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四十六章 灵异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09更新时间:2020-09-09 09:00:58
最新网址:www.mw8.la
    赵冷伸手在脚边抓了一捧土,扭头瞧了瞧远处的铁皮屋子,心里盘算好了一切,只要这蠢货没打算叫人,自己料理一个,还有一线生机。她深吸了口气,全神贯注地盯着眼前亦步亦趋的歹徒,生死就在一线当中了。

    见到男人贴身靠近,赵冷不再犹疑,翻身抽起,整个人就像是一只皮实的鲤鱼,忽然从一堆废料中弹出,显然出乎了这歹徒的预料,攻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赵冷知道得手,反手把手里的尘土撒出,浇了一个半圆弧状的尘埃,直直撒进了歹徒眼里。

    “好。”赵冷迅速出击,不再怠慢,两腿钻上了歹徒的两肩,整个人横坐在这歹徒的肩膀上,倒抽了一口气,她搓搓手,正准备发力,忽然听到一声锐利的口哨。

    “糟了!”赵冷心知不妙,自己还是棋差一招,这歹徒居然早准备好了通知同伙的准备。

    “先走再说。”赵冷当机立断,甚至连着歹徒的真实容貌都来不及解开,扭身拔腿就跑。

    她余光瞥见,小屋里果然钻出几个黑衣人,模样跟这司机都相仿,从四面八方追来。

    赵冷当然知道,就算自己再厉害,这样四五个持械男子仍然能够把自己治的服服帖帖的。她倒吸了口气,头也不回地直接沿着较低的地势跑去。

    按常理说,这里虽然是郊区,但临城是一个临河大城。虽然赵冷并不知道这个司机把自己带到了什么地方,但总归来说,不会离河岸太远,尤其是这种废弃垃圾的场所。

    她一路顺着低地,专门挑了一些路况曲折的小道,不久见到一片密林,这树林郁郁葱葱的,和刚才所见的垃圾山对比十分强烈。

    她深吸了口气,一头扎进林子里。

    尽管没有回头确认,但是赵冷几乎能听到耳边传来的喘息声。虽然不知道什么缘故,身后的几人十分默契的不发一言,或许是为了掩藏身份,也或者是为了保存体力,但是赵冷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他们只是追,没有包抄,没有叫人,也没有开车的意思。

    就像是凭本能冲过来一样。

    但赵冷当下也没时间去考虑这些,她蜷身挤进一块湿漉漉的岩壁当中。赵冷目测,只有自己这样纤细才进的来,身后那几个,就未必了。

    她一脚踏进岩石缝隙,身体摩挲着,好容易才顺着湿滑的岩石钻进缝隙里。赵冷松了口气,再胖一点儿,自己也要进不来了。她抹掉额头上的汗珠,总算是能歇一脚工夫,谁知道往前踏了一步,整条腿就“哗啦”一声,迈进了半人高的水里。

    赵冷直觉得水温有些冰凉,扭着脑袋从岩石底下穿过,她才注意到,这是山麓间的一条小溪,溪水碧油油的,甚至有些冰冷。

    “呼……”但是好在,赵冷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放了下来,她抬头环顾四周,除了那块窄小的岩石缝隙,四周都让粗壮的灌木和乔木林围住,没点儿工具,一般人想来是进步来的,而那几个——歹徒,赵冷眯着眼瞟过去,他们追的倒是挺紧,一个个跟发了疯的恶犬一样,紧咬不放,这一会儿工夫,已经到了岩石外围,一双双发

    了红的眼透着帽檐几乎都露出红光。

    瞧得怪渗人的。

    赵冷心里有一股声音,这些到底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绑架自己?杀人灭口?还是毁灭证据?可是……赵冷细细琢磨,越发觉得这里面有事情,自己只是想不通。

    毕竟自己实际上也没有掌握什么有用的证据,真想毁尸灭迹,未免太费事,而且这风险也太高了,毕竟这也算是正撞枪口上了,就算要毁灭证据,可赵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掌握了什么证据。

    最令她觉得困惑的就是,这件事,马局长为什么会知道?

    她沉下心细细琢磨,总觉得事情不像她表面上看得那么简单,但一时半会又拎不清。而就在她琢磨的同时,岩石边这几人的模样却让赵冷产生了新的忧虑和困惑。

    赵冷先是听到一声低吼。

    这吼声不像是愤怒或困窘的抱怨,而像是野兽。这声音赵冷并不熟悉,但也算不上陌生,她总觉得自己在脑海里听过这样的声音——又或者是电影里,她一时分辨不清,但是的确见到这样令人生畏的画面。

    困在石壁外的几个男人逐渐暴躁起来,有一个掀开了他低压着的帽檐。这是赵冷头一次明白,帽子除了遮脸之外的其他隐藏作用——那双冒血的眼珠子并不是过分夸张的形容,至少在赵冷看来,这恰如其分。

    摘下帽子的人,脏兮兮的脸上,“人”的色彩逐渐消退,瞳孔一点点渗出粘稠状的血液,顺着眼窝边沿缓缓溢出来。

    赵冷大风大浪见过,但是像这样往自己脸上刻刀子的,的确不多见。她吓得肝胆都一并发颤,仍然按下躁动的心脏,仔细观察。

    男人脸上开始斑布紫褐色的血痕,从原本顺滑的肌肤上一点点展露无疑,手里的家伙被他弃置在地上,目光已经没了聚焦,瞳孔涣散,看向赵冷最后一眼,透着光的眼膜里满是得意和癫狂。

    赵冷知道他们过不来,壮着胆子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没有回答。

    但是赵冷听到几声温吞在喉管里面的嗓音,一开始还有些像语言,但是紧接着,这些声音就变了样。赵冷实在想象不出如何去形容这些声音的好,非要说的话,有几分像用吸管吹肥皂水。

    为什么会用这样的比喻。赵冷眼珠子瞪的滚圆,只因为她当时的确见到了类似的场景——最先抽下帽子的人,伸出两只手——两手各五根粗 硬的指头,上面沾着泥灰和脏水,两手一共十根指头,倒是每一根都不太锋利,在喉咙上,喉结左右的地方开始抓挠。

    一开始只是顺着脖子,抓出一条酒红色的痕迹,跟着这男人的手指越来越快,力道也越抓越狠,上了手便控制不住,整个脸色都跟着冒红,配合那青筋冒紫的模样,脸还涨起来,像是一个吹了气的大肉球。

    赵冷看得都觉得揪心,这男人在自己的身上抓了个遍:第一遍连皮带血肉挠的干干净净,第二遍撕开了外皮,血管末梢密密麻麻地伸展出来;第三遍就更诡异了,赵冷亲眼看见,这男人抓起身边一个“同伴”。

    赵冷不敢再出声,这男人彻底把她给镇住了。

    更别提再询问什么。

    这些东西,不是人。她生咽下一大口唾沫,忽然有这样一种感觉,这种背后发毛的恐惧感也的确只在电影里感受过。

    赵冷抱着脑袋,眼睛眯着,蹲坐在漫过脸去的绿色水池子里,从余光瞥到这男人朝自己看了一眼——尽管这东西眼珠子都已经裂成五个碎块,视线也估计早就被狗啃了,但是流着血的瞳眶往自己这里一转,赵冷两腿就再也直不起来了。

    而这男人却没有就此放过自己。之所以还叫他“男人”,也是赵冷最后维持自己心智,不彻底发狂的底线而已。

    她亲眼见到这东西抓起一旁的同伙,五根指头就好像是两条半老虎钳,一抓住同伙的脑袋,紧紧扣住,指头几乎是要深陷到太阳穴 里边,尽管身体在他的手掌下边拼了命挣扎,但是却一点用没有。

    赵冷还在想着男人到底要干什么,后一刻就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这男人摇摇晃晃来到岩石跟前,拖着手里的一道扭动的躯体,脸色像是秋后的茄子,稀软得不像样。

    他先是看了赵冷一眼,然后拎起男的,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扔菜一般,把手里边男的高高地抛起来,朝着赵冷掷过去。

    倒霉催的男人被这么一扔,整个像是一具没了命的尸体,头朝下,只听到一声巨响,赵冷吓得闭紧了双眼,整个人缩着脑袋躲到河里边。

    赵冷先是愣了一愣,最先倒不是眼睛瞧见了什么,反而是恐惧下,鼻头嗅到一抹混杂着血腥味儿的古怪气味儿,心里想着人大概是没了命,回头一瞧,愣愣看到半拉身体被摧得没了一点儿形状的古怪东西爬着上了河岸,浑身湿漉漉的,一双笔挺的刀锋一样的眼光朝自己射来。

    赵冷胆子再大,毕竟也是个女孩。她没命似的逃了,但逃不出两米,整个人扑棱一跟头软在地上,实在管不住,一双腿直发哆嗦,使劲用拳头砸下。

    这磨叽的工夫,身后又传来两声,扑扑两下,赵冷心说,惨了惨了,又来两个。

    她咬着牙就要逃,脚后跟被人扯了一扯,穿着碍事的高跟鞋扑在地上,赵冷苦着脸把鞋使劲蹬在地上,一回头的光景,见到一副奇景。

    她看见最先的那个男人——足足比自己宽大一圈的那个大个子,使出浑身的力气往缝里挤。

    赵冷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她看到男人把自己的脑袋削尖了往里钻,脸孔跟脑袋最先卡在缝隙里边,一般人也就退让了,这家伙却紧咬一口血,整个人扭着腰拱了进来,脑袋被扭成了石头的形状不说,连挂了两颗牙,嘴里,两腮全是血。

    活脱脱一个血人站起身,却一点儿不喊痛——赵冷甚至不敢确信这男的到底知道不知道什么叫痛。

    但唯一的好消息是,他不会跑了。

    不仅是他,旁边几个扭扭身子,也都扑在地上,光是站直身体好像都很费劲,摇摇晃晃的朝赵冷拱过来,缓缓地爬。

    赵冷一咬牙,光着白花花的大腿一脚踹出去,借着力,反向往溪水下游直奔而去。.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