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四十一章 报应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929更新时间:2020-09-06 18:04:52
最新网址:www.mw8.la
    擎苍举起剑,准备结束这女人的一生,他笑了。像这样把蝼蚁的生命握在自己手里,是一件非常欢快的事,二十年前是这样,二十年后尤甚。

    但是在刺下去的最后一刻,他停住了。

    并不是因为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东西,又或者是大发慈悲,而是他听到一生抖动。

    一般的抖动不会阻挠杀人的**,这一层抖动显然不一般。

    首先,它是从脚底——从地面传来。

    其次,这抖动并非是简单的摇晃,而是整个土地开始崩解的触感,从天而降的酥麻,这让擎苍的脸色大变,他回身望去,见到聂清歌满脸怒火地站在自己身后。

    但绝不是这么简单。

    聂清歌的脚底,大地开始崩解——这里是一望无垠的戈壁滩,四周是冷彻的西北狂风。然而以聂清歌为圆心,整个大地像是碎裂的鸡蛋壳一样,开始一片片地崩解,难以理解的力量从这个单薄的身影里冒出。

    接着,聂清歌一抬手,四周广袤的土壤当中开始剧烈耸动,一道道尘埃四射的地面裂开,轰然升起一座座三丈有余的土墙,把几人围困当中。

    聂清歌道:“到此结束吧。”

    单纯看到聂清歌,他不至于如此惊恐。可用他贫瘠的言语又无法形容此时此刻他见到的景象——一张令人恐惧的脸孔,穿透身体的能量,还有扼住命运的窒息感,种种迹象表明,他此时此刻命悬一线。

    他见到的聂清歌,冷傲之中带着一抹穿越世俗的悲伤——他瞧见这双眼睛,从悲悯当中带着一丝愤怒,一股无形的法力弥漫到擎苍身边,反倒让他浑身冒出冷汗。

    “你,你究竟是谁?”他愣了。

    聂清歌没吭声,眼光瞥向擎苍身后——尹雪珠握住他的剑,手掌轻而易举的裂开血红色的口子,她爬起身,缓缓地站直身体,绝望当中带了一丝欣慰。

    “清歌,动手!”她知道,自己现在看到的聂清歌,或许并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

    但是,她别无选择。

    聂清歌没有动手。

    最终也没有动手,因为如此结束这个命运,单纯而又无趣,仿佛将世界推向一个无聊的境地。最重要的是,他散开的法力足以惊动天地,让天道瞩目。

    这件事让他发自内心地感到无奈。

    他看了看怀里的琳琅,伸出手——只是单纯地拧住了擎苍的喉咙,没有任何动作,甚至也没有施展任何法术,足以让擎苍眼眶开始裂开,整个人不敢有分毫的挣扎。

    “解药。”聂清歌只说了这两个字。

    擎苍从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恐惧——仿佛是两个物种,跨越无数个数量级的碾压,威压所产生的霸道。

    这种感受,让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他囫囵许久,道:“……你杀了我也没有意义,这药无法可解——而且玄武城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除非你要留在这个世界上,否则——你杀了我,什么也改变不了。”

    聂清歌叹了口气,摇摇头。

    他松开了擎苍。

    后者愣了愣神,一回头去,见到尹雪珠。

    尹雪珠裂开嘴,嘴里爬满了浓浓的血沫,她一只手勾住擎苍的脖子,浑身散发出冷傲的气质,低声道:“你往山

    上看呀。”

    擎苍回过头。

    西北边是一山头的秃瓢——佛门弟子守在一侧。东南边尽是尹家弟子,手里的长剑光寒如芒。

    两家成掎角之势,把魔教弟子困守当中,加上内里的缥缈峰和灵药谷弟子,原来四大家族并没有撤离。

    尹雪珠笑着,咳出一口脓血,道:“要不是我们故意闹掰,形成这个最有利于你的局面,你怎么会老老实实地进城,怎么会老老实实地请君入瓮呢?教主,你输了。”

    擎苍冷着脸,道:“可你活不了,陆琳琅也注定要死,你们杀了我,没有半点好处。”

    聂清歌叹了口气,道:“这件事,交给她来决定最好。”

    他拍了拍一旁的尹雪珠,道:“辛苦你了,你该休息了。”

    尹雪珠松开擎苍,整个人木讷地松软了下来,浑身是血的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头浴血的狮子。另一边,琳琅居然站了起来,她摇摇晃晃地,先是按住了脑袋,接着摇摇晃晃,到了擎苍身前,眼光从迷惑,茫然到愤怒和刺痛。

    “……爹。”她许久才吐出这一个字。

    “她……她不是快………”尹雪珠惊讶地看向聂清歌,琳琅不是已经身中剧毒,眼看就要不治而亡了么?怎么?

    聂清歌看了看手掌,道:“琳琅中的是一种奇毒,身体绝大多数机制已经折损——如果放着她如此愧死,魂魄必然受损。我给她注入了我的法力,能保几日无恙……只是……”

    “只是什么?”尹雪珠瞪大了眼睛问道。

    聂清歌看了看她,道:“时辰一到,便死于非命,无可逆转。她的身体已经恢复不过来了。”

    尹雪珠低下头。

    “但是至少,在离开之前,我想帮她完成她的心愿。”

    尹雪珠不答话了,看着琳琅眯着眼看向擎苍。后者深吸了口气,忽然道:“琳琳,你还认得爹么?”

    琳琅肩膀猛地抽动,回过头瞧了瞧聂清歌,有些茫然。

    “琳琅,接下来的选择,你要自己做——无论你选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身后。”聂清歌道。

    琳琅愣了愣,擎苍忽然张开双臂,抱了过来。

    他这一抱,琳琅彻底傻了眼,心里想着抵抗,却又听到擎苍呜咽的嗓音,说道:“是……是爹,是爹鬼迷了心窍,是爹不好……你原谅爹,你想想,打小时候,谁给你换尿布,谁抚养你成人?谁给你操心劳力,谁给你一个幸福的生命?”

    擎苍紧紧揽住琳琅,抽动着声泪俱下。

    尹雪珠嗤之以鼻,道:“事到如今说这些,简直是个败类——清歌,你就让小姑娘如此受到迷惑么?”

    聂清歌沉声道:“这个世上的 业力没这么简单,他心里蒙受的孽缘,哪会说散就散?”

    话音刚落,擎苍的手上果然有了动作——他一面抱着琳琅,一面从袖子里取出一只细长的毒针,他心里算计清楚,只要这琳琅放松警惕,他留的这一手后招就能起到作用,内外使毒,互相牵引,便能加快琳琅毒发的速度,只要她一毒发,魂魄为自己所用,便还有一线生机……

    只听到砰一声,琳琅的背后像是铁皮一样坚硬,擎苍这枚毒针一刺下去,针头一碰到皮肤,一瞬间就损毁。

    擎苍愣了。

    “可惜,他选错了对象。”聂清歌早料到会有这样一出,只可惜的是,他是掌管幽冥之事的冥王,凡死生种种,皆逃不过。

    琳琅也意识到了擎苍的意图,她冷着脸推开擎苍,脸色狠狠拉了下来。

    擎苍见既然已经撕破了脸,便再也不管不顾,一掌推出,朝琳琅胸口拍去,后者哪里顾看得急。尹雪珠急急忙忙拽了拽聂清歌,后者却不为所动。

    只瞧见擎苍这一掌劈空,像是被凝聚的空气退回,整个人后撤了几步,怔怔出神。

    琳琅固然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她此时此刻,只有一个信念。

    “生我的是我娘,养育我的是奶娘。从小到大,顾我,疼我,爱我,怜我的,都不是你。不管是我娘,还是奶娘,他们都在你的阴谋当中被你害死了,你居然还有脸在我面前说这种话,你……你……你……”

    琳琅气的浑身发抖,一掌挥出,擎苍匆忙闪过,击空。她一连说了三个你,便挥出了三掌,无奈掌势绵弱,在擎苍面前,简直就像是个人畜无害的兔子一样柔软,一掌一掌接着挥空。

    每一掌挥空,琳琅的眼眶里就渗出热泪来,当第三掌也跟着击空时,琳琅已经脚步松软,整个人泪流满面。

    擎苍嘴里却仍然喋喋不休,道:“琳琳,我毕竟是你爹,我知道,你下不了手,你不忍心的。”

    琳琅倒抽一口凉气,从怀里掏出一枚匕首,忽然扭身抽出,整个人暴跳而起,像是捕猎的山猫,朝擎苍扑去。尽管这招并不高明,但琳琅也发觉自己并不会被擎苍所伤——尽管不知道什么原因,但豁出命去的一招,扑在擎苍的要害之处,让他避无可避。

    擎苍使出浑身解数也逃脱不开,他挣扎着被琳琅扑倒,眼看这匕首就要没入他的脖子,擎苍高呼道:“琳琳,你可想好!爹是你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你杀了爹,你日后就再没有人疼你,呵护你,爱你了!”

    琳琅手里的匕首忽然停了停,心里乱成了麻花。

    擎苍见着机会,忽然大喊:“人呢!来人!护我周全,赶紧!快!”

    他呼声果真有效,守在他身旁的几名魔教弟子立刻回护道擎苍身边,其中一个扔下长杆枪,从怀里掏出一把短剑,来到擎苍面前。

    后者愣了愣,问道:“你把家伙扔了干什么?”

    这人便答:“回教主,小的更好用。”

    好用?擎苍愣了愣,忍不住反问:“干什么好用。”

    这人没有正面应答,反倒是看了看一旁的聂清歌,忽然展颜一笑,又看向琳琅,道:“小姐,教主多行不义必自毙,您不用挂心。”

    他说完,手里短剑闪电一般刺出,像是剑齿虎的獠牙,反手扎在擎苍的喉咙当中,直接刺穿了气管——后者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挣扎着吞吐两口恶气,喉咙里的血管开始一分一分地绽开。

    “你……”擎苍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不可置信地看向这个人。

    “教主,您平日里何等压迫小的,又待小姐,待其他人如何,小的看在眼里。”

    说完,他拽着琳琅起身,朝聂清歌大喊:“聂大侠!匪首已经让我拿下啦!”

    话音刚落,又有十几人拿着短兵刃扑上了擎苍。.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