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四十四章 邂逅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47更新时间:2020-09-08 09:05:07
最新网址:www.mw8.la
    赵冷出门打了一辆车,虽然知道这么做有风险,但是她却像是着了道一样,一门心思要做出一些成绩让人瞧瞧,于是率先到了约定的地点。

    下车后,赵冷头一回感受到“纸上得来终觉浅”,她在东区出警没有上百回,也有几十回,却从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她回头,见到出租司机见了鬼似的没了影,更让她胆寒。

    赵冷拍拍脸颊,打起精神来,亦步亦趋地四处顾看,瞧见不远处一栋高大的宅邸,从郁郁葱葱的小道一路延伸过去,赵冷搓搓手掌,意识到这就是目的地了。

    有点儿夸张。赵冷眯着眼,往尽头处去看,也很难一眼把这栋古老的建筑物尽收眼底,可见这格局得有多大,住在这种地方的该是什么人?不是大老板,就是大明星吧。

    犹豫着要不要上去看看,赵冷正在角落里发呆,就在这时,庭院的小楼里,古朴幽深的绿色大门被人推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花白胡须的老人,形态端庄,上半身是一件灰色的夹衫,下半身穿得笔挺,这时弯下腰,朝赵冷鞠了一躬。

    这下可把赵冷弄的有点儿手足无措,她茫然四顾,发现也没别人,伸手指了指自己。

    “我?”她问。

    老人点点头。

    “等你多时了,是关于案子的事吧。”这老人的鬓角修的十分整齐,花白色的毛发颇为旺盛,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在赵冷身上打量,给她一种老谋深算的感觉。

    赵冷吸了口气,犹豫着该如何回答,这老人已经做了自我介绍。

    “我叫官同。”老爷子的眼光收敛了,请着赵冷到了宅邸里面,顺着小斜坡一路往上,沿路看见庭院里修裁的盆栽整整齐齐,就像是这官老爷子的头发一样精致。

    另看去,赵冷发现,这老爷子的十根手指头指甲整洁干净,身上一尘不染,语气里带了一抹装扮不来的贵气,一路上跟赵冷介绍起来。

    “这桩案子我有所耳闻。”官老爷子似乎很乐意瞧见赵冷瞠目结舌的样子,一边走一边介绍:“临城有十年没发生这样大宗的杀人案件了吧。”

    赵冷沉默着点头,心里却开始起疑——虽然杀人案在报纸新闻上都能窥见一二,但是普通人没法接触局里的档案部门,他们经手的卷宗和信息多也是不全面的,除了自己这个重案组的头位负责人,其他人几乎没法接触案件原貌,这个老人却像是如数家珍。

    这……

    她开始后悔,是不是不该只身前来——又或者,是不是该找局长批一把枪,自己要是在这里嗝屁了,算不算因公殉职?赵冷摸了摸屁股口袋上空空如也的枪托,陷入了胡思乱想的境地里。

    “赵小姐?”

    瞧见她有些茫然发呆,官老爷子谨慎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啊?”赵冷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这小别墅的正厅里,约莫五米来长的桌子上摆着径直的银质器皿,老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围上了围裙,信步到她面前,伸手挥舞起来。

    “赵警官。”这老爷子不仅对赵冷的身世背景姓名了如指掌,甚至连她爱吃什么都信手拈来。赵冷一愣,这姓官的老爷子已经推上来一盘冒着香气的银盘,盘子上盖着圆弧形的盖子。

    “这是?”赵冷疑惑地歪了歪脸。

    官老爷子含蓄地笑了笑,揭开这盖子。

    赵冷顿时觉得一阵酥麻的香气扑面而来,她眼前一亮,一只油光闪亮的板鸭横在自己面前,肉质上滑 嫩的油脂反着微微光亮,蒸腾的肥美香气简直勾魂摄魄。

    “这!”赵冷忍不住兴奋了一下,但是随后又凭着强大的职业操守和意志力,把自己的思绪给拽了回来。

    她一拍桌子,脸色沉了下来——这次出动她特意换上了便服,自己有绝不是临城什么有名望的人物,这老爷子凭什么对自己如此熟悉。

    “官先生,您好像很了解我们警察系统?”赵冷板着一张脸问。

    “那倒没有。”官老爷子瞧见赵冷的神色异常,没有一点儿慌乱,沉稳应答:“我们算是井水不犯河水。”

    “你们是?”赵冷的职业素养很快的让她的脑子飞速运转,这种说法,莫非是集团作案?这果然是一桩大案。

    “那要从这件案子说起。”官老爷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赵冷瞧了瞧眼前的板鸭,烧的红透,冒着橙光。老实讲,她的确馋了嘴,但毕竟自己算是一名警察,可不能在这种时候服软。

    “你,你最好从实招来。”赵冷抿了抿嘴。“我的同事可知道我去了哪里。”

    “就我所知,他们并不知道。”官老爷子笑了笑。

    完蛋,底牌也没有了。

    赵冷沮丧地抬起头,一看见这老爷子胸有成竹的模样,她的心就如死灰一般冰冷,这是把自己拿的服服帖帖了呀。

    “你想做什么?”赵冷泄了气,问。

    “赵警官。”官老爷子指了指赵冷眼前的板鸭,“特意为您做的,趁热吃着,我这里还有故事没讲完。”

    赵冷一屁股软在椅子上——别说,这背后的天鹅绒软垫十分舒适。

    赵冷掰下一条鸭腿——得,死也做个饿死鬼。她囫囵一口咬下大块令人生津的肉块,酥脆的质感咬破,涌进嘴里的竟是滚烫的油脂和嫩肉,她惊愕得眼睛都直了。

    “这什么神仙板鸭?!”赵冷猛地抬起头。

    “和你胃口最好不过。”官老爷子鞠了一躬,手肘上搭着一张方巾,他顺手递了过来,赵冷就顺着手接过来,抹了抹嘴角,正想问些什么,官老爷子又开始他的故事。

    “半年前,临城临江的河边,打捞出一具女尸。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整个尸体被刀具或是利器损伤了大小两百多处伤口,全身浸水,尸体发腐,肿胀得很大。”

    赵冷停下手里的食物,愣着抬起头,看向这官老爷子的眼神起了变化。

    “两月后,因兹事体大,临江跨越三省,联合成立的重案组开始着手调查。赵警官,这件事恐怕您并不知情。”

    赵冷下意识点点头。

    她接手这件案子的时候,是从半月前的一桩无头女尸案开始的。

    “原因是半年追查无果,这件案子一直成为无尾的悬案,也一直搁置。”官老爷子娓娓道来:“而就在半月前,准确的说啊,是七月中旬,有目击者称,在临江的支流小河边,又见到一具女尸。”

    赵冷心头一跳。

    “这一次,女尸没有外伤,只是身首异处,头骨脊椎的切面十分完整,瓣膜血管愈合前的血迹也很整洁,就像是拿高压电锯切过一样,因为太过完整,引起了警方关注。”

    官老爷子看着赵冷的脸,一字一句说:“这其中,临城分区的局子里,赵警官被指派为单案的调查组,又称临时重案组加入调查。按理说,这样时间有连续性,缺乏证据,又有共同性的两桩案件,理应共同并案处理,做连续杀人事件处理。但是不知道什么缘故,重案组并没有采取这样的考虑,反而让一个纯粹的新人着手查案,至此,到现在为止,市局和区分局方面决定不了了之。”

    赵冷嘴硬了一句“还未见得,常务组不会反着不管的。”

    官老爷子不吭声,只是笑。

    赵冷执拗地抬起头:“我不知道你是同伙还是主犯,但是像我这样不愿意放弃的警察还有很多,劝你早些自首,这件案子不会这样不了了之的。”

    就在这时,赵冷的背后忽然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这声音一时间让赵冷有点儿恍惚,好像自己在哪里听到过,又像是从自己心底里窜出的声音。

    “常务组通常的做法,就是按照惯例进行查探,把证据汇总后 进行嫌疑人的惯例询问。询问之后,如果没有切实起诉的证据,往往不了了之,还是说,这桩案子已经有了切实的证据?”

    赵冷惊愕地回过头,瞧见一个穿着衬衫的男人,身上穿的十分随性,一边的袖子捋起,头发有些杂乱,眼光十分锐利,但此刻却略显慵懒。赵冷细细大量过去,这男人约莫三十岁光景,眉弓奇高,两腮瘦削,眼窝有着沉重的眼袋,但是掩盖不住他本来俊朗的容貌。

    “果然有同伙。”赵冷咬咬牙。

    “同伙?”这男人打了个呵欠,笑着来到赵冷身边,看了一眼身旁的官老爷子,问:“赵警官把这里当成了犯罪现场?”

    “没错。”官老爷子点头。

    这男人笑了笑:“老官,你还是跟从前一样,偏不把话说清,你这习惯该改改了。”

    赵冷愣了愣。

    “还没自我介绍。”男人抽开赵冷身旁的椅子,从容坐到他身边,斜着眼看向她:“我叫柴广漠,官老爷子是我的管家,这是我家。”

    “柴广漠?”赵冷瞪大了眼睛,接过柴广漠推过来的一张名片,再联想到微信上受到的古怪信息,顿时联系了起来:“就是你把我叫来的?”

    赵冷的脸上除了惊讶还有恐惧,这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柴广漠微微一笑。

    “你很慌张,语气中带着不满,一提到沉尸案,呼吸和脉搏都上升了两个幅度,脸色也发红,这说明你是案件的主要相关人士。而临城这段时间的大案只有这一件,所以很简单就能推理出,你就是那个被媒体推到高处,又摔得很惨的赵警官。赵冷。”

    赵冷兀自惊讶着,柴广漠却露出一张匪夷所思的神情:

    “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