赵冷注意到一个细节:所有的身故尸体当中,几乎都没有常规性武器造成的锐利伤口。

    有些法医初步鉴定是“咬伤”,因此认定为抛尸和野生动物的毁尸现象。但是在这种情况愈发多见,以至于警方借助专家调查组,排除了山内有较大型的野兽出没之后,这个可能性也啪啪打脸了。

    诸多线索勾勒出无数的线条,反倒影响了案子的进展。警方非但无法确定任何嫌疑人,甚至连原本调查的人际关系网络都无法进行,以至于偏难怪的案子一搁半年,毫无进展。

    怪不得马局劝她放弃。

    但赵冷注意到一份报告:这是当时一个实习警员在实际操作案件的过程中,上交的一份追查令。虽然现在来看,追查令本身已经失效,而且当时也没有经受批准,但从里面的字里行间,赵冷发现一个重要线索:

    药剂和宗教。

    宗教?赵冷接着翻下去,看到这个警员的详细报告:原来他之前选修过一段时间的民俗学,对传统山沟里的一些宗教习俗颇有研究,而这次案件的事发地点虽然是临河,可临河的上流枝干是一个多水的小县城。

    那县城,据警员推测,有一种涉及作案人员的籍贯信息,经调查后得知,里面有一个浮生教的组织结构,曾经在上世纪犯过很多事。

    到新世纪以后,情况虽然好了很多,可是据当地居民说,这些原本的教徒安生下来后,经常聚众到山里采药,像是在做什么研究,但从不与人提起。

    不多时,也就在几年前,那个山坳的县城里,起了一家研究所,有没有资质不清楚,但常年做一些古怪的研究——据说,清的水进去,混绿的液体沉甸甸地出来,一看就知道不是善茬。

    “真有这么一回事?”赵冷忍不住抬头,有些动摇地问。

    柴广漠眯着眼看向她,问:“赵冷,你的身份是什么?”

    “警察。”赵冷下意识回答。

    柴广漠笑着从赵冷手上抽回这些资料:“那你就该知道,不论真相是什么,你的职责都是保护人民,就算不清楚为什么,也该执行命令。”

    赵冷愣了一秒,下一刻便点头称是。

    她斜着眼看向柴广漠,有一刻甚至觉得他就是自己的直系上司,但下一秒又摇摇头,好奇心还是冒了上来。

    “所以说,他们是磕了药的教徒?”赵冷问。

    柴广漠摊开双手。“这种事我怎么会知道?没了解真相以前,一切都是推测。”

    赵冷嘟哝着说道:“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先别提这个了,我找到一些证据,你先跟我去见一个人。”柴广漠说道。

    赵冷甩开柴广漠的手,冷着脸说:“你别套近乎,我还不知道你的身份,你就让我对你言听计从?我再怎么说,也是重案组的警察,你不要以为我好哄。”

    柴广漠眼光流转,问道:“你察觉到了什么?”

    赵冷双手抱胸,说道:“别以为我真的傻,这事儿怎么想都觉得蹊跷。你想想,这些歹徒又不知道我的身份,也不清楚我的目的,好端端的,我一打车就上了贼船,这可能吗?暗中要是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怎么可能安排的这么周密?再者说了,他们到底有什么底细,警方查了半年都不清楚,你一来就告诉我,你什么都知道?我呸。”

    赵冷苦着脸,说道:“要么呢,你就是个神棍,或者是天才!要么,你就是他们一伙儿的!想给我洗脑?没门儿!”

    瞧见赵冷如此有精神,柴广漠笑了笑,说:“你的推理很有趣,也有点儿道理,只不过你漏了几件事。”

    赵冷不吭声。不吭声也就是等着柴广漠继续讲,后者很清楚赵冷心里边的小九九,娓娓道来:

    “首先,从根本上讲,你不妨先想一个问题——你远在深山里边,其他人怎么知道你的踪迹我先不谈,你的顶头上司是怎么知道你在哪里,又有危险的呢?”

    赵冷一愣,心里又想起马局的那条短信。

    “这……”她身体一哆嗦。

    柴广漠又说:“你知道这条小河通往哪里?”

    赵冷摇头。

    “临河,这是临河一条细小的支流。”柴广漠说道:“临河贯连的上游就是我提到的那个小县城,窝窝炕县城,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小镇。现在水路通畅,你没发现一个特点么,关于作案分布。”

    “沿河?”赵冷脱口而出。

    “没错。”柴广漠点头:“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恰好你会来到这小溪旁边,沿着临河这条水路?”

    赵冷想了想,忽然想到什么,急道:“难不成,你的意思是,从一开始我就被人拐了过来?”

    柴广漠点头。

    赵冷来回踱步,忽然又死命摇头。

    “你扯谎!再说,退一万步讲,就算我赵冷让人骗得团团转好了,那也是着了你的道!从一开始,不就是你让我来找你的么?”

    柴广漠却笑了笑,摇摇头,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是我找你来的?”

    赵冷傻眼了,急忙看向一旁的官老爷子,朝他求助。后者也摇摇头,苦着脸回道:“赵警官,也就是在宅子里见到你的身影,是我家公子推算出你的身份和目的,才特意恭迎你的——我们并没有计划要约见你。”

    赵冷脸一红,心里如同乱麻一样。

    “你还记得,是谁让你来的么?”柴广漠问。

    赵冷想了想,点点头,取出手机,把微信的聊天记录滑到约见的那个陌生人。

    柴广漠看了看,点点头:“如果是这样,那么我猜的没有错。”

    “什么?”赵冷摸不着头脑了。

    “如我一开始告诉你的那样。这件案子,凶手的目的就是让警方大事化小,最好别再追究,但作案的欲望却没有消失。”

    赵冷点点头。

    “他们也很清楚,警方就算明面上放弃,暗中还是会想办法继续追查。譬如你的调任,就是警方的一步棋,明面上让一个新手查案,我看,这是老手在背后操盘,准备一网打尽。”

    赵冷眼前一亮:“你是说,我们上面自有安排?”

    柴广漠摇摇头:“我不知道,只是推理。”

    赵冷叹了口气。

    “但是八九不离十。”柴广漠笑道:“另一方面,摸到底细凶手,恐怕也在预谋作案,他们手里有这种致人死地的试剂,不会轻易撒手。”

    “那怎么办?”赵冷急了。“你是说,他们会报复警方?”

    柴广漠沉着脸,从包里摸出一瓶试剂瓶,说道:“证据我已经找到了,现在的问题是,要怎么引蛇出洞。”

    赵冷咽了一口唾沫,见到柴广漠从河水中滤出的绿色粘稠液体,恐惧感仍然久久不能散去。

    “该怎么办?”

    “不是早就说了吗。”柴广漠笑了笑:“跟我去见一个人。”

    “什么人?”赵冷这回没有直接反驳了,倒是小心翼翼地问。

    “发你微信的那个人。”柴广漠抓起赵冷的手,扭头看向官老爷子,说道:“麻烦备车。”

    赵冷就在半懵逼的状态下,被柴广漠救下,并一脚油门,拉回到市区里。她下意识瞧了一眼时间,回市区后,已经是夜里十二点。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